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暫時想擱下的一件事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我看到一些讀書心得之類的文章,總是有一種模糊、籠統感。一直到昨夜,我才領悟到這些心得的寫法豈不就是一種讀後介紹。在這類介紹文裡,沒錯,也有寫者個人的一些心得。所以每當看了 「讀書心得」或說讀後介紹,就像在北美到中國餐廳吃中國料理的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忍不住自問:以前我在台灣唸書時,我的讀書心得是這樣寫的嗎?

        真正讓我體會到讀書的心得寫法是在這裡唸書時,英文老師教的。三身有幸,前後共有五位英文老師-高中到大學,他/她們的教法,除了是「大開眼界」、受益匪淺外,內心裡永遠存著敬佩和感謝他/她們。

        基本上在寫一篇文章的心得之前,對這篇文章一定要先看兩遍。第一遍仔細閱讀了解故事的大綱,第二遍閱讀時是詳細尋找自己了解想發揮的方向,同時開始動手做記號寫要點。第三次是邊寫心得邊閱讀。你的心得感想是從那裡來的?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,必須是從該書中引證引述出來,否則好像在空口說白話般。寫心得時,老師要求至少要針對三個不同事情或角度做分析,所以當你寫完一篇心得時,這本書你已看過四、五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穆梅送我她的創作時,曾考慮將寫一些讀書心得。至今,我讀了至少四遍的「密室逐光」,無數次提筆,無數次放下,進度之慢,內心無時不刻的牽掛。為什麼會如此困難呢?確實是太難了,書裡書外都有作者的身影,不知自己的了解在那裡?是對的嗎?可以這樣了解嗎?見解該從那方向著手?我很困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對無數的人,或許對作者本身來說,以他們目前個人寫心得的手法來說,這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是我的能力尚需加強,寫心得一事只好暫時擱下了。


「密室逐光」讀後心得 (上)

        「密室逐光」的作者是李偉涵小姐,作者以一個人(韋景琦)在死後70年再度復活時,借以韋景琦的親自遭遇描寫出兩個不同時代的人文環境。此心得的重點,著重在三方面:故事背景、情節、作者的想法與故事的關聯。最後是個人的總結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個故事的背景佈局,發生在三個不同地點,和兩個不同的時代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背景發生在70年前抗日時期的戰場環境。「…夢中的他和現實一樣,全身骯髒,臉容疲倦,心驚膽顫地在友軍的散兵坑休息。(p7)」從這句話可以感受到戰地裡環境的簡陋,心理上承受著隨時有可能被敵人槍擊身亡的危險。「…三歲大的她,昏睡在已腐爛的屍體下,那屍體是女的,大概是她的娘。(p8)」「 “我的爹娘也被殺了呢。”男童疑惑地道: “他們殺人、抓人到底為了什麼呢?這樣可以換來很多財寶嗎?(p19)」從這幾段的簡單描述,雖然不是很血腥,卻能明顯的勾劃出戰場上的無情、殺戮和殘酷,特別是以男孩子的想法來詢問一個嚴肅的問題:戰爭的用意是什麼,是為了利嗎?

        在第二背景的描述,「他還是被人踩醒了。那人踢他,用他不懂的語言喚醒他,他痛苦地睜開完好的右眼,看到對方身上竟著日本的軍服,…,他被俘虜了。(p15)」當一個人失利於戰場上,你的對手贏家立刻把你當作比狗還不如的東西般對待。這是很寫實的一件事,不只是戰場上才發生的,贏者是強者,輸家為弱者的現象,就是在現實的社會中,窮與富造成人與人之間巨大差異與代遇。「火車汽鳴響起,車廂節節不穩地移動著,內部更搖晃得厲害,增加大家莫名的恐懼。(p19)」原本被捕不知道自己將被如何處置,已經夠讓人害怕了,隨者火車的行進,不知道自己將何去何從,甚至會被帶到那裡?確實是增加了心理上更大的懼怕。「在半夜醒來,車身的震動與飢餓喚醒他。(p2頁)」「人們呼出的氣都已像炊煙般白濃濃的,日本人也不願分出些保暖的衣物給他們。……他們需要物質,但日本人視而不見,任憑他們一個一個死去。……(p21)」這兩段話點出了日軍如何虐待俘虜,對於俘虜的生死視若無睹。「下了車,……,前方迎接的是一個個穿著白袍的科學家,……,高興這批實驗品終於運到。……使用生化毒氣,看看殺傷力有無增大,……(p22)」「他聽見氣體流竄的聲音,……。當他意識到這是毒氣時,……。他的眼含著淚水,……,臉面重重貼上冰涼的磁磚。視線陷入一片黑……。(p23)」整個第二背景,從韋景琦受傷被日軍俘虜,用火車運送到東北日軍大本營的過程,受俘虜者在寒冷天氣、日軍的虐待和無衣無食之下,一一的死亡,到達目的後,存活的人卻成了生化毒氣的實驗品,很令人驚嚇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背景是描述在七十年後,他 - 韋景琦再度成為生物實驗品,死後復活了。“是嗎?”他又問: “這是哪兒?” …… “台北市的內湖。” …… 他大驚,是那座在福建旁邊的彈丸小島?日本殖民地台灣?難道自己仍深陷敵方的陣營中?(p25)」「軍官看錶……說; “民國九十四年了……”離抗戰幾年了,足足快七十年了。(p26)」韋景琦甦醒時,在第一時間就是想知道自己身在何方,蕭穆月少校回答他台北是在台灣。聽到台灣兩個字,韋景琦腦海裡很自然的閃出一連串的問號,同時了解到自己現在是活在七十年後的時代。接下來的生活,了解到自己是處於一個高度開發的繁忙社會 – 台灣,台北市,有著地下捷運、聳入雲霄的101大樓、和新潮的新文化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以上三個不同背景,可看出兩個大環境,有著十分強烈的對比。一個是很守舊、保守、戰亂、困苦的時代,一個是富裕、繁華、奢侈、靡爛的現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背景描述裡,有一點必須要提到的就是時空的轉變,作者的構思十分的好,利用白色的實驗室作為韋景琦臨死前的最後一瞥,醒來時第一眼所見也是白色,雖然是醫院的病房 (請閱此書p22-p24) 。如將這場景拍成電影,相當吸引觀眾的注意力,不是在白色的實驗室裡死了嗎?怎麼鏡頭又出現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牆壁,他沒死嗎?劇情的轉變是一件不容易的創作,作者能有如此的佈局,確實的是用了一個很好的手法。



-----

寫心得的感想

        誠蒙穆梅心意送我她的創作,或許唯一最好的回報,是她最喜歡看到讀者的讀後感想,我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唸書時代,為了成績與課業才有寫讀書報告,(慚愧),從未曾想過寫閱讀後心得,往往看了之後,感動之餘,全部都自我吸收消化了。以前如何寫心得,好像不記得了,最近八年的西方教育,英文課是每位學子必修課程,對於英文讀書心得很是要求,腦海裡受後者的寫法影響甚大,又加上現今歲數也多了,頭腦也不是很好,此心得讀起來如果感覺到不中不西,請大家多多包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許是太久沒寫心得的關係,或許是我認識作者,或許是做事一板一眼的古董個性,或許是……怕寫不好。總之,剛開始尚不覺困難,簡單地說,就是信心十足。越寫卻越需要更多時間,去考慮自己的觀點是否有偏差。另外,考慮要以文章的那幾個點做為寫心得的重點,初步決定著重在三方面:故事背景、人物個性分析、對作者角度的探討。寫了部份,發覺後兩項在舉例方面會有不少相同點。多方深思和考慮,覺得如果針對作者的想法與故事的關聯,這樣人物分析和社會環境可以包含在內,但對於寫心得的基本要求似乎少了一項,這一項要寫什麼呢?

        這次可不是慢工出細活了,慢工是真的,但是不是細活很難說。現在的唯一感想是寫雜文小說容易心得難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後記:這篇心得斷斷續續寫得很久,總算完成了一些可以出稿了。




-----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