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溝渠裡的秘密

        今年老爸總算點頭將森林旁的一塊農地,出租給當地一位很勤勞老實的農人耕種,這人經多次言談與觀察,人很守信,說話實在,最重要是話一出口,不是馬上完成就是盡快完成,絕不拖沙。老外的拖沙毛病,對急性子的人來說,是一種殺人不見血的手段,尤其是老爸又氣又急時,他卻好像沒事般,還站在旁邊涼快說安慰話,真是氣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扯遠了,再講下去,連庭院裡有幾隻螞蟻都數出來了。這農人就這樣讓老爸欣賞與信任而得到租約。他依約在農地與森林間挖溝渠,約五尺寬四尺深。當我們走到新溝渠旁,森林專家指著水裡的小生物給老爸看,老爸一看是蝦子,立刻呼叫正在拍東照西的好奇老媽快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小蝦子,還不少呢。小小的蝦子,在水裡好快活的游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哇,真的是蝦子呢。」老媽高興的叫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還不少呢。」老爸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們過兩星期再來看時,蝦子會更大些。」森林專家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當然的囉,廢話,老媽心裡嘀咕著。腦袋一轉,不對呀,就問:「咦,老爸,你覺得奇怪不奇怪,這溝渠是新挖的,水從西面往北上流,然後在往東流下來,然後流進舊水道,都在咱們的範圍裡,又沒有其他水道可連接,怎麼會有蝦子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也正在奇怪。這蝦子是從那裡來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一般蝦子不是出產在熱帶就是亞熱帶,較不怕冷的就是日本北海道的斑節蝦,對不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,但還有一種蝦,不怕冷,妳沒點到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蝦呢?嗯…」老媽想一下,還是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以前去一家西人補肥餐廳吃飯,妳最愛吃的那一種蝦呀。每次都是一大盤,吃得很過癮的那一種什麼蝦呢?」老爸故意半明半暗示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北極蝦,想起來了。」老媽好開心的叫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過,我還是想不起這小蝦子會從那裡來,溝渠是新挖的,上面又沒有其他的水道可連接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去年我們來時,都沒有看到。難道會是地下泥土裡藏著蝦卵,當地面有充分的水聚集,蝦卵就自然在水裡孵化出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有可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的是這不是北極蝦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怎麼說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北極蝦是海蝦,也算是半海蝦,但絕不是純粹淡水蝦,而且這水是百分之百的淡水。」說到蝦啊魚啊,老媽就口沫橫飛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老媽愛吃海鮮,對這種事最清楚。」老爸充滿笑意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當然的囉。」老媽說歸說,心裡頭還是掛著這奇案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了這個問題,兩個人回到了家,想破了頭,還是不解,到現在還是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當晚,與小女談起,聽到有蝦子,她高興得恨不得能立刻回家。說到這問題時,她也有類似蝦卵遇水孵化的想法。老媽想起那篇 “先有雞還是先有蛋”的文章,難道蝦子的卵也有這份本能嗎?只不知它們在地底下隱藏了多少時光?真想知道它們又能隱藏多少時光?另一可能是…可能是那特殊的U細胞吧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看,水底泥土裡有亮晶晶的小東西,可能是黃金喔。」森林專家等兩老對蝦子的熱稍減之後,又指著溝渠說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亮晶晶呢,黃金顏色在陽光與流水互動下閃閃發光,好漂亮。剛剛被蝦子吸引沒注意到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還真不少。」老爸用手去撈,水立刻混濁,但很快又恢復原來的澄澈。亮晶晶像金屬細片的細小東西,也很快出現在水底泥土的表面。「老媽,妳看這些會是什麼金屬?」總算老媽也有比老爸專家的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這絕對不是黃金或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怎麼說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黃金和銅都是很重的金屬,剛你一攪動水的時候,不可能會出現在泥土上,照理講是會沉入泥土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會是什麼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以確定是屬於金屬類,因為它們不溶於水,應該是比較輕的金屬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錯,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只是不知是那一種金屬?如果有高倍數的顯微鏡就好了。」老媽想了一會兒又說:「黃金和銅的晶體微結構,跟一般金屬不一樣,比較特殊,在顯微鏡下是辨別出來的。不過,我想這有可能是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從大手提袋裡掏出僅有的六張餐巾紙,摺疊在一起,要老爸從溝床裡撈起一把把的泥土,厚厚的餐巾紙正好可以滲透水又不會破,準備找時間回學校的實驗室做化驗分析。兩人好像是滿載而歸般的興奮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說到亮晶晶的事,聽到亮晶晶又是黃色的,女兒大笑地說:「如果是黃金,我們發大財囉。」女兒是比老媽在這方面是更專家,兩人討論了半天,最後的結論女兒想地層可能是雲母石類,老媽想的還是鉀礦的可能性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黃金不重要,重要的是想知道溝渠下藏著是什麼東西而已。噢,老媽的好奇心又在作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蝦子在老爸超極大的手掌心裡,如小蝦米般的可愛。可看到許多亮晶晶的小細片,這就是那些不明金屬,在陽光下像黃金般的閃爍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

這趟森林行

        這座森林約40多甲,對老媽來說,就好像是在走趙腳(台語,進出頻繁之意),因為不是別人的,到處亂闖絕不會被捉喊賊,去了可以安心好似劉姥姥進大觀園。但是每次去那裡,老爸都很頭疼,老媽為了好奇心無法滿足的生悶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進出相當頻繁,每次從東邊穿越森林到西邊要2-3個小時,但都沒帶照相機,因為(一)還不習慣拍攝,總是忘了帶。(二)怕老爸太嘮叨,碎碎唸。今年稍有養成隨身帶相機,卻天公不作美,梅雨季特長,下了4-5天的雨,才讓太陽露出一兩天的微笑,還沒來得及曬乾地上的水份,又下雨了,這樣想去森林冒險挖寶,老爸鐵定投反對票,有去農場時也只是摸個邊,就回來了,好不快樂喔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星期五天晴,約了朋友去小逛了一下,不好意思表現好奇心,只拍了十多張。這星期日,老爸約了一位森林專家商量森林整頓的事,真是天賜良機,他們邊談邊走,老媽邊跟邊拍,老媽不只拍了百張相片,還發現許多許多驚喜的事,那專家說了不少有關動植物的故事給老媽聽,大大的滿足老媽的求知慾與好奇心。一直想寫森林的故事,因此更有了些著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茂密的樹林,陽光透過濃密的樹葉間隙,到處隱約閃爍,好像藏在聖誕樹裡的小燈泡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處於林間,夢想化作仙。不煩人間事,悅林為知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棵松樹少說也有100年,主樹幹至少要兩個老媽才抱得住。看!胖子老爸跟它一比,簡直是小巫見大巫。嘿,老爸,你數到幾了?數大聲點嘛,人家聽不到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 記於20060620

        P.S:下一次,將先說個特別的故事:溝渠裡的秘密。


-----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