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追求公平的新邏輯

        老張跟小李這兩位好朋友一起逛夜市,看到有人賣西瓜,由於整顆買比較便宜,小李就說:「那我們合買一個吧!」於是各自掏了一半的錢付給老闆。

        宏觀的角度,常會有不同的邏輯

        逛街後,兩人先回到老張家泡茶聊天,眼看時候不早了,小李就準備回去,老張切了西瓜拿了一半給小李,「你是老花嗎?怎麼切給我的,比較大塊?」小李消遣說。老張說:「因為我知道你家人口比我多,而我家才兩個人。」但小李說:「哪有這樣的,不是說好一人買一半嗎?你這樣不公平啦!」老張說:「最需要的人,讓給他就是公平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朋友聽到這個故事,就問老張:「公平均分不是很好嗎?你為何不追求公平原則?」老張笑著說:「我覺得很公平啊!」這話讓朋友聽的一頭霧水。老張接著說:「到目前為止,我的經濟情況比小李好,我覺得老天對我不錯,我把我多餘的分一些給更需要的人,這很公平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吃虧的認知,可以不是吃虧

        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把西瓜切的很平均,這也是正常的人性;能夠像老張這樣想的畢竟不多,可是這世界上就是存在著各種思維的人,所以我們生活在這世界上,要懂得去注意到別人對「公平的定義」是不同的,自然就可以去理解別人的行為邏輯,進而包容跟自己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是認為「老天對我不公平」的人,就容易不滿、怨恨,也很想要去佔別人便宜;因為不這麼「積極的搶」,就可能吃虧。對於週遭這種朋友,如果他很窮,你讓他搶,你是積功德;如果他比你有錢,他還要搶你的錢,你也讓他搶,上帝自會去安排他那吞不下、多餘的錢,這你就不用管了。說句俏皮話:「有錢可以讓別人搶,也比沒錢去搶人家來的幸福」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就是活在「得與失」之間的遊戲中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有多久了,我突然發現自己每天不斷的生活在「得」與「失」之間;因為這種感受,也讓自己領悟到「不要患得患失」這句話的真諦。

        例如說,車子被撞凹修了幾千元,以前我會說「真衰」;現在我會笑一笑,對自己說「今天會得到什麼呢?」接著我會想到「下次怎麼樣改進,會避免更大的損失」;這種思考模式大概可以解釋這就是「得」吧?

        只要還活著,你每天就會「失」去某些東西,例如時間,但是你一定要把握「得」的機會,這是老天跟每一個人在對玩的人生遊戲;你也可以不失去,只要小心一些,聰明一些,平時多進修一些知識及新資訊,當你有機會「得」的時候,就看你可抓住多少?留下多少?這是操之在你,你自己的能耐!

        老天是公平的,因為每一件事,都不會是「一定公平」的,這就印證了一句名言「公道自在人心」; 面對生命中的每一次「得」與「失」,若用宏觀的思維來看,自然就會有更豁然、更清新脫俗的生活態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故事來源:(網路流傳)轉貼


-----

她賣菜,她想當畫家

        柳依蘭的丈夫黃基財雖然也是每天到市場賣酸菜,但卻很會作詩,有時,小婦人在畫室作畫,黃基財就坐在小板凳上寫詩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晨三點半,她起床了,梳洗之後,跟著丈夫推著一輛裝著酸菜的車子,趕去果菜市場,這是她一天的開始,她叫柳依蘭,一個瘦小的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午十二點過後,小婦人收拾攤位,又跟著丈夫回到家裡,吃一個便當,隨即鑽進老舊部落的小屋閣樓內,這是她的畫室,一天中的另一段時刻開始了,也是她最感興奮的開始,她感受到在這間小屋內,她不再是那個賣菜的小女人,她是畫作的創作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年努力,小女人的畫作已經有人收藏,而且明年初,高雄美術館接受她的畫作展出。能夠被美術館同意開畫展,可見她已經有了相當的功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柳依蘭告訴我,她只有國中畢業,沒有受過美術教育,她只聽過藝術家蔣勳的課,每逢蔣勳到高雄講課,柳依蘭不會缺席,前後足足有十年,對她有很大的啟蒙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國中程度,「妳聽得懂蔣勳的講課內容嗎?」我問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很用心地聽,聽不懂就在下課後再問老師,多少總會吸收一些,積少成多,總是有幫助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凡是可以充實自己的美術學識,她從不放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婦人說,她父母走得早,從小就由奶奶帶大,家庭環境不好,所以只唸到國中就停學了,她住家的對面,就是一間專售醃漬菜的商家,她每天到商家打工,賺點錢給弟妹上學,商家的老闆看這個女孩挺好心的,打工了三年,女孩就成了商家老闆的兒媳婦。

        柳依蘭的丈夫黃基財雖然也每天到市場賣酸菜,卻很會作詩,他送給她的定情禮物就是一首詩,二十多年了,這首詩還珍藏在小婦人的梳粧盒裡。有時,小婦人在畫室作畫,黃基財就坐在小板凳上寫詩,這種夫妻生活,羡煞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婦人並不是從小就喜歡畫畫,她說,三十歲那年,她進入一家民間的藝術班聽了兩堂課,突然就對學畫產生極大興趣,於是就全心投入了這份愛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明白,要在畫作上有成績,必須多看書,她花了一年時間,看完了西洋美術史和中國美術史,她從這兩冊巨著中了解美術的意義,認識了美術,她說,一幅畫作完成後,必須感覺出這幅畫作中蘊藏著生命,這幅畫看起來才有「感覺」,她就朝著這條途徑向前摸索,十一年過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聽過蔣勳的課,也跑去國立師大美術系旁聽,一個學分要花一千元學費,足足又旁聽了一年,後來,她又去中山大學旁聽生死學,去空中大學唸人文科學,到社區大學唸藝術欣賞,凡是可以充實自己的美術學識,她從不放棄,她說,她一直在努力把沒有唸大學的遺憾彌補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婦人的畫室全部都是女性油畫,她說,人有七情六慾,人的生命很複雜,感動也不同,所以如果很認真的投入人物畫作,畫出來的作品,就是會被感動。問她為什麼不畫風景,她覺得風景雖然很美,但是在她的體會缺乏生命感,因而十一年來,她一直在人物上動腦筋,投入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專攻油畫,最大的缺憾就是沒有老師在旁邊指導,而必須扛著畫作去登門就教,「如果我是美術系畢業的,又該多好,隨時可以找老師解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收藏家為她畫作開的價碼, 與賣一個星期的酸菜相當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座老舊部落的巷弄內,鄰居都知道阿蘭是個畫家,都喜歡看她作畫,當阿蘭苦思找不到題材時,她就找一位阿嬤來充當模特兒,有時,阿嬤不耐久坐,打起瞌睡來,阿蘭就把阿嬤的睡像入畫,成了一副「老人打盹」的佳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必須苦練六小時,辛苦總算有了成果,有天一位收藏家經朋友介紹來到小婦人的畫室,進了那扇有點傾斜的破門,收藏家大吃一驚,怎麼在這個老舊的部落裡藏著一位天才畫家?收藏家看中一名女性裸像,要買,開個價碼,阿蘭也不懂行情,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婦人不告訴我收藏家開的價碼,但她說,起碼要賣一個星期的酸菜吧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沒唸過大學,但是子女卻替母親爭回了心願,兒子唸台北師大數學系,女兒唸東吳歷史系,這是小婦人最感快慰的收穫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九點,畫室的燈熄了,小婦人抱著一大本《中國美術史》到床上溫故而知新。凌晨三點多,臥房的燈亮了,夫妻二人踏著夜色,走進批發市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每天到那個攤位旁邊時,阿蘭都在忙著切筍干,或是撕著客家梅干菜,她丈夫黃基財則是負責笨重的工作,兩人腳上都穿著防滑的長膠鞋,有時,客人買了較多的貨品,阿蘭也會騎著摩托車送貨到家,在這段時光中,你怎麼看這個小婦人都不像一個畫室裡的女人,她就是一個賣菜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過了正午,夫妻二人收攤之後,阿蘭脫掉大膠鞋,紮在頭後的長髮放下來,散在肩上,她變了,一個著迷畫作的女人顯影了;如果你哪天在部落見到她,你會覺得這個女人挺有藝術感,不會相信她是早晨市場內,那個賣酸菜的老闆娘。

        新聞來源:中時電子報浮世繪
        作者:趙慕嵩
        網頁來源: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Chinatimes/Philology/Philology-float/0,3417,112007020300437+11051302+20070203+news,00.html
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07-02-03

        聲言:此文章因十分感人而轉載於此,希望與更多朋友分享。如作者不希望文章被轉載,請來函(email)告知,當立刻取消。在此先謝謝作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草小語:一個人能否有成就,不是來自天才不天才,而是努力不努力。



-----

無恥與自我感覺良好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看了南方朔先生寫的一篇論談,有空請大家親自走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網址:
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Chinatimes/Moment/newfocus-index/ 0,3687,9510050322+95100501+0+215147+1,00.html

        其中這兩段話十分同感:
        『當人把羞恥之心澈底丟棄,就會做盡最無恥之事。』
        『為了消除羞恥所造成的不愉快壓力,乾脆把「恥感」丟掉,而去強調「自我感覺良好」。用無恥來治療羞恥,治病的藥比病還更可怕。當人們丟掉了羞恥之心,只是在搞「自我感覺良好」。當然不可能長進,蒙受到的羞恥也就更多了。』

        朋友看了之後,有何觀感呢?

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