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謝幕 (一) 戲

一連兩星期的風雨之後,一大早,陽光普照,讓人心曠神怡,今天的天氣真好、真美。

 

尤 雯采似乎被天氣感染到般滿臉陽光,笑嘻嘻地逗著剛醒睡醒的陳文光,這個舉動令陳文光感到有點坐立難安,若不是對自己這陣子過份荒唐的行為深覺愧疚,否則他 一定會板起怒臉,破口大罵,三字經或五字經全出籠,忍著點,忍著點,陳文光心裡嘀咕著:『只要讓她高興,就順著她吧。』

 

想到這裡,陳文光收起怒氣,改口開懷的笑說:「我最愛的老婆,今天是吹什麼風?妳好像很高興,是不是中了樂透?」

 

「咦,你就是這麼厲害,一猜就猜中。」

 

「真的?」

 

「當然是真的,這個獎可大呢。」尤雯采翹起小嘴巴,一付了不起的得意樣。

 

「中了多少錢?」

 

「現在不告訴你。」

 

「我的好老婆,現在告訴我嘛。」

 

No…No。」尤雯采像個小女孩般,彎著腰,食指在陳文光的眼前左右晃一晃,嬌滴滴地說,然後在床邊坐下來。

 

「那…妳什麼時候才告訴我。」陳文光順手攬她入懷。

 

「嗯…」尤雯采故意想了一下,才說:「等我說完一個故事和唱一首歌之後。」

 

「???」陳文光有些摸不著邊,不知老太婆今天在搞什麼鬼。

 

「首先,我們先玩一個遊戲,好不好?」

 

「遊戲?」陳文光更是納悶。

 

「對。很簡單的一個遊戲。」

「怎麼玩?」

 

「首先,你坐在椅子上,把你的眼睛蒙上,嘴巴也封起來,然後,手和腳也綁起來。」

 

「這那是玩什麼遊戲?開玩笑。」

 

「本來就是開玩笑嘛。然後我講一個故事,說完之後,再唱一首歌給你聽。」

 

「這那是玩遊戲。我才不要眼睛被蒙起來,嘴巴不能說話,還要被綁在椅子上。」

 

「如果不將你的眼睛蒙起來,使你嘴巴不能說話,到時七嘴八舌的,我的故事就說不下去,那就不好玩了。你就試一次看看,就一下子而已,玩不玩嘛?」尤雯采撒嬌的躺在陳文光的懷裡。

 

陳文光為了給自己脫罪,一時猜想不出尤雯采的用意,頭也有點沉的想不出主意來,為了迎合尤雯采的快樂,陳文光妥協了。

 

「要坐在那一張椅子?」

 

「就我們結婚時的椅子,這張有椅背會比較好綁。不過,你總要先換一下衣服吧。」

 

「好,好。」換好衣服,陳文光乖乖地坐在椅子上。

 

尤雯采開始拿出預備好的布條和繩子,用布條將眼睛和嘴巴緊密的綁上,然後拿出繩子來。「把腳稍為抬高,放在椅腳的橫木上。」尤雯采邊說邊仔細的先將陳文光手腳用繩子和椅子綁在起來,再將身體纏上好幾圈的粗繩。

 

 

這時陳文光想說話,嘴巴已被綁得死死的,想動身體,身體和椅子連在一起死綁,腳不著地,想用力掙脫,力道卻使不珠來,不由著急,內心開始習慣性的臭罵,三字經也難逃例外:『這老王八蛋,死老太婆,繩子綁這麼的緊,XXX,莫非中了她的鬼計了。這老太婆是打繩結的高手,不知她在搞什麼xxx花樣。』

 

尤雯采冷眼的看著陳文光臉部的變化,知道他脾氣已經開始發作了。輕聲細語地,尤雯采安慰著陳文光說:「別動嘛,不要生氣,我要開始說故事了。」

標籤: 短篇小說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