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7)

        星期六晚上七點,周三準時的出現在加賀,黃董三人早已在那裡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抱歉,抱歉,讓你們久等了,我沒遲到吧。」周三見他們三人坐在一起,禮貌性的含喧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,很準時。是我們早到了。」黃董看來氣色不對,勉強笑笑,回應周三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一邊坐下來一邊問:「黃董臉色不是很好,怎麼了?身體不舒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才一坐定,李董已開腔:「周董,前天黃董打電話給那位徐小姐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那位徐小姐?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星期三去的那家西餐廳裡面的小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喔,那位徐小姐,她怎麼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電話是別人的,我打過去是個男的接電話,還被臭罵一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然後黃董就跑去那家餐廳,一問,姓是對的,名字卻不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喔,是這樣。你有沒有問清楚她的真名?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問了,餐廳裡的人說,說什麼這個名字也可以,搞什麼鬼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也許她寫給你的是她的別名、小名,或者是筆名,現在不是很流行寫部落格嗎,各種名字都有,有空時,你不妨上網去找找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上網去找?周董,你說得也有點道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可是電話怎麼解釋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這我就不清楚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算了,周董,我服了你。那天有空,長榮桂冠,我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正要開口,沈董不服氣地說:「那怎麼行?電話名字都不對,怎能算贏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還是如常般,淡淡地似笑不笑的老表情,一點生氣也沒有的說:「沈董,當初沒有聲明說名字和電話要正確才行,況且,那紙條是那位小姐自己本人寫的,又怎能說我輸了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自知會辯不過周董,說:「沈董,沒關係,我請,我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是啊,我是證人,當初只說拿到電話和名字,並沒有說非要正確不可。這不是周董的責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到李董這一說,沈董搖搖頭,無可奈何地說:「要賭贏你周董真的是很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是沈董你客氣了。不過話說回來,人家徐小姐已有男朋友了,聽說已談到婚嫁了,我想黃董這事就算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張大嘴巴,太出乎意料了,大聲地叫道:「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周董,你真厲害,連這種事你都那麼清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剛好聽說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周董,很奇怪小姐們都很喜歡你,你也說說,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?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是啊,老朋友在一起很久了,我看不出來你的法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這很重要,周董,說來給我們聽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沒有法寶,也沒有方法。其實很簡單,只要將她們都當做自己的妹妹般的看待,心無雜念,就這樣而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啊!就這樣?」三個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是啊,就這樣。譬如這次,黃董一開始的心態就是想把妹子,對方一定會放下保護網,你想接近自然也就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又不是自己的妹妹,如何能把對方當做妹妹看,何況長得這麼漂亮動人,難啊。」黃董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確實不容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難不難就看你自己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一但將對方當做妹妹般對待,我看要想進一步是難了,除非變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聽了李董最後一句『變態』,忍不住哈哈大笑,笑完了,飯也吃飽了,臨走時,周三說:「感謝你們的兩次大餐,黃董,長榮桂冠我看就算了,下一次,我請你們去吃海鮮。李董,你對海鮮最了解,麻煩你安排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沒問題,包在我身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沒好氣的說:「那就李董要請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什麼?如果不去長榮桂冠,當然是要我請大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不改本色,微笑地說:「好吧,我沒意見。時候不早,我該走了,請你們討論決定後,通知我一聲即可。再見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爺爺說到這裡,巧媳婦走過來,說:「故事說完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爺爺剛剛說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媽,周三好聰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巧媳婦笑著說:「故事聽完了,正好可以洗手吃晚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今天爺爺說這個故事好長喔,我肚子餓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我也好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聽到兩個小可愛的一番話,老爺爺好開心的笑了。

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四章 --14-3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打算將餐廳事業,委託弟弟和妹婿,他們去 管理經營。另外,我想買下隔壁農場,送給小瑩做結婚禮物,在此發展農業,雖然,我不懂這方面,我想我可以學,我還來得及,請爺爺幫忙我接洽。」唐銘騣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做農業是很辛苦,需要長時間的投入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知道,同時有很多事情,需要請教爺爺。」唐銘騣很真誠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決定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決定了。」唐銘騣很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很好。爺爺全力支持你。」爺爺聽了很高興,繼續說:「不瞞你說,爺爺當年是念農專出身,主修園藝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?」唐銘騣很驚喜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家裡圖書室裡,有很多農業方面的書籍,中文、英文、日文,你會看中文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會。」唐銘騣點點頭說,「但不會日文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日文簡單,小瑩可以教你,每天半個小時、一個小時 學,不到幾個月你就會說和看了。同時,也有陶藝書籍,有空看點陶藝書籍,對生活、園藝、藝術方面有很大影響。喜歡陶藝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很喜歡,只是不懂,爺爺,在藝術這方面,我幾乎都不懂。」唐銘騣不好意思地,很坦白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關係,可以慢慢學,最重要的是興趣。來,我給你 看幾樣東西。」爺爺很高興的站起來,飯也只吃一半。到客廳裡,指著幾件陶藝作品,笑容滿面地說:「這是爺爺年輕的時候做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些陶瓷器,第一天就吸引住唐銘騣,只是一直沒時間好好欣賞,聽這話,唐銘騣很驚訝,像個小男生似的叫到:「真的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爺爺聽了笑起來,說:「還會假?」唐銘騣不好意思的看著爺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當年,為了生活,為了賺錢,只好放棄自己的興趣。 如你興趣,爺爺也可以教你拉胚,燒窯,關於陶藝方面的事;在這方面日文書籍很多,不妨學點日文。」實際上,這兩天來,爺爺看唐銘騣的談吐,做事的精神,打 從心裡就很喜歡這位年輕人。如今,聽他為了小瑩,居然捨得下城市生活和相當有基礎的餐館事業,看得出他想去完成小瑩的理想,爺爺高興得似乎他想要學什麼, 就要教他什麼,似乎要將自己畢生的經歷與知識全部傳送給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感受到爺爺的意思,很感動的說:「爺爺,你很了不起。我一定會好好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飯桌,菜涼了,唐銘騣趕緊拿去熱一下,再坐下來,爺爺問:「關於你和小瑩的婚事,你有沒有什麼安排?」

-----

好玩又好笑

小琪那兒看到這個遊戲,真是好玩極了,又好笑,不過也很可怕。

方法如下:
用自己的名字英文拼音,取每一個字的第一個英文字母,對照代碼即可。
例如:王二小=Wang Er Xiao=WEX

<附註>從姓氏開始找,再往下找名字。
若是只有兩個字的,便先從”姓氏”找起,再往下找兩個名字(中字+結字);
例如:方沐=方沐沐=FMM=大金飯桶教頭
複姓者在姓氏中取兩字(?我也不甚懂)。

代碼如下:

姓氏
A:曹魏 B:東吳 C:蜀漢 D:土番 E:大秦 F:大金 G:大明 H:鮮卑I:元代 J:晚清 K:西周 L:趙國 M:大遼 N:西夏 O:大宋 P:中山國Q:東普 R:羌族 S:明國 T:齊國 U:氐族 V:代國 W:大理
X:冉魏 Y:南唐 Z:蒙古

中字
A:陰損 B:絕頂 C:猥瑣 D:豪門 E:白痴 F:天才 G:狗屎 H:無敵 I:兇猛 J:英勇 K:狗頭 L:無雙 M:飯桶 N:變態 O:陰暗 P:嗜血 Q:曠世 R:膿包 S:血手 T:淫亂 U:妙手 V:噁心 W:暴力
X:壞鬼 Y:粗獷 Z:逍遙

結字
A:道士 B:和尚 C:財主 D:屠夫 E:馬夫 F:嬪妃 G:小兵 H:刀客 I:仙人 J:衛士 K:農夫 L:將軍 M:教頭 N:書生 O:乞丐 P:皇帝 Q:丞相 R:狗腿 S:佳人 T:土匪 U:先知 V:隱者 W:老鴇
X:詩人 Y:名妓 Z:名士


在小琪沒看仔細,以為自己是很棒的明國英勇財主。轉貼之後,才發現搞錯了。

老爸:蜀漢猥瑣教頭。這種人是可怕的教頭。

老媽:蜀漢血手衛士。怎麼那麼不湊巧,都是來自蜀漢。看來老媽這血手衛士是專門為了對付猥瑣教頭而設的。

女兒:蜀漢無雙將軍。老爸的女兒自然也是蜀漢,很不錯是無雙女將軍。

兒子:蜀漢淫亂丞相。這更糟糕,有這種丞相,蜀漢要完蛋了。

哈哈。好好玩又好笑。你/妳是什麼呢?請大家自己玩玩看吧。


牆角下的小紫花

每年當冬雪做最後的告別之後
春陽的暖意漸漸增強
春雨偶而也來湊熱鬧
植物界的兄弟姐妹們開始快樂的活躍起來

有的悄悄地從地裡探出頭來
有的還在樹幹上伸伸懶腰
唯獨牆角下的小紫花
趁著大家雙眼睡意還濃著的時候
朵朵滿面春風,優雅的擺動著美妙的身軀
展現出多樣迷人的舞姿
且聽,她……
笑呵呵的隨風唱出今年的第一首歌




        這一篇是去年寫的,這些照片也是去年拍攝的。今年的小紫花足足慢了兩個星期才開花。那天是四月24日,星期三,要出門時,趁著暖車之際,在院子裡走走。看到牆角和花圃裡開了許多的小紫花,比去年還多,還要漂亮。另一種小紫花也不干示弱的綻放。



        欣賞了之後,心情特別愉快。本想回來之後給與拍照留念,結果一忙,回家也晚了,就將這件事忘了。今日,看著窗外的春雨綿綿,想起了小紫花,想起要拍照已來不及了,深覺遺憾、可惜,翻開舊文,乃為之賦,聊以自慰。


-----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6)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周董,還是你有辦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是啊,看你對那位小姐也沒說幾句話,她就寫名字和電話給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喜滋滋地伸手立刻拿紙過去,說:「周董,真多謝了。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她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黃董,不急一時,人家小姐還在上班,你要打電話給她,等明天再打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是,是,明天再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周董,說真的,你也告訴我們,你用什麼方法讓小姐這麼聽你的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什麼方法也沒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?」三個人齊聲地無法相信般的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真的,沒騙你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那位小姐送菜上來,說:「周大哥,這是你們的菜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、沈董和黃董個個睜大眼睛,看一下周董,又看了那位小姐,臉上都充滿著懷疑與不解的訝異,再度異口同聲地說:「這麼快就叫周大哥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似笑不笑地說:「大家不都這麼叫我嗎?有什麼不對?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很想知道周三是怎麼辦到的,很誠懇地說:「周董,你這一招也教教我們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其實很簡單,就留著……」周三板起指頭算一算,才說:「今天星期三,星期六白天要載兩老到郊外走走,晚上七點,大家有沒有空檔,我們去加賀吃日本料理,屆時再告訴你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看黃董和李董都點了頭,雖然已答應沈大娘和小孩要去看電影,也跟著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那我們就這麼的約定了。看來事情已辦好了,我要先走一步,到那兒去向姑娘們打個招呼,星期六晚上七點見了。」周三手指指向隔室禁煙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高興地拍拍手叫道:「爺爺,周三真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是啊,周三是好人,他絕不會欺負女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周三除了不會欺負女生外,個性喜歡鋤強扶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在學校,有些男生喜歡恃強凌弱,好像他們是英雄般,其實是欺負女生的壞蛋,要是有周三在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看到這種事要立刻報告老師,不能和他們打架,知道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我知道。爺爺,後來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後來啊,呵呵,爺爺要繼續說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-----

九點30分 (1)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老monitor到了功成身退的時候? 我也不會在短短幾個小時之內,大……大失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台COMPAQ的monitor算一算也有十四年了,它是和我的第一台電腦同時進門的。或許是COMPAQ,所有壽命較長。想當年15英吋算是大螢幕,在今日似乎是蒼蠅蚊子的差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年初開始,這老功臣已發出生病訊息,螢幕時而正常,時而變黃,如老話般『人老珠黃』的另一寫照。兒子每次看了就嘀咕兩聲,不外乎是這樣對眼睛不好,換一台新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星期四是兒子期末考最後一天,回到家之後,第一件事就對老媽說:「明天早上,我們去買monitor。Future Shop 幾點開門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應該是九點30分。」我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星期五一大早,兩人準時九點20分離家出門,打算當第一位顧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兒子停好了車,看手機的時間,正好是九點30分。跨過車道,來到店門前,奇怪,還沒有開門。兒子走到另一扇門,上面有寫著開門時刻表,「今天是十點開門。」兒子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?附近的商店都開門了,這家店怎麼是十點。好奇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現在要怎麼辦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想去那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去看衣服?」

        難得兒子有興趣要逛逛,老媽就奉陪了,這購物中心正好有一家老爸較常去的Moore,大部份是賣男裝,老媽說:「去Moore看看怎麼樣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用走的還是開車?」老媽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用走的就好了,不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是不遠,同在一個購物中心,在怎麼遠也不會超出方圓500公尺,平時少運動,多走走也好。走到一半,老媽突然看到有一家很陌生的店 - Schreter,似乎不在記憶體裡面,廣告牌上寫著自1928年開始,很大的落地窗上貼著一張80% ON SALE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兒子,我們去那家看,80% off 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媽,是up to,不表示每樣都80% off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知道,你看這店前後也有80年歷史,裡面的東西應該都很不錯,而且我好像都沒進去過,我們去看看怎麼樣?看不定要買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兒子一向很節撿,不愛亂花錢,很好的習慣。聽老媽一說,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大一小走進Schreter,從外面看不出此店大,進店之後,還不小呢,主要是賣服飾和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哇,媽,這裡的東西都不便宜。」兒子一進店,看不到兩眼,開始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嗎?隨手一抓,價格至少都在70加元以上,一件短褲,一件薄薄的T-shirt,加上聯邦和省稅,在換算成新台幣,豈不要兩千五、三千元以上,嚇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很貴,沒關係,反正我們在等Future Shop開門,有的是時間,就看看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兩人東看西看,有些品牌沒聽過也沒看過,也許是老媽孤陋寡聞,但看衣服的質料都很好,剪裁與設計也都很特別。

        從前面慢慢走慢慢看,最後走到後頭,突然,兒子看到有一個架子掛滿褲子衣服,拿起幾件看似不錯的上衣,很興奮的叫老媽過去看,說:「媽,妳看這上衣,才10元、15元。上次我們去Zeller買也比這貴很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原來定價是65元,現在在出清存貨,才10、15元,質料樣式都很不錯。「怎麼,喜歡嗎?喜歡就買。」老媽說。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四章 --14-2

        「嗯」唐銘騣很肯定的說:「決定了。小瑩,妳願意嫁給我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銘騣」思瑩看唐銘騣滿臉除了愛以外,是那麼的真誠,緊抱著他,溫柔、甜美的聲音,說:「我願意。但先要問爺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等妳上班之後,我會和爺爺談。在我回倫敦之前,我希望我們可以先訂婚,倫敦的事,應該可以很快處理好。現在是五月初,讓妳做美麗的六月新娘。妳認為怎麼樣?」唐銘騣將他的想法簡單說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決定好了。」思瑩喜悅地完全贊同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目送思瑩開車出門後,唐銘騣知道爺爺一定在苗園。果然,爺爺和史林已在那裡了。唐銘騣站在旁邊仔細看他們做,爺爺看出他想學,就教他如何處理小樹,整理樹根,告訴為什麼這樣做,為什麼要那麼做?唐銘騣很快就學會了,而且做得很好,爺爺看了很滿意。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午餐時,唐銘騣開口說:「爺爺,吃完飯後,我有一些事想和你商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事?」爺爺問,又說:「現在可以說,沒關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關我和小瑩的婚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和小瑩的婚事?」爺爺有點驚訝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我想徵求爺爺同意,我要娶小瑩,和小瑩結婚。」唐銘騣直接說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的意思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早上,我已和小瑩談過了,她說要爺爺先同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們結婚之後,有沒有什麼打算?」爺爺問。

-----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5)

        「這麼巧,妳們也來了?」話是這麼說,周三一點也不訝異會碰到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大哥,我們是和學生一起來聚餐的,你呢?」洪梅琳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是和幾位朋友來的,就在那邊。」周三指向黃董這一桌,又說:「妳們也都認識李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三哥,你過來我們那桌,我介紹幾位新同學讓你認識。」陳翠萍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這裡正好有點事,等一會兒,我再過去和她們打個招呼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師丈,你一定要過來,那些學生都久仰你的大名很久,很想見你呢。」白玉蘭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我這兒有點事,等辦完了,我一定會過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大哥,那我們就一言為定。待會兒見。」洪梅琳說完,和其他兩位小姐對著周三揮下小手,才走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先生,我寫好了。電話呢?」那小姐寫完之後,等這幾個人和周三說完話離去,才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妳有手機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也是一樣,妳就將一兩個數字改一改,不就好了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姐聽了周三這一絕招,忍不住邊寫邊偷笑。寫完之後,遞給周三:「這樣可以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很好,其餘看我的。」周三說完,兩人會心的笑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先生,好像很多人認識你喔。洪老師、陳老師和白老師是我們老闆的朋友,也是這裡的常客,她們都認識你。」那小姐好奇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喔,剛才叫我周大哥的洪老師是老朋友,叫我三哥的是我的表妹,另外叫師丈的是我太太的學生。」周三仔細地解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像她們都很喜歡你,尊敬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如果妳喜歡,妳也可以叫我周大哥,很多人都這麼叫我的。妳可不能叫三哥,只有親人才叫的。」周三相當親切和靄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那小姐掩著小嘴不好意思回答,心裡頭卻好生羨慕和敬仰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謝謝妳這張紙,我拿去給黃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回到餐桌,坐下來之後,將手上的紙在其他三人的面前晃動著,喜洋洋地說:「這就是那小姐的名字和地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