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 
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最後的心願 < 二 > 跨出


先生不肯在離婚證書上簽字,也許是懺悔,一筆千萬元立刻存入她的銀行帳戶裡。


她也立即找來一位房地產仲介的朋友,她要找一間有山有水的房子,加上一塊能讓她種植的土地。


這決定又引來了一陣陣的反對聲。


「地遠心不遠。」她說。


「沒有這種說法啦。」大女兒說。


「那有這種事。」小兒子說。


「荒唐,荒唐。」先生咆哮。


「過去我們住在一起,天天見面,彼此間應該是很接近,可是我們的心比陌生人還要陌生。」她平靜的說,對這種聲浪似乎早在預料之中。


很快朋友給了她好消息。


兩天的看屋,她找到自己心中的夢。


不到一星期,她搬離了生活三十年的房子,帶著愉快的心情,帶著她喜愛的東西,唯一屬於她的三十箱書籍和一個裝滿衣服的行李箱,頭不回的走了。


任誰也留不住她。任誰也留不住她。


像脫去一層沉重破舊的大衣,她感到自己的心情是無比的輕鬆快活,體內癌細胞的嗜孽似乎失去了它的威力。


她,真的走了。


< 未完待續> 

標籤: 短篇小說

最後的心願 < 一 > 判決


生只是一個開始,死只是一個結束,這中間的過程只不過是一個故事。


醫生的結論是一張判決書, 她被判了,她只剩下三至六個月的時間去完成她一生最後的故事。


她決定了,沒有絲毫的悲傷,反而是精神斗擻的站了起來。


她決定要一個人獨自走到盡頭,去過她心中最後的一個願望,做她心中一直想做的事


只有她一個人,她要用自己的雙手創造自己的世界,沒有外界的雜音,一點小小的聲音來自最親近的家人,也被拒絕了。


老實直率的大兒子說:「媽媽,讓我們陪伴著妳。」


二兒子野性大,平時說話很跋扈,此刻驚訝得舌頭打了結般,牙缝生硬地蹦出一個字:「媽,」


大女兒說:「媽媽,妳不要我們了嗎?」


平常最會撒嬌的二女兒,嘴裡不斷地反覆哭叫著:「媽媽,不要,不要,媽媽‧‧‧」 


她的丈夫問:「我對你不好?」


她很冷靜地說:「你們都回去好好想一想?想通了,也許還來得及,想不通,我一個人反而能走得更快樂。」


表面的冷靜,不代表內心也是如此的沉著。


三十年的婚姻,辛苦的渡過養兒育女的日子,當先生失業失意時,她原本軟弱的肩膀如一棟房子的大樑,不畏艱苦,省吃儉用,全為了一家大小。當經濟好轉之後,她的節儉卻成了取笑的話柄,有時是被責駡侮辱的箭頭。


罷了,不想回想,不願回憶,過去就讓它過去,能走的路已不長了,心中只想自己一個人一步一一腳印的走完這最後的一段路。


不為所動的堅持,她走了,不,是她開始走上另一條新路而已。



(未完待續) 

標籤: 短篇小說
  •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