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二十二章

隔天,思瑩上班後,爺爺叫銘騣到他辦公室,他有事跟他商討。等銘騣幫雪子整理好廚房的事後,到了辦公室,爺爺已在裡面等他了。爺爺,一見到銘騣進來,就說:「今天早上十一點,我們要到律師那兒簽名,辦理隔壁農場的過戶手續,小瑩會在律師事務所等我們。之後,我們到銀行辦理你和小瑩的共同戶頭。將來,小瑩的財務,我就交給你去管理。」



請按此繼續



-----

第二十一章--21-4

    有思瑩的幫忙,雪子很快就煮好了晚飯,叫思瑩去請爺爺們吃飯。到了家庭房,思瑩深深吸了一口氣,看銘騣對自己微笑點頭,她覺得舒服點,叫到「爺爺...」 停一下,看彭之毅一眼,才輕聲叫:「爸爸、銘騣,吃飯...」。爺爺看思瑩的表現,笑呵呵地說:「肚子在唱歌了。」彭之毅更是高興地說不出話來。


    整個晚飯在相當愉快下進行,氣氛越來越融洽,爺爺和銘騣看到思瑩,臉上平靜的笑容,偶而會加幾句話,幽默一下爺爺,知道思瑩正在走出那片陰影,感到無限的欣慰。


    突然,雪子說:「小瑩,等會吃完飯後,我要量一下妳的身材,我有帶回來很好布料,做幾件禮服給妳,十天,加緊做的話,應該可做出兩三件。」


   「媽媽會做衣服?」銘騣驚奇地問。


   「媽媽在大學是學服裝設計。」思瑩低聲地說。


   「妳還記得?小瑩」雪子高興地說。


   「嗯...」


   「小時候,小瑩每次穿她媽媽做的衣服出去,每一個人都說小瑩將來會是中國小姐。」爺爺也高興地說。停了一會兒,爺爺像似想到什麼事,問:「小瑩,後來妳就不喜歡穿,又說不要漂亮,是為什麼?」


   「對呀!我想起來了,就在文光(思瑩的親生父親)發生意外之前,多久我忘了;那次鬧得很厲害,說什麼也不肯穿,不肯參加一位朋友的婚禮,她是花童,結果她爸爸又急又氣,答應了朋友,現在又出狀況...」雪子回憶起往事。


   「後來怎麼辦?」銘騣好奇地問。


   「後來...」雪子看一下思瑩才說:「小瑩開出條件,要我們答應這是最後一次,以後她再也不要參加別人的婚禮,她不要當花童,她不要穿漂亮衣服。我們只好答應她。」


   「小瑩,為什麼妳不要穿漂亮衣服呢?妳不要漂亮?」銘騣笑著問。


    思瑩看他們每一人的臉,大家都很好奇這件事,爺爺說:「小瑩,妳說說看,爺爺很想知道。」


   「真的想知道?」思瑩又問一次。


    四個人全都點頭。


   「好 吧。」思瑩無可奈何的說:「每次出去,大家看到我,都說小瑩好漂亮,將來要做中國小姐,妳媽做的衣服也好漂亮,邊說邊摸我的臉,又摸我的衣服,又說什麼皮 膚真細潤,這衣服質料真好,我好討厭那些大人摸來摸去,然後,有些小孩也來摸看看,有的人的手好髒,看了都會怕。我也不要他們弄髒媽媽做的漂亮衣服。」思 瑩像個小女孩,毫不保留直接道出,滿臉充滿稚氣,多麼純真。


    爺爺聽了,大笑起來,脫口而出:「我的小乖乖,原來如此,妳就是為了這些事,妳怎不早點跟爺爺說呢?我一直以為...」爺爺停頓下來,看思瑩眼裡充滿淚 水。大家都愣住了,不知道為什麼?過一會兒,爺爺才說:「是的,爺爺很久沒叫妳小乖乖了;今天爺爺太高興了。小瑩,去拿酒和杯子來,大家好好喝一杯。」


    思瑩倒好了酒,爺爺拿起杯子對銘騣說:「銘騣,爺爺先敬你。」


    銘騣有點意外,受寵若驚,拿起杯子。

    爺爺繼續說:「銘騣,從今以後,我的小乖乖,請你替我好好照顧她。」


   「請爺爺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、愛她,永遠給她幸福和快樂,絕不讓你們失望。」銘騣很真誠的說。


   「謝謝你,銘騣」爺爺再舉杯敬他。

第二十一章--21-3


    思瑩 醒來,發現銘騣在身邊,摟抱著自己,睡得很甜,不敢動,怕吵醒他,靜靜地躺著。沒有他在旁邊做精神支柱,她不想下樓,她的心裡有點怕,怕和雪子她們面 對面。心中想著,除了爺爺之外,銘騣是她唯一最親近的男人,自己是如此深愛著他,銘騣一直帶給她快樂,她也應該要帶給他快樂、沒有憂傷。愛在她的內心中強 烈翻騰,她動一下身子,伸手也去緊抱著銘騣,整個身體緊貼在他的身上,似乎好想要和他連在一起,就這樣永遠不分開。


    銘騣睡夢中,感到思瑩緊抱著自己,立刻醒來,看思瑩真的緊抱著自己,她沒事,鬆了一口氣。銘騣親她一下,關心地說:「人現在覺得怎樣?」


   「好多了。」


   「小瑩,這一生一世,我要帶給妳快樂和幸福,妳會是世界上最快樂、最幸福的女人;讓我來承擔妳的憂傷。」銘騣充滿著愛,柔聲的對思瑩承諾。


   「銘騣,我也會使你成為世界上最快樂、最幸福的男人;沒有憂傷。沒有悲愁。」思瑩的聲音也充滿著愛。銘騣知道思瑩的意思,為了他,她原諒他們了。


    銘騣緊摟著思瑩,說:「小瑩,我的小瑩,我太高興了。」看一下表。


    思瑩問:「幾點了?」


   「七點半。」


   「阿!我們快起來,可能爺爺他們會等我們吃晚飯。」思瑩立刻坐起來說。


    下了樓,爺爺三人都在家庭娛樂室聊天。雪子看到思瑩和銘騣,立刻站起來說:「你們和爺爺聊一下,晚飯馬上好。」


    銘騣看一下思瑩,輕聲地說:「去吧。」


    思瑩知道他的意思,點一下頭,跟著雪子走到廚房。


    雪子先倒一碗人參湯,說:「這是爺爺熬得,妳先喝點。」


    思瑩接過來,說:「謝謝」,猶豫一下,又說:「媽...」


    雪子聽她叫「媽」,高興得再度眼淚流下來,抱著思瑩,不停地說:「都是媽媽的不對,當初應該堅持將妳們帶在身邊,不應該拋下妳們。」


   「不要再說了,都已成為過去的事。」思瑩眼眶裡也充滿淚水,她拿出手巾,幫雪子擦拭眼淚。微微一笑,說:「爺爺他們都在等我們的晚飯。」

第二十一章--21-2


    爺爺急忙地喊出:「等一下...」,然後,爺爺替思瑩把脈,銘騣很驚訝爺爺會中醫,剛才爺爺那快速動作,一點也不像八十歲的老人,甚至能將思瑩抱起來,他感到爺爺實在是一位非比尋常得老人,對他更加欽佩與愛戴。


    爺爺把完脈,看到銘騣滿臉的詫異地看著自己,微笑的說:「先父是中醫師。」立刻又說:「小瑩沒事,銘騣你抱小瑩到房裡,讓她睡一會兒,就好了。」轉身對雪 子說:「雪子,妳將冰箱裡的一塊里肌肉拿出來,切片,加上七片人參,在櫃台裡,很好找,五碗水熬到剩一半,等小瑩醒來喝。」然後跟著銘騣上樓。


    替思瑩蓋好棉被,銘騣很歉疚地對爺爺說:「都是我不好,我不該逼她。」


   「銘騣,你做得很對,長痛是不如短痛。小瑩會沒事的,不要耽心。」爺爺安慰著銘騣。


   「爺爺,小瑩全身都好冷。」銘騣焦慮地說。


   「銘騣,你也和小瑩一起躺躺,你身上的熱氣可幫助她體溫較快回升,你看怎樣?」


   「好。」銘騣立刻開始脫下外衣。


   「你等一下,我馬上來。」


    爺爺很快手裡端了一杯茶上來,對銘騣說:「來,你先將這杯藥茶喝了再睡。」


   「謝謝,爺爺」,銘騣深受感動,覺得自己太幸福,除了擁有小瑩外,還有一位關心自己的慈愛爺爺。一口氣喝完,說:「很好喝;爺爺,這是什麼藥茶?」


   「這是一種草藥茶,家傳祕方,改天我教你。」爺爺愉快地笑著說。「我已熬了一大鍋,你喜歡喝,可多喝點,先休息一下吧。」


   「爺爺,晚飯?」


   「你媽回來了,由她去準備就可以了,你好好陪小瑩睡一下。」爺爺說完,就走出房間。


    或許是那杯藥茶的關係,銘騣覺得體內很舒服,開始覺得很想睡,把思瑩摟抱在懷裡,在她額頭上親一下,看她睡了很熟;很快銘騣也跟著睡著了。

新家成立

哈!總算搞定了。

(按此繼續閱覽)

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二十一章--21-1

倫敦事情太多,銘騣最後還是慢了兩天才回西雅圖。六月十八日,星期一下午,銘騣的飛機三點四十分抵達........



(按此繼續閱覽)


-----

莫名的停頓

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嗎?

突然發現部落格在無形的時空中停襬了一個月。

仔細回想這個月,曾做過那些事?

大事,沒有。

小事,也沒有。

奇怪這個月是怎麼過去的呢?似乎海腦一片空白,心情雖平靜,卻感覺沒有什麼記憶存在。

嗯‧‧‧

有了,曾找到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溫室,為了裝潢,費了不少心思,現在還在等著靈感,考慮著如何突破。

對了,也為了想要明年繼續深造,念研究所,與幾位教授做了不少互動聯繫。

還有什麼呢?

沒有了,就這樣子過了一個月,時間飛逝,一點兒也不假。太平淡的日子,無所事事般的虛渡光陰,剎那,此刻的心情,有點落寞愁悵。

還是上網到溫室說說故事,感覺真好,就像有做了一些事,生活感到充實,歲月的點滴至少沒有因此而被遺忘‧‧‧
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