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第四章 迎接 4-5


        下了車,拿出行李,尼可跟著她們走進屋裡。哇!hallway 和客廳的天花板皆吊著一小一大的水晶燈,十分耀眼亮人,屋裡的擺飾,明白的顯示出她們家的不平常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:「尼可,葛莉先帶你到你的房間,放好行李之後,洗把臉,待會兒,來跟爺爺奶奶打個招呼,一起吃午飯,好不好?」


        「好,謝謝。」這個家除了爺爺、奶奶外,我還會看到誰呢?尼可心裡想著。


        葛莉很小聲地說:「請你跟我來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謝謝。」尼可跟著葛莉後頭,一回頭,已不見荷莉了。


        再回頭,葛莉的身影正好在轉角處消失,尼可趕緊跟上去,在這大房子裡有不少的房間和門,尼可沒有時間好好去注意這些,當他到了轉角,葛莉再度在一剎那消 失,尼可闊步趕到時,葛莉已下樓了,原來尼可的房間是在地下室。


        好大地下室和房子一樣,給人的感覺就是寬大,最先入眼的是一個吧檯、室中間一套八人座的大沙發,和三面看似一間間的房間。此時葛莉在一個房門前停下來,看 著尼可帶著詫異的臉孔,然後手指指向房內。等尼可走近了,才開口,簡短地說:「這是你的臥室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朝她露出不好意思的傻笑:「謝謝。」放下行李,突然想上洗手間,「請問盥洗室在那裡?我......」


        「在最裡面。」葛莉手朝轉角的房間一比。


        「謝謝妳。」尼可客氣地言謝,他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。


        等尼可從浴室走出來,洗把臉,精神好多了,至少心裡已做好了準備。看到葛莉站在門口東張西望,本能的熱心腸又發作了,尼可上前親切地問:「葛莉,妳在找什麼?」


        荷莉滿臉問號:「我是荷莉,葛莉呢?」

第四章 迎接 4-4


        走到車子旁,是一輛Volvo S80,葛莉按手上的遙控鑰匙,後車箱嗶一聲,自動彈開。尼可提著背著自己的行旅,對於已打開的後車箱,一點反應也沒有,似乎在想著什麼,一個人呆呆地站 在車後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看尼可一付呆若木雞樣,真不知該如何說,想捉弄他的心,涼了,說:「尼可,等會兒,葛莉開車,你就坐前面的座位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似乎沒聽到,傻傻地問:「什麼?」


        荷莉:「我說葛莉要開車,你就坐在她的旁邊,這樣才方便看外面兩旁的風景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喔,好。行李......」尼可看看手上的大小件行李。


        原來他的魂早已飛走了,沒有看到後車箱自動彈開。


        葛莉笑一笑,很輕鬆地用手掀開後車箱,說:「放這裡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這才看清楚,後車箱早已開了,不好意思地說:「喔,是,是。」


        放好行李,尼可一時忘了剛才荷莉說過的話,很窘地站在車旁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幫他打開前面的車面,說:「你坐前面,我坐後面,這樣比較方便介紹沿途風景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謝謝。」尼可知道自己從發覺她們倆穿一樣的服飾,為了想分辨誰是誰,頭都昏了,失態狀況越來越嚴重,只怪自己一廂情願的跑來,這是報應啊。


        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馳,荷莉在後座滔滔不絕地介紹,這條40號高速公路一條貫穿全國的高速公路,從東到西.........。尼可嗯嗯的回應,所有 的心思全在如何去分辨葛莉和荷莉,她們的不同點在那裡呢?對於荷莉的話,一句話也沒聽進去,反而不時地偷窺專心開車的葛莉,心中不斷地對自己說再找不到破 綻,怎麼去面對未來的十天呢。


        突然,車子出了高速公路,繼續行駛在高速公路旁的service road,過了不久,看到兩家好大公司,公司旁邊和後面,有一片十分廣大的綠地、停車場和運動場,車子轉入公司旁的一條馬路,又過了一個十字路口,進入眼 裡的是一個高級社區,豪華的別墅型房子,一間比一間大,至少都比自己的家還要大兩、三倍。大房子似乎是一劑清醒藥,注入尼可的腦裡,尼可這才從恍惚的情況 醒過 來,發現還有事情比去分辨她們倆重要,也發覺自己是坐在一輛舒服豪華車裡,頓時,想起未來的幾天,自己將如何與她們相處呢。唉!以前怎麼沒有好好的想一 想,就跑來呢,現在想怎麼做都已來不及了。


        車子駛入一棟大別墅的車庫前停下來,荷莉說:「我們到了。」

第四章 迎接 4-3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好了,我們可以走了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:「車子停在大門前面。要不要我幫你拿件行李?」


        「沒關係,不重,我自己拿就可以了。」尼可伸出手臂,做出很強壯的樣子。


        莉仍然用笑來回答。快接近大門時,莉突然轉向右邊,飯店特設置的會客室,走到一張沙發後,在椅背上拍了兩下,另一個莉站起來。


        尼可看到這位站起來的莉,穿著同樣式同色調的衣服,一時之間,傻住了,心中忍不住叫到:『完了,這下叫我如何分得出誰是誰啊?』


        陪著尼可辦手續的莉對著他說:「我是荷莉,這位是葛莉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How are you?葛莉。」


        葛莉嬌羞地,雙眼不敢直視尼可,說:「How are you?」


        看到葛莉害羞狀,就像一朵睡蓮綻放,好美麗,剎那間,尼可不知該如何開口說話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最了解葛莉了,連忙出聲打圓場:「我們快走吧,等會兒,老Doorman先生不幫我們看車子了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好,好。」尼可再看葛莉一眼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走在前面,尼可跟後,葛莉還是低著頭,不敢看尼可,這和昨天下午的她,完全是不一樣的兩個人。


        到了大門,老Doorman先生笑咪咪地立刻幫他們開門,荷莉甜美地說謝謝,葛莉從錢包裡拿出二十元送給老Doorman先生。老Doorman先生高興 得臉上的歲月痕跡全堆疊在一起,扁平的小嘴,笑合不了口了,不斷地說:「Thank you。」


第四章 迎接 4-2


        差點說溜了嘴,尼可趕緊解釋說:「是她們,因為她和她的家人住在一起。」


    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能住在她們家是比較好,不過會不會打擾到人家?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我想不會啦。」


    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住在人家家裡,不比在家,就要遵守她們家的規矩,可不能隨便,知道嗎?」


        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樣的,關心子女的心,使她們變得囉哩囉嗦,尼可:「我曉得,妳放心好了。媽,葛莉十點要來接我去她家,我需要準備一下行李,有空我會打電 話給你們的,幫我問候爸爸,我要掛電話了。」


    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好吧,我會告訴你爸爸。Have a nice day!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謝謝,媽,妳們也一樣。Bye-Bye!」


        說完電話,一看手錶,正好九點了,尼可趕緊整理衣物和行李。


        等尼可趕緊整理衣物和行李,一看手錶,九點五十五分,趕忙拿起一大兩小的行李,幾乎是連走帶跑的出房門下樓。


        到了Lobby,Lobby的大鐘正好報出十點的訊息,看到漂亮的莉穿著一件淡黃色的半長袖的洋裝,很時髦的站在櫃台前等他,尼可的心裡突然七上八下的猛 跳,腦海裡跳出幾行字,是葛莉嗎?還是荷莉呢?我該如何叫她?


        「Hi,Good morning。......」尼可停頓了數秒,才說:「莉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聽到尼可叫她莉,知道他在猶豫著自己是否是真正的葛莉,嘴角微翹,似乎想笑又不感笑般,十分迷人:「Good morning,尼可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緊張到已失去心情去注意莉動人的表情:「抱歉讓你等了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:「沒有,我也是剛到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請妳等一下,我立刻辦check-out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微笑著:「慢慢來,還有時間,不急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謝謝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就站在一旁陪著尼可辦手續,很快,不到十分鐘,名字一簽,就辦好了,錢也付清了。


第四章 迎接 4-1


      從餐廳回到飯店之後,尼可整夜都在想著下午的莉和晚上的莉,到底有什麼不同的地方?想來想去,想不透,想著想著就睡著了。


      經過昨日的一場虛驚,尼可到目前還是無法讓自己接受孿生姊妹的事實,一大早醒來之後,眼睛一睜開,心裡頭還是想著這件事,又想著等會兒見到了葛莉,該如何稱呼呢?葛莉本人真的會來嗎?還是來的人仍然是荷莉?


      沒什麼心情享受飯店提供的早餐,三兩下的吃完,回到房間,將身體重重的往床上躺下,再怎麼想,還是想著這點芝麻小事,兩個雙包胎,要是自己分不清楚她們倆,日後糗事一定一大推,如何是好?


      突然想起來,對了,忘了打電話回家,先給父母親打個電話,報平安吧。現在是八點四十五分,在德國應該是下午兩點四十五分,媽媽應該在家吧。


      電話一通,立刻傳來史迺德太太聲音:「Hello!」


      尼可:「媽,是我,尼可。」


      一聽到是尼可,史迺德太太有些責怪地說:「尼可,你怎麼到現在才打電話回來,我和你爸整晚都沒睡好,擔心著你呢。」


      尼可:「對不起,媽。」


  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好了,你找到她了嗎?」


      尼可:「我找到了,也見過她。」


  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這麼快?」


      尼可:「運氣好嘛。可是......」說了可是,尼可突然想,關於雙胞胎一事,還是不要說比較好。

  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可是什麼?發生什麼事?」


      尼可:「沒什麼事,等我回去之後,會一五一十向妳報告。」


  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好,自己要小心啊。」


      尼可:「等會兒,我就要辦退房,今天起要去住在她們的家。」


  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她們?」

千里覓友記 - 第三章 晚宴 (3-4)

        「沒問題,我會準備好等她。她家住得遠不遠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遠,在西島,開車要25分鐘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還好,不算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碰到塞車或尖峰時段,就要一個小時以上。如果坐bus,要先坐metro,然後再轉乘bus,至少也要一個半小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乘坐bus要一個半小時,可就算遠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放心好了,明天她會開車來接你。對了,這次你打算要停留幾天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前後十一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今天是星期四,明天星期五,後天是周末。你有沒有什麼計劃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還不太確定,我想先和葛莉商量看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很抱歉,你來,我們還要上課……」莉說了一半,發現自己說溜了嘴,臉頰開始發燙,都怪紅葡萄酒在作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妳剛說什麼?」尼可奇怪地看著莉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,我是替葛莉說,你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從大老遠的地方來到這裡,她還要上課,不能每天陪你,盡地主之誼啦,她深覺過意不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只要能將時間安排好,我和葛莉會有很多相處的時間,兩人可以到處走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如果你能在暑假來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是妳們的暑假,我還要上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喔,在七、八月的時候,每逢週三和週六晚上,都有放煙火比賽,好美麗壯觀的煙火,在黑夜的深空中開放出好漂亮的色彩和火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去年葛莉有向我提過。還有戶外的爵士樂晚會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,對,那爵士樂的晚會,整晚整條馬路擠滿了人,所謂的人山人海,就是這個樣子,好不熱鬧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惜,我不能來,也許等明年我畢業之後,後年的暑假我就能來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不繼續唸博士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也知道我要唸博士的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是葛莉告訴我的。」莉說完,不好意思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可收起的笑容,眼裡放出愛的光芒,笑容又再度綻放出來,柔聲地叫著坐在面前的漂亮女孩:「葛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莉抬起頭回應尼可,像個迷途的小女孩,看著尼可柔情萬分的眼神。最後忍不住地「哈哈………」開朗的鬨然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笑什麼?」尼可不解地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啦,不過,我們必須先向你表達我們的歉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?歉意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的,下午你見到的才是葛莉,我是荷莉,我們是孿生姊妹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啊………」葛莉尚未說完,尼可已大聲地驚叫了一聲,事情的發生太超出他的意料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抱歉,讓你嚇一跳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以往和我在網路交談的是妳們兩個人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只有葛莉一個人,沒有我,真的,沒有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尼可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子發生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想什麼呢?尼可。我和葛莉,雖然是雙胞胎,很多方面是相似相近,卻有一點是完全不同,就是葛莉很內向、害羞,尤其是在男孩子的面前,她很少說話的,網路上也是一樣,你倒是唯一的例外。至於我嘛,對於這一點,完全和葛莉不一樣。我已有個要好的男朋友,他叫威廉,等一下,他作完實驗就會到這裡和你見面的。應該差不多要到了。」荷莉一口氣全吐她和葛莉的關係,又看一下手錶。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尼可聽了,不知該不該相信,滿臉頓時縮成一團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不相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……」此時的尼可一個頭兩個大時,被兩個莉搞得頭暈,霧煞煞地,一時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荷莉向樓梯口剛上來的一位年輕男子揮手,叫:「威廉,here。」



千里覓友記 - 第三章 晚宴 (3-3)

        「因為去年我就想要來看葛莉,可是她找了好多的借口,讓我錯過了假期。」尼可有點愁眉苦臉的訴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所以今年你就先下手為強,來了再說,是不是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尼可愣了一下,然後哈哈大笑,說:「妳這先下手為強說得很妙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呵呵,抱歉,我是開玩笑的啦,請不要介意。可是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你沒找到她,或是她不見你的話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莉,說真的,我原本也有些擔心,後來我想,萬一找不到她,至少在我的人生日記裡,可以寫下我曾到蒙特婁一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所以你也不是真的想看她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NO,NO,我有感覺,這一次我一定可以和葛莉見面的。」尼可很有信心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特製的蒜烤麵包先送上來了,過了一會兒,就是第一道蟹肉玉米濃湯,湯很鮮,味道很甘美,尼可讚不絕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湯喝了差不多,服務生送來第二道生菜沙拉,很快的cheese拼盤和鵝肝醬也送上來。第三道是主食,莉點的是鮭魚魚排,莉幫尼可點的是上等菲力牛排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莉,是不是葛莉跟妳說過我不喜歡吃魚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她特別吩咐說你吃海鮮但不吃魚,十分愛吃牛排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想不到,葛莉還記得這件事。」尼可聽了又高興又感動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當然,她的記憶力很強呢。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喔。牛排烤得還好吧?」莉關心地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烤得剛剛好七分熟,牛肉很鮮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聽說你很會煮……」莉用手比畫出炒菜的動作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馬馬虎虎,這又是葛莉說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呵呵。當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麼說來,葛莉一定對妳說過很多我的事情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多不多,我不知道,有一些些是肯定的。」莉伸出姆指和食指,俏皮地比出一滴滴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希望都是些好話。我敬妳一杯,十分感謝妳的晚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當然是好話,如果是壞話,現在我就不會和你坐在這裡了。呵呵。來,乾杯。」莉說完,忍不住的輕笑幾聲,舉杯和尼可對飲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明天,一大早有一堂課,要到九點半才下課,葛莉說她將在十點左右到旅館接你,請你先辦好checkout 的手續,可以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千里覓友記 - 第三章 晚宴 (3-2)

        「喜歡吃什麼?」莉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都喜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到蒙特婁就要嚐嚐這裡的法國料理,我帶你去一家法式餐廳,離你住的旅館只有四條街遠,那兒的菜做得很精緻美味,尤其是鵝肝醬和cheese,很好吃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會不會很貴?」尼可目前在研究所念碩士,能力有限,聽到鵝肝醬,那可是很貴的,對自己的盤纏不能不考慮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今晚,是我請客,也是葛莉要請你,你不用擔心你的荷包啦。」莉很開朗大方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約十五鐘,到達了Le Lutetia餐廳。這家餐廳是設在Hotel de la Montagne的二樓,進了門,就看到一座寬大的旋梯,旋梯轉彎處頂上的天花板,吊了一串很大很氣派的水晶燈,亮晶晶的閃爍在燈光照耀下,上了樓之後,在餐廳裡,每張桌子上擺著古色古香的檯燈和鮮花,格調很高雅,氣氛十分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務生帶領他們到一個四人座靠窗的位子,等兩人對坐好之後,同時遞上兩份menu給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這裡的cheese 拼盤很棒,還有這鵝肝醬,你一定要嚐嚐,還有它的糕點,不很甜,做得很細膩,很可口。」翻開menu,莉迫不及待似的親切介紹,看來莉好像是這裡的常客。莉說了一堆,沒聽到尼可的聲音,抬頭一看,尼可很出神地正看著自己,莉覺得有些羞怯,朝他傻笑地問:「不喜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,很喜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只是我的建議而已,看你喜歡什麼,自己盡管點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葛莉之外,尼可從沒看到這樣坦白率真又有點淘氣、談吐幽默、聰明睿智,又令人感覺出她是位文靜端莊的女孩,認識四年以來,葛莉一直讓尼可很動心,難道這些都是中國女孩具有的傳統美德?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聽取妳的意見,妳點什麼我就吃什麼,但是不要太多,會吃不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我知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莉,妳換了衣服嗎?我記得下午妳穿的是粉紫色的襯衫和牛仔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要來這裡吃飯,總要穿正式點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是我還是穿著牛仔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次你沒關係,我嘛……,是小姐,就不能太輕便了。」莉的語氣間總是帶了點隨和又淘氣。

        莉點了每人都有five meals的大餐外,又多加cheese 拼盤、鵝肝醬和一道燒烤cheese布丁,似乎今晚她的味口大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會不會太多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裡的食物都是純手工料理,份量不多的,別擔心,你一定能吃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趁著還未上菜,兩人一邊喝著紅葡萄酒,一邊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莉,我能問妳一個問題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以,請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是中國人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中國人華裔第二代。」莉很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土生土長的Chinese-Canadian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喔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問題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,沒有。」尼可的嘴裡是說沒有,其實心裡頭正納悶著一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現在我也想問你一個問題,好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妳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尼可,我真的很好奇,你怎麼會事先沒通知葛莉,自己一個人就從德國飛來這裡。」莉像對老朋友說話般,開口直接問。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
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