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微笑

真不懂為什麼我能風度翩翩地站在講台上演講,就像我只站在音樂老師的風琴邊,「ㄚ…」了幾聲,就被選中參加學校合唱團的一員,實在是太不可思議,真搞不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不過那次合唱比賽,我們拿了第一名,學校參加二十年比賽,第一次得獎,也是第一次得了第一名,可想而知,學校單位包括老師們都樂歪了。

唸專一時,班上同學也不怎麼熟,居然被指名參加校內辯論比賽,於是就像隻初生之犢不怕虎般,和其他四位同學上台對抗,指導老師說結論比較困難,也是最重要一環,人家就將這寶座送我坐, 我也傻傻地坐上去。結果我們贏了全校第三名,指導老師高興得很。

唸專二時,莫名其妙地突然接到一封征招令,指定我代表學校參加全省大專杯辯論會,傻子就是這樣,貪圖到處可玩,多見識(有嗎?),又能不上課,何樂不為呢?於是跟著其他一些學兄學姊的後頭熱鬧去了。比賽結果,我們拿下第三名,學校和老師方面,反應如何,更是不用提了。

唸專三時,班上英文老師是新來的,很喜歡班上一位女同學,說真的,我也很欣賞這位女同學,她的風度、舉止、談吐相當成熟有規範,不像我愛蹦愛跳卻不愛講話。有一天,英文老師宣佈校內有一項英文演講比賽,希望同學提名,他推薦了那位女同學,結果全班同學很捧場的把我名字提出,那英文老師狗眼看人低,居然不顧眾人的提名,以多數服從少數決定由那女同學參加。

到底後來怎麼一回事,我也不知道,比賽前一星期,英文老師說了一些啥理由,說英文演講比賽那女同學不能參加,班上必須另選派其他代表,不用說,我的名字再次被提出,更嚴重的居然有人對他說只有我才能贏得比賽。那英文老師狠狠向我瞪了一眼,無法相信同學的眼光。是呀,一個長得不怎麼樣,除了瘦瘦高高還有點看頭,最令他生悶氣的是,我從不和他說句話,課上課外都一樣,每個同學都喜歡巴結老師,只有我靜得讓他說不出話來,誰叫他是男生,是他倒楣。

話扯遠了。就這樣,我又再次代表班上上台,然後捧了一個全校第二名的獎牌回來。那英文老師的感受如何,算了,我懶得去想。當日比賽之後,評審老師立刻宣佈名次,然後主評老師上台說了幾句話,他說:「我們在台上演講,不是光背台辭就好,也要面帶笑容,就像這幾位得名次的同學,站在台上表現輕鬆,臉上的微笑,很吸引大家的注意力,同時眼睛很自然的向在座每個人禮貌詢示,這都是最重要了…」我有這樣嗎?我不知道。

要畢業了,在一個學校的畢業派對上,一位教授突然對我說:「妳笑起來真美。」聽他如此一說,我愣住了。簡單一句話,使我想起來了一件事,小學要畢業時,班導師拿畢業照片給我時,他看我相片,看了好幾眼後說:「妳將來可以參加中國小姐。」就這一句話,我嚇壞了,我開始害怕漂亮,我不要當中國小姐。

那…,那…,以往我上台演講是不是都面帶笑容?所有的勝利是不是都來自漂亮的結晶?那一切都不是傻子的實力。

哇, 我好想哭,人家要微笑,人家不要漂亮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