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有些人,有些事, 真的會來不及

    還年輕的時候,你想著,等賺夠了錢再去陪爸媽;等你真正覺得賺夠了錢,爸媽已經走不到遠方,也吃不動山珍海味了。

    身體還不壞的時候,你想著,再熬這一晚上就好,等到真正進了醫院,再多的金錢和時間,也買不回健康的生命。

    感情不鹹不淡的時候,你想著,再任性一次沒有關係,等到脾氣徹底撒盡,再可憐的哭泣和悔恨,也無法挽留曾經的感情。

    人這一生,最多不過一百年;而屬於自己的時間,不過幾十年。

    這幾十年,你努力賺錢,為父母、為妻孩;不敢有一刻喊累,不敢有一刻喊苦。

    數一數,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到底有多少?

    別老想著以後還來得及,親情等不及,盡孝需及時;愛情拖不起,在乎需表達;友情耗不起,苦難需分享。

    有一天你會發現,有些人,有些事,真的會來不及。

    該吃下的蘋果吃了吧,等久了會變味;該咀嚼的麵包吃了吧,等久了會變質;該追的戀人抓住吧,幸福總是稍縱即逝。

    該吐露的心事說了吧,爛在心裡既難受又沒用。

  鑰匙走了不再回來,等回頭了鎖也換了;水滿了溢出,等杯子縫補好了,水已不是原來那杯水。

    喜歡你的人你不珍惜,等再回味已是別人的新娘。英雄也會末路,曲終也要人散;想要得到,就別只是期望,想要結果,就別等待出發,想要完美,就別只是修補;人生短暫,經不起等待。

康熙教子庭訓

     康熙教子庭訓:「人惟一心,起為念慮。念慮之正與不正,只在頃刻之間。若一念不正,頃刻而知之,即從而正之,自不至離道之遠。

     這段話說得很透徹,十分寫實,很,所有之事在於為與不為,正則為,不正則離。懂得擇善固執,隨時保持著一顆善良的心,堅守道德與良知,在人生的道路上想迷路也難。

老人「八停止」

      一位老人寫给自己的信,没有空話、廢話,說的全是家常話,言簡意深。每一點都十分樸實、具體、有益,每一條都可以做得到,對每一位中老年朋友都十分有用。

 1、停止回憶過去

     我們這一代人的孩童時代、青年時代,多多少少都吃了一些苦。好在現在的生活已經越來越好了,還有一些閒錢、閒情去做自己喜歡的事。

     因此,中老年朋友不要一味地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中,而要積極樂觀地向前看,過好人生中最最黄金的二十年!

 2、停止生氣

     年輕時我們多多少少有些脾氣,特别是孩子不聽話時,總免不了駡孩子甚至打孩子。但是,現在孩子已經長大成人了,有自己的想法了,我們則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。

     我們可以運用經驗累積的智慧,提供参考意見給兒女,並保持幽默、慈愛的態度,不要因兒女不接受意見就生氣或嘮叨不休,以免形成兩代間的緊張關係。

 3、停止抱怨

     每個人都有煩惱的事情,有時候也想跟别人傾訴,這可以理解,但要注意你抱怨的頻率。

     如果你的朋友總是跟你抱怨同一件事,每天都在傳達負能量的話,你也會不喜歡這樣的朋友吧。

 4、停止浪費時間

     彈指一瞬間,我們都已經邁入中老年的行列,時間不等人,我們更没有機會浪費時間了。

     想做什麼就去做,想要什麼就去買,想吃什麼就去吃,别再說什麼「等以後」「等有時間」「等過幾天了!」你可以等時間,但時間决不會等你!

 5、停止孤獨

     無論是與子女同住,還是和老伴两人生活,都要做到精神獨立,千萬不要一天到晚就圍繞着家裡的幾個人生活。

     老人應該多「走出家門,有自己的朋友圈,有幾種感興趣的愛好」,這樣生活才更豐富。

 6、停止多管閒事

     做老人有一個訣竅,就是對有些事情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不要凡事都以自己為中心,给兒女一定的生活空間,不干涉他們的生活。

     在孩輩教育的問题上,中老年人千萬不能以「有經驗」自居,應該明白孩子的父母是誰,儘量按照孩子父母的觀點去帶孩子

 7、停止嘮叨

     健康、工作、婚戀等是中老年人最喜歡跟子女交流的話题,而年輕人最反感中老年人反覆叮嚀一件事情。因此,少嘮叨,有些事孩子們心裡清楚,自己有譜,咱們就别總囉嗦了。

 8、停止存錢

     中老年朋友們,不妨停下存錢的脚步吧!存摺上的錢只是一個數字,辛苦了一輩子的我們,真的要對自己好一點。在自己能力範圍内,不要太在乎一件衣服多少錢,一棵白菜多少錢,要捨得花錢!錢花了才是自己的,存起來的錢只能算遺產。

道在身旁

一個家庭的幸福,從好好說話開始 (深度好文)

 

     我們常說:說話是門藝術,話要好好說。

     但家庭往往是最容易被我們忽視的地方:越陌生,越禮貌客氣;越親密,越無所顧忌。

     因為知道對方永遠不會怪我們,我們反而將言語的刀子衝向家人。

     家庭並不是無堅不摧的,幸福的家庭需要經營,一個家庭的幸福從好好說話開始。

1.夫妻間相處:尊重比責怪重要。

     懂得好好說話的家庭,往往幸福感更強。

     婚姻中的兩個人相伴多年以後,總會認為無需顧忌與對方說話的語氣和態度。原本的關心,到了嘴邊就變成了埋怨與指責。

     在一起時間久了,耐心被消磨,即使是出於好意,但說話時也沒有考慮對方的感受,只是一味的抱怨責怪,久而久之的惡性循環,家庭生活便會出現危機和裂縫。

     夫妻之間的任何小問題都可能會變成影響家庭幸福的大麻煩,即使是婚姻裡再親密的兩個人也是獨立的兩個的個體,也會有各自的感受,再親密的人也會被言語刺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 向親人發脾氣,是最愚蠢和懦弱的行為。很多時候,換一種說話方式,兩個人的心情會截然不同。好好說話,多表達擔心,少一些指責。

     不要輕易動氣,遇到矛盾不要相互叫嚷爭吵,心平氣和就事論事,多為對方考慮,不要因為是最親密的人,就說話不注意分寸,甜言蜜語對夫妻很重要。

     夫妻間好好說話,生活也會越過越美滿。在一個家庭裡,好好說話受益的不僅夫妻雙方,還有孩子。潛移默化,以身作則,父母的說話方式對孩子的成長教育也有著很大的影響。

2.與孩子相處:誇獎比打擊重要。

     語言是帶情緒的,能給人以溫暖,也能給人帶來傷害。言語上的傷害比外在傷害嚴重,外在傷痕是看得見的,言語上的傷害卻是無形的。

     心理學家蘇珊‧福沃德博士曾在書中說「小孩是不會區分事實和笑話的,他們會相信父母說的有關自己的話,並將其變為自己的觀念」。

     有不少父母「擅長」打擊教育,但這種打擊教育並不能起到「為了孩子好」的目的,反而會給孩子的成長帶來消極影響。

     經常被打擊的孩子,往往十分自卑,常常陷入自我否定和自我懷疑的情緒中去。來自父母的打擊,所造成的傷害不僅體現在當下,它更像一根針,透過綿長的歲月之中,時時刺在子女的心頭。

     清代教育家顏元也曾說,「數子十過,不如獎子一長。」經常誇獎孩子,給孩子積極的暗示與鼓勵,孩子會表現地越來越出色。

     在心理學中,有一個詞語叫「皮格馬利翁效應」。皮格馬利翁效應說的是:讚美、信任和期待具有一種能量,它能改變人的行為。

     當一個人獲得另一個人的讚美時,他便感覺獲得了社會支持,從而增強了自我價值,變得自信、自尊,獲得一種積極向上的動力,並盡力達到對方的期待。

     同時,在教育心理學中,也有一個概念叫「翁格瑪麗效應」,在被表揚的情況下,受表揚者會不斷進步。父母與孩子好好說話,家庭才能幸福美滿。為人父母不需要考試,卻需要學習。

3.與父母相處:感恩比抱怨重要。

    父母雖然給不了我們所有,但所給的一定是他們最好的。不論貧窮還是富有,父母都傾其所有給子女。不要抱怨「爸爸應該是那樣的爸爸,媽媽應該是那樣的媽媽」。如果你的父母沒能在物質上滿足你的要求,請別忘了,給你生命與愛,並把你哺育長大已經耗費了他們太多太多的生命與精力。

     時代不同、思想不同、接受的教育不同、各自的經歷不同,所以我們與父母之間總有觀點、想法不同的地方。不要嫌棄他們落後,埋怨他們老土,多一些尊重、理解和溝通,再多一些謙讓與感恩。不少人受不了父母的囉嗦,甚至因為囉嗦責怪父母,其實這種囉嗦又何嘗不是愛。

     叮囑你吃飯,嘮叨你穿衣,只有真正愛的人才會囉嗦你,父母絕不會去囉嗦一個於讓他們無關的人。

     英國哲學家羅素說:「家庭之所以重要,主要是因為它能使父母獲得情感。」《詩經》裡說:「哀哀父母,生我劬勞。」

     家庭需要一顆愛與感恩的心去創造。孝順,就是對父母好好說話。能夠站在他們的角度考慮,理解他們的不安,安撫他們的焦慮。

     與父母說話不要抱怨,不要意氣用事給父母添堵,要心平氣和,言語上多些體貼與感恩。因為在意,你的話語有力量;因為關心,你的語氣有意義。

     好好說話,冷靜但不冷漠,堅定但不堅硬。幸福的家庭,需要好好對待愛你與你愛的人,因為有愛,每句話要好好說。

在悠遠的山林中,有一座廟宇,裡面住著很多修行的人。其中有兩個和尚,一老一少很引人矚目。寺中的老和尚,每次下山化緣,人們都會看到他後面還跟著一個小和尚,兩人如影隨形。別看這個小和尚年齡不大,不過因他自幼出家,長年跟著長老修行,卻也是根器不凡。平日在寺院中,他做著燒火煮飯,挑水打掃的雜務,卻也不亦樂乎。

小和尚的疑問:佛是什

     一天,小和尚拿著掃把打掃佛院,忽然心血來潮,看著大殿裡的佛像,忽然想到一個問題:「我跟隨長老多年,每天都在誦經念佛,參禪打坐,到底佛是什麼呢?」

     小和尚放下掃把,跑到長老禪房,向他請教:「請問佛是什麼呢?」老和尚慈祥地說:「佛就是覺悟的人啊!他在污泥中不會受到污染,在難中也不會遭殃。 他不動腳就能『行走』,不用燃燈就會放出光芒。」(《佛祖歷代通載》卷五:佛者覺也。……在污不染。在禍無殃。不行而到。無作而光。故號為佛也。)

   小和尚聽得心花怒放,高興地問道:「那怎麼做才能修成呢?」老和尚會心一笑,對他說:「諸善奉行,諸惡莫做,意念清淨,自然達到。」小和尚懇切地說:「師傅,我很早就聽說過這樣的話了。只是,您能否用親身體會來教我呢?」

   老和尚就問他:「那我倒要問問你,現在每天你都在做什麼呢?」小和尚想想說:「比如,我們下山化緣,有人罵您,您不生氣。我就跟著師傅學,如果有人罵我,我也不生氣。您喜歡幫助別人,我也像您一樣為他人帶來快樂。」

     長老稍有嘆息地說:「唉,我教你學佛,可不是教你一味地學我呀!即便你能全部模仿我的言行舉止,但你能模仿我的心嗎?」

忍飢挨餓 也不生怨

     小和尚啞然一笑:「噢,這個還真的很難!」老和尚就教他去面壁靜坐。就這樣一天過去了,小和尚靜靜地坐著,忽然想到:咦,怎麼沒人來送齋飯呢?可能是師傅年老了,忘了吧。小和尚也不生怨氣,忍飢挨餓地繼續打坐。

     可是到了第二天,還是沒有人來。小和尚想到:這是師傅在考驗我吧,以鍛鍊我的心志。師傅愛我如此深切,我更不能生怨恨心了。小和尚更加感恩地精進著,以此來報答師傅。

     老和尚在外面悄悄地觀察他,見他端坐在蒲墊上,沒有生絲毫的嗔怒,點頭微笑著:「好樣的。能夠不生雜念,不看眾生過錯,自然能夠遠離魔障的困擾。」

     長老喚他出定,說道:「我看到你正念不退,即便細小的思維,都不墜入人的是非怨恨中。你心能清淨,跟我來吧。」小和尚就緊跟著長老出門了。

     老和尚帶他進入一間禪房,小和尚看到桌案上分別放著一碗米飯,一杯熱茶,一領僧袍,一雙筷子和三枚銅錢。老和尚對他說:「你前天問我,應該怎麼修行,怎麼弘法?我現在給你三枚銅錢,你自己下山化緣,領悟其中的意義吧。」

珍視機緣 如意施

     小和尚下山後,途中遇到一個乞丐,看他一路走來,沒有一個人施捨他食物。小和尚心想:「世間的德,還真是稀有呢,他遇不到熱心的人。可是我一介貧僧,自給尚且不能,應該怎麼幫助他呢?」小和尚自己兩天都沒有吃東西了,對乞丐充滿憐憫,但也無可奈何,只好離去。

     他來到一個食鋪,買了兩個饅頭。望著手中的食物,他想:自己吃都還不夠,但終是不忍心一個人吃,就決定施捨一半。

     可是,小和尚轉念又一想:時間飛逝,轉眼就是無常。這次碰到了不幫他,下次可能就沒有機會了。沒有人會一直等著我,等到我全部準備好了,他們再來。雖然現在我很餓,但是遇到乞丐,吝嗇食物和錢財,還以「無可奈何」為幌子,不想施捨,這可是心病啊。我應該先治療自己的心。

   再說,我現在的肉身,或早或晚都會失去。但我的心,那顆向善的心卻不會失去。這樣想想,小和尚也不覺得自己餓了,反而心中升起光明和喜悅。於是,他將手中的食物全部施捨了出去。

佛性光芒 澤及飛

     因為佛性的照耀,小和尚處在溫暖的祥和之中,身心俱悅。不知不覺中,他就已經走到了山坡上。他正沉浸在喜悅中時,忽然迎面飛來一隻飛蛾,一個避閃不及,飛蛾重重地撞在他的眼睛上,一時令他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 小和尚一面忍著痛,一面想:我已經發下大願,修煉成佛。如果因為一隻小小的飛蛾,我就心生怨恨,自己尚且不能自度,還怎麼去救度眾生呢?!不但不能心生怨恨,還應該為牠祈禱,希望牠不要受傷啊!

     這樣一想,小和尚的疼痛,隨著心的平復,也逐漸平息了。他的心中再次升起一片喜悅和光明:別看這隻小小的飛蛾,牠可是為了幫我成就成果,使我不斷地忍苦精進而出現的。如果以後再有類似的傷害,我都要高興地接受,以感恩的心接受牠們,因為牠們都是為我而來啊。

反思「一無是處」 小和尚覺

   老和尚遠遠地看著小和尚,觀察他的一思一念,發現他對世間的事已經明了於心:善念為先,就能把眾生放在最前面。心念清純,沒有罣礙,精進的動力也就不會消減。

     小和尚回到寺院,畢恭畢敬地對長老行禮,他說:「師傅,我明白了那幾樣東西的所指。當我遇到乞丐,就要施捨茶飯;遇到窮人,就要施捨錢財和衣物;遇到受傷的人,就要及時幫助治療。我所擁有的一切,都是為了用於造福眾生,隨時準備捨去的。」

     他的這番話,使眾人聽得心服口服,惟有長老默不做聲,只是在紙上寫下幾個大字「一無是處」,遂即起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 眾人一看,紛紛交頭接耳。小和尚也很疑惑,明明是光明燦爛的一天,為何師傅說我「一無是處」呢?他又開動智慧的腦袋:「師傅待人向來慈悲,待我更是如此。是不是我說錯什麼話了呢?」

     他仔細回想自己的心態,說話的語氣,忽然意識到:「哎呀,我一味地追求自己的感受,如何去悟,如何去做,還不如真正地實實在在地去修呢?師傅並不是在生我的氣,而是在考驗我。師傅不希望我只是修成菩薩一般的嘴,還希望我有實踐的真心啊!」

   回想剛才說的那番話,他意識到:「表面上看好像沒有錯,但是我的心卻不純淨,因為我希望讓大家知道我的心地有多麼慈悲和善良,我的道德涵養又有多麼高深。我不能這樣想!當我動起驕傲的念頭,遠離清淨的意念時,我的心就已經『一無是處』了。」

     老和尚悄悄地在一旁點點頭:小和尚思想乾淨,不染纖塵。能夠時時捨棄雜念,將善擺在首位,足以進入意淨不染的佛國世界了。

     就在此時,小和尚豁然看到眼前不再是凡間的樓台亭閣,而是一片金光燦燦的佛國世界,他正端坐在蓮台上,自由地昇華呢!

資料來源:  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/b5/18/2/10/n10131912.htm


女英雄

開始看武俠小說,是從念大專才開始,信不信由妳。那是從我辦了一份市立圖書館的借書證開始,那時,姊們喜愛皇冠雜誌,所以能讓我看的書不多。學校也有借書證,於是我開始大量閱讀,每星期一定借滿圖書館的核准數量回家啃。

我的武俠精神卻是從小就有了,以前不懂,看了武俠小說,才知道這可稱為女俠、女英雄,不過我還是喜歡「女英雄」這個名稱。

話說我只有四、五歲時,第一任務就懂得保護大我一歲半的姊姊。每次媽媽帶我們回外婆家,外婆家的表哥們和鄰居的臭男生,不知為什麼老是鬥我姊流眼淚,人小鬼大的我,使出第一招「先聲奪人」,接下來就是「魔音傳腦」,一大堆的笨男生,逃的逃,躲的躲,全怕了這「魔音傳腦」。

想學「魔音傳腦」嗎?請先拜我外婆、媽媽、舅舅和舅媽為師吧。當我使出第一招:「要打架?來呀,來打架。」人雖小聲音可真大,如雷貫耳,可傳十戶之外,接下來,師父們齊聲傳來:「妹妹ㄚ,不要和人家打架。」這句「魔音傳腦」之功力震得他們又驚又怕,還以為我是打架高手,一眨眼之間,全跑光了。識實務者,就留下來巴結我,不用我爬上樹去摘芭樂,就有人親自送上門請罪。

可是下一次再回外婆家,他們似乎都忘了以前的事,歷史的故事就不斷的反覆發生。我這保護姊姊的女英雄,只有繼續當下去了。

唸小學時,男生們大多都很調皮,喜歡欺負女生,說好聽點就是逗女生哭為樂。由於我不愛說話,又有住隔壁的兩位同班男生受到他們家大人的特別指令,不能欺負我,要照顧我,我們常玩在一起班上的女生,他們也就不太敢去惹她們。因此到小學五年級,天下還算是太平,我當女英雄的機會等於零。

六年級因搬新家,轉學到一所較近的學校。不愛說話的老毛病很難改,所以班上同學真正認識的不多。到了下學期,有一天,看到一位女同學幾乎整天都是紅著眼睛,這位女同學品學兼優,可就是有點嬌滴滴和兇巴巴,動不動就愛向老師打報告,這人如何,那人如何,說真話,我不怎麼欣賞她的行為。看她愁眉不展,忍不住問她,原來,放學後一群男生下戰書要打她,威脅她不能告訴老師,她很害怕。

聽了之後,久違的「女英雄」氣概又回來了,我跟她說:「放學之後,妳跟我一起走,我送妳回家吧。」好不容易捱到放學,她真的就跟我一起回家。

我帶著她遠離隊伍,過了大馬路,繞個彎,走向一片草原,四下無人,後面跟著一批傻小子約五、六人,像是護衛軍,護著我們回家,很熱鬧。我叫她不要去理他們的叫嚷,她見我似乎胸有成竹,眼淚不再掉了,緊緊地走在我的旁邊。那片草原約有五百公尺長,最後到了一排三層樓房的後面,中間隔了一條一公尺寬的水溝,我把書包往水溝的另一邊拋去,然後在水溝有一較狹窄處,溝中有一塊大石頭的地方,我兩腳橫跨兩岸,牽著她的小手,叫她踏上石頭,幫助她過水溝。

等她安全過了水溝,我跳過水溝,回到草原,然後張開嗓門,使出很久未用的武術第一招「先聲奪人」,大聲喊到:「要打架?來呀,來打架。」剛喊完,媽媽的「魔音傳腦」馬上從樓房後院裡傳出來,「妹妹ㄚ,不要和人家打架。」「不要和人家打架。」是一把利器,剎那間,傻小子們一愣,然後嚇得連跑帶飛的跑出草原,立刻消失無影無蹤。他們沒想到我這個轉學生,平時不愛說話,很溫和安靜,卻是個愛打架的女英雄。經過這一次之後,這群男生不再找那女同學麻煩,對我呢,好像事情從沒發生過般,日子和從前一樣,不太注意我這個轉學生。

那天我嚇跑了一群傻小子之後,我實現我日間的諾言親自送她回家,然後自己一個人再走回家。

好幾年以後,我在某公司上班,有一天同事們為某事在辯論著,忘了是為什麼事,只記得聽了之後心中很煩,突然我對他們說:「如果是我的話,我會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。」剎那間,空氣冷凍了,沒有人想到一個平時不愛說話,很溫靜的女孩,竟是這般的人物。這辯論會立刻劃下的休止符。

如今,我還是很喜歡看武俠小說,深覺百看不厭。有時回想起小時種種,心中好高興,欣喜自己是個「女英雄」。

 (原文寫於200632)

真情深處 (二) --- 2-2

霍志豪一愣,沒想到她會這麼說,立刻想到字條,說:貴人多忘事,能否請賞光幾分鐘,私下談談,妳會想起來我們是認識的老朋友。流露出一股真心誠懇的眼光看著小文。

小文輕咬著嘴唇,眼睛直看著他,像是在想什麼事,片刻後,點點頭,說:跟我來。

進入同樣的房間,小文指著沙發,霍先生,你請坐。小文看他還站著,自己就先坐下,霍志豪這時才坐下,一開口就問她:為什麼要說不認識我?

這裡你不應該再來。

我是來謝謝妳。

我沒做什麼,何謝之有?

那晚給妳很多麻煩。

沒有什麼,在我們這行業是司空見慣。你不用客氣。小文很冷靜的回他。

霍志豪聽她的回話,感覺到她的故意冷淡,愈想和她說話,一時又說不上來,看到化妝台上的餅盒,借口說:我能不能吃點餅乾?肚子有點餓。說完,自個走去拿。

對不起,沒什麼可以招待,你請自用。

       打開一看,還是太陽餅,問:妳喜歡吃太陽餅?

真巧,我也很喜歡吃太陽餅。妳也吃一個。霍志豪將整盒拿過來。

謝謝,我剛吃過。

這是妳的餅乾,應該是我謝謝妳。霍志豪不客氣的吃太陽餅,眼睛卻看著她。

小文輕咬著嘴唇,眼睛看著地板,似乎在想什麼。室內變得很寂靜,偶而傳出霍志豪翻動袋子的聲音。霍志豪慢慢地吃,吃了兩個,才放下盒子,愉快地說:很久沒吃太陽餅,太好吃了,謝謝妳。

小文抬起頭來看他,當四目接觸時,似乎有道電流擊中雙方,兩人的心猛然一跳,小文立刻把頭別過去,還是看著地板,很輕聲的說:沒有什麼事,你可以走了。以後不要再來,我不會見你。

霍志豪站起來,溫暖的聲音,很有磁性地說:我走了,請多保重。走到門邊,回頭看她,她還是不動的坐在沙發上,輕咬著嘴唇,眼睛看著地板。

(待續) 

真情深處 (二) --- 2-1

     三個星期之後,霍志豪忙得都忘了這件事,突然陳大炮又跑來找他,一開口就問他:你喜歡小文?

誰是小文?

哎呀!就是青青河畔的girl,那晚一直跟你在一起的那一位。

喔,她?

有沒有覺得她不一樣?

什麼不一樣?

至少跟老婆不一樣。

中雄,你怎麼了?

我說志豪,你事業做了這麼大,不要只老婆一個,應該身邊有幾個漂亮的小姐,這才是享受人生。

沒有這份福氣。霍志豪聽了有點不悅,勉強裝笑的打哈哈。想起翠萍提起那女孩的電話,要他交友小心。中雄,抱歉,今天我很忙,現有個會正等著我,有空我打電話給你,咱們再聯絡。

我知道,你很忙,有空別忘了去看她,總算也有一夜關係的情誼存在。中雄壓低聲音,皮笑肉不笑的說,然後離去。

霍志豪等陳中雄走出去,從皮夾子裡拿出那張未署名的字條,又看了一遍,她叫小文,腦海裡立刻浮現出那女孩輕咬著嘴唇,雙眼直盯著桌上那六杯酒的表情;那晚自己醉酒,有沒有發生關係,自己也不清楚,紙條寫明是沒有,她也打電話給翠萍,一個人睡在沙發上,她應該不會說謊,但她為什麼要這麼做?那異樣的感覺再次在心裡頭飄浮,有股衝動想去看她。

整個下午,霍志豪心情不定,有點焦躁的熬到快下班,打電話給翠萍,沒說什麼只說會晚點回家。就直接到‘青青河畔’,一個人來,覺得很陌生,不自在的站在櫃台前,指名找小文,小姐問他:有沒有事先約定?

約定?沒有。

對不起,沒有事先約定,今天你無法見她。

小姐,我是她朋友,麻煩妳,通知她,我有事找她,幾分鐘就走了。霍志豪有點失望又心急,臨時應變的說。

好吧,先生,你貴姓?

霍先生,你請等一下。

過了一會兒,那小姐出來了,後面跟著是小文,小文穿著一套很樸素的便服,漂亮、清秀的臉蛋,長頭髮飄逸的垂在肩膀上,任何人看了都會心動。在小文一看到他,有點驚喜,隨即改變口氣,說:這位先生,我認識你?

(待續)

小護士

最近老爸說他的眼睛有點怪怪的,檢查一看,有點類似沙眼的跡象。給他點些沙眼藥膏時,不禁地想起了小時候。

小時候,推算起來也是四、五十年前的事,那時台灣的生活環境和品質很差,衛生問題也挺嚴重。

有一時期,頭蝨沙眼突然很嚴重的普及,到底持續了幾年,我不太記得。我只記得那是在我小學二至四年級的時候吧。先是頭蝨,莫名其妙的感染,幾乎無人逃過此劫,每天用布包著放了藥的頭,一、兩星期吧,更長或更短,忘了。當不包頭之後,就開始每天翻頭髮,抓死蝨去卵,妳幫我,我幫妳的日子,就像動物園裡的猴子們,在太陽下互相抓蝨,只是沒有人敢放入嘴裡吃。

後來,學校檢查沙眼,哇,全班五、六十個學生,三分之二以上的學生有沙眼,我就沒有。於是,大家每天上完第一或第二節課之後,就要點沙眼藥膏。剛開始是老師給大家點藥膏,我就乖乖(其實是好奇)的站在老師的旁邊幫她拿沙布和藥膏,看著老師給大家上藥膏。沒多久,老師就教我如何給大家上藥膏。

熟能生巧,我因而學會了一手上眼膏的好技巧。其實也很簡單,先用消毒沙布讓他們擦拭一下眼睛(是眼皮啦),發兩塊消毒沙布,一手一塊,然後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將眼皮同時一上一下的翻開,藥膏立刻擠上,上好藥膏之後,他們自己自動化地將沙布放在眼上,輕輕的按摩,直到藥膏溶化被眼睛吸收為止,前後只需幾分鐘,大功告成。

從此上保健室領沙眼藥膏和消毒沙布,給同學點沙眼藥膏就成為我的專任業務,我就像個小護士。

這職位給了我某種特權,是這樣子的啦。幾乎每個班級都在下課時去領沙眼藥膏等,保健室在那短時間內都爆滿了,我就和老師商量能不能等上課鐘響時,我才去領,或者是下課前提早五分鐘去。老師一想也是對的,所以我每次去領,就我一人,於是和保健室的正牌護士,連帶隔壁的福利社小姐阿姨,一回生二回熟,成了好是一家人般。

班上好多位女生家境很好,口袋總是裝著重重的零用錢,可是有錢也沒用,想買個健素糖吃,等到上課了,就是排隊也買不到,人太多了。那時的福利社什麼都不賣,只賣台糖的健素糖,圓圓的,小小一粒粒的,好多顏色,挺漂亮的呢,外層有包糖的叫 健素糖,沒包糖的只叫 健素。於是她們就託我幫她們買,好朋友的事有何不可呢,況且福利社的小姐阿姨和我很熟,另外,我買時,都會多出一點點,大家更樂了。

小護士外加採購專員成了長達一年半的職務,天天都很快樂,天天都有健素和健素糖可吃,我還需要什麼零用錢嗎。

小護士後來差點成了真護士。初中畢業時,高職聯考,不幸考上了省立台中護校,全校只有四個人考進去,初中導師高興得不得了,我們班就兩個考上,我和好友班長。左右鄰居都覺得很了不起。母親大人一聽,臉黑了,「什麼,去唸護士。妳那脾氣怎麼能當護士呀。」

校長夫人聽到我不唸,親自跑來當說客,向母親遊說,說什麼千載難逢,多少人想考進去都沒辦法,還有未來能出國,畢業後是金飯碗…,結果,不行還是不行。說真話,我也不敢唸,我怕打針啊。

說來真不可思議,當年好友的我們共四人,班長第一個唸護士,小琳高中畢業後考上台北醫學院,小倩見血即昏倒的嚴重毛病,後來居然嫁給醫生,還會給人打針幹嘛的呢。只有我,到如今除了孩子小時給他們擦擦小傷外,包括小孩在嬰兒期到衛生所打預防針,還是老爸抱去的,我只敢在門外等,更不用說 看打針了。小護士的名號似乎成了歷史上的一個插曲。

「喂,老媽,妳到底會不會點眼藥膏,怎麼感覺藥膏好像都沒點上去。」老爸叫著。

「你說什麼?翻眼皮上藥膏,到如今還是一流技術。」老媽突然被人從甜美的回憶夢裡拉回現實,又聽到抱怨聲,還嫌她技術本位不佳,不由得一大把火氣上升。

「可是就覺得…」

「吼,你敢說我不會點,自己照鏡子看看,我點得好不好。下次不給你點藥膏了,要點自己弄。」老媽說完,氣呼呼的走了,臨走時又加了一句:「藥膏在桌上,等會兒,眼睛能睜開的時候,不要忘了放到冰箱裡。」

「呼,好兇喔。」老爸嘆了一口氣。

 

(原文寫於2006417)

落花生

可看過那著名的弗朗索瓦·米勒名畫 - 拾穗。稻子收歌後,幾位婦女彎腰撿起田裡遺留下來的稻子。每次看到家中這幅畫,我就想起我也曾有過的拾穗,只不過我撿的是落花生。

那時我幾歲,我忘了。台中附小的右側,民族路旁有一大片花生田,每年到了九月中開始採收,永遠記得第一次隨姊姊們去撿花生時。那是一個大太陽的下午,當姊姊帶著我們到了花生田,對我來說,好像發現新大陸般的驚奇,尤其驚訝花生是長在泥土裡,一顆顆的花生生在它的根上,當時覺得好不可思議。當一棵花生連根拔起時,花生主幹下掛著好幾條鬚根,生滿大大小小的花生,像是一串串的大小銅鈴,當時覺得花生好厲害,也真好,一棵就能生好多好吃的花生。

剛採收完的花生田,像是戰後的戰場,到處凌亂,散落的花生在地面、在土裡,枝葉如斷了手腳的士兵,到處橫躺,也有那被忽視了的整棵花生,直挺挺的站在原位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姊姊們高興的聲音才把我從驚訝的狀況中拉回現實。三姊手裡拿兩個大盆子說:「歐巴桑說我們可以撿花生,撿了以後放到盆子裡。」於是我們一起動手開始找花生、撿花生。在物質缺乏的日子裡,民生問題-吃是最重要的一件事,沒幾下,小手已是沾滿泥土,在小小心靈上的感覺,這不是髒,而是努力收成的喜悅。此情此景就像名畫像中的人物,彎著腰撿東西,只不過畫中的婦人變成小女生。又過沒多久,泥土已毫不客氣地跑到我們的衣服、腳上,個個弄得滿身是泥是土的。

撿了多久,忘了,只記得四人帶著滿身泥土,興高采悅地捧著滿滿兩個大盆子花生回家的情景。回到家之後,在我家的庭院也是廚房裡,三姊立刻起火,我們三個小的負責洗那些沾滿泥土的花生。很快火起好了,三姊叫我們先將洗好的部份放進鍋裡,人手多,大手小手一起來,才一會兒的功夫,洗淨的花生剛好一鍋。待我們洗去全部花生上的泥土,鍋裡的花生也煮熟了。香噴噴的花生,又甜又新鮮,好吃極了。那兩盆花生使我們一家人足足享受了一星期的天天花生,好過癮。

現在想起吃花生時,那種滿足知足的感覺,彷彿還存在。滿足自己用手辛勤的撿起地上一粒一粒的落花生,也為自己有花生吃而感到知足。這快樂的時光僅僅維持三年,後來那塊田建了好多別墅型的房子,上次返台,老爸特地開車載我去繞了一下,那些房子已又變成了一棟棟的高大樓房。到了那裡,記憶中的事物全不見了,若不是師專附屬小學那長長圍牆的提醒,否則感覺自己不知身立何處?

從此,摸泥土的快樂,就像花生般落地而生,永遠長在我的心裡,未曾遠去,一直到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