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兩 種 可 能

這是一個聽來的故事,覺得很有意思,記下來內容大致如下:

在第二次大戰期間,法國有一青年到了服兵役的年齡,要去抽籤當兵,內心裡非常恐懼不安,如抽中,一入軍隊打仗,便可能凶多吉少,正惶恐時,他的一位正在前線作戰的好朋友知道了,就寫了一封很有意思的信給他,信上是這樣寫的:

『我聽說你在為抽籤當兵的事煩惱,內心十分同情,我此刻正在前線作戰,願把我的想法告訴你,天下事都有兩種可能,所以不必惶恐;就以你抽籤這件事來說,它就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抽不中,一種是抽中;如果抽不中,你不必害怕。

如果抽中,也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分發到前方,另一種是分發到後方,如果分發到後方,你不必害怕;如果分發到前方,它也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派你到安全的地方,一種是派你到危險的地方。

如果是派你到安全的地方,你不必害怕;如果派你到危險的地方,它也有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子彈打中你,另一種是子彈打不中你,如果子彈打不中你,當然你不必害怕,;如果子彈打中你,它也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輕傷,一種是重傷;如果是輕傷,你不必害怕。

如果是重傷,它也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死不了,另一種是活不了;如果死不了,你當然不必害怕;如果你活不了,人都已經死了,你就更當然用不著〝害怕〞了。』

朋友,你覺得如何呢?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唉!送走了頭疼老大,隔沒兩天卻又來了另一位莫名其妙的傢伙-感冒。

剛開始是有點喉嚨痛,隔天鼻涕流個不停,鼻子擦得像小丑的紅鼻子般大,接下來是流眼淚,好似受了多大委屈和傷心流個不停。

猛喝果汁和開水,欲借自然療法,可惜天不從人願,眼睛不流淚時,卻奇癢無比,不抓還好,一抓眼腫睛紅,比晚上熬夜的成績還要嚴重,睡醒仍不見有效,心急了,只好找醫生,醫生說沒什麼大不了,小感冒而已,發錢消災,結果不怎麼有效。

將近十天的難過,最難過的是不能用電腦,眼睛睜不開,鼻塞呼吸困難,睡覺時經常驚醒,喉嚨有時痛有時好,怎麼這麼糟糕啊,騙人的小感冒。

又去看醫生,我說:「醫生大人,我即將遠行,你行個方便,給我開個藥方,拿點抗生素吧。」

醫生說:「沒必要,妳很健康又沒發燒,用妳的身體本身去抵抗吧,多喝開水,多休息就好了。再幾天就會好了。」醫生和藹可親的不斷安慰著。

天底下居然還有這麼好的醫生,不濫開藥方,大概是我的運氣好,天知道。

平常不生病,壯得像鐵打般的結實,如今一點感冒,深深覺得原來是紙糊,一碰極糊了。糊得糊裡糊塗得了討厭感冒。

情況總算好多了,能輕鬆點呼吸一些新鮮空氣,最重要的是,眼睛至少能盯著電腦多看幾分鐘了。


-----

四月初鄰近增加一般公共汽車直達地鐵站,中間不停站,於是想試坐看看,便放棄坐火車,想一大早6:50那班公共汽車人或許較少,那知上了車之後才發現人很多,運氣不佳,只有站的餘地。

途中公共汽車突然緊急煞車,右手臨空隨手抓住一根鐵欄杆,頓時肩膀痛得刺骨,全身無力,事後又發生數次,才發現右手轉動不再像以前那麼自由自在,角度不對,往後不行,上舉更糟,全都痛痛痛,一個月後,發現左肩也開始了,於是吃藥坐運動。至今將近半年,右肩已好多了,左肩正進入嚴重期,就像前陣子右肩痛一模一樣,稍往後、向上、向外,或扭轉,只那一點點角度該變,那刺骨之痛貫穿全身。

五月初與老爸到森林裡走走,為了跳過水溝,老爸拉我一把結果瞬間的肩痛,使我全身喪失力量,結果掉到水裡,難得掉到水裡,深覺有趣很快忘了剛剛肩痛得要命的苦。

這兩天,莫名的頭疼又發作了,痛得眼淚直流,肩痛加頭疼,感覺好累好累,整天想睡,寄託周公大人能醫治。頭痛時要入睡不易,肩痛躺久更痛,每次睡醒覺得好多了,似乎周公大人的治療有效。人老病多,一點兒也無法避免。老爸整天盯著我用電腦,不時喊著30分鐘到了,手拿高休息一下,不從命令,他就像老太婆的臭腳布唸起來又臭又長,直到接受他的關心為止。

除了頭痛、肩痛之外,最痛的事心痛。頭痛、肩痛再怎麼痛都能忍,只有心痛無法忍也難以醫治。心痛的病源很多,飢餓受困的偏遠地方的人們,失去父母的小孩,有父母卻缺少愛與教的小孩少年,父母虐待親生子女,殺人盜竊、吸毒販毒著,欺騙取利的騙子,詭計陷害人的奸人,手足相殘為財產的愚人,戰爭、恐怖份子‧‧‧太多太多的痛,深深的刺痛心裡深處,說也說不完。

就這樣子,所有的痛只有默默的忍,默默的痛了。


-----

騎摩托車夫婦

當車子奔馳的高速公路上,兩老看到兩輛摩托車威風奔馳著,老媽說:「在這高速公路上騎摩托車真危險。」
「不會啦!那都是重型機車,至少也有500cc以上。」
「有這麼大馬力。」
「在北美是准許在高速公路上騎摩托車。」
「那兩人一前一後,好像是一女一男,開快點,我們看看。」老媽突發狀況要老爸將車子開快點,就在車子要超越時的那一刹那,「真的是一女一男。」老媽像個天真的小孩為自己能說中感到興奮,又說:「摩托車蠻大,怎麼不共騎一輛,現在汽油可貴得很。」
「可能是老婆老了點,先生的後面是留給年輕、漂亮的姑娘坐的ㄚ。」老爸說。
「你們男人就是這般花,怎麼要給小姐抱才有感覺?」老媽翹起小嘴巴不服氣的頂回去,片段之後說:「我看是那女的在想,自己騎一輛摩托車多麼威風帥氣,幹麻給你老頭子載。Cool 喔!你沒聽說過嗎?」
「嗯,也有可能。」
說到此,老媽想起一個故事,忍不住偷笑。
「你笑什麼?」
ㄚ!被老爸看到了,老媽不好意思卻裝兇:「你不好好開車,偷看人家是很危險。」
「我老婆高興,我不用看也會感覺到。」
「那你知道我在笑什麼嗎?」
「咦!我又不是妳肚子裡的蛔虫,怎會知道?告訴我想到什麼高興的事了,說來聽聽。」老爸被老媽的笑感到興趣。
「聽過一對父子和一隻驢子的故事。」
「妳先說說看,我才知道有沒有聽過。」
「好啦,故事是這樣子。一對父子騎著一隻驢子上市場,父親讓兒子坐在驢背上走到半路,遇到一些路人,路人指著他們倆說到,怎麼讓兒子坐在驢背上,這是在虐待動物ㄚ,可憐的驢子。聽了路人的一段話,父親就把兒子從驢背上抱下來。快到市場時,又遇到一群路人指著他們笑著說,那有這麼笨的人,不騎驢子卻用走路的。此時父子兩傻住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」
「這故事有什麼好笑呢?」老爸搞不懂老媽的腦袋在想什麼。
「這不是跟我們剛剛說到騎摩托車很相似嗎?」
「ㄚ!」老爸的頭起霧了。
就在此時,這兩位騎摩托車夫婦靠過來,大聲地說:「我們是為了怕萬一有一輛車子拋錨時,至少還有一輛可共同騎回家,這叫不怕一萬,只怕萬一。」說完,更是威風凌凌,加速前去,留下兩老想開快也無力了。


-----

黃瓜收成時

最近是大小黃瓜收成大季,一家老老少少又高興又煩惱,一下子跑出至少有一百條以上的黃瓜,幾乎個個又大又壯,綠得漂亮,看得可口,切開來時,香味叫人口水塞不住。
送走一半給左右鄰居和朋友,看大家眼睛爭得大大的叫:「哇!好大的黃瓜。」
老媽聽了,傻傻地點點頭,只會說:「是,是。」心裡頭可樂得很,真為這些瓜瓜感到驕傲。
回到家,兩老蹲在黃瓜堆前開始發愁。
「老爸,黃瓜園裡還有沒有?」
「有ㄚ,還很多。」
「真得很多嗎?」因為黃瓜都躲在葉子下,老媽每次去巡視黃瓜總是“保持距離、以策安全”,遠距離觀看,深怕萬一不小心踩斷瓜藤,被老爸責備起來,耳鳴頭昏無藥可醫,那才難過呢!已有幾根被踩斷的瓜藤,到現在老爸三不五時還會“臭臭唸”,想找出誰是兇手?
「嗯,每天採個一、二十個,連採一星期都沒問題。」老爸說。
「哇!這麼多喔。怎麼吃得完,每天送,送多了也覺得很不好意思。」
「是啊!…」老爸沉思著。
「我們已經有兩個多星期,每天不是黃瓜湯,就是炒黃瓜,餐餐見黃瓜涼半,不是鹹辣泡菜就是酸甜式,我看大家有點吃腻,也許該停幾天。這麼多‧‧‧」
「我知道,我在想是不是有其他辦法或用途?」
「以前小時後,我媽每年入秋時,就買好多黃瓜,曬成扁扁乾乾的,炒肉絲,下飯挺好吃呢。」
「那是另一種黃瓜,好像叫蔭瓜吧。」說到這兒,老爸臉色轉晴,很有保握地說:「我們也來曬瓜。」
說完,老爸立刻將所有黃瓜洗洗,拿起切菜板,開始行動。從中對切,然後將裡面的仔挑出來,經過一個多小時,一片片的黃瓜向獨木舟般整齊的擺在陽台的木板上,就等著太陽公公的超強陽子光曬乾了。
「是這樣做的嗎?」老媽有點不放心。是這樣做的。」老爸很有信心的說。
聽了老爸那麼有信心的話,老媽心裡好高興地想著:「今年冬天有乾黃瓜炒肉絲囉。」
老媽像一位乖乖的小女孩,坐在涼椅上,陪伴著黃瓜,一起曬太陽啦。


-----

筆名

接連將近一星期,天氣陰沉,不是下小雨就是大雨,整天悶在家裡不是吃飯、睡覺就是坐在窗前作白日夢,這天大哥哥充滿關心對我地說:「小不點,不要每天躲在家裡,出去外面走走也好。」。
「才不要,出去就要帶傘或穿雨衣,好麻煩」
「不想出去的話,也不要整天像個傻瓜似的一動也不動,找點事做做。」
「要做什麼呢?」我抬起頭來,呆呆地看著大哥哥。
「現在不是很流行網路創作,叫什麼來的…」大哥哥抓抓頭,就是想不起來。
「部落格。」
「阿!對,對,叫做部格落。」
「不是部格落,是部落格。」聽大哥哥將部落格說成部格落,我聽了好高興,感覺自己的小臉蛋現出光彩,有如冬日陽光,感覺舒服極了。
「阿!對,對,叫做部落格。」大哥哥有點不好意思,又說:「小不點,妳那麼愛作白日夢,有時聽你講你的白日夢,也挺有意思,何不閒著沒事動手將夢攔截下來,開發一個屬於自己的部格落。」大哥哥剛說完就發覺自己又講錯了,立刻糾正:「阿!是部落格。」看到我在偷笑,他也跟著傻笑。

隔了兩個小時之後,我高興地跑進大哥哥的臥室,一口氣衝到他的書桌旁,不管他是否做完限期實驗報告,對他說:「大哥哥,我決定了,從今天起,我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部落格,將來成為一個作家。」
「嗯!好,很好。」大哥哥聽了也跟著高興,說:「那妳要取一個名字,當作筆名,很多人都是這樣的。」
「我已取好了筆名。」
「什麼?」大哥哥睜大眼睛嚇一跳。
「是阿!叫七毛,我喜歡’毛’這個字。」
「不好聽,龜龜毛毛,毛手毛腳,我看叫’七蒜’」大哥哥搖著頭,不同意地說。
「哪個 “ㄙㄨㄢ、”?」
「蒜頭的蒜ㄚ。」
「我才不要,七蒜不小心會成失算。」說完,我臉上露出神秘笑容,説:「我也給你取了一個筆名,叫 “十毛”。」
「什麼“十毛”?那個“十毛”?」大哥哥愣了一下。
「對ㄚ!十毛還是你要 “一元”。」我看到大哥哥一付要笑不笑的嘴臉,更是樂歪了。
此時小姊姊走進來,看到我笑容滿面,插嘴問:「你們在說什麼七毛、十毛的?」
於是我將事情的前前後後說了一遍,然後對小姊姊說:「你要不要加入寫作行列,妳的筆名要五毛、六毛、或八毛都可以。」
話還沒說完,我們三個人已笑成一團。
呵呵!人生如能天天如此快樂真好ㄚ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蔬果579

最近讀到一篇文章報導有關蔬果食用,建議依不同年齡階段每天都要飲食不同蔬果,小孩五種蔬果,青年為7種,上了年紀的中老年人則至少9種蔬果,食用方法可一般生食、煮熟或打成蔬果汁。在這篇文章中提到水果類能連皮一起打成汁更好,例如蘋果之類,因為果皮富含多種營養。

我同意果皮確實含有很多維生素,但我想建議大家能不吃皮,就不吃皮,勤勞點或許更好。在國外,看老外拿起水果就立刻啃下去,吃得 ‘珍珍有味’,相當可口,當親朋造訪時也都有這種大方咬下去的習慣,理由一致,人家老外豈不是都這樣子的嗎?。

為什麼我說能不吃皮,就盡量不要吃皮,主要因為現代科技更進步,病蟲害和食物保存大部分依賴化學藥品,舉兩個實例供大家參考。

(一) 我家後院有一顆蘋果樹(註一),而這棵蘋果樹是我同意購買此屋時的主要條件之一,剛搬進來的第一年,樹上長滿累累的蘋果,大又漂亮又香,像極了日本大蘋果,令人拿在手裡,想吃又有點捨不得的感覺,吃了滿嘴留香。第二年,見到了蘋果花開滿樹,加上鳥語花香,增添後院有如世外桃源,漂亮的白色蘋果花落了滿地,令人捨不得往上一踏,沒幾天,花期結束,小蘋果似乎一剎那全跑出來,可是沒多久開始一個接一個往地上掉,心中好不心疼不捨,拾起小果實仔細一看,上面有被蟲叮的小小洞,從7月到8月中,果樹下全是掉落的蘋果,樹上僅存寥寥無幾可食。後來認識一對老外夫婦,她們很客氣邀請我們去她們家喝咖啡,意外發現她們也種一棵蘋果樹,樹上也長滿漂亮極了的蘋果,請教之後,才知道那是一種果蠅,喜歡把蟲卵生在果實內,必須要噴農藥殺蟲數次,否則蘋果會掉落滿地,不能食用。沒想到在這著名的冷地方(加拿大魁北克)還有這種事,那些果蠅經過嚴寒冬天居然沒被凍死,徹底的糾正我們的原始想法。

(二) 在未移加之前,因為對自然界的嚮往,曾買了幾甲地種植,附近有幾座種柳丁橘子的果園,有一年缺水,他們像我們要求借抽池塘水灌溉,他們都是靠此吃飯養活一家大小,老爸就一口答應。收成季節到了,老爸正好下鄉到園裡一巡,他們看到老爸的車子到了,很高興立刻跑過來邀請老爸去他們家坐坐看豐收。老爸看到有幾個人將柳丁倒入一桶一桶的水內,然後很快又撈起來。老爸很好奇的問,結果答案是為了延長果實儲存,防止腐爛,回來之後,我們吃柳丁橘子時都特別小心。現在海外居住,發現任何農產品在市場上一年四季幾乎隨時都買得到,購買時都會想一想和考慮季節性與時間,也養成絕對要削果皮的習慣。

我不能阻止妳們不削果皮,但請你們不妨考慮一下,果皮的營養是否勝過化學藥物的殺傷力?如你能有把握確定果皮的營養是勝過化學藥物的殺傷力,那你請用了。否則是 “偷雞不得,失把米”,想後悔已是來不及。

註一:那棵蘋果樹,各位看官可翻開相簿,瓜籐(2)有其倩影,此樹數年內被老爸剔頭多次,如今是後院中的美男子,像極了漂亮的"盆栽"。



-----

兩 道 彩 虹

你可曾看過兩道彩虹嗎?

那一年仲夏,我們全家七人開著旅行車到美國紐澤西去看姑婆;回程時,我和弟妹在後座玩大老二,突然聽到爺爺大叫一聲:〝兩道彩虹!〞我們立刻丟下手上的牌子,衝到爺爺的旁邊,爺爺指著右前方遙遠的天邊說:〝在那裡,看到了嗎?〞真的是兩道彩虹,多麼美麗呀!紅、橙、黃、綠、藍、靛、紫,一點也沒錯,是七個顏色。我們都好興奮地看著彩虹,一直到看不見它,不知是否自動消失呢?還是...只聽到爺爺喃喃自語地說:〝好久沒看到彩虹了。〞

〝為什麼好久沒看到彩虹了?〞弟弟問。

〝因為空氣污染與氣候變化的關係。〞爺爺說。

〝你們有誰知道彩虹是怎麼形成了?〞爸爸問。

你看我,我看你,真不好意思,我們三人沒能答得出來。

爺爺暗示的說:〝與太陽和空氣中的水氣有關;通常彩虹都是在下雨之後,當雨停了,彩虹就出現了。〞

〝我們小的時候,經常可以看到彩虹很美麗的掛在天空。〞爸爸又說:

〝回去之後,妳們可從大英百科全書裡找到詳細答案。〞

回到家之後,我們立刻跑到書房,搬出那十幾本又厚又重的書,當時弟弟識字不很多,我就寫上〝彩虹〞兩字給他看。很快的我們找到了。書本上這樣寫著:

〝彩虹的七種色彩是光線的光譜所形成的。這些光譜是因白色光穿透懸浮在空氣中的水滴,經過折射、反射作用而分光的結果,這種光學效應類似於三稜鏡的作用。由於重力吸引,組成虹的雨滴並不是呈正圓球,而是被拉長像淚滴一般的形狀。彩虹的位置和形狀,完全決定於懸浮在大氣中的水氣折射和反射太陽光的角度。二道彩虹同時出現──主虹和副虹。主虹就是一般人所說的彩虹,顏色比較深。副弘,也就是一般所說的霓,它並不是常常可見的。虹是經由二次折射一次反射所形成;而霓則是經由二次折射二次反射所形成。〞

看到這裡,原來如此。弟弟很高興的說:〝我們太幸運了。〞

隔年的夏天,有一天早上,爺爺要我幫他的菜圃澆水。天氣好晴朗,大太陽熱烘烘的晒著。我拿著水龍頭,往上往下,東噴西灑,突然看到隨著水滴的灑落,有一道彩虹在水幕中;加大水力,改變蓬頭的控制,真漂亮的彩虹出現了。我試著各種角度,水量的大小等等,又叫弟妹出來看我的新發現。

我們好興奮又高興的噴灑、嘻戲著,經過好長一段時間,被爺爺的一聲大吼叫嚇醒了;你們猜猜看,這是怎麼一回事?

原來爺爺的菜圃做水災了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