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台灣 – 何處將是您的歸屬?

不知為何,從過去的一年到新的一年,數月以來,看著國事世事的變動,此岸彼岸的發展,夢裡夢外,亦醉亦醒,還是除不去內心裡經常浮出的一個大問號?

一個很令人心碎的問題。

台灣 – 何處將會是您的家?

中國大陸?美國?

還是………?



-----

長夢裡的故事 2 - 1 (上)

        看了新聞『有影嘸?邱毅爆料:沒工作的陳致中,美國存款逾5億台幣?』醉草的古腦袋又開始發昏,忍不住給自己找個藉口,倒了杯陳年白蘭地享受一番酒純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 酒香在鼻邊徘徊不去,白蘭地的特殊辛辣味在嘴裡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品嚐漸漸化去,耳邊傳來蔡琴優美的歌聲:「偶而飄來一陣雨……」突然老姑姑在眼前出現,她瞇著眼睛,永遠微笑的慈愛臉孔,正對身旁的小孩說著什麼。醉草忍不住的上前傾聽,小心翼翼地靠近,唯恐吵到老姑姑,更擔心她會突然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古早古早以前,那是在一個皇帝時代,有一個傳說…」醉草正好趕上老姑姑開始她的故事:「說元寶會飛,誰要能看到元寶在飛是一件很幸運的事,它會帶給你好運。如果那元寶該是你的,它會飛到你的手裡。因為它飛得很快,所以沒有人能拿到它,聽說唯一的辦法是用掃帚去打它,它才會掉下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姑姑喘了一口氣,繼續說:「有一天,有一個窮人看到了元寶從他的眼前飛過,他立刻拿掃帚把元寶打下來。頃刻間,他變成一個很有錢的人,他十分洋洋得意,到處宣傳他的好運。隔天,他病倒了,請大夫來看,開了藥單,結果沒有效。又請另一位大夫,還是沒有效。大夫一個換一個,病情一天天的嚴重,這個人好心急,眼見就要病入膏肓,所有的錢也快發光了,等到最後的一分錢付給大夫後,他回到以前的窮困,他躺在病床上嘆氣,等著死神的到來。隔天早上,他睜開眼睛一看,奇蹟出現,他沒有死,他的病也完全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姑姑,他是不是吃了大夫的藥才好的?」小孩子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傻孩子。」老姑姑聽了更是笑逐顏開,臉上所有的智慧皺紋全靠攏在一起,像毛線球的表面,比那還要漂亮,如陽光般散發出一股濃密的溫和感,說:「因為這元寶不屬於他的,他不應該使壞用掃帚打元寶,強硬拿下它,所以才會生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誰使他生病的?」小孩子好奇的又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神,也許也是上帝給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為什麼神要他生病?」小孩子打破沙鍋問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因為神要我們知道,不該屬於自己的就不能拿,更不能做壞事。否則會得到報應,懂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就會生病,對不對?」小孩子天真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姑姑還是瞇著眼,微笑著,嘴裡似乎哼著歌。

        醉草聽到老姑姑的「不該屬於自己的就不能拿,更不能做壞事。」心頭很高興,忍不住點點頭贊同。就在這時,聽到背後有人在嘆息,轉頭一看,一位白髮老翁,坐在搖椅上搖擺著,滿臉愁容,鬱鬱不樂,正奇怪這人從那裡來,回頭想問老姑姑,老姑姑和小孩已不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醉草看他如此孤單憂愁,同情心立刻在心海裡燃燒,正要走上前慰問時,突然有人在背後拍著醉草的肩膀,轉身一看,是一位年青人,長著十分清秀,全身散發出微薄的亮光,不刺眼,心頭一驚,此人可是神仙嗎?看到醉草張大嘴巴,傻呆的站著,他開口說:「你想知道他怎麼了,是不是?」聲音好悅耳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醉草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想知道,我就告訴你他的故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要不要到外邊去說?」醉草怕那人聽到了會更傷心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關係,他聽不到我們的談話。」這年青人很和善的笑。他的微笑和老姑姑不一樣,但給人愛的感覺卻是完全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就請你說給醉草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三十年前,這個人在官場上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,他利用職權貪了無數的錢,為了怕被發現,他將錢存到國外,以一位最親信的朋友開戶。我們稱這位朋友,甲君吧,甲君父母均亡也沒有結婚,單身一人,沒親沒戚,他想,這種人最保險了,於是他和甲君談好,以利息作為付給甲君的一個代價。當時存了五百萬美金,所生利息輕易幫助了甲君買房有車,生活過得十分舒適暇逸。有一天,甲君開車出外去參加一個派對,喝了酒,回家途中,發生了車禍,當場死亡。甲君死後,銀行發出公告要甲君的親人出面領取,他不敢出面去領取,以免東窗事發。後來他的事情還是被爆發了,難逃法律的制裁和懲罰,最後是空留一人,什麼也沒有。」


-----

真與假

        剛剛連看了兩則新聞,「挺扁婦女遭反扁者毆傷」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兩則新聞的大意是:「民進黨三重婦女發展會長歐怡伶晚間參加台灣社凱道活動後,行經忠孝西路,看到一對年輕夫婦遭倒扁群眾包圍,本想上前解圍,結果頭部遭倒扁民眾打了兩拳,立即昏迷,被送到台大醫院。……由於現場狀況混亂,施暴者打人的紅衣男子趁隙逃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( http://news.msn.com.tw/cna/cna_full_text.asp?
yy=06&mm=09&dd=17&name=13
        http://news.msn.com.tw/cna/cna_full_text.asp?
yy=06&mm=09&dd=17&name=17 )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之後,不知為什麼醉草的腦海裡立刻浮現出神秘319槍殺案件,當時扁派處於投票前出現下滑的不利趨勢。沒幾年,扁派的爛攤子越抖越多,現在在民意倒扁的強大聲勢下,是否是另一劇自打自演的武打片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多年來,在扁總統與民進黨的領導之下,台灣百姓所受的最明顯傷害是被欺騙。但這事是真還是假的呢?徘徊不去的感覺 - 這事不像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了這種新聞,醉草的大頭好像也被人暗中打了好幾下,要昏倒了,快叫來救護車吧,別忘了要去台大醫院喔,對了,還要用電腦斷層掃瞄檢查。




身教

        佛說:「惡有惡報,善有善報。」三字經又說:「子不教,父之過。教不嚴,師之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唉,這簡單道理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但是喜歡賭的人太多了,所以故事誰也阻止不了般的發生。好幾個月前,在法院上目睹一件親生子控告母親傷害並求賠賞一千萬元,悲痛不由從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李陳愛玉,你兒子的傷,是不是你刺傷的?」法官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法官先生,我這不孝子,整日遊手好閒,吃喝嫖賭樣樣來,一天到晚伸手要錢,不給錢就開口大罵,他爸爸氣得腦中風,現在人臥病在床上。那天,我一時實在氣不過,隨手抓起旁邊的一把剪刀,本想嚇嚇他,那裡知道他自己卻衝上來,我想躲也來不及了。」李太太約五十來歲,打扮很豔麗,但此刻看起來卻顯得蒼老,再厚的粉脂也無法遮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李偉囻,你父母養你、生你,很不容易你長大成人,應該孝順父母才對,怎可頂撞父母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法官先生,你不知道我是多麼的遵守他們的教導。今日的我都是他們從小到大教我的呀。」李偉囻很似委屈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李偉囻,天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好,你今天的所作所為,我想不會是你父母教你的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法官先生,我沒有騙你, 真的沒有騙你。這些都是他們教我的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這孩子亂說話,為了養你長大,唸好學校,不知花了我們多少錢,冤枉呀,我們什麼時候教你這些。」李陳愛玉拿出小手帕,哭哭啼啼的邊說邊擦拭眼淚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誰說不是,小時候妳要我怎麼對待阿公阿媽,妳忘了嗎?妳對我說想辦法跟阿公阿媽要錢,如果他們不給我,就用哭的。有陣子,爸爸沒有工作,你們就向阿公要錢,每次阿公都給你們,你們從來沒有說謝謝,有好幾次,阿公給少了點,妳不高興,阿爸當面跟阿公吵架,妳背後一天到晚詛咒著阿公早死,好將所有遺產留給你們。」李偉囻一口氣的把舊事說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‧‧‧」李陳愛玉手指著他,嘴裡說不出話來,剎那間,眼淚和哭聲凍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媽,妳該不會忘了我唸初二時發生的一件事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真的忘了嗎?妳不應該忘掉他才對。你要我說出來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說,你說,我又到底做了什麼壞事教你。」李陳愛玉為了面子有點騎虎難下,不讓他說又不行,硬著頭皮大聲叫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初二下學期,有一天為了作業沒做,沒法交出去,我跟老師頂嘴,結果老師很生氣罰我站到教室後面直到下課,我不肯,兩人推拉中,老師不小心將我推倒,其實我也沒怎麼樣,只是臉上有點淤血,腫腫的。回到家,妳高興的說機會到了,要我去弄點小傷在臉上,然後到醫院去拿受傷證明控告老師,要求二百萬元。十五年前的二百萬不是小數字,妳和爸爸又利用關係,結果法官判老師要罰款,最後以一百萬了事。妳曾想過我內心的感受,這是一個可怕的污點讓我好抬不起頭來,這錢拿了好髒。我覺得我的一生全被毁了。聽說那老師家有太太和兩個小孩,他們為了還債,生活過得很貧困。妳知道嗎?他是一位好老師。妳們有了那筆意外之財,後來阿公去世,房價上漲,你們成了億萬富翁,我跟妳們要那麼一點點錢用,你們就不斷嘮嘮叨叨。現在被你捅了一刀,要求一千萬實在一點也不過份,我還在想是不是太少了呢。」李偉囻的淚珠子在眼眶裡不停打轉,話越說到後面,如咬牙切齒般從嘴裡一句一句吐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呀,我想起來了,那時我是書記,審案時我也在場。」吳法官突然說。

         這時只聽到一聲「咚」,李陳愛玉臉色很蒼白的當場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場有些人的臉色也跟著發白發青,身子輕微地發抖,有人忍不住嘆氣,也有的人紅著眼眶,眼淚隨著李偉囻的淚珠子在打轉。

        數周後,李家二老天數已近,都往生了。此案就此不了自結。聽說李偉囻將所有繼承的財產,大部份捐獻給慈善機構和孤兒院,自己到很遠的外縣市做苦工,晚上唸夜校,開始創造他個人的新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聽到這好消息,醉草很欣慰,高興得從睡夢中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寫於20051107



-----

醉語

        世事混沌,曖昧有加,
        感受深沉,心悶憂鬱,
        借醉醉唸,以解千愁,
        莫怪醉草胡扯亂語,
        要怨,且怪自己何必當初,
        明知不可為卻為之。

        當醉草臨風愉快時,
        豔陽之下藍天白雲,
        高吟醉醉歌,
        醉草五音不全,
        只能唱在腦裡樂在心裡,
        請笑納。

        寫於20051107

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