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第二十五章 ---25-6(完結篇)


「當時,我想是她顧慮太多了。我就對她保證你不會。你知道外界怎麼謠傳我們的事嗎?那是一年半前的事,說我老牛吃潤草,一個八十老翁侵佔思 瑩, 思瑩 懷孕,我幫她墮胎,我們是同居在一起等等...,一些很難聽的話;當我知道時,我整個人都變了,情緒很壞,我真希望早點走,離開這個世界,我害了小瑩背黑 鍋,將來她的一生怎麼辦,可是我又放不下小瑩一個人生活,於是我天天喝酒,借酒來麻醉我的痛苦,有一天,小瑩跟我說,我沒想到她也知道,小瑩說:『爺爺, 你不要耽心這些話對我的影響。我不在乎人家怎麼說,事實會勝於雄辯,我只在乎,爺爺和我,我們不能倒在小人的手裡。爺爺,我們尚未完成我們的理想,等我們 的理想實現了,這些謠言自然會不攻而破,對不對?』就她這些話,使我從痛苦中走出來。她是對的,沒多久,那謠言消失了。今天,你已接觸到小瑩的身體,你會 相信這些謠言?」


    銘騣搖頭說:「不會。」


   「今天,你看到保羅摟抱著小瑩,又說他愛小瑩,如果有人跟你說,小瑩和保羅又摟又抱,到賓館開房間,你會相信嗎?」爺爺問。


    銘騣一時說不出來。


    爺爺看銘騣一眼說:「如果,今天這事是發生在結婚之前,你知道會是什麼結果嗎?」


    銘騣搖搖頭。


   「小瑩會將她對你的愛,永遠封鎖在這裡,終身不結婚,你也永遠見不到她。難道你還不了解她嗎?你還不清楚她的個性?還看不出來她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嗎?小 瑩早已把她唯一的一顆心給了你,她這一生只會愛一個男人,就是你。」說到這裡,爺爺眼眶裡已充滿淚水。


   「爺爺,對不起,是我不對,以後再也不會有這種事發生,請你原諒我。」銘騣聽了,心裡很痛苦,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愧。


   「銘騣,愛,就要包容,要絕對信任對方。」爺爺說。


    銘騣點頭說:「爺爺,我知道,我會做到。」腦海裡響起爺爺曾經說過『有愛沒有信任,小瑩寧可不結婚』。

< 未完待續> 

第二十五章 ---25-5(完結篇)

    銘騣輕摟著思瑩下飛機,思瑩感受到銘騣的不愉快的態度。在回家的整個路上,兩人都很沉默,銘騣一直閉著眼睛。回到家裡,思瑩見到爺爺,立刻緊緊抱住爺爺說:「爺爺,我好累,我好想睡。」

   「好,小瑩乖,妳去睡吧!爺爺,等一下來看你。」爺爺心疼地對思瑩說:「爺爺知道了,妳放心好好地睡,乖喔!」

    思瑩整個臉很蒼白,沒看銘騣,就直接上樓。此時,銘騣看了,直覺思瑩不對勁,想跟她上樓,爺爺叫住他:「銘騣,請你等一下,到辦公室來,我有話要和你說。」

   「銘騣告訴我,你和小瑩之間發生了什麼事?」到了辦公室,爺爺一開口就直接問,眼睛一眨也一眨的看著他。

    銘騣心裡很詫異,一路上他都在和自己的心抗戰,沒想到爺爺會知道, 「爺爺,是我的不對,下飛機時,我看到保羅緊抱著小瑩,保羅對小瑩說他愛她,所以我一時無法平衡自己的心裡。」銘騣很愧疚地坦白說出來。

   「唉!」爺爺嘆一口氣說。「你應該知道,小瑩愛你愛得很深,你這樣做,對她的打擊比飛機掉下來還嚴重。」不等銘騣回話,爺爺繼續說:〝在你第一次和小瑩回來的隔天,小瑩打電話給我,對我說她心裡很害怕。我問她怕什麼?」

    思瑩說:「爺爺,我很怕和銘騣結婚。」

   「為什麼怕?難道妳不愛他。」

   「我 們相互之間,愛得太深了。我覺得我很在乎他的喜怒哀樂。爺爺,問題是,愛會使人眼裡容不下一粒細沙。結婚之後,如彼此間沒有很堅軔的信任,會有很多事情發 生,尤其我的工作,我接觸的人幾乎都是男性,老外都很樂情、豪放,大家都是朋友,工作上的夥伴,有時動作上會比較親蜜。今天,我有相當好的成就,難免會也 有些心眼較小的人,故意做出中傷我們的事,就像以前謠言說爺爺和我的事一樣;結婚之後,如果銘騣無法諒解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?我會怕。」思瑩很憂慮的說。

    爺爺說:「銘騣在國外住了二十多年,何況也有很深厚的社會經驗,他應該不會不了解。」

   「爺爺,如果他真的不能諒解,我該怎麼辦?我好怕。」思瑩憂慮的重複好幾遍。

第二十五章 ---25-4(完結篇)


       「你的飛機早以在她的電腦和她的控制之下,實際上是她再開飛機,不信的話,你試試看。」


        亨利動一下控制器上幾個鍵,飛機不接受他的控制,他驚訝地看著思瑩,思瑩微笑的說:「讓我們一起降落,好嗎?」


        亨利點點頭。銘騣更是意外,思瑩會開飛機,同時現在要降落飛機。


        思瑩又和保羅說了一些飛機的事之後,思瑩說:「保羅,你能否幫我找到史林,要他開車到飛機旁邊接我們。」


       「沒問題,史林現在我這裡,我們十五分鐘後見。」保羅知道思瑩不想與記者碰面。


        正駕駛亨利像旅客報告這好消息,同時請旅客繫好安全帶,準備降落。然後,把位子讓給思瑩,坐到副駕駛約瑟夫的位子上。思瑩坐好後,又在電腦上操作一下,回頭對著銘騣點一點頭,然後準備下降。


        飛機在上空盤旋一下,開始預備下降,思瑩在時間與速度上的控制太完美了,使人的感覺不很受到大氣層、空壓的影響。尤其是飛機著落時,輕微地振動,然後,很 成功的平穩著地。亨利不由得對她更加欽佩。


        等飛機停下來了之後,所有旅客大聲歡呼,跑來擁抱思瑩。感謝思瑩。等他們都下了飛機,亨利和約瑟夫也過來擁抱她,謝謝她,此時,保羅也上飛機,一看到思 瑩,立刻緊緊抱住她,高興地大叫:「太棒了,葛麗西絲。」對思瑩,說:「歡迎你們平安歸來,我愛妳。」


        思瑩只是笑笑,輕輕推開保羅,銘騣看到保羅這種舉動,心裡起了不平衡,很冷淡的和保羅招呼一下。思瑩看銘騣一眼,看出銘騣臉色不對,整個心往下沉,很勉強 地對保羅說:「謝謝你,保羅,我想現在回家,詳細情形,明天我會將報告送過去給你。」


       「不急,你好好休息吧!行李明天會送到府上。」保羅還是很欣奮的說。

第二十五章 ---25-3(完結篇)


    此時,客艙裡,有些旅客呈現出不穩情緒,正駕駛和空服人員企圖安撫,效果不大,於是思瑩站起來,走到客艙,自我介紹,有不少旅客看過報紙上的報導,大聲呼 叫:「太棒了,感謝上帝。」思瑩走到一位情緒最不穩的旅客旁邊,蹲下去,伸出手對她說:「來,握住我的手。」


    思瑩微笑的對她說:「覺得怎樣?」


    那女旅客說:「妳的手好柔軟。」


   「還有?」思瑩問。


   「妳的手好溫暖。」


   「對,因為我知道我們會沒事,我們會平安降落。OK?」思瑩安慰她說。


    她點點頭。思瑩站起來,發現銘騣就站在身後,深情地看銘騣一眼,對所有旅客說:「這位是我的先生,查理,我們剛度蜜月回來。」眾旅客聽了,嘩一聲叫出來。思瑩繼續說:「他會留在這裡陪大家。」


   「不,讓他跟妳在一起,我們不會有事。」有幾位旅客立即反應。


   「謝謝你們。」思瑩微笑著,又說:「我需要大家的合作,給我一點時間,好嗎?」


   「沒問題,妳們快到駕駛艙,不要擔心我們,我們會很好,對不對?朋友們。」


    大 家都表現出支持她。銘騣伴著思瑩回到駕駛艙,一路思瑩都沒說話,約六百名的生命在她的手上。銘騣感到思瑩身上的壓力,緊摟著她。一回到駕駛艙,思瑩像又變 成另一個人,輕鬆的和正駕駛,副駕駛說話,緩和他們的情緒,然後,全神投入,雙手忙碌在鍵盤與飛機儀表上操作,沒有人看懂她做什麼。事實上,這架飛機的資 料,自從保羅給她資料之後,思瑩早已研究過很多次,對它很熟稔,她曾暗示保羅,這架飛機的飛行過份依賴飛控電腦電子自動系統,有潛伏性的危機在,最好能略 微修改增加人為的駕駛控制;這次真的出問題了。經過漫長地時刻,約一個小時十五分鐘之後,思瑩才停下來,問:「我們現那裡?」


   「快靠近西雅圖上空。」副駕駛說。


   「很好,幫我接保羅。」


    立即接通,「葛麗西絲進行怎樣?」


   「很好,現在我的電腦控制中心已可掌握它,只是有兩個小毛病,無法現在克服,降落時,需要電腦與人力同時配合,我想是不是我來駕...」思瑩尚未說完。


   「那當然,在好也不過了。我來和亨利談。」保羅知道思瑩不僅只懂研究飛機,平時有空,就在公司練習開那架幾可亂真的模擬飛機,它的操作比一般正式開飛機還 難,思瑩因此,練了一手相當棒的開飛機技術。更何況思瑩和她的電腦幾乎是一體的。現在也只有她能應付任何變化。


    剛開始,亨利有點不相信保羅的命令,要他配合思瑩降落。保羅就直接對亨利:「你以為現在你還在開飛機嗎?」


   「難到不是嗎?」

第二十五章 ---25-2(完結篇)


      「你看你後面那位小姐是誰?」保羅算好,剛才一時無法立刻和飛機通訊是思瑩和爺爺在通話的關係,頭等艙離駕駛艙也很近,下個樓梯而已,現思瑩應該到駕駛艙了。


      「保羅,你在說什麼?那裡有小姐?你在開我玩笑?」話是這麼說,亨利還是回頭看,看到一位空服人員正在阻擋思瑩和銘騣進入駕駛艙。亨利立刻叫到:「讓他們進來。」


       「亨利,她是頂頂有名的葛麗西絲‧殷博士。你該聽過她的名字吧。」保羅說。


       「真的?太好了,感謝上帝。」亨利叫起來。


       「亨利,讓我和她說幾句話,好嗎?」


       「殷博士,妳好?我是亨利,拉貝爾。保羅要和妳說話。」亨利立刻將接話器交給思瑩。


       「這是我先生,查理。」思瑩微笑的簡短介紹。將接話器戴上,說:「嗨,保羅,怎麼一回事?」


        於是保羅將整個情形向思瑩報告,問:「記不記得,以前我曾給你一捲這架波音7x7巨無霸的資料,妳有沒有輸入妳的電腦控制中心?」


       「當然有,你不是要我做更進一步的研究。」


       「很好,妳將它找出來,先在ACSC和MASC檔,詳讀它的內容,妳就知道下一部該怎麼做。妳能否能將妳的電腦和飛機的電腦連線?」


       「那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。」


       「很好。現在飛機上的油,約還夠一個半小時,先用妳電腦上的偵測系統,連接衛星,尋找航線,避開所有的亂流,節省飛機的用油。妳知道該怎麼處理,有任何事,立刻和我聯絡,我會在這裡等。」


       「好,我知道了。再聯絡。」思瑩正要拿起耳上接話器,聽到保羅還在叫她,又掛上,說:「保羅,還有事嗎?」


       「葛麗西絲,我確信我會看到妳平安抵達。」保羅停了一下,說:「我愛妳。」


        思瑩聽了,停頓片刻,說:「謝謝,我們都會沒事。」


        思瑩回頭看一下銘騣,銘騣點點頭,支持她。思瑩打開她的電腦,開始操作;由於飛機的控制系統電腦出問題,此時飛機只是固定飛在離地約一萬公里高度,無法下 降,也無法減速或加速,如果電腦控制系統沒修正過來,飛機飛到沒油時,只有一條路可走,從高空中摔下來,還好可變更方向。思瑩要副駕駛約瑟夫記下飛機需要 改變的方向角度和時間,以避開所有亂流。思瑩看出約瑟夫情緒不很安穩,對他說:「我們會安全,請你注意時間和角度,一個小時之後,我們會在西雅圖的上空, 然後安全降落。」

第二十五章 ---25-1(完結篇)


        爺爺看一下表,時間差不多了,正打算到廚房準備晚餐,電話鈴鈴響,爺爺拿起電話:「哈囉。」


       「哈囉,也也,我是保羅。」思瑩公司的總工程師保羅打電話來,老外說中國話不容易,尤其是在音調上,保羅學思瑩稱呼爺爺都叫成『也也』。


       「保羅,葛麗西絲去渡蜜月還沒回來。」


       「我知道,她幾時會回來?」


       「就現在,飛機應該到機場了。有事嗎?」


       「有一架飛機出了一點問題。也也,能否請你告訴我她的班機號碼,我人現在機場,我去接她。」保羅說。


       「請你等一下,我看看。」爺爺拿出思瑩留給他的行程表,然後說:「保羅,是北美航空公司NA751。」


       「太棒了,他們平安了。」保羅大叫起來。


       「你說葛麗西絲的飛機有問題?」爺爺一聽,很緊張的問。


       「是的,是飛控電腦系統出了一點問題,有她在沒問題了。」保羅立刻又說:「也也,不要擔心,我現要和機上連繫,等回我再和你聯絡。〞


       「保羅,要不要我先和葛麗西絲連繫,告訴她狀況。」


       「好,謝謝。」保羅知道爺爺有專線可和思瑩很快接通。


        於是爺爺立刻按手表上的緊急按鈕。此時,思瑩正對銘騣說她覺得飛機有點不對勁,剛說完,小秘書電腦傳出音樂,思瑩對銘騣說爺爺有緊急的事。立即打開電腦 。


       「小瑩,剛保羅打電話來,妳坐的飛機有點問題,快到駕駛艙,再聯絡。」爺爺說完立刻掛斷電話。


        在駕駛艙,正駕駛亨利剛好也接到保羅的通話,保羅高興的對亨利說:「你太幸運了,你們安全了。」


        亨利說:「保羅,你找到解決方法了?」

第二十四章 ---24-8


        王自強打破沉悶說:「愛蜜莉,把送大姊和唐...姊夫的禮物拿出來。王自強本想說唐大哥,想到剛才思瑩說自己是她的另一個弟弟,立刻改口叫「姊夫」。女士 們一聽到禮物都很有默契的站起來,走開來,思瑩感到有點納悶,一會兒,手裡都拿著一份禮物出。


        愛蜜莉從手提包裡拿出兩個小禮物,遞給王自強,王自強先送給銘騣,說:「恭喜你,姊夫。」然後到思瑩面前說:「大姊,生日快樂。」


        接著大家立刻拿出禮物,祝賀思瑩生日快樂聲,此起彼落,艾美和麗娜也從裡面拿出一盒雙層大蛋糕;思瑩好驚喜,眼裡充滿高興的淚水,「妳們...」說不出話來。


        「姊姊,只會幫我們做生日,每次我們要替妳做生日,妳都拒絕,這次我們可是經過姊夫的同意,對不對?」小琳說。


        「妳現在應該可以慶祝自己的生日了,是不是?」銘騣愉快笑著說。


        思瑩知道他的意思,母親回來了,點點頭,含著眼淚,很感激的說:「謝謝你們...」


        「大姊,快拆開禮物來看。」王自強很興奮的說:「姊夫,你也快拆開來看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水仙花...」思瑩欣喜的叫到。水仙花是思瑩最喜歡的花;這是一對十八K的耳環,水仙花的中心有一顆耀眼的鑽石,打造很精緻,銘騣是水仙花領帶夾,一看就知道是經過精心設計。


        「是的,水仙花。我沒有忘記妳曾告訴我水仙花的故事,水仙花代表友誼,為朋友犧牲自己,一份難能可貴的友誼,是一種特別的愛。這是愛蜜莉設計的圖樣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謝謝你們,自強、愛蜜莉,我...」思瑩今晚太高興,好幾次都說不出話來。


        「我們都很喜歡,這真是一份很特別、很有意義的禮物,謝謝你們,自強、愛蜜莉。」銘騣接著說。


        「今晚,我好高興,我太高興了。現在大家都在這裡,希望你們永遠記住我的一句話,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。」思瑩眼睛裡含著淚水,激動的說。


        「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。」大家聽了情緒高揚,立刻高聲附和。


        銘騣緊緊摟抱著思瑩,輕聲的說:「我的小瑩,妳太好了,很了不起,妳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女人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是大家團結的力量。」思瑩微笑的說:「我們來切蛋糕,好嗎?」


        「嗯,好。」銘騣在她的臉頰上親吻一下,說:「小瑩,祝妳生日快樂。永遠快樂。」


         吃完蛋糕,大家很愉快的聊天到東方肚白,思瑩要小強們在倫敦多玩幾天;一大早,曾偉明開車送思瑩和銘騣到機場搭乘八點半飛機。


第二十四章 ---24-7


    『是誰?』自強繼續問。


    『一個住在倫敦的人。』


    『偉明哥?』


    思瑩搖一下頭,憂傷的說:『一位住在倫敦的人。』


    『大姊,他是誰?我見過他嗎?』


    『我們都沒見過面,我想我永遠也見不到他』


    『為什麼?』


    思瑩沉默片刻之後,要求的說:『自強,請你忘了今晚我對你說的話,好嗎?』


    「你怎麼都沒告訴我?」小琳很驚訝的說。


    王自強沒回話,繼續說:「當時,我看到大姊眼裡閃爍著淚光,我不能讓大姊傷心,我立刻答應大姊,我絕不會對人說出來。漸漸地,我也忘了這件事。」停一下,看著思瑩,問:「大姊,那個人是不是唐大哥?」


    思瑩點點頭。此時大家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,銘騣聽了更是感動,緊緊摟著思瑩。


    「想不到,我們都認識大偉、咪咪、約翰(王自強),多年來,我們卻隔了這麼遠。」銘騣很感慨的說。


    「說來是我的錯,只有我知道大姊的事和唐大哥的故事,為什麼我從沒有想到要將他們連在一起。」王自強說。


    「這一切都是上蒼的安排,我認識查理也有十四年,從來也沒想到他會認識小瑩,故事中的女主角會是小瑩,這是誰也想不到的事?」偉明說。


     曾偉明說完,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他們之間,十五年的苦戀和等待,氣氛變得有點沉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