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2006年12月26日

        一大早六點多吧,聽到門外飄入細微的聲音,站起來跑到廚房,透過窗戶看到窗外正飄著雪花,這豈不是我日夜夢求的雪景嗎?高興的衝到樓梯口,張開大嘴巴想叫醒樓上的家人,媽媽最喜歡看下雪,就像現在,雪花輕柔地從天上飄下來,以自己的純白潔淨鋪染在大地上,好美麗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不可以,我不能叫,昨晚他們去參加派對很晚才回來,現在還在睡覺,叫醒了會挨他們的一頓罵。

        對,昨天是聖誕節,他們去參加聖誕party,留下我們三個最小的看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窗外漂亮的美景,腦子浮出昨天媽媽說的話。媽媽說今年是她在加拿大18個聖誕節中第一次沒有銀色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記得一個月前,這裡的天氣淡淡散發著春的氣息,爸爸和媽媽聊天時說著溫哥華正逢暴風雪的侵襲,前幾日,連碼頭的貨櫃運送拖掉都成了問題,媽媽和爸爸為了環球性的溫室效應感到憂慮。聽說南北兩極的冰帶地區,雪融的速度比預估的還要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說澳洲今年也有打破記錄性的乾旱,有很多地方不是缺水就是暴雨成災,更有些地方不下雪也下起雪來,各種與氣候有關的異象在全球不同的地方發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爸媽說,這種情況繼續下去,糧食與水的缺乏,天災又不斷,將會造成食物嚴重短缺,窮的人更窮,日後的日子,真是無法想像。

        唉!聽了這些話,我的心裡和他們一樣,好難過喔。



-----

10元事件

        瑪莎到百貨公司去繳費,到了收銀櫃台,還好人不多,只有兩個人在排隊,一位老先生和一位女士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收銀小姐的手腳很快,一下子就要輪到瑪莎,當前面女士付了錢提起購物袋要離去時,瑪莎的後面來了三個人,規矩的排在她的後面,第一個是位男士,他手裡拿了好幾個東西準備要結帳,其中有兩件一樣中型的罐子,也許是大了些,拿在手裡累手,他就放在櫃台的邊緣上,瑪莎對身後伸過來的東西,好奇的瞄了一眼,什麼真空保存罐,當第二個要放下時,瑪莎眼光閃入一個紅色標籤,心頭一動這可是在特價?突然,一位老太太跳出來,站在瑪莎的前面,拉回瑪莎的分心,老太婆不客氣的對瑪莎說:「我本來就排在前面的。」剛剛前面才是只有兩個人嗎?她的話真是莫名其妙,看老太太年紀約70歲,瑪莎也就不給與計較,讓她先結帳付錢。

        當收銀小姐從收銀機裡拿出一張新搭搭的十元鈔票、一些零錢和收據要遞給老太婆時,瑪莎的注意力又被後面先生的動作吸引去,背後先生不知何故拿起櫃台上的罐子左看右瞧,瑪莎好奇的只想知道這東西到底是特價多少,為什麼他會買兩個?瑪莎目不轉眼的看著罐子,唯恐錯過這位先生將罐子翻轉過來時,紅標籤現身的機會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喂,小姐,妳尚未找我十元。」這突然的老太婆聲音,也又一次將瑪莎的心拉過來,好奇心很重的瑪莎,立刻把頭轉向,看看收銀小姐,又瞧瞧老太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有給妳十元。」收銀小姐抓抓頭髮,滿臉不解的表情,詫異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看,我的錢包裡沒有十元。」老太婆快速的翻動她的錢包,有好幾張的20元鈔票,還有一堆什麼卡的,她的翻動動作很熟練,瑪莎很靠近地站在她的身旁,包包裡有一張對折的新十元鈔票看得一清二楚,收銀小姐又站得有些距離,一定看不到擠在包裡邊邊的十元鈔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婆一付很有理的不斷爭取。一切都看在眼裡的瑪莎,心理的大海湧起波浪,我是否該挺身而出呢?一點點的小錢,有必要來騙人嗎?好幾次正義的話滑到嘴邊,又被口水硬吞下肚。最後,眼睜睜的看著收銀小姐再次付她,老太婆愉快地走出店門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家,瑪莎一五一十的將剛才的事件向丈夫安東尼報告一番,聽完故事,安東尼如往常般立刻跳起來,大聲地氣憤不平的罵道:「這可惡的老太婆,依老仗老的騙人,如果我在場一定會當場揭穿。唉,妳喔,就應該說出來,妳不說會害了收銀小姐要賠公司錢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當時……,我是很想很想說,就是不敢說。真的,好幾次都快說出口了。」瑪莎看到丈夫要發慓了,心虛理虧說話有些吞吞吐吐。這種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的精神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算了,就是這樣,所以社會上才有許多小人小小人壞人的產生,耍花樣借機取利,弄到最後還不是害人害己,即使不害人,縱容小人壞人的結果,難保那天不被反害。」安東尼無奈地搖頭嘆氣。



真情深處 (十八) ------ 18-2

This is a protected article. Please input the password:
Hint: ok123 is for what?

-----

是沉迷還是上癮?

        天呀,怎麼會這樣啦?

        前陣子幫忙某公司做一些小事,由於工作必須與高電壓和高頻率在一起,為了健康,在工作告一段落之後,特別設計幾套品質控制方案給那公司,於是又留在家中吃老爸的閒飯,他老人家高興之下,加入台灣寬頻電視網,然後找節目要老媽陪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部戲是大漢天子,共41集,每集47分,好看,但覺得不及買的那套漢武帝,畢竟情節與內容的敘述還是有很大出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著是成吉思漢,更好看。一共30集,每集43分,成吉思漢的為人叫人贊賞與敬佩。

        越看越過癮,欲罷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部戲是鄭板橋,這部是港劇,前兩部是大陸劇。這部有30集,每集45分,
裡面人物除了很欣賞鄭板橋外,像黃慎和金農都是很重義氣的人,不少次徘徊在利與義的邊緣,最後都選擇了義,放棄了利。春香和五妹更是個好榜樣,如果在現實的當今社會的家庭裡,相信離婚事件的發生率很低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來是隋唐演義,共20集,每集50分 ,看到19集才知道還有續集,最討厭這種不能一口氣看完的戲。那楊廣真叫人咬牙切齒,弒父殺手足,狼心狗肺,最後得到的是民心叛變,隋朝因此栽到他的手裡,可是看完了20集,戲尾不像就此畫上休止符,覺得上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說要換口味,說老媽愛看武俠片,找了天龍八部是第五部戲,18集,每集45分,以前看過了此劇,所以有些跳的看,很快就看完了,興趣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一聽老媽一下子看完天龍八部,又加了點抱怨,拍胸保證一定會找一部真正好看的。大半天後,老爸找到了康熙時期,李衛當官的故事,有32集,看一集要50分。這次真正的把頭又栽進去了,一集接一集,李衛的個性與機智,正符合老媽欣賞味口。全部都看完之後,忍不住又從頭開始看起。老爸聽到了,大喊 “我的天,找別的吧,找別的吧,我找、我找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既然說要喚個口味吧。時裝劇,嗯,老爸說他曾聽說老婆大人,似乎很有趣,不錯。剛開始是覺得不錯,乩童占卜十分鄉土味道,看了心情既喜也樂,到了40集才發現是還在上演的連續劇,現在越看越不覺得有意思,每看到劇情中的林旺和鄭依兩角色,光看他們兩人的嘴臉,就感到很不舒服,只好立刻跳過畫面,這也是寬頻電視的好處,沒有廣告,不喜歡看可以立刻跳過。同時對鄭大同的能耐與大人有大量的作風,想想好像現今社會這種人恐怕找不到幾個。

        另有一部目前正在台灣播放的連續劇 - 愛,不看不覺得想看,看了居然每天準時報到,劇中有令人髮指的時尚女人,叫人不敬佩的太太兼母親的春華,為了事業與前途忘情忘義的男人……,似乎也很演譯出社會寫實的另一面,經常看了頭暈腦脹,心中翻攪難平,好想打報不平。有時老爸說這個說得好,說得對,有時不悅地說這種連續劇是壞教育,不要看。所以老爸很少來插一腳,當然也與老媽也不讓他看有關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婆大人和愛,是周一到周五,周末有什麼可看的呢?老爸說他要再找找看,老媽說這次要太座出馬,自己來,看來看去,無意中看到藍色水玲瓏,試看了一下,完蛋了,不管內容是真是假,不管它是有鬼有神,只要是壞人有壞報,看了就喜歡。嗯,這部影集,好就是好。劇情的重點顯示,人生的變化全在一念之間的決擇,好人壞人惡人的產生,全都是一個人本身自己的選擇。如人人都能腳踏實地,誠實不欺,心存善念,這樣天下的每個人都能平穩的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,不倒不跌,相互扶持,到處充滿和諧與愛心。現在拼命在看此劇,此劇從2004年4月16日開始,不知要用多少時間才能看到今日的同步進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當初老爸說加入寬頻電視網,是要老媽陪他看。結果,老爸每部片子看不到十五分鐘就溜了,丟下老媽獨自看得精彩。然後,又回來向老媽抱怨他很可憐,很無聊,沒有人陪他,有了寬頻電視之後,情況比以前更嚴重。老媽則抱怨,都是老爸害的,害得沒時間給部落格寫點東西,連上網路逛逛,也都沒時間沒心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這樣,一集接一集,迷上的劇情發展。一部接一部,上網看戲看出了癮,忍不住的嘆一口氣,這下中了老爸的計謀。知老媽者老爸也。

        唉,這是沉迷還是上癮?



真情深處 (十八) ------ 18-1

This is a protected article. Please input the password:
Hint: ok123 is for what?

-----

問答題

        嘻嘻(笑在心裡),最近似乎好運連連,連電風扇也送來了幸運,樂也。也謝謝小琪女兒。不囉嗦了,回答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問:OS為?
        電腦術語是指操作系統 (Operating system),對嗎?

        問:這台是你的個人電腦?還是公司或家人共用的電腦?
        當然是個人,但最近有時借老爸用,當我用他的電腦看寬頻電視時。

        問:這張桌布是什麼?從哪裡取得的?
        Windows2000

        問:更換桌布的頻率高嗎?
        沒有喜新厭舊的習慣,況且它還很新很好用,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 問:桌面上有幾個ICON?
        不多,兒子說多了會影響開機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問:一堆檔案和捷徑放得亂七八糟的桌面,你看得下去嗎?
        如果這樣會得了憂鬱症。

        問:有沒有什麼堅持點?
        堅持什麼?桌布的使用嗎?應該沒有什麼堅不堅持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問:有為了填這份接力,還特地整理一下嗎?
        不用頭腦的遊戲,不需要花時間做其他的整理動作 – 目前懶於用腦。

        問:最後請再傳給五個"我想看看他的桌面"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給誰呢?

        1. 墨綠姐

        2. Kevan

        3. 小紫

        4. 雨果

        5. 穆梅

        可多加一個嗎?
        6. Lijean

        最後
        敬祝所有親愛的朋友 聖誕快樂
        新的一年 萬事皆如意 恭喜發大財


真情深處 (十七) ------ 17-3

This is a protected article. Please input the password:
Hint: ok123 is for what?

-----

槍聲喚醒舊惡夢

        陣陣槍聲驚叢林,鳥泣哀號求饒命,自然之子受威脅,來自近鄰大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跟妳說住在國外的社區裡有人不喜歡鳥,甚至還拿獵槍射殺,不知妳相不相信?

        又是剛剛的事,這次是老媽先發現的喔。半個小時前,天色微暗,老媽到樓上浴室正要拿毛巾時,聽到外頭有槍聲,連續三響,類似空氣槍,別問我怎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趕緊衝下樓,大聲地問老爸可知隔壁有槍呢?

        老爸笑嘻嘻地說:「我早就知道了。」忘了老爸是無所不知的老先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隔壁用槍在射鳥,Robin叫的好厲害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…」老爸話沒說完,人已衝到後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頓時外面的勞伯鳥夫婦為了子女安危拼命的嘶喊大叫聲,配合老爸的台語三字經,使整個後院更是熱鬧非凡,老媽忍不住地想起了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話從四年前(2002)的春天說起吧,那時隔壁搬來了一戶新鄰居,一家六口三代同堂的波蘭人。我對波蘭人的印象相當好,在大學裡最受我尊敬的是波蘭教授。在波蘭人搬來之前,隔壁住了一些從未見過面的鄰居,不知是我太忙還是他們忙,只知有大人和小女生,偶而傳來大人打架聲。聽說那家人不是很好,幸好房子賣了也搬了,所以我很高興有這一新鄰居。還有啊,他們一搬進來,沒幾天就買傳統的波蘭甜圈圈一盒送我們,老爸最愛這種甜食了,不愛甜食的老媽也有點喜歡。那個暑假還禮似的送他們不少自產大黃瓜以示歡迎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興也許太早了,兩三個月後,老爸的臉開始變色了,斷斷續續在後院草地上菜圃裡發現大小石頭,有時還發現馬鈴薯,隔年更怪到有棍子、短樹枝,有一次奇蹟到從天降下一位塑膠製的白衣天使,老爸氣得想發飆,頭上冒煙,為了這些來路不明物體大傷腦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兩年前(2004)的夏天,有一天下午,老爸到後院灑水給菜圃裡的蔬菜喝時,從地上撿到兩個一大一小石頭,後來進來喝杯水後再次出去時,發現離隔壁最近的草地上有馬鈴薯,也是一大一小,隔了幾步遠又發現了石頭,草皮有個好處,不容易藏東西,所以這些不明物想躲也躲不起來。這下老爸火了,更確定這一定是從隔壁丟過來的,正好看到隔壁的一家之主 – 波蘭老爹,老爸就走過去跟他說,丟石頭到我們家是很危險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波蘭老爹說:「很抱歉,因為我太太很討厭小鳥叫,所以我兒子就用石頭丟小鳥……」叭啦叭啦的解釋一大堆。最後說保證以後不會發生了。這是我在北美第一次聽到有人不喜歡鳥歌鳥語的。當今農藥的使用,已使鳥類生態受到很大的衝擊,剛搬來時,以勞伯鳥為例,每次繁殖總有3-4隻小鳥baby,現在只剩兩個恰恰好,想多也多不出來了。雖然後院有好多種不同的鳥類,但每一種為數都不多,逐年遞減中,總覺得很可惜,想保護他們都來不及,那來的吵嚷聲?我為了不肯施除草劑除雜草,天氣一好,就蹲在草地上和雜草作戰一番,還不是為了小鳥們能有虫吃,同時盡可能使他們不受化學物污染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王x蛋。每一想起來這事,就直想大罵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隔了兩天,好幾個石頭又出現了,老爸大發雷霆,跑去跟幾個鄰居商量,丟石頭不只是威脅了我們在後院進出的安危,還打小鳥,大家聽了都吃了一斤訝,三姑六婆似的開始審判,有人說那波蘭太太像巫婆,有人說她有神經病,有人說她是怪人,更有人說她像應召娘,不說還好,越說越像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後,老爸的氣還是沒辦法消,最後寫了一封信函給他們,鄭重地請他們不要丟石頭或任何其他東西到我們家,同時也請他們保護鳥兒們。另兩份備份信函給最靠近的老鄰居以作憑證。從此石頭才真正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罵完了,Robin的求救聲也停止了,老爸走進來,對老媽:「還好Robin一家都沒事。」,老媽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實在太沒想到他們居然改用空氣槍槍殺可愛的小鳥,唉,變成了鳥兒們的更可惡敵人。


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