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果汁機

每次用果汁機時,就想起她 – 一位已故的好友。

她先我而結婚,她長得很漂亮,因戀愛而嫁給一位家境很好的俊公子。結婚後的她跟我說:「要抓住丈夫的心,就要先控制好他的胃。」於是她學會了燒一手好菜。

等我要結婚的時候,她跟我說:「廚房有一重要的用品 - 果汁機,很好的幫手,妳不要買,我要送給妳做結婚禮物。」

她的婚姻生活一直不是很愉快,先生與公司小姐關係過份密切,公婆對她一直有點冷漠,她難過自己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。

五年後,我們全家要移居國外了,她來看我,還是一樣不快活。那果汁機沒有被遺忘,也跟著我們全家漂洋過海。

五年後,有一天(大約是三月底),邀請一對大陸留學生夫婦到家裡吃飯,早期大陸留學生經濟上都較緊縮,老爸時時都會請他們到家裡打打牙祭,那太太看我使用果汁機很是喜歡,我當時想這果汁機也用很久了,如她喜愛就送她吧。當下就許諾等我買了一個新的之後,將送給她。

約一個月左右,我都未再使用,而新的尚未買,為了做豆漿,再度想使用時,果汁機不動了。左想右想,實在是不可能的事。仔細檢查也不見得那裡出問題,於是就擱下來,但心裡卻有著一種奇怪的感覺,腦海裡不自覺地記下這段怪事。這果汁機我也沒將它丟棄,足足留了一年多,直到我隔年要回台前,才下重大決心丟棄。

丟棄後不久,我回到台灣,見了一些老朋友,其中一位對我說我那位好朋友去世了。

我問:「什麼時候?」

她說:「去年。」

我很自然的接口說:「是不是約在四月的時候。」

朋友嚇了一跳,很驚訝的問何以知。

我便將果汁機的事說出來。但我沒對她們說另一件事,在果汁機停止使用之後不久,我曾夢到她,她和我們這一群老友去郊遊烤肉,要照相時,她一直叫嚷著:「我也要照,我也要和妳們一起照。」

每看到果汁機,她和往事種種就重現,在腦海不斷顯現、徘徊。

在夢中看到她的舉止,我很詫異,因為她是很淑女的,說話很溫和,夢裡的她卻像要爭取什麼似的叫嚷,好像她要留下與大家一起的紀念。多年來,經常想著這一幕,這是否是因為她猝死於一場意外車禍的關係呢。有時,我很後悔,內咎著,我不該說要將她送的果汁機送人啊。

四月又即將到來,啊,好友,我一直都沒忘記妳哪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鬥嘴

「老媽,妳是不是更年期到了?」老爸突然莫名其妙地問。

「亂講,誰在更年期?」老媽聽到這敏感的問題,剎那由害羞變生氣。

「妳呀。」

「不要臉,你是男生,怎麼可以講女人的事?也不想想自己有多老了。」老媽似乎生氣了,有點牛頭不對馬嘴的說。

「說真的,最近我發現我每次只說一句話,結果妳就應聲說了一百句。」老爸滿臉正經八百地說。

「胡說八道,那有這種事。」

「真的,我不騙妳。」

「怎麼,你要我不說話,是要當啞巴還是聾子?」老媽氣憤憤地說,見老爸不回聲,繼續又說:「告訴你實話,我發現如果我不說話,你就像瘋子般以為我在生氣,然後亂說亂猜又亂搞,只為了是讓我高興,本來就沒什麼事,被你這麼一攪亂,我也跟著快瘋了。」

老爸還是不吭聲。

老媽更氣了,像是發飃似的發表個人論調:「人家說,夫婦間不吵吵架架,就不是夫妻,兩個人一天到晚和和氣氣,那才莫名其妙,就像煮菜一定要加點調味料,否則,食之無味。」

「誰是人家?」老爸總算出聲了。

「就是易經上也有這樣的一提。」

「易經會這麼說嗎?」老爸有點詫異。

「易經是沒這麼清楚說,含意啦,我想就是這樣子吧。」老媽有點吱吱唔唔地。

「易經上的意思囉。」老爸看著老媽的臉,有點不可思議的感覺。

「唉,不管啦,就易經嘛。活該,誰叫你要買易經給我看,生氣了吧。」看到老爸抱頭發燒,此時的老媽像個勝利者般,愉快悅耳地對老爸說:「有了易經,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。」

老爸聽了,愁容頓時成陽光,開心地笑說:「我老媽看易經,要成為哲學家囉。」

見老爸不生氣反而高興的樣子,她愣住了。唉,真拿他沒辦法。


-----

熱水袋的連想

用了熱水袋之後,往事如夢般一一浮現。

小時候,一家大小擠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裡,24小時照不到太陽,黑暗使冬天的夜晚更冷。晚上,媽媽就在庭院兼廚房裡的屋簷下燒開水,裝在一只熱水袋,有的則用鍋子裝熱水,然後小心翼翼的用布將鍋子包好,放到棉被裡,到了要睡覺時,被窩已很暖和,媽媽才將鍋子拿出來,熱水袋還是留在被窩裡。

在暖被的期間,我們被嚴禁不准靠近棉被,連走路都要小心,因為是老舊的褟褟米。

白天媽媽要上班,上班前,她會將飯煮好,是大同電鍋,然後用棉被將整個電鍋包起來,中午我們要吃飯時就有熱飯吃,盛了飯,我們都立刻將電鍋再包好,這樣晚上時,飯還是溫溫的。

結婚之後,老爸剛創業,生活上盡量能省即省,東西能物盡其用者用之,以一為十的日子。隔年生老大,生下來時剛好2.5公斤,如在輕點,可就要進保溫室了。時逢冬天,嬰兒又小又弱,老爸摸著她冰冷的小手小腳,內心又疼又焦急。於是老爸為了女兒跑去買了一個電暖爐,沒幾天,小臉蛋開始出現燒焦樣,粗糙極了,原來是用電暖爐的關係。婆婆建議用汽水的保特瓶裝熱水。於是老爸去買了4瓶2公升的黑松汽水,請工廠工人、家人幫忙喝汽水,大家喝得不也樂乎,當下就有的空瓶子。

老爸用熱水爐的熱水,很快的4 瓶裝8分滿的熱水。確定不漏水之後,用大毛巾一一的包好,放在女兒的四周,每天早晚換水兩次,不久之後,小女白嫩嫩的臉蛋重現了。這些保特瓶不負所望的伴著女兒度過了嚴冬。

現住在寒冷的北國裡,冬季室內現代化設備早已取代了許多古老的方法,不知是否還有人包熱水取暖呢?


-----

養兒育女

那天老先生,我稱呼他「歐日桑」,告訴我一件事。

他說他有一位老朋友,帶了一萬塊美金到美國去看兒子與媳婦,住了兩個月,臨走前,兒子與媳婦居然要和他算兩個月的吃住,這位老朋友氣得半死回台灣。

當下一聽,我忍不住也動怒了,氣呼呼的對歐日桑說:「如果是我,我就跟他們算從小到大,包括念書留學,要算就算個清楚。」

歐日桑說:「沒用啊,現在年輕一輩根本沒有這種觀念了。」

心裡頭一酸,我對歐日桑說:「如果我的子女是這樣的話,我會很傷心,也會難過死了,寧死也不要見子女不孝。」

平常聽人說到什麼老了不要想靠子女,什麼要有心裡準備防老等等,每次聽了,都要經過好多天才能消除內心的痛楚。我們的傳統「養兒防老」似乎已成了古蹟般。

數年前,有一次和一位洋朋友太太談起文化,她滿嘴地崇拜中國文化,尤其是家庭和男女間的倫理觀念,在她的描述是中國人的三代同堂很令她羨慕,反而對她們的家庭文化感到悲痛與失望。我內心不斷爭扎,真想告訴她現在的年輕人也差不多跟她們一樣了,可是我開不了口。

老爸嘴快就問她:「妳年輕的時候交過多少男朋友?」

她不但不生氣,反而說:「我年輕時候不懂事,交過很多男朋友,一個換一個,其實是一件很愚蠢的事。如果我能再重新來過,我絕不會這麼做。我真希望我能再重新來過。」說完,可看出她內心是多麼的沉痛。

想想離我們最近的隔壁英系鄰家,有兩個女兒,在小學畢業之前,夫婦倆對女兒的關照,可謂是無怨無悔般,絕不容任何人傷她們一根汗毛。好多年前,有日對門法系鄰居對他女兒稍為無禮,說話不太客氣,於是兩家從此不相往來。兩位小姑娘一上了中學,日子就開始不一樣了,每隔一、兩年就換一個男朋友,剛開始以星星月亮為被、草地為床,學做大人,(好多次都被溜狗的老爸碰上,害得老爸溜狗只敢在大白天了),到後來就理所當然地帶進門了。

住同社區的一個兒子的同學,一到了上中學,他就開始打工,剛開始從割草到除雪,滿十六歲後,可正式受聘到公司、工廠、或商店去做臨時工,父母對他的支助年年刪減,一個正在成長發育的少年,為了個人生計,又要唸書又要打工,兒子唸大學了,他還在唸高中,落差很大(*)。嗯,台灣的孩子實在是太幸福了。

曾有一位洋先生跟我說他年輕時代很苦,他的前途全靠他自己打拼出來,他對父母的感恩幾乎是零,從他的口氣可聽出他對父母是一點感情也沒有。當時我曾想,他可能忘了他小時候他的父母曾對無比的愛和關護,沒有當初,那來的今日。

反觀我們的社會,現在老年人要學老外 – 年老了,要能獨立生活。年輕人學老外 - 長大了,不用顧養父母。

想想好像年輕人們都忘了一件事,從小到有本事上班這段期間,是誰給你的呢?難道你們能一眛地學老外,忘了父母的恩情而不圖報嗎?

現在如果想要享受到三代同堂,恐怕只有去找周公 – 作夢去罷。


附註:這裡的教育是初高中五年,預備大學兩年,然後才大學三年。



-----

香蕉

今日和老爸路過順便上市場,主要目的是買些義大利香腸回來做晚餐。

進了市場,習慣性的從水果疏菜攤開始巡視一下。

「嘿,老媽,妳看這香蕉上的牌子寫 0.09是不是9分錢一磅?」老爸像是發現寶藏般的驚喜。

「應該是吧,0.09一磅,上面是這樣寫的。」老媽看了這超低價位,自信心頓時減弱了。「我問看看吧。」

正好旁邊有職員正在卸下一箱箱好新鮮的香蕉。沒錯是9分錢一磅,是加幣喔。

香蕉正好是水果堆裡的最愛,於是買了一大堆好新鮮的香蕉,至少有10公斤罷,有的差不多可食,有的可放一、兩星期,有的可拿來做一些點心,如炸香蕉或做香蕉蛋糕,一舉數得。

回程途中,想起了小時候,最喜歡拉姊姊到中華路夜市去喊香蕉,也就是香蕉拍賣。賣者拿出一大筆的香蕉,然後腳下一堆大小人頭兒,如認為這筆香蕉好是他要的,就從幾毛錢開始叫價,喊到最後,賣者連喊三聲,如沒有人加價,最後喊價的人就買回去。真熱鬧又好玩,尤其是在加入喊價時,總希望沒有人加價,那就可以買一筆經濟又划算的香蕉回家,心裡頭的小鹿七上八下,好不刺激喔。

有時,香蕉不是很理想,賣者連喊三聲價,見無人出價就放在一旁,等到拍賣快結束時,他會拿出好幾筆香蕉一起叫價,那時的香蕉更是便宜得不得了,雖然裡面會參雜一些爛香蕉,不過還是挺值得的。生活在物資貧乏的日子裡,能有香蕉吃已是很滿足了。

嗯,又香又Q。老媽叫道。

「妳說什麼?」老爸問。

「沒有呀。有嗎?喔。」老媽突然被老爸從回憶的夢中叫醒,一時還處在香蕉香的夢裡,片刻之後,有所悟地笑道:「我想我們這下回去後,又要發福了。」


-----

熱水袋

此次返台,某日路過一家西藥房,突然想起買一個熱水袋。回來一累一忙,就忘了。

前天,要睡之前突然想起來,趕忙問兒子袋子他收放到那裡,拿出來給我。

兒子看我放熱水進去,有點不放心的問:「媽,妳確定真的沒問題嗎。」

我知道他擔心熱水袋不可靠時,萬一尿床了,可是糟糕透頂的事。

「不試看看,怎麼知道。」

「妳真的相信它有用。」兒子再次不放心的問。

「記得小時候,在家和阿媽用過,應該沒問題。」

「這袋子有什麼好?」

「它可以保暖,又可以促進血液循環。」

「妳真的確定有用?」兒子再一次不放心的問。

天呀,我這寶貝兒子做事就是謹慎過頭,還是物理系的,莫非忘了導熱原理。

就這樣睡了兩天,每次將熱水袋先熱敷墊在腰下5-10分鐘,然後左肩、右肩膀各5-10分鐘,再回到腰下之後,被窩好溫暖,身體也熱了,兩眼一閉,立刻入睡,馬上和周公碰面,一點也不怠慢。真舒服,很有效呢。

這兩天,腰、肩痛似乎好很多,就是久坐電腦前也不覺得會腰痛、肩酸呢。

時下也有什麼電毯、電熱氣等時代產物。想想,用電毯,我怕,怕萬一電線漏電,睡夢中被電死了,真是死得不明不白,多冤枉。

再來,現代家庭電氣品普級,就拿自己家來說,從煮飯到洗衣,烤爐到烘乾機,冬季室內保暖,那一樣不用電,累積在身上的電子不知有多少。曾有人建議,近代人為了健康,要多赤腳在草地上走走,為了是把身上的電子洩到地上,就像防打雷出意外,要裝避雷針是同樣道理,就是將電導入地下。

熱水袋 - 看來還是老祖先的這老方法,安心又有效。嗯,下次再回去的話,一定要多買幾個。好笑極了,加拿大沒有在賣這東西嗎?有又怎麼樣,我還是要回去再買,以後用的時候才有家鄉的味道。


-----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