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Life Time Guarantee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老爸…。」老媽突然喊老爸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什麼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我跟你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事?」老爸還是那一句問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我在跟你說話,你有沒有在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不是已回妳的話,問妳什麼事?」老爸忍不住搖頭嘆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妳說吧,什麼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我跟你說,我剛在網路上看到一句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這次老爸沒吭聲,靜等著老媽的下文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說啊……」老媽停了一下,看看老爸的反應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說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看老爸有在回應,老媽繼續說了:「說啊,這結婚像批發商,細姨是零售商,還有路邊的野草也是零售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那古代的皇帝有三千佳麗怎麼說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三千佳麗是零售的。只有皇帝和皇后是批發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還有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例如妓女啊、牛什麼的、什麼犬的都算是零售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後面這幾句是誰說的?」老爸知道這老媽很會連想加幻想,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說的。嘻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多解釋解釋,不很懂。」老爸故意裝作不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於是,老媽濤濤不絕地說:「這就是說,結婚是一男一女的事,是一件獨一無二的獨門生意,超出這個範圍,其餘皆算是零售商。所以你們男人啊,小心點,不要捨棄獨門生意,專找零售,自貶身價,很划不來的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我想這結婚對我來說是……」說到這裡,老爸故意停了下來,刺激老媽好奇的味口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什麼?」老媽果然上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結婚是life time 的guarantee,其他的皆是stand-by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你的意思是說結婚是長期飯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不對,是長期的保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是不是像有些商品般,壞了可以換新的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笑著說:「不對,是保證永遠不變、不壞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stand-by你又怎麼解釋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還用解釋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嘿嘿,老爸還是你厲害,這個說法比批發零售的要高級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那是當然的,另外呢,也是最重要的 - 永保如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哈哈……」老媽這下樂得小嘴合不了口了。




-----

紫河車

今天老媽有些空閒,突然想起看寬頻電視,不知看什麼,東找西找,就隨便點了包青天中的一劇 – 鍘包勉。劇中有一幕說到紫河車,於是就跑去問老爸,想考考吾家天才老爸。

「老爸,我問你,什麼是紫河車?」老媽問。

「喔,紙盒車就是用紙盒做的車子,例如人過逝之後,後人就會燒紙盒車。」

「你說什麼?」老媽一時聽不懂老爸的解釋。

「我說,用紙糊做的車子,有的是BEZ、BMW,也有樓房,然後燒給死去的人在陰間使用,妳沒聽過嗎?」

聽到這裡老媽才恍然大悟,忍不住大笑地說:「老爸真討厭,人家問的是紫河車,你卻說紙盒車。不過……好妙啊。也只有你才想得出來。」


附註:紫河車乃是胎兒胞衣製成,中藥一種。【性味功用】味甘鹹,性溫。功能大補氣血,為滋補強壯藥。。

-----

物以稀為貴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你聽著,這有一條新聞說啊……」老媽吃完飯後,習慣性坐下來看一下網路新聞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剛吃完飯,不要又坐在電腦前。」老爸對健康一事總是特別關心,除了瘋狂熱愛MLB棒球賽之外,從不飯後就立刻坐在電腦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你要不要聽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是王建民忠實的支持者,連帶對洋基的每場比賽都很熱衷。昨天德州下雨,今天洋基要到3:35pm和晚上8:05,接連兩場比賽,老爸看了賽程,原本已站起來要上樓去,聽老媽這一問,又坐下來,說:「妳說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新聞說50歲後女多男少,台灣男人生得多死得快。」老媽邊說邊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喔?」

        看老爸不動聲色,老媽繼續開腔:「所以我說,老爸,你要對自己的健康多注意,身體要好好保重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學老媽的口氣,也說:「所以我說,只要你肯讓我取兩個小老婆,我一定會過得很輕鬆愉快的,活得更久,壽命更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好啊,好啊,幾百年前我就答應你,要讓你娶一百個,是你自己不要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兩個就好,一百個太多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怎麼會,古早時代的皇帝還不都是後宮佳麗三千。你才有一百個,不多,不多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你沒聽過,當皇帝的壽命大部份不是很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反辯說:「你剛不是說兩個小老婆,就能多活幾年,現在給你一百個,豈不是能活得更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正想開口,老媽又繼續說:「依照這新聞看來,到時候,老爸你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老媽說一半,老爸原想說的話吞下肚,立刻好奇地問到:「到時候怎樣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50歲後女多男少,男人又生得多死得快,你活長點,就可以『物以稀為貴』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聽了之後,很開心地說:「好一個『物以稀為貴』。謝謝老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老爸,那時你會很值錢的喔。」說完,老媽自己已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
柳丁花

        老媽正專心的看著中時電子報的今日攝影時,老爸離開他的電腦桌,可能是要去喝杯水,也可能是要上洗手間,又有可能是要運動一下筋骨,老爸總是說為了健康,久坐於電腦前是最值得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就要上樓梯了,突然回頭問:「嘿是啥米飛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柳釘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啥米飛?」老爸又問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柳釘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是飛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我貢飛啊。是白色的柳釘飛。」老媽開始有點要發火,簡單的一個柳丁花,問個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對嘛,是飛嘛。我轎是妳貢『李登輝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*&^*&&^%$%#&^%()(,老媽傻眼了,然後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有趣啊,想不到老爸的老,使得『柳釘飛』成了『李登輝』。


過了立春,宜蘭地區的柳丁、柑桔等特有農產的開花時節,氣候轉晴,陽光普照,柳丁花的香氣吸引了許多遠來覓食的蜜蜂。 圖片來源:http://photo.chinatimes.com/photofile/newsweb/960323Photo.htm#10



-----

少活兩年

        在這世界上,有無數對的老爸和老媽,也許三不五時會爭吵辯嘴,也有甜言蜜語的時候,沒有人知道多少,知道的都是那句含情帶怨的老話 – 老冤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天,老爸的神經又失條了,歡天喜地的坐在老媽的旁邊,靜靜地陪著老媽看書,不到三分鐘,老來如少的老爸坐不住開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嘿,老媽,我們來世再繼續做夫婦,妳說好不好?」老爸滿面春風,蕩漾著柔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才不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我是說來世,我投胎做女的,妳做男的,然後我嫁給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不要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為什麼不要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我啊,不要有來世,我要去當閻羅王的秘書,或是駐生娘娘的左右手,就是不當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他們會要妳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我不知道。做不成就做鬼也可以,專門找壞人算帳。反正就是不做人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我這麼愛妳,來世也會愛妳,妳真的不做人啦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做人有什麼好?說不做就不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真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還有假的嗎?你看現在的人,一天到晚為了名利,為了個人的享受,暗地裡到處欺騙啦,明地硬強也常有的事,自私自利,鉤心鬥角,良心盡失,愛心無存,虛情假意遍地是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不等老媽批評話說完,老爸立刻插嘴說:「不是每個人都是如此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就是好人,日夜也要坐立難安,深怕受騙、受害。反正,當人太痛苦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嘛,妳不當人,我會好想妳。」老爸有些撒嬌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別想了,今生我們在一起,可能是前世你欠我,要不就是我欠你,現在可還清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是妳欠我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你怎麼知道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要不算我欠妳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都是你在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真的不考慮考慮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不考慮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但是我決定了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決定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來世還是和妳做夫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算了,算了,我看我們兩個乾脆都留在閻王爺身邊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老媽,這樣好了,我們這一生就多活久點,長壽百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你想要活多久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我就讓老媽活到98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一聽,臉色大變,氣呼呼地大聲喝道:「什麼?98歲?我打算活到一百歲,你要我少活兩年啊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啊!對不起,老媽,我不知道妳要活到一百歲……」老爸知道這下惹禍了,趕忙站起來道歉不已,不停地說:「給老媽活到100歲,給老媽活到100歲………」霎那滿腔的熱愛冷卻了,頭腦也清醒過來,再不走就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才轉過身,背後已傳來老媽鼻孔噴出來的生氣聲:「哼,老可惡,竟然要我少活兩年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等老爸的蹤影一消失,老媽再也忍不住的捧腹大笑。


老爸的細姨 (4-4)

        將幼苗從養育盆移植到泥土裡之後,經過數日的適應期,幼苗開始往下扎根,等根扎穩了,迅述成長,由幾片小葉子的小幼苗,變成一位苗條淑女,又過了一段時日,個個苗條淑女在其每片葉子的葉基部長出新分枝,開始她們的攀延功夫,好像是一隻八腳大章魚在舞動著,不斷長出來的觸鬚,好像是章魚的吸盤,幫助瓜藤攀附和吸取更多的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期間,家中好命的傢伙﹝註一﹞總是會跟前跟後,東聞聞西嗅嗅,好像他也是主人一分子在保護著這些夫人們,走路時則小心翼翼的跨過地上的瓜藤,唯恐傷到她們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有一天,老媽看到了那千盼萬盼的瓜寶寶出現了,好像發現的新大陸般,大喜地呼叫老爸過來看,這跟班的傢伙,看到兩老歡喜的為著瓜寶寶,也跟著湊四腳,老天!他向一個無知的小孩,手足舞蹈的跳著,嘴裡“汪汪”的唱起歌,興奮之情難以形容,霎那間,全然忘了腳下的玉翠是多麼脆弱啊!左踢右踢,前跳後蹦,嚇得兩老兩腿發軟,猛拉獅吼般的叫他停,對於一歲大的大狼犬,算成人類年齡也才只有7、8歲,正是活潑好動的時候,現場呈現一片混亂,眼見他的四腳功夫快發揮出破壞歷時,

        「Go home!」老爸使出全身之力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搖搖晃晃的跑向另一邊,「上去、上去」老媽連指帶叫的喊,只見這傢伙立刻跳上他的私人太子椅。

        「Don’t move!」兩老見他屁股尚未坐定,一口同聲的下指令,見他乖乖的坐在椅子上,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噓‧‧‧好加在,沒踏到。」老媽臉色慢慢回復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兩老經過幾次的驚嚇後,那好命的傢伙大概也了解﹝或許吧!﹞一點點其中重要性,也許是學會一件事,就是老爸和老媽在巡視瓜園時,他現在會主動跳上太子椅,如皇上般仰著頭監視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不湊巧經過我家後院,每隔幾分鐘聽到「Don’t move!」「Don’t move!」,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老媽在巡視瓜園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唉!真累啊!不是腳酸、腰酸,而是老媽的小嘴巴叫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那小子,身體筆直的坐著,大嘴巴張得好大好大,紅紅的大舌頭申得長長地對著你「嘿嘿嘿‧‧‧」

        唉!看來照顧這些細姨可真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寫於200508


-----

老爸的細姨 (4-3)

        介紹到此,忽聽一陣陣唏噓聲,只見遠處有好多位美麗的黃花姑娘在揮手,原來差點忘了胡瓜夫人(俗稱黃瓜,奇怪她的皮是綠的,為何稱為 “黃”瓜?好沒道理。)

        呵呵!黃瓜夫人是親善大使,最重要人物,每年生了上百個又胖又大的黃瓜,更奇蹟的是台灣種的小黃瓜長成大黃瓜,大黃瓜都成了巨人黃瓜,這些超級黃瓜成了外交名人,說響亮點是 “敦親睦鄰”,說快點是找人幫忙消化。約一個月前已開始生黃瓜baby,兩星期來每天都能採些自己吃、送人吃,這黃瓜是我家 “拒食生菜沙拉”小子的好朋友,因為他特別喜歡把黃瓜當芭樂咬,所以黃瓜夫人高興得不斷 “增產報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的愛、累、喜都說了,現在說説 “驚”,說到這裡老媽暗地裡感到背後濕濕涼涼,怎說呢?且聽我慢慢說吧。


(未完待續中)


-----

老爸的細姨 (4-2)

        經過數小時網路搜尋,總算確定了,真的是搞錯了。資料顯示冬瓜開黃花,長於地面,扁蒲開白花,扁蒲的葉子有點毛毛,葉子的邊緣沒有稍微尖尖的齒狀,而且摸起來的感覺比冬瓜的葉片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爸這怎麼辦?那有冬瓜在架子上,第一次看到的,很是笑話。”老媽眉頭深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老爸走過來又走過去,徘徊無數次,快將草皮踩踏變禿頭了。 “有了,”老爸突然叫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怎麼做?如果移動冬瓜藤,冬瓜會死呢。” 老媽有點擔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要把最旁邊的這兩枝支柱拿掉,冬瓜這一片架子就會斜倒在地,很快冬瓜會蔓延地面。”老爸喜吱吱地比手劃腳,又加了一句: “天才我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嗎?” 老媽不太敢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絕對行。” 說完,老爸立刻動手進行拆除工程,陽光滿面,為自己的絕作感到無比興奮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好辦法,現在冬瓜藤已蔓延一地,很爭氣的生了不少冬瓜寶寶,冬瓜寶寶生速度驚人,每天至少長大一倍,看了心裡山歌唱不停。冬瓜夫人最得是兩老的喜愛,每年生3-40個大塊頭,這些強狀的傢伙可以躲在地下室的冷藏室裡到明年4月,不變聲色般的令人大塊朵頤,享受冬瓜排骨湯,嗯!好吃。 (等等3秒,讓我嚥下口水,肚蟲也開始蠢蠢欲動了,噓!別笑。)

        扁蒲和南瓜都已開始生出些小不點ㄦ,尤其是南瓜夫人已連續種了好幾年,每當她要開始生了,北風寒霜雙霸王立刻降到,可憐南瓜夫人就此去了,留下老爸嘆息噓呼一段時間才回復正常。今年可望有一些收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唉!說到絲瓜夫人就傷心,施最多肥、澆最多水、用最多功力,只見她阿羅多姿的長滿整個瓜籐,兩老天天仔細檢查尋視就是看不到她要”生”的機像,老爸猛拉白鬍子氣呼呼地責備是螞蟻吃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介紹到此,忽聽一陣陣唏噓聲...


        (未完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