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阿媽,快來救我阿!

那天,那一天我忘了,我回娘家看望母親大人。

與母親和姊們談天,談什麼呢?對了,談健康和運動,於是姊說她每天早上在練一種功夫叫什麼八什麼景,忘了,老了事情變得容易忘,想想,這樣也好,讓腦筋休息休息,或許也可減少更多無謂的憂愁和煩惱。

突然電話響了,母親離電話最近,幾步而已,「我接。」說完,她立刻起身去接。

「喂,阿志阿。」母親說。

「怎麼啦?」又說。

「什麼人打你?」母親問。

「喔,好ㄚ,叫他們繼續打你,打得越大力越好,最好將你打死。」八十四歲的母親像使出最後吃奶之力很大聲地說。說完就將電話掛了。

聽了母親最後這一句,把我嚇了一跳,她說話絕不出惡言,幾年不見怎麼變這樣子?

「媽,阿志怎麼了呢?妳怎麼叫人打死他。」看她掛了電話,我立刻問。

「那是騙局。」姊說,繼續又說:「那電話一定又哭又叫,要媽拿錢去放人呢。三不五時就有人打來。」

「是呀,每次我接到這種電話,就叫他們繼續打。有些年紀大的人受不了這種刺激,聽了電話,人也跟著走了。真是害死人。」母親說。

「媽,這次電話怎麼說?」姊問。

「一個男的聲音,一聽我的聲音,就喊阿媽救我。」母親說。

「媽,他怎知妳是阿媽?」我覺得很奇怪地問。

「是呀,這些想騙人的人都很聰明。」母親與姊一口同聲地說。

唉!原來報紙報導這些騙人的事還是真的,好可怕,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。

附記:最近就發生了,某大學教授的母親因此而逝,十分悲痛。此騙局實在是太令人髮指。



-----

喂,到那邊去!

此次返國是十八年來第四次,也是第一次和先生一起回去。

老伴是識途老馬,而我因感冒又有鼻子過敏,就像個流著滿臉鼻涕跟隨在大人的屁股後頭的小女孩,跟著他搭機、轉機。

今天的一路飛行相當順利,兩個轉機站都是提早到達,準時啟飛。經過23個小時的折騰,總算抵達國門。內心忍不住的喊著,阿!我親愛的台灣,我回來了。老媽子的我手裡緊抓著放手提電腦的行旅箱拉著走,又怕走失般的緊緊跟在老爸的後頭,走了有好一段路,來到一個關卡,老爸說:「辦入境,這兒到了。」只見幾位年輕人把關,站著站,坐著坐,氣氛好似在聊天般的輕鬆。

當兩老走近時,突然那坐著的青年之一手裡拿枝筆,指著我們喊道:「喂,到那邊去。」同時又指向左前方,語氣像在叫小孩般,沒大沒小,一點禮貌和客氣的跡象都沒有。那站在桌旁的青年,面無表情地說:「喂,過來。」。

老爸很客氣的問:「過來要做甚麼?」

那站的青年說:「量體溫ㄚ。」

於是老媽也跟在老爸的後面要走過去。

就在這時候,另一站著的青年卻一把抓住我的手臂,語氣很硬的說:「喂,往前走,我沒有叫妳,妳就往前走啦。」

就在這幾句話的時間,老爸的體溫量好了,說沒問題。又另一站著的青年揮揮手說:「好了,好了,你們可走了。」瞬間,我們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推出了這一關卡。

見老爸的牛脾氣已升上了警報線,趕忙拉走他:「算了,算了。」

有點委屈感,邊走又不得不先替老爸發飃,念點經,我說:「隨手一指,又沒有很清楚指明,誰知道是誰要受撿。現在年輕人怎麼這麼不懂禮貌,更何況這是機場,每天有不少外國人進進出出了,在第一關他們就把國家的面子丟掉了,還是公務人員呢!」

只見老爸還是有點氣呼呼的瞪了我一眼,說:「若不是妳在這,我就給那些年輕一些教訓,讓他們懂得禮貌。」

聽老爸這一說,我也只有苦笑了。這是進國門所見的第一件事。



-----

快樂童年

且說天下很大,可喜地球是圓的,天涯無處,妳我總有一天會碰頭的。

日前與墨綠姐聊聊,卻發現一件意想不到的事。雖我們認識僅短短數月,每次與她聊點東西,總有點或多或少的收穫。雖未見過面,感覺她人挺和善,易親近,相當熱心,且能言善道,雖是如此,句句真誠坦然,悅耳動聽,也很清爽,使粗線條,外加木訥寡言,如臨現場,準是木頭一個的我,心中又羨慕又慚愧,因為自知這是一門永遠也學不會的課題。

話好像扯遠了,事情是這樣的。我對墨綠姐說她台中家離我老爸老家很近,也離我的老小學校-篤行國小不遠,說來與墨綠姐可算是近鄰,沒想到墨綠姐的相公也是篤行畢業,這下聽了又驚又喜,很開心。天下之事,豈有如此湊巧?就是這麼湊巧,信不信由妳。

自從知道這事之後,內心起伏很大,童年快樂的時光,恍惚是昨日般,一一浮在眼前。童年這段日子,可從很小的時候(有記憶的時期)到小學畢業。這段歲月是我一生生活在最貧窮的日子,也是我這一生中過得最富有的時候,沒有物質上的享受,卻擁有金錢買不到的快樂與愛。更重要的是,這段日子影響我的一生太大了。也許是我很知足,也許我命好,如今我生活在這三樣不缺的日子裡,有時想起過去,心中很懷念也很感謝那段日子,沒有當初就沒有今日的我。想了想,如果萬一有一天,得了個健忘症或老人痴呆症,這段日子豈不就此消失。何不趁現在還有能力敲打幾下鍵盤,手還有力氣動動,也許我該試試看寫下來這些小時候的點點滴滴,甜蜜地回味過去。

好吧!咱們這就決定隨著快樂童年和往昔的回憶,往前繼續走下去。



-----

霜至

昨夜霜至,早上起來看到後院的瓜藤綠葉,剎那間變白,葉葉凋萎,內心不由的傷感。

從台灣回來後,看到它們個個還是充滿朝氣,不斷地茂生小綠葉,心理還為它們高興,雖然有點感慨這可是地球溫室效應的徵兆?

想想從初春育苗開始,說短不短,說長不長的四、五個月裡,與老爸朝夕無間斷的愛護它們,澆水施肥,看著它們長大、開花到結果。這期間它們帶給我們多少歡笑,滋潤世間漸失的生活情趣,彌補了忙碌工作裡無法給與的悠閒。

雖戲稱它們是老爸的細姨,可不又像自己親手帶大的子女般,笑稱其為子、果為孫,為此一幅子孫滿園心滿意足,深深感受到與世無爭,寧靜安祥的世外靜園,在此只見到籃天綠地,不斷攀延的瓜藤與其日漸肥碩的大瓜葉。瓜花點綴的庭園,帶來不少色彩。滿地的瓜果,由小而大,就像人子般,一步一步的茁壯。看到它們的長大瓜熟,如見自己子女長大有成般,內心感到無比的欣慰。

生命又是如此脆弱,僅一夕之間,大自然界無法改變的秋老爺硬著心腸,下了一場霜,摧毀了瘦弱的植物,葉子長得滿樹滿枝的大樹,聞秋變色,也敵不過霜的旨令,開始掉葉,葉掉光了,髮也禿了,酷冷的冬官不怠慢的到來,以白雪嚴守著大地。大地萬物沉睡了。

沉睡中,只有奮鬥與等待。是的,在與冬官搏鬥生存時,唯有的希望就是等待春姑娘的到來,等待舂姑娘溫暖的和風將冰雪溶化,柔聲的細語喚醒大地,她的愛心如強心劑般注入,給予那些與冬官搏鬥僅存最後一口氣的勇敢小英雄力量,勇敢小英雄復活了。

大地睡醒了,勇敢小英雄經歷嚴冬的考戰,更加成熟雄壯。勇敢小英雄不再畏懼困難,充滿勇氣與智慧建設睡醒的大地,努力耕耘,使大地蓬勃繁榮。其後,夏夫人風姿翩翩到來,萬物以近成熟。夏夫人雍容華貴,充滿熱情,到處散射愛神的劍,萬物得以傳宗接代。

一年復一年,天地不斷的運轉,這軌道永遠不變。霜至,使它們凋零,這或許是告訴我們早作準備,嚴防冬天來臨吧!瓜兒勇敢的面對這一切,我是不該傷感,應打起勇氣去面對嚴冬。度過嚴冬,明春它們還會再回來,我們會再迎接它們再回來。


-----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