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槍聲喚醒舊惡夢

        陣陣槍聲驚叢林,鳥泣哀號求饒命,自然之子受威脅,來自近鄰大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跟妳說住在國外的社區裡有人不喜歡鳥,甚至還拿獵槍射殺,不知妳相不相信?

        又是剛剛的事,這次是老媽先發現的喔。半個小時前,天色微暗,老媽到樓上浴室正要拿毛巾時,聽到外頭有槍聲,連續三響,類似空氣槍,別問我怎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趕緊衝下樓,大聲地問老爸可知隔壁有槍呢?

        老爸笑嘻嘻地說:「我早就知道了。」忘了老爸是無所不知的老先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隔壁用槍在射鳥,Robin叫的好厲害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…」老爸話沒說完,人已衝到後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頓時外面的勞伯鳥夫婦為了子女安危拼命的嘶喊大叫聲,配合老爸的台語三字經,使整個後院更是熱鬧非凡,老媽忍不住地想起了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話從四年前(2002)的春天說起吧,那時隔壁搬來了一戶新鄰居,一家六口三代同堂的波蘭人。我對波蘭人的印象相當好,在大學裡最受我尊敬的是波蘭教授。在波蘭人搬來之前,隔壁住了一些從未見過面的鄰居,不知是我太忙還是他們忙,只知有大人和小女生,偶而傳來大人打架聲。聽說那家人不是很好,幸好房子賣了也搬了,所以我很高興有這一新鄰居。還有啊,他們一搬進來,沒幾天就買傳統的波蘭甜圈圈一盒送我們,老爸最愛這種甜食了,不愛甜食的老媽也有點喜歡。那個暑假還禮似的送他們不少自產大黃瓜以示歡迎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興也許太早了,兩三個月後,老爸的臉開始變色了,斷斷續續在後院草地上菜圃裡發現大小石頭,有時還發現馬鈴薯,隔年更怪到有棍子、短樹枝,有一次奇蹟到從天降下一位塑膠製的白衣天使,老爸氣得想發飆,頭上冒煙,為了這些來路不明物體大傷腦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兩年前(2004)的夏天,有一天下午,老爸到後院灑水給菜圃裡的蔬菜喝時,從地上撿到兩個一大一小石頭,後來進來喝杯水後再次出去時,發現離隔壁最近的草地上有馬鈴薯,也是一大一小,隔了幾步遠又發現了石頭,草皮有個好處,不容易藏東西,所以這些不明物想躲也躲不起來。這下老爸火了,更確定這一定是從隔壁丟過來的,正好看到隔壁的一家之主 – 波蘭老爹,老爸就走過去跟他說,丟石頭到我們家是很危險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波蘭老爹說:「很抱歉,因為我太太很討厭小鳥叫,所以我兒子就用石頭丟小鳥……」叭啦叭啦的解釋一大堆。最後說保證以後不會發生了。這是我在北美第一次聽到有人不喜歡鳥歌鳥語的。當今農藥的使用,已使鳥類生態受到很大的衝擊,剛搬來時,以勞伯鳥為例,每次繁殖總有3-4隻小鳥baby,現在只剩兩個恰恰好,想多也多不出來了。雖然後院有好多種不同的鳥類,但每一種為數都不多,逐年遞減中,總覺得很可惜,想保護他們都來不及,那來的吵嚷聲?我為了不肯施除草劑除雜草,天氣一好,就蹲在草地上和雜草作戰一番,還不是為了小鳥們能有虫吃,同時盡可能使他們不受化學物污染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王x蛋。每一想起來這事,就直想大罵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隔了兩天,好幾個石頭又出現了,老爸大發雷霆,跑去跟幾個鄰居商量,丟石頭不只是威脅了我們在後院進出的安危,還打小鳥,大家聽了都吃了一斤訝,三姑六婆似的開始審判,有人說那波蘭太太像巫婆,有人說她有神經病,有人說她是怪人,更有人說她像應召娘,不說還好,越說越像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後,老爸的氣還是沒辦法消,最後寫了一封信函給他們,鄭重地請他們不要丟石頭或任何其他東西到我們家,同時也請他們保護鳥兒們。另兩份備份信函給最靠近的老鄰居以作憑證。從此石頭才真正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罵完了,Robin的求救聲也停止了,老爸走進來,對老媽:「還好Robin一家都沒事。」,老媽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實在太沒想到他們居然改用空氣槍槍殺可愛的小鳥,唉,變成了鳥兒們的更可惡敵人。


-----

真情深處 (十七) ------ 17-2

This is a protected article. Please input the password:
Hint: ok123 is for what?

-----

修理電話線的人

        這天早上,天氣很好,有陽光和和風,老爸開門去取信時,先走到車道靠馬路邊要將垃圾桶拿進來。喔,對了,這一天是星期二。剛走到車道,一輛電話公司的修理車開進車道,老爸愣了一下,想我們家的電話沒問題,這人來做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「先生,我可以從你家走到後面嗎?」這人指著車庫旁另一個半露天車庫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看他一眼,又看看自家這半露天車庫,已停了兩輛車,左右可通行範圍不大,更何況他攜工具扛長梯,怎麼能走得過去呢?更重要的是這兩樣車都是高級車,老爸的心肝寶貝啊,不拿東西想走過去能不碰到已經很難,更何況是手提肩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家電話沒有問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是你家,是隔壁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這裡停了兩輛車子,不方便行走。」老爸伸出頭往隔壁的庭院看一看,又說:「你可以走隔壁的庭院到後面。另外請你把車開過去點,你停在我的車道前,等一下,我無法開車出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那人一聽氣賭賭的走開,將車開到隔壁前院的路旁。老爸趕緊走到後院電線桿邊的韭菜園等他。不久,那人一手提工具,另一手扶著肩膀上的長梯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先生,這是我們的菜園,請小心不要踏。」老爸輕聲細語很禮貌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老爸一眼,大聲地說:「I have no choice. (我沒有選擇的餘地)」然後就當著老爸的面,踏上韭菜園。

        難道他真的必須踏過韭菜園才能修理電話嗎?不。踏與不踏只有六步的差距,繞過這韭菜園只不過需要多走六步,老媽腳小,也才八步之差,量過的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進屋,將事情詳細說一遍給老媽聽,老媽立刻放下手邊的事,跑去找他要說個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還沒開口,那人已經先下手為強,說:「我是沒有選擇的餘地,這長梯很重耶。」然後不是重複這兩句,就是他是為了要修理電話,老媽連開口的機會也沒有,想插個嘴他偏不讓。更重要的是,連個道歉也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一聽差點氣炸了,從沒碰到過這種不識相的老外,其實這傢伙看似中東小子,才有這種毛脾氣。「我要打電話給電話公司。老爸你留在這裡看守他,他才不會搞鬼。」老媽氣澎澎地邊走邊說。

        進了屋立刻拿起電話就撥電話公司的服務部門,報告全部經過,電話公司一邊道歉,同時表示將派專人調查。兩星期後,技術部門的經理打電話又詳細問一遍,他說那技術人員說是沒辦法才踏我們的菜園。老媽一聽,又火了,把事情再次詳細說一遍,而且強調電力公司和有線電視公司來修理什麼的,將近20年,就從沒發生這種事,只有一次,電力公司人員差點踏到,我們回家後,看到我們還對我們表示歉意。於是這技術部門的經理很客氣的問是否能讓他到現場勘查。當然好囉,這是求之不得的事,以免說我們亂告狀。約好下星期一就是今天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下午,這位經理來做實地勘查,隔壁超過電線桿的後院從不割草,所以草已長了有半人高了。他們不割草對我們來說是個屏障,因為後院的後面是腳踏車和散步小道,防止慢跑或騎腳踏車人進入我們的後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把當天的事從前院示範到後院,一一的表演解釋給他聽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的技術人員是屬於室外工作者,這種環境對他來說是司空見慣,一點問題也沒有。」老爸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嗯。」這位經理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最重要的是我先生已經跟他這是我們的菜圃,他還是踏上去,踏了之後,連一句I am sorry也沒有。」老媽越想越氣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很不對。他沒理由說那些話,還踏你們的菜圃。我很抱歉讓這件事發生。」這位經理很客氣禮貌地又道歉一次。「回去,我會好好的再問他,跟他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是不介意你們到我家的後院來修理隔壁的電話,大家都是鄰居嘛,但是至少你們也要懂得尊重我們,事先得到我們的許可,是不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,是應該尊重你們,得到你們的同意才可進來修理的,這點我們以後會更注意。謝謝你們。」這位經理很贊同的說。臨走時,又道謝一次,很有禮貌,讓人聽了舒服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送他走出後院後,老媽說:「老爸,我想那位技術人員可能是認為他們電話公司很大(怎麼會不大?Bell Canada,獨家生意。)沒人敢對他們動根汗毛吧。幾乎是目中無人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想太多了。」老爸哈哈大笑地說。


真情深處 (十七) ------ 17-1

This is a protected article. Please input the password:
Hint: ok123 is for what?

-----

2006年11月26日

        想要保持天天寫日記的習慣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總算是深深地體會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真是比不會說話的動物還要奇怪的動物,以前說的和今天說的,居然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,有人說這是撒謊,也有人說這是狡辯,只因為人會說話,但豈可如此亂來,攪亂吾心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就發生了這麼一件叫吾不知如何是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的時候,爸爸幾乎天天贊美我,說我很聰明,繼承了我親生父親的優良血統,不亂吠很聽話,尤其是遇到生人時,冷靜的態度和不輕易衝動,更表達了我血裡擁有我親生父親得到世界冠軍不是蓋的事實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許是贊美的話聽多了,也許真的是遺傳的關係,或許是習慣了外面車來人往的聲音,不知什麼時候開始,只有在陌生人出現我眼前時,我才會吠,除此之外,會吠的時候就是有人按電鈴,聽到門鈴聲,我的血液立刻沸騰,猛叫不停,日子久了,爸爸開始抗議噪音,說我亂叫,真是糟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又有人來按電鈴,聽到門鈴聲,我立刻站起來,往大門口看,又看一下爸爸,說真的,我想叫又不敢叫,結果,爸爸很生氣的罵我:「真笨,有人按電鈴也不會叫。」



真情深處 (十六) ------ 16-3

This is a protected article. Please input the password:
Hint: ok123 is for what?

-----

黑芝麻糖

        小小的一根白髮,厲害到令人會雞飛狗跳,翻箱倒櫃般,尋求解決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老又小的腦袋,立刻想起黑芝麻,話說黑芝麻有醫療保健作用。其含有豐富維生素E,可延緩衰老。有潤五臟,強筋骨、益氣力等作用。可強壯身體,益壽延年,滋補肝腎,潤養脾肺,肺陰虛的乾咳、皮膚乾燥及胃腸陰虛所致的便秘,產後陰血不足所致的乳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據營養學家分析:每百克芝麻中含蛋白質21.9克,脂肪61.7克,鈣564毫克,磷368毫克,鐵50毫克,還含有芝麻素、花生酸、芝麻酚、油 酸、棕櫚酸、硬脂酸、甾醇、卵磷脂、維生素A、B、D、E等營養物質。因爲芝麻含有如此豐富的營養,所以在延緩人的衰老及美容方面,產生極大的作用。人 – 天生怕老,還好有芝麻,稍得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護膚美膚:常吃芝麻,可使皮膚保持柔嫩、細緻和光滑。有習慣性便秘的人,腸記憶體留的毒素會傷害人的肝臟,也會造成皮膚的粗糙。芝麻能滑腸治療便秘,並具有滋潤皮膚的作用。 愛美的小姐、女士、歐巴桑最喜歡聽到這個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芝麻中含有防止人體發胖的物質蛋黃素、膽鹼、肌糖,因此芝麻吃多了也不會發胖。減肥的人因節食,造成營養的攝取量不夠,皮膚會變得乾燥、粗糙。,若配合芝麻的食用,粗糙的皮膚可以獲得改善,同時得到減肥效果。 嗯,家中的最需要減肥的老爸,這下排位第一,是最需要吃芝麻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們講究衛生,經常在洗澡時猛擦猛洗掉皮膚上污垢時,也洗去人體表面上的油脂,皮膚因而顯得較爲乾燥,如吃些芝麻,能增加皮膚鮮亮。芝麻中的維生素E,在護膚美膚中的作用是不可忽視,同時能促進人體對維生素A的利用,也可與維生素C搭起協同作用,進而保護皮膚的健康,減少皮膚發生感染;對皮膚中的膠原纖維和彈力纖維有“滋潤”作用,從而改善、維護皮膚的彈性;能促進皮膚內的血液迴圈,使皮膚得到充分的營養物質與水分,以維護皮膚的柔嫩與光澤。看來不多吃點芝麻不行,好處這麼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以現代醫學研究發現,常吃黑芝麻,還可以治療高血壓、動脈硬化、神經衰弱等病症。吃得好,少運動,工作與社會壓力,是現代的特色,造成高血壓、動脈硬化、神經衰弱等這些高級病,稍不小心就埋伏在身體裡,叫人防不慎防的,有了黑芝麻,我們可以稍微放心了。注意喔,是『稍微』放心,平常的保健還是很需要注意的耶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妳們看了,一定很佩服老媽能知道這麼清楚,了不起是不?呵呵,老媽所知有限,有一半以上是從網路收集,再濃縮潤筆報告出來的啦。

        言歸正傳,發現了老媽的深仇大敵人之後,才想起很久沒做黑芝麻糖了,香又可口,吃神又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家中的食物冷藏室(cold room),把裝黑芝麻那大筒從架子上搬下來,很重呢,約還有十公斤吧,用250cc的杯子量了6杯黑芝麻,再把大筒子搬回架子,回到廚房,開始做黑芝麻糖了。想吃的人,請先排好隊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學的呢,可要仔細看老媽怎麼做:

        (1)先將黑芝麻洗淨,放到鍋子裡以小火慢炒,炒到芝麻乾了,香味跑出來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(2)在炒的同時,用一個小鍋子放進約2杯的白糖和一小匙的麥芽,在另一爐子上溶解糖粉為糖漿。麥芽糖很重要,如果只有白糖,黑芝麻糖會很硬,不小心會咬壞牙齒,還有千萬不能加水。

        (3)炒芝麻和溶糖,一定要同時進行,趁著有一點點小時間,拿出一個烤餅乾的平盤,上一滴滴油,均勻地抹在盤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(4)芝麻炒香了,糖和麥芽也均勻溶在一起,此時爐火可關掉,將糖漿倒在芝麻上拌勻,然後再倒在抹了油的平盤裡,用桿麵棍之類的棍子沾濕,桿平要用力壓,放涼。趁著微溫時,用刀子切塊、切片、切粒,均聽憑尊便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真正的全涼了,才可放入罐子裡或盒子裡,隨時都能取出來吃,身體健康,又可養顏健美,好好吃喔,不是蓋了呢。



拔白髮

        洗澡前總是習慣將綁著的長髮放下,梳梳頭髮,刺激血液循環,突然看到鏡子裡頭頂上有點閃光,仔細就近一看,原來是根白髮,猜想大概是前陣子忙過頭,用腦過度吧,這次跟老不老沒關係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兒子在他的房間裡,急忙叫他出來幫他老媽拔白髮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拔會痛耶。」兒子先替老媽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會啦。只要動作快,就不會疼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不會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只要照我的話做就不會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確定不會痛。」同樣一句話問那麼多次,想氣又想笑,這20多歲的大男生怎麼這麼膽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是不敢拔?不會拔?還是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話還沒說完,兒子立刻插嘴說:「我真的是怕妳會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動作越快越不痛,會比蚊子咬更不痛。如果你慢慢地拔,我就會痛到你拔起來,知道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拔了半天,看他好多次好多次的拔出動作,脖子已開始有僵硬感。「怎麼還沒拔起來?」笨字已滾到唇邊,急忙煞車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根白髮好短。好難拔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喔?多短,拉起來我看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不點真的是個挑戰,只有兩寸長。這麼短就變白,可能是營養不良吧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媽,妳可以自己拔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當然可以,但這一來,可能會連旁邊的幾根黑髮一起拔掉。一次拔出好幾根不痛也會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了,你找枝夾子,你姊夾頭髮的小夾子,把白髮夾住,捲幾圈,可能就拔起來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辦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兒子立刻在化妝台上的小籃子裡翻動,很快找出一枝小夾子,兒子高興地拿給老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行,一邊是平的,一邊是波狀,怎麼夾得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會啦,試看看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說不行就是不行,要兩邊都是平的才夾得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試看看,好不好?噓,不要說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他還向我噓,叫我不要出聲,真是的沒小沒大。懶得跟他爭論,好吧,要試就試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連試了好幾次,白髮依在,一點影響也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說不行,你偏不信,脖子好酸呢。」趁機唱下苦肉計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啦,我再找找看。」兒子在老媽的肩膀和頸部抓了幾下,按摩五、六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沒兩下,他就找到一枝兩邊都是平的小髮夾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對啦,就是這種,夾住髮端,然後捲幾圈,食指和姆指抓緊圈起來的頭髮,用力拔出,動作越快越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真的不會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怎麼還是這句老話,我說了那麼多次的技術要領,好像是在放空氣,一字也沒給我聽進去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保證不痛,除非你慢慢拔,要我痛。」老媽只好下保證書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好。」傻兒子邊回答邊動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看兒子走到垃圾桶旁邊。老媽忙叫道:「你還不快拔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拔出來了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?拔出來也不說一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沒痛,是不是?」傻兒子寶貝兒子就是這點可愛,疼老媽不輸老爸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看,我說要用平的夾子才有效,就不聽。你老媽經驗豐富,什麼都懂,你最好多聽話,才能學很多很多事情。」老媽找到漏洞似的,來個機會教育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要多學學,所以我才會先用有些彎彎的夾子試試嘛。」兒子裝個鬼臉,很快閃進他的房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