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2007年03月23日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一大早,我做了一件很大的錯事。說來話長,就長話短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應該從昨晚說起。昨晚睡覺前,爸爸如平時般帶我到後院走走,做睡前如廁,為了貪圖在外面能停留那多一點點的片刻,我到處走走嗅嗅,爸爸看我無意於例行公事,就叫我進屋睡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早上,姊姊都是第一個最早起床,爸爸、媽媽和哥哥都還在睡覺,約六點左右,她要出門上學前,她便會帶我出去一趟。今早,姊姊如往常般,帶我到後院裡,我明知我應該做什麼,可是我就是想多玩一會兒,對於那一、兩分鐘可以解決的事,我憋在肚裡。姊姊看時間快來不及了,就帶我回屋子裡,然後,她就上學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約半小時,我的肚子開始作怪了,我強行忍住,我一定要等到爸爸或哥哥起來。我想用睡的方法來忘記肚子裡的爭吵,可是就睡不著。肚子的一堆傢伙一直想往外衝出來,時間在這個時候,走得更是慢,當我在外面玩時,時間能像現在般,慢慢的走就好了。事總與願違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奇怪,在這個家裡,小甜甜和小龍龍可以在他們自己的房子裡隨時方便,因為他們的房子是兩層的,上層是睡房,下層是鋪了一些很香的細薄小木碎片,當他們方便之後,這些木削不但可吸收水又可掩飾異味,爸爸、媽媽、哥哥和姊姊隨時會將這些排洩物清除。又爸爸、媽媽、哥哥和姊姊他們也有一個房間,好像聽他們說這是廁所,他們用了之後,都要沖水的。我的房間很簡單,沒有這些功能,只能睡覺。為什麼就我一個人,必需到後院去,十分不公平。每想到這裡,心中就很納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話說回來,雖然我都是到外面去解放,舒服之後,爸爸和哥哥也都會將這些臭東西,用塑膠袋包起來,丟到垃圾桶,事實上,他們也很為我的活動空間保持乾淨,我真不應該報怨。

        肚子裡的怪物,越來越激烈,我快受不了了,怎麼還沒有人起床啊,救命啊。現在我很後悔,本份該做的事,不應該有任何的借口或企圖,為了多玩那幾分鐘,我害死自己了。這就好像有的時候,爸爸和媽媽會對哥哥姊姊說:「年輕人如為了年輕,只知貪玩,書不讀好,不好好學習,這些時間白白浪費了,將來你們老了,就會後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我還沒老,我已經再後悔了。唉唷!怎麼辦呢?它快跑出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在屋裡的地板上大號,我的面子也會全失,我已兩歲半了,折合人類的年齡也有25歲了,25歲是成年人,是個大男人。小甜甜和小龍龍,他們都很想幫我,我又都不敢叫出聲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後,我真的沒辦法了,只好跑到客廳的地毯上隨地而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不久,爸爸下樓了,立刻發現狀況,大發雷霆,我簡直是斯文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我錯了,下次不敢了。今天,我處罰了自己,躲在自己的屋子裡,禁足一整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傍晚,媽媽說我曉得知錯,明天如果有空的話,她要去買我最愛吃的牛筋乾。對了,這次我會耍性子,有一半的原因是我半個月沒吃牛筋乾,我好想吃喔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很生氣說:「這麼大了,還不懂事,不買給他吃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經過這一次的教訓,我知道了,只要我乖,只要我遵守做事的基本原則,爸爸和媽媽都是愛我的,一定會牛筋乾買給我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發誓,我以後再也不會亂搞了,這樣只會自己害自己,我深深地體會了。


-----

三狗演義 (二) – 楚歌的清晨 (下)

2007年03月23日

        「我,我……」這種事,我真不知該如何開口。唉唷,該死的肚子裡面的臭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要不要叫醒爸爸和哥哥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,不要,我沒事。」聽到小甜甜要叫爸爸和哥哥,我很緊張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Kulo哥哥,你那麼緊張幹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啊,唉唷!」我還是忍不住的哼。我覺得我快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Kulo哥哥,你到底要不要緊?跟我們說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是啊,Kulo哥哥,你說嘛,或許我們能幫助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看來我不說不行了。我說:「昨晚我沒有拉便,今早也沒有。現在好急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有點幸災樂禍地說:「剛才你還說沒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Kulo哥哥,你不能忍,聽說忍了太久會得痔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是啊,現在最好叫醒爸爸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爸爸在樓上睡覺,他聽不到的。」我說,其實是找借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你的聲音最大,他一定可以聽得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就是說,我和小甜甜加起來,聲音也大不過你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不敢叫。爸爸會罵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你不敢叫,我們的聲音又小,是起不了作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Kulo哥哥,看你這麼痛苦,你還是叫一叫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我已經無法忍了,快步的走到客廳,連續噗噗了幾聲,全身終於輕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聽到小甜甜和小龍龍大聲地喊:「好臭喔。」



-----

三狗演義 (二) – 楚歌的清晨 (上)

2007年03月23日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一大早,當姊姊前腳剛要踏出門口上學去,我對姊姊說:「再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姊姊才將門關上,小甜甜立刻傳來牠甜蜜的小聲音:「Kulo哥哥,你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我說:「小甜甜早。」沒聽到小龍龍,我又問:「嗯,小龍龍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他呀,還在睡…懶…覺。」小甜甜故意慢吞吞地吐出幾個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誰說我在睡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你醒來了啊?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剛才我是假裝睡覺。早醒來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我聽了想笑:「呵呵,裝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Kulo哥哥,剛剛大姊姊進來時,好像臉色不太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一定是你貪玩,沒有在外面大小便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我當然不能承認地說:「誰說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如果有的話,你不會一進來,就往自己的房子裡走進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有道理。好像這個情形發生過好幾次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要不是大姊姊要出門了,她了叫你,你才走出你的房間。」小龍龍這小子說得還真仔細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好像是這樣,這個情形發生過好幾次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他們兩個你一言我一句,原本心情就不好了,不理他們,說:「不跟你們說了,我要去睡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Kulo哥哥,你還沒睡夠啊,昨晚你不是有早一點點睡覺嗎?」小龍龍好似在糗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你不舒服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啦。我去睡了。」是給他們說對了,我最好不要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好吧,好好的睡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過了約半小時,我的肚子開始不舒服,不起來也不是,想起來又怕拉了。我忍不住的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是我的應聲蟲,我哼一聲,她立刻反應,關心地問:「Kulo哥哥,你怎麼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Kulo哥哥,你不要緊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還好。」我慢慢地站起來。走到他們的屋子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「Kulo哥哥,你的臉色不太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龍龍:「你是不是病了?」



-----

三狗演義 (一) - 揳子

2007年03月15日

        當一個家庭只有一個孩子時,男孩叫獨子,女孩則稱獨生女,我也曾經是這個家的 “獨犬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當一個家庭裡只有你一個小孩,也就是說獨一無二時,寵與愛集於一身的滋味,是多麼令人陶醉和難忘。那時候,媽媽經常向爸爸提出抗議,說我是好命的傢伙,小小年紀就能乘坐20多小時的飛機,躍過太平洋,住在環境優美又有空曠庭院的地方,全台灣恐怕我是第一個這麼好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對啊,記得出國前,爸爸帶我去看獸醫打預防針時,裡面的叔叔阿姨也都這麼說。剛抵達加拿大家的第一天晚上,爸爸立刻往我嘴裡塞進一堆健胃藥和營養食品,說經過長途飛行怕我會感冒,然後和哥哥給我洗了一個香噴噴的熱澡。隔天,爸爸在他的辦公室裡木造了一個大房子給我,爸爸說冬天這裡會下雪,很冷,所以房子要在屋子裡。這就是我被寵的開始。夏天時,爸爸和媽媽喜歡坐在庭院裡乘涼,爸爸因此準備了一張專用涼椅給我,上面還鋪了一張厚毯子,這樣我跳上去坐時,我才不會滑倒,涼椅不涼了,但媽媽說這張椅子像是給皇帝椅,又說我坐在上面像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像什麼呢?」爸爸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看他的坐姿很挺,長得有威風又俊,像隻皇帝狗。」媽媽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最喜歡這一句話了 - 「皇帝狗」。哈哈,我是狗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景不常,約一年五個月以前,當時我才只有一歲五個月,家裡又增加了兩位小可愛,是分擔也是奪取了爸爸媽媽哥哥姊姊給我的愛,從此生活在我們三個同類間起了好大的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們都已經知道我是誰了,就省略了自我介紹這一關,讓我來介紹這兩位小可愛給大家吧。他們是小甜甜和小龍龍,他們是同年同月不同日生的,小我一歲。說他們小,確實是很小,長到現在已經快兩歲了,體重還是只有兩磅多一點點,吃不胖長不胖似的。小龍龍比小甜甜重些,他的祖先是來自日本的約克夏犬,長的很壯,媽媽說他像個小坦克,跑起來橫衝直狀的,模樣很可愛,又說他是一隻Show dog。小甜甜是名符其實的甜美秀麗,她也很溫柔,她的一半祖先則來自韓國,媽媽總是說女孩子就是女孩子,小甜甜的一舉一動真像個淑女般,我想就是這個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我們三個人住在同一屋簷下之後,許多事情發生了。有一天,媽媽對爸爸說:「看他們這樣下去,好像是在演一劇三國演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?」爸爸似乎沒聽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咦!『三國演義』?這是什麼呢?我立刻豎起我的順風耳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說古時候有『三國演義』,現在在我們家有『三狗演義』啦。」媽媽說完之後,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我不知道『三國演義』的故事,嗯,但我喜歡『三狗演義』這個名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這麼決定了,從今天開始,有關於我、小甜甜和小龍龍的事,就列入日記裡的『三狗演義』吧。



位朋友來看我們

-----

2007年03月02日

        昨日才稱讚著天氣,沒想到從半夜三點半左右開始下雪,稀稀細微的飄雪聲,在夜深人靜裡特別清楚傳入我那獨一無二的雙耳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場雪是從入冬以來,下得最久的一場雪,是否是最大的,我就不清楚,反正屋前屋後積雪已一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爸爸除完雪了之後,讓我到後院去玩雪,看到兩三尺深的雪,空氣中充滿白雪的味道,令我興奮得忍不住左踢右踏,雖然心知肚明的了解到,等會兒媽媽會罵我破壞了她的美景,管不了那麼多了,白雪還是不斷地飄落,好像是跟我玩耍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想到媽媽不罵我,當我和爸爸打了幾場雪戰之後,一進門尚未將停留在身上的雪花抖掉,媽媽興高采烈地從廚房跑過來,霹靂啪啦地說:「我剛剛有偷拍到幾張Kulo玩雪的相片,還有你們在一起的記錄短片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未經許可偷拍,這可是犯罪行為啊。」爸爸笑嘻嘻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媽媽報告完了之後,轉身下樓,說要將相片放到電腦裡,好奇的我,立刻跟在媽媽的後頭,想去看個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嘿,Kulo,來擦屁股。」爸爸看我要走開,立刻叫住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對喔,差點忘了,剛才在外面,我有大號,保持乾淨和清潔對身體健康是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我衝下樓,來到媽媽的身旁,正好趕上相片出現在電腦裡。

        「Kulo,這就是你的照片,喜不喜歡?」媽媽對我說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喜歡,那還用問,話說不出口,只好猛搖尾巴,打得媽媽放在矮桌小椅上的紙張,沙沙作響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好,Kulo乖,這一次我會幫你貼在你的日記裡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汪,汪。」這還用說嗎,當然好囉。


你們瞧瞧,我是不是很帥很英俊瀟灑呢?

腳踏入雪裡,約一尺深,需要用力才能抽出腳,比平地還難行耶,
不過,就是好好玩。


位朋友來看我的寫真照片

-----

2007年03月01日

        時間過得真快,一眨眼,新的一年已過去了兩過月,也就是一年的六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從二月中旬開始過著真正寒冷刺骨的冬天,也可算是沒有白過一個名符其實的冬天,對天氣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星期,到今天為止,天天豔陽高照,白雪從一開始的堅持,慢慢地不再抗拒太陽,純潔文靜地享受陽光無私的愛,漸漸地感動得流下淚來,看著她分秒間漸縮小的身影,心中百感交集,她的淚將流入大地裡,花草萬物得以滋潤逢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說趁著天氣這麼晴朗,他要去幫汽車洗個春澡,這是爸爸最喜歡做的一件事,給他的寶貝車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下,媽媽可樂了呢,她可以同時使用兩台電腦,一台辦正事,一台看寬頻電視,應該大部份的時候是聽吧,反正,媽媽最喜歡一心兩用,哥哥經常為此產生懷疑態度,問媽媽到底她是在看還是在聽?媽媽總是說都有,我看是只有一半是對的,因為媽媽經常都要回頭倒帶,又重播一次某片段,這也是媽媽喜歡寬頻電視的原因之一,另外就是沒有廣告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好幾個小時,爸爸總算洗完的汽車寶貝,走進屋裡。喝了一大杯熱茶,媽媽似乎不知道爸爸進來了,屁股仍然還粘在椅子上電腦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媽媽突然站起來上樓梯,好奇怪喔,爸爸一聽到媽媽的腳步聲,立刻從餐廳,像小貓般,無聲地走出客廳。

        媽媽上樓後,好像在找人般,廚房沒人,繼續走到餐廳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立刻從客廳閃入進門旋關處,身體緊貼著衣櫃的玻離門,好像是怕媽媽看到,我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媽媽看餐廳、客廳都沒人,我的意思是除了我之外,沒有其他的人,就回走到廚房,傻乎乎的我,跟在媽媽的身邊,忽前忽後,亦步亦趨,我很好奇,這兩個老人在搞什麼鬼。

        「Kulo,爸爸呢?你有沒有看到爸爸進來?」突然,媽媽開口問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時之間,我弄不清狀況,只有愣頭愣腦地看著媽媽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去,Kulo,去爸爸那兒。」媽媽又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句話我最清楚了,每次我不乖不聽話的時候,媽媽就叫我去找爸爸報到,也只有這樣我才能安靜下來,乖寶寶似的到爸爸身邊罰坐,因為我很怕爸爸生我的氣,可是我不懂,這次為什麼媽媽要我去爸爸那裡,我又沒有做錯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還是如往常般,聽話地搖著尾巴,朝著旋關處走去,這時,爸爸從旋關處走出來,開口似笑似罵地說:「傻Kulo。」看來,爸爸沒有在生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乎我的意料外,媽媽哈哈大笑地說:「老爸,看你要如何躲?我只要說『Kulo,去爸爸那兒。』聰明的Kulo就會將你找到。這一次你失算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什麼什麼的?一個說我傻,一個說我聰明,他們到底在做什麼,我怎麼看不懂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媽媽還是笑個不停,又說:「想跟我玩捉迷藏,沒那麼容易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喔,原來這叫做『捉迷藏』。




-----

2007年02月15日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是情人節,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        說來說去,還是想說天氣,今天雪是停了,太陽高照,但是好冷好冷,目前是攝氏零下18度,但感覺溫度是在零下30度左右,說冷嗎?對我來說,還好啦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的冬天很溫暖,聖誕節不但沒雪還下雨,真反常。一月還好,不很冷,下了幾次雪,地面總算有點留白,到目前為止,二月的冷算是正常的現象。大家見面時,相互寒暄下,不抱怨冷,反而高興地認為這才算是冬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說的是昨天,昨天下了幾乎一整天的雪。一般來說,下雪時是不冷的,意思是說溫度在零度左右,空氣中呈現乾爽,所以一點兒也不冷,穿著薄外套還可到外面逞一下威風呢,可是昨天就不同了,氣象局測量的溫度是至少零下11度,不應該是下雪,卻下起好冷的雪來,媽媽說從她住到這裡以來,今年是最特別的暖冬,昨天是印象中唯一的下雪天是冷天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一天的飄雪,現在屋外的世界市是一片白茫茫。屋前的大馬路不時傳來除雪車的忙碌聲,不少住家車道的兩旁,隨著鏟子的一鏟一除,慢慢地堆積成兩座雪牆,後院的樹枝樹葉上像披著一件白色的風衣,白雪在陽光的照耀下如鑽石般亮晶晶的閃爍著,真是美不勝收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會兒,爸爸清除車道的雪之後,希望他能帶我到後院去玩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想玩雪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乖乖地等了。


2007年01月20日

        新的一年開始,突然之間,爸媽變得很忙碌,好像有許多事情要處理,兩人有時為了討論事情,說到三更半夜,白天一下出去,一下進來,幸好這個冬天的雪不多,否則還要鏟雪,事情就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了,新年新發現,我剛剛發現在日記裡,大部份都在談天氣,可能真的受了全球性的溫室效應的影響。不只是我在說,爸媽沒幾天就會談一次天氣,像屋外的雪,現在是薄薄的一層,約十公分厚,這算是破記錄的下雪記錄,只要太陽一出來,沒兩天就融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這裡的天氣異常,例如澳洲的乾旱,有毒沒毒的蛇都跑出來,跑到住宅區,躲進購物中心,更甚者,還咬死一位十多歲的男孩。又譬如北極的冰層融化,殺人鯨不得已北移,結果威脅到原住民的生計,因為體型龐大的殺人鯨可能吃掉他們賴以為生的魚類。

        從聖誕節隔天的那一場雪開始,到現在才下了四次雪,每次都隔了幾天,雪兒就不見了。上星期日,天氣也很好,出大太陽,爸爸和媽媽到森林裡去了一整天,回來之後,媽媽懷念似的說想當年剛來加拿大的時候,第一年的十月就像現在一樣,雖然下了些雪,但每次雪很快就融了,氣候和感覺就像現在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聽說也有不少地方,因為雪下得太少了,所以不能滑雪,對於喜愛滑雪的朋友來說,一定感到很難過。也有些滑雪場,因為雪太少了,則用人造雪,可是爸爸說,使用這種人造雪,因製造過程中,對於空氣有某種程度的污染,同時,也會增加溫室效應的危機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幾天,媽媽問哥哥還記不記得小時候,每年的聖誕節到元旦期間,學校放假,就在屋後做雪屋和雪洞。哥哥說他當然記得,那時雪好多好多,有一年,為了做一個好大的雪屋,每天放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做雪屋,足足花了一個月才完成。聽了,我好羨慕喔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早上,爸爸和我在後院的雪地上玩你丟我撿,爸爸丟小棍子,我立刻跑去撿,真好玩。有時,爸爸丟高一點,棍子打到茂綠的柏樹上,樹枝上的積雪就飄下來,雪兒淘氣地將小棍子覆蓋住,讓我一時找不到,幸好我的嗅覺很棒,在雪地上、樹下跑幾回,就能聞出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的雪少,使我更懷念去年的冬天,後院堆積了一座小雪山,爬上跑下,有時天氣很冷,雪山的表面凝固成冰,一不小心,就滑下來,又驚又怕,幾次以後,反而覺得好好玩喔。

        希望今年還有機會多下幾場大雪。



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