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小 板 凳

剛剛爺爺對我說:〝看妳坐在小板凳上,突然我以為是妳媽媽回來了。〞聽了這話,眼淚差點不爭氣的流出來。我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小板凳是爺爺做給媽媽拔草、摘菜坐的;爺爺喜歡種菜,媽媽喜愛拔草。下班回來,媽媽就會蹲在菜園摘菜、拔草,媽媽說:〝這樣一天的疲勞全消失了。〞我問: “為什麼?” 媽媽說:〝摸摸泥土,看看綠色的草地,沒有外界的吵雜,在這裡很安靜,似乎忘了人與人之間,複雜的相處,勾心鬥角,心情自然就好起來。〞當時我無法體會她的心情。

有一天,媽媽說:〝蹲著腿有點麻,能有把小板凳該多好!〞

爺爺聽到了,立刻找出四塊木頭,釘釘咚咚的做起小板凳。大半天的釘,總算大功告成,爸爸和媽媽高興地笑得彎腰,眼淚都流出來;我們站在旁邊看不懂他們在笑什麼,我只覺得那根本不像一張小板凳,四四方方的像個抽屜,只缺少一張木板做底而已。

爸爸說:〝釘子似乎釘了多點?〞

爺爺說:〝多才不容易壞,坐在上面才不會跌倒。〞

爺爺剛說完,弟弟整個人和椅子,人仰馬翻似的跌到地上。

媽媽說:〝如能從中間鋸一半成兩張椅子,將是非常理想的小板凳。〞

爺爺想想有道理,真的就將它鋸成兩半;爺爺鋸完後,我們都坐坐看,很舒服,剛剛好的高度。弟弟拿起一張小板凳數釘子,一共三十三根釘子,又數另一板凳,也是一樣,我說:〝一共六十六根釘子。〞

爺爺高興得笑著眼睛都咪起來,說:〝六六是大順,好數字。〞

弟弟突然接口說:〝六六是三十六,最後一計,走為上策。〞

大家聽了,更是笑成一團。只有爺爺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從此,那小板凳成了媽媽的寶貝,每天黃昏的時候,它陪著媽媽摘菜、洗菜、拔草。

三年後的一個冬天寒夜,一個惡夢發生了;爸爸和媽媽參加一個晚宴,回途中時,在高速公路上發生了一件永訣人寰的車禍,從此他們不得不拋下了我們,到那好遠好遠的地方,我們再也看不到他們。

小板凳依在;今年,爺爺又開始種菜,我學著拔草、摘菜;坐在小椅子上,慢慢地,我已能體會媽媽說的感覺;尤其是讀書、做完功課之後,片刻的拔草,似乎將自己投入一個寂靜、安寧的世界,那種感覺真好。這可是媽媽說的感覺嗎?

看到小板凳,思念的心更深,親愛的爸爸、媽媽,我們永遠都愛著您們,我們永遠都想念著您們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車禍 (下)

“一件小車禍。”
“怎麼了?”
“妳在店裡有沒有看到一對老中夫婦。”
“沒注意到,怎麼啦?” 老媽的情緒被老爸完全感染了,武林各派絕招頓時全蒸發消失了。
“妳看左邊第二輛車。”
“Toyota Echo,還是新車呢。”
“你怎麼知道是老中?’’這家店進出有不少越南人、菲律賓人、香港人等黑頭髮的亞裔。老媽有點懷疑老爸能看出對方來歷的本領。
“剛才那對老中夫婦看來還很年輕,可能三十歲左右吧,先生穿著普通,太太就打扮有點入時,她穿一件黑色窄裙,那衣服一看就知道並不是什麼高檔貨。”
“你可真厲害,短短幾分鐘就把那女人看得這麼清楚,你們男人ㄡ,也不想想你有多麼老ㄚ?咦!什麼時候你變成了服飾專「腳」?”說著說著,老媽臉上露出訝異、懷疑的眼光投向老爸,只見老爸似笑非笑的嘴角,立刻恍然大悟叫到:“你又再編故事騙我。”
“沒有。”〞
“還說沒有。’’老媽俏起嘴角假裝很生氣。
“真的,這次沒有。”老爸很真誠的解釋。
“ㄚ!” 老媽大叫一聲說:“這次沒有?那以前都是騙人家的囉。’’
“沒有,沒有,這次沒有,以前也沒有。’’老爸急忙的申冤。,
“那你快說到底發生什麼事呀。” 急性子的老媽天生本性地催促。老爸知已如她,每遇上精彩的事,就施展出太極拳,慢慢地打,誘導老媽又叫又跳,好像魚兒釣上勾,其樂無窮。

此時,車子已上了大馬路,老爸很滿足地看到老媽滿臉的期待,高興地說:“事情是這樣子。妳一進店裡,那輛Echo車就開進來,一看旁邊有停車位,沒仔細看停車位前有一排水泥矮牆,就撞上了,也許他有注意到,只是沒想到那矮牆比車子的底板還高,總之,車子撞了不輕不重,隔了一輛車我還可以聽到小小碰撞聲。於是兩人趕緊下車查看,那女的蹲下去好仔細的左看看又看看,好一會兒才站起來,很心疼又有點責怪男的說:「你看車子撞了。」
「沒關係。」男的安慰著她,一付天塌下來也有我撐的氣概。
「還說沒關係。」女的還是有怨言。
「沒關係。」男的又重覆一次,接著說:「檔板本來就是要撞的嘛。」,男的很理直、篤定的解釋,好似這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理由。
一聽此言,女的立刻擺下臭臉:「你有錢?」,很生氣的大聲一吼。
頓時,男的臉上失血,目瞪口呆傻傻地看著車子。片刻之後才回過神,拉起女的手溫柔地說:「我們快去買東西。」,暫時離開傷心的現場。”

說到這裡,老爸忍不住大聲地笑說:“檔板本來就是要撞的,真絕。”
老媽聽了也快笑出來,知道老爸的笑不是幸災樂禍,好不容易忍住了笑,故意轉話題潑他冷水:“原來你是聽到他們的對話,知道是老中,還騙人說是看穿著看出來了,我正在想你何時變成高檔貨不高檔貨專家。可是你也不能偷聽別人講話。”
老爸聽到老媽這一說更樂了,好像中的樂透般,原本圓胖的臉笑得更圓更胖,圓「滾滾」的臉笑得快喘不過氣來,像一個無辜的小孩很委屈的受到父母責備般勉強地說:“他們說那麼大聲,聲音自動傳進我耳內,是強破性的侵入,我想不聽也沒辦法不聽ㄚ。”。
“可惜一輛新車就這麼撞了,還好只是前面檔板,老爸那修理也要發一千多元(加幣喔!)”老媽心理有些為他們感到難過,可不是嗎?前年老爸的旅行車也是前面檔板與人相撞,還好是保險公司付的,修車場給她看帳單就一千九百多元,可不是小事。”不知他們有沒有保全險。”老媽喃喃自語地說。
“嗯,嗯”老爸心中想著那兩句話,嘴角笑意依然,沒回老媽的話。

這小意外能讓老爸如此開心,使大太陽的酷熱變清涼,時間和汽油並沒有浪費,這趟買冬粉還真值得呢,更重要的是晚上的韭菜盒子跑不掉了。此時,老媽心裡暗中愉快偷笑,忍不住哼起“韭菜成熟時”:「溫馨的和風替我把路開,親親又親親,親親又親親,我們要多珍重。韭菜成熟時,我們有口福啦。」※

※:“韭菜成熟時”是依老歌“葡萄成熟時”部份改編的最新版,今日剛上市。


-----

車禍(上)

通常我們聽到「車禍」兩字,腦筋馬上急轉彎,立刻浮現出至少兩輛車相撞的悲慘乎?壯觀乎?的畫面,接下來是有沒有人受傷?幾個人受傷?車禍是怎麼發生的問題;會立刻想到一輛車子發生車禍的狀態,其可能性和大濃霧裡的能見度一樣低。

「講古」開始…

這一天老爸和老媽為了做韭菜盒子解饞也解思鄉愁,開車到離家約五、六公里的一家越南人開的中式雜貨店,不為什麼,只為韭菜盒子缺少了「冬粉」不對味,老爸和老媽兩人就這般地為了滿足"口舌之慾" 頂著灼熱的大太陽出了門;途中,胖子老爸天性愛吃又「十唸」的毛病發作了,一邊開車一邊發表個人專論,內容不外乎是大太陽、吃、浪費汽油、浪費時間等等,反正只要你能想得出來的字眼詞彙,都從他的口中像噴泉的水般不斷湧出來,老媽為了「吃是皇帝大」的大「代誌」,何況韭菜盒子是一道可治鄉愁的良藥,只好忍氣吞聲、裝嚨作啞,一路上不敢吭一聲,唯恐說錯話,不順老爸的心,萬一他發飆下一道無人能抗拒的「聖旨」 - 打道回府,韭菜盒子的聖餐就會莫名其妙的飛走。

到了雜貨店,老爸停好車,先下手為強般地說:「只買冬粉,妳一個人去買好了,我在車裡等妳。」老媽剛下了車,老爸立刻補上一句:「豆腐不要買,什麼都不要買。」老媽像個乖巧的小女孩點頭又說好,聽話極了,邊走進店裡,心裡頭那把燈可亮得很地呢喃著“月亮知你心,不下車還不是怕我買東買西,大搬家似的發起思鄉購物狂,小氣鬼喝涼水,喝了涼水變魔鬼。”心裡是這麼的唸著,其實家中的糧食很充足,除了冬粉之外,什麼也不缺,估計至少可以兩個月不用上市場。

老媽忍不住還是逛了一下,多買了幾樣自認為家中較需要的東西,儘管家裡還有一些,時間上也就多停留一些,出了店,心中開始盤算等下老爸問起時,該用武林中那一套去過招,想著想著,一坐進車裡,意外地,老爸喜吱吱地像隻小麻雀迫不及待地說:「剛才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。」

「什麼事?」

「一件小車禍。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妳在店裡有沒有看到一對老中夫婦。」

「沒注意到,怎麼啦?」 老媽的情緒被老爸完全感染了,武林各派絕招頓時全蒸發消失了。

「妳看左邊第二輛車。」

「Toyota Echo,還是新車呢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是老中?」這家店進出有不少越南人、菲律賓人、香港人等黑頭髮的亞裔。老媽有點懷疑老爸能看出對方來歷的本領。

「剛才那對老中夫婦看來還很年輕,可能三十歲左右吧,先生穿著普通,太太就打扮有點入時,她穿一件黑色窄裙,那衣服一看就知道並不是什麼高檔貨。」

「你可真厲害,短短幾分鐘就把那女人看得這麼清楚,你們男人ㄡ,也不想想你有多麼老ㄚ?咦!什麼時候你變成了服飾專「腳」?」說著說著,老媽臉上露出訝異、懷疑的眼光投向老爸,只見老爸似笑非笑的嘴角,立刻恍然大悟叫到:「你又再編故事騙我。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還說沒有。」老媽俏起嘴角假裝很生氣。

「真的,這次沒有。」老爸很真誠的解釋。

「ㄚ!」 老媽大叫一聲說:「這次沒有?那以前都是騙人家的囉。」

「沒有,沒有,這次沒有,以前也沒有。」老爸急忙的申冤。,

「那你快說到底發生什麼事呀。」 急性子的老媽天生本性地催促。老爸知已如她,每遇上精彩的事,就施展出太極拳,慢慢地打,誘導老媽又叫又跳,好像魚兒釣上勾,其樂無窮。

此時,車子已上了大馬路,老爸很滿足地看到老媽滿臉的期待,高興地說:「事情是這樣子。」老爸開始說古了。

「妳一進店裡,那輛Echo車就開進來,一看旁邊有停車位,沒仔細看停車位前有一排水泥矮牆,就撞上了,也許他有注意到,只是沒想到那矮牆比車子的底板還高,總之,車子撞了不輕不重,隔了一輛車我還可以聽到小小碰撞聲。於是兩人趕緊下車查看,那女的蹲下去好仔細的左看看又看看,好一會兒才站起來,很心疼又有點責怪男的說:『你看車子撞了。』

『沒關係。』男的安慰著她,一付天塌下來也有我撐的氣概。

『還說沒關係。』女的還是有怨言。

『沒關係。』男的又重覆一次,接著說:『檔板本來就是要撞的嘛。』,男的很理直、篤定的解釋,好似這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理由。

一聽此言,女的立刻擺下臭臉:『你有錢?』,很生氣的大聲一吼。

頓時,男的臉上失血,目瞪口呆傻傻地看著車子。片刻之後才回過神,拉起女的手溫柔地說:『我們快去買東西。』暫時離開傷心的現場。」

說到這裡,老爸忍不住大聲地笑說:「檔板本來就是要撞的,真絕。」

老媽聽了也快笑出來,知道老爸的笑不是幸災樂禍,好不容易忍住了笑,故意轉話題潑他冷水:「原來你是聽到他們的對話,知道是老中,還騙人說是看穿著看出來了,我正在想你何時變成高檔貨不高檔貨專家。可是你也不能偷聽別人講話。」

老爸聽到老媽這一說更樂了,好像中的樂透般,原本圓胖的臉笑得更圓更胖,圓「滾滾」的臉笑得快喘不過氣來,像一個無辜的小孩很委屈的受到父母責備般勉強地說:「他們說那麼大聲,聲音自動傳進我耳內,是強破性的侵入,我想不聽也沒辦法不聽ㄚ。」。

「可惜一輛新車就這麼撞了,還好只是前面檔板,老爸那修理也要發一千多元(加幣喔!)」老媽心理有些為他們感到難過,可不是嗎?前年老爸的旅行車也是前面檔板與人相撞,還好是保險公司付的,修車場給她看帳單就一千九百多元,可不是小事。不知他們有沒有保全險。」老媽喃喃自語地說。

「嗯,嗯。」老爸心中想著那兩句話,嘴角笑意依然,沒回老媽的話。

這小意外能讓老爸如此開心,使大太陽的酷熱變清涼,時間和汽油並沒有浪費,這趟買冬粉還真值得呢,更重要的是晚上的韭菜盒子跑不掉了。此時,老媽心裡暗中愉快偷笑,忍不住哼起“韭菜成熟時”:「溫馨的和風替我把路開,親親又親親,親親又親親,我們要多珍重。韭菜成熟時,我們有口福啦。」※


寫於2005年8月

※:“韭菜成熟時”是依老歌“葡萄成熟時”部份改編的最新版,今日剛上市。


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