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7)

        星期六晚上七點,周三準時的出現在加賀,黃董三人早已在那裡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抱歉,抱歉,讓你們久等了,我沒遲到吧。」周三見他們三人坐在一起,禮貌性的含喧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,很準時。是我們早到了。」黃董看來氣色不對,勉強笑笑,回應周三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一邊坐下來一邊問:「黃董臉色不是很好,怎麼了?身體不舒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才一坐定,李董已開腔:「周董,前天黃董打電話給那位徐小姐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那位徐小姐?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星期三去的那家西餐廳裡面的小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喔,那位徐小姐,她怎麼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電話是別人的,我打過去是個男的接電話,還被臭罵一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然後黃董就跑去那家餐廳,一問,姓是對的,名字卻不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喔,是這樣。你有沒有問清楚她的真名?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問了,餐廳裡的人說,說什麼這個名字也可以,搞什麼鬼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也許她寫給你的是她的別名、小名,或者是筆名,現在不是很流行寫部落格嗎,各種名字都有,有空時,你不妨上網去找找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上網去找?周董,你說得也有點道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可是電話怎麼解釋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這我就不清楚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算了,周董,我服了你。那天有空,長榮桂冠,我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正要開口,沈董不服氣地說:「那怎麼行?電話名字都不對,怎能算贏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還是如常般,淡淡地似笑不笑的老表情,一點生氣也沒有的說:「沈董,當初沒有聲明說名字和電話要正確才行,況且,那紙條是那位小姐自己本人寫的,又怎能說我輸了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自知會辯不過周董,說:「沈董,沒關係,我請,我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是啊,我是證人,當初只說拿到電話和名字,並沒有說非要正確不可。這不是周董的責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到李董這一說,沈董搖搖頭,無可奈何地說:「要賭贏你周董真的是很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是沈董你客氣了。不過話說回來,人家徐小姐已有男朋友了,聽說已談到婚嫁了,我想黃董這事就算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張大嘴巴,太出乎意料了,大聲地叫道:「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周董,你真厲害,連這種事你都那麼清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剛好聽說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周董,很奇怪小姐們都很喜歡你,你也說說,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?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是啊,老朋友在一起很久了,我看不出來你的法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這很重要,周董,說來給我們聽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沒有法寶,也沒有方法。其實很簡單,只要將她們都當做自己的妹妹般的看待,心無雜念,就這樣而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啊!就這樣?」三個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是啊,就這樣。譬如這次,黃董一開始的心態就是想把妹子,對方一定會放下保護網,你想接近自然也就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又不是自己的妹妹,如何能把對方當做妹妹看,何況長得這麼漂亮動人,難啊。」黃董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確實不容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難不難就看你自己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一但將對方當做妹妹般對待,我看要想進一步是難了,除非變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聽了李董最後一句『變態』,忍不住哈哈大笑,笑完了,飯也吃飽了,臨走時,周三說:「感謝你們的兩次大餐,黃董,長榮桂冠我看就算了,下一次,我請你們去吃海鮮。李董,你對海鮮最了解,麻煩你安排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沒問題,包在我身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沒好氣的說:「那就李董要請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什麼?如果不去長榮桂冠,當然是要我請大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不改本色,微笑地說:「好吧,我沒意見。時候不早,我該走了,請你們討論決定後,通知我一聲即可。再見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爺爺說到這裡,巧媳婦走過來,說:「故事說完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爺爺剛剛說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媽,周三好聰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巧媳婦笑著說:「故事聽完了,正好可以洗手吃晚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今天爺爺說這個故事好長喔,我肚子餓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我也好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聽到兩個小可愛的一番話,老爺爺好開心的笑了。

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6)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周董,還是你有辦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是啊,看你對那位小姐也沒說幾句話,她就寫名字和電話給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喜滋滋地伸手立刻拿紙過去,說:「周董,真多謝了。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她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黃董,不急一時,人家小姐還在上班,你要打電話給她,等明天再打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是,是,明天再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周董,說真的,你也告訴我們,你用什麼方法讓小姐這麼聽你的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什麼方法也沒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?」三個人齊聲地無法相信般的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真的,沒騙你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那位小姐送菜上來,說:「周大哥,這是你們的菜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、沈董和黃董個個睜大眼睛,看一下周董,又看了那位小姐,臉上都充滿著懷疑與不解的訝異,再度異口同聲地說:「這麼快就叫周大哥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似笑不笑地說:「大家不都這麼叫我嗎?有什麼不對?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很想知道周三是怎麼辦到的,很誠懇地說:「周董,你這一招也教教我們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其實很簡單,就留著……」周三板起指頭算一算,才說:「今天星期三,星期六白天要載兩老到郊外走走,晚上七點,大家有沒有空檔,我們去加賀吃日本料理,屆時再告訴你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看黃董和李董都點了頭,雖然已答應沈大娘和小孩要去看電影,也跟著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那我們就這麼的約定了。看來事情已辦好了,我要先走一步,到那兒去向姑娘們打個招呼,星期六晚上七點見了。」周三手指指向隔室禁煙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高興地拍拍手叫道:「爺爺,周三真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是啊,周三是好人,他絕不會欺負女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周三除了不會欺負女生外,個性喜歡鋤強扶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在學校,有些男生喜歡恃強凌弱,好像他們是英雄般,其實是欺負女生的壞蛋,要是有周三在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看到這種事要立刻報告老師,不能和他們打架,知道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我知道。爺爺,後來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後來啊,呵呵,爺爺要繼續說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-----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5)

        「這麼巧,妳們也來了?」話是這麼說,周三一點也不訝異會碰到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大哥,我們是和學生一起來聚餐的,你呢?」洪梅琳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是和幾位朋友來的,就在那邊。」周三指向黃董這一桌,又說:「妳們也都認識李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三哥,你過來我們那桌,我介紹幾位新同學讓你認識。」陳翠萍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這裡正好有點事,等一會兒,我再過去和她們打個招呼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師丈,你一定要過來,那些學生都久仰你的大名很久,很想見你呢。」白玉蘭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我這兒有點事,等辦完了,我一定會過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大哥,那我們就一言為定。待會兒見。」洪梅琳說完,和其他兩位小姐對著周三揮下小手,才走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先生,我寫好了。電話呢?」那小姐寫完之後,等這幾個人和周三說完話離去,才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妳有手機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也是一樣,妳就將一兩個數字改一改,不就好了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姐聽了周三這一絕招,忍不住邊寫邊偷笑。寫完之後,遞給周三:「這樣可以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很好,其餘看我的。」周三說完,兩人會心的笑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先生,好像很多人認識你喔。洪老師、陳老師和白老師是我們老闆的朋友,也是這裡的常客,她們都認識你。」那小姐好奇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喔,剛才叫我周大哥的洪老師是老朋友,叫我三哥的是我的表妹,另外叫師丈的是我太太的學生。」周三仔細地解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像她們都很喜歡你,尊敬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如果妳喜歡,妳也可以叫我周大哥,很多人都這麼叫我的。妳可不能叫三哥,只有親人才叫的。」周三相當親切和靄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那小姐掩著小嘴不好意思回答,心裡頭卻好生羨慕和敬仰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謝謝妳這張紙,我拿去給黃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回到餐桌,坐下來之後,將手上的紙在其他三人的面前晃動著,喜洋洋地說:「這就是那小姐的名字和地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-----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4)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等著瞧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好戲上場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如果周三不能拿到那小姐的名字和電話,事情就不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周三一定有辦法,除了會贏,還會做到兩全其美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聽了小孫子的一番話,忍不住哈哈大笑,說:「你不是周三,怎麼會知道?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這怎麼好呢,拿不到那小姐的名字和電話,周三豈不要輸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沒理會倆人的說詞,又喝了一口茶,說:「故事還沒完,我要繼續說了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又走到那小姐的旁邊,那小姐正忙著收拾杯盤狼藉的桌面,對於站在一邊的周三看了一眼,說:「周先生,有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沒關係,等妳忙完再說。」於是周三很有耐心地等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會兒,那小姐忙了差不多,主動禮貌地問:「周先生,抱歉讓你等,有什麼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什麼事,是黃董想要知道妳的名字和電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怎麼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緊張,我會幫妳忙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那小姐猶豫著,沒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跟妳說,妳先去拿一張紙來,寫上妳的名字和電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怎麼可以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去拿來就對了,我會告訴妳怎麼寫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也許周三的話吸引了她的好奇心,那小姐真的就去拿紙筆過來遞給周三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是我寫,是妳寫。」周三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先寫妳的名字,包括姓也要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姐正要彎下腰寫字時,周三繼續說:「別忘了將妳名字改變一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怎麼改?」

        聽那小姐如此一說,看來這小姐也很單純,是好女孩,周三想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隨便寫個名字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哈,哈,我就知道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真是個好主意,好棒,好棒喔,爺爺,您快講下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有三個小姐走到周三的身後,齊口同聲,一個叫周大哥,一個叫三哥,另一個喊師丈。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3)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騙你幹什麼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爺爺說到這裡,兩個小蘿蔔頭用手蒙著嘴巴,不敢出聲,偷偷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還是周董有辦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看著黃董醉癡癡的表情,說:「黃董,你滿意了吧。她已收下你的名片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如果能要到她的名字和電話號碼更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是啊,周董你能拿到她的名字和電話號碼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笑嘻嘻地說:「能拿到又怎麼樣?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也些不安,對著爺爺說:「不好,爺爺叫周三不要幫忙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妹妹,妳放心,周三一定會有妙計,對不對,爺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喝了一口茶,說:「妹妹,不要緊張,故事還很長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喔,可是我不要那小姐被壞人騙了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很有自信地說:「有周三在,一定不會出問題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等哥妹倆發完意見之後,爺爺繼續說下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董聽出周三的意思,說:「黃董,如果周董能拿到那小姐的名字和電話號碼,你要怎麼謝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你們說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今天已不好意思讓李董請,沈董要請加賀日本料理,我看黃董嘛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我更要請了,這不能馬虎的,周董你就不要客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大家都是老朋友了,我不會跟你們客氣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周三,只要你說去那裡,我們就去那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李董和沈董請的都是小case,黃董請嘛,就要大點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周董,你想去那裡就快說,別拖拖拉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長榮桂冠,一桌要3萬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叫到:「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自那小姐收了名片之後,早已暈船了,附和著說:「沒問題,就決定去長榮桂冠,我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周董,萬一事沒辦成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沈董一生無其他愛好,除賭之外,周三:「沈董,你的意思是打賭?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大笑著說:「沈董臭毛病又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擺擺手,說:「這事打什麼賭,沈董,算了,算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黃董,沒關係,這很公平。輸了我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真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當然,輸贏到時候大家就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周董,就看你的本領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-----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2)

        小姐:「周先生你好,有事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是這樣的,今天和朋友來此用餐,剛才妳有拿menu給我們,記得不記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小姐看著周三一眼,沒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小姐,我跟妳說,坐在我旁邊的先生就是黃董,他已經結婚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姐有點不耐煩地說:「結婚又怎麼樣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聽說他要给妳他的名片,妳都不接受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姐:「是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小姐,反正他已經結婚了,這是他的名片,在眾人面前,請妳就給他一個面子,把名片收下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晃一晃手上的金名片,話還沒說完,小姐不悅地說:「為什麼我要拿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好像沒聽到她說的話,很自然地繼續說:「請妳先把名片收下,等一下沒有人看到的時候,妳再丟到垃圾桶,不就沒事了。我想請小姐在眾人之下給他點面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一聽,高興地拍手叫道:「妙,好辦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也附和著哥哥:「真是好辦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摸著鬍子笑逐顏開:「我要繼續說下去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姐猶豫了一下,又看了五觀很正、長像英俊的周三一眼,聽周三禮貌客氣又帶磁性的溫厚聲,不由得伸出手將名片拿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謝謝妳。還有,想要再麻煩妳一件事。等一下,妳送菜過來時,請妳向黃董說聲謝謝他的名片,好不好?」周三很客氣地,也不等她開口,一口氣說出來,又對那小姐親切的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姐:「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是說……」周三停了一秒,才重覆地說:「等一下,妳送菜過來時,請妳向黃董說聲謝謝他的名片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姐再次猶豫了一下:「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小姐,大家都出社會,妳能給黃董面子,我很感謝,我想請妳,也就是麻煩妳好人做到底,妳看這樣好不好?很不好意思,一直在麻煩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姐聽了周三坦誠的話,想了一下,有理,就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謝謝妳,小姐。」周三再度很有禮貌謝謝她,才回座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還沒坐定,黃董已高興的快跳起來:「周董,你真行,她收下我的名片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是啊,還是你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董:「看你沒說幾句話,那小姐就收下名片。你跟她說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沒有啊,我只說小姐請妳把這張名片收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那小姐送湯過來了。當她將湯分完每個人之後,笑盈盈地說:「黃董,謝謝你的名片,我收下了。」說完了,立刻走開。

        黃董聽得樂不可交,喜的眉開眼笑,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小姐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唉啊,真是不得了。周董,你到底跟她說什麼?你也洩露一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黃董:「是啊,到底你用了什麼方法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沒有,真的沒有。我說的和那小姐說的都是一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董:「真的這樣?」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小姐,請給他一個面子!(7-1)

         這天周三的老朋友黃董請客,也請了兩位老友李董和沈董,這黃董是有名的狼君,其實也不是怎麼的壞,有妻小了,就是喜歡在外偷吃嫩草,總是誇口說小姐一見到他,都會自動上門。

         這次黃董請客的目的無它,他碰到一位天仙美女,可是美女不甩他,使他的顏面快抬不起來,這美女就是在這家西式餐廳上班。大家都知道周三除了能言善道、一表人材外,周三最厲害的一招就是小姐見了他,都會被周三的風姿談吐強烈吸引住,想抗拒也難。

         當大家坐好位子之後,小姐很快地送上菜單,這時黃董目不轉視的耵著這位小姐,周三看到黃董的傻痴態,心裡已猜到今天黃董又要考他了。沒錯,這位小姐大而亮麗的雙眼,身材修長,身高約168公分,長髮披肩更顯現出一份秀麗的氣質,也許還是個在大學唸書的學生。

         周三心裡有了打算,開口先說:「這位小姐長得不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李董:「什麼才不錯,黃董想追,人家一點也不理采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黃董:「是呀,我給她名片,她連看也不看,更別說拿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沈董:「周董,你看你能不能讓那小姐接受黃董的名片?」

         話還沒說幾句,這三個人聯合計謀,立刻表露出來。周三心想馬尾巴這麼快就露出來了,同時盤算著今天要好好跟這三位好友賭一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周三:「只有名片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 「是啊,就黃董的名片,只要那小姐肯接受黃董的名片,今天這頓飯,我請。」李董拍胸脯,笑容滿面。

         周三:「小事一件,不過不好意思讓你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沈董:「我是證人,如果你能讓那小姐再向黃董說聲謝謝,明天,我請大家去加賀吃日本料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周三心想著明天午晚兩個餐局已訂,萬一此事辦成了,日後總不能厚臉皮要他請客吧,說:「明天不行,我沒空,能不能改天?」

         黃董知道周三的意思,急忙插嘴說:「行,行,那一天都可以,由你決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李董:「周董,只要你辦到了,我們三個請你吃大餐,日期由你來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沈董:「周董,你就幫幫黃董一次忙吧,他hot著那位小姐很久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周三:「好吧,就這麼說定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黃董:「這是我的名片,你拿去給她,請她收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小孫子:「爺爺,周三真的拿名片給那位小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不急,爺爺故事還沒說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哥哥,不要插嘴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好,好,我不說話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於是周三拿著黃董燙金的名片,走到小姐的旁邊,周三說:「小姐妳好,我姓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我是她的哥哥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乖孫子,今天你們要聽什麼故事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爺爺,還是說周三的故事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對,周三的故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好,好,今天的故事叫做『我是她的哥哥』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個炎夏的下午,周三提早下班,當他從公司的冷氣室走出來時,看到天空在雨後特別的藍,原本充滿污染的空氣,經過雨水的洗滌,感覺清淨涼爽,精神為之一爽,周三想了一下,今天忙了一整天,又坐了大半天,天氣如此的好,正好摩托車送去修理,又不喜歡搭公車,不如用走路回家,也是一項很好的運動,想到了就立刻行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點後的馬路開始慢慢顯出要下班回家的人潮,周三左彎右拐的盡量避開人多的大馬路,雖然要多走一些路,光棍一人也不急著回家。周三很輕鬆自在的沿著人行道不疾不徐地走,突然聽到遠處傳來喊叫聲,拉回散漫的心四處望望,有些行人走不停蹄的繼續走著,前方30公尺遠的地方,好像有兩個人在拉扯,在那兩人的附近不遠處和馬路對面零零散散的站著,都朝著那兩人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繼續向前走,喔,是一個男的和一個女的,不知為了什麼事,在人行道上拉拉扯扯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忍不住加快了腳步,再靠近時,聽到的是兩人囔囔的聲音,那男的一手拉著女兒,嘴裡吐出的是一聲聲的臭罵,女的哭哭啼啼好似想辯解,一方面拼命掙扎,想掙脫出那男人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靠近些,周三已能清楚聽到了兩人的對話。

        男氣兇兇的爛罵:「妳這個賤人,還想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女的不停的哭泣:「你放開我,我不認識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男的左手強拉著女孩的手:「跟我回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,我不要。」女的還是不斷的想掙脫被抓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男:「你們大家看看,這個賤女人,就是我的老婆。家裡丟下兩個小孩不管,跑到外面會情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女:「你亂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男的右手用力打在女的臉上:「妳這個不要臉的女人,還敢說不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女:「啊,你怎麼打人?」

        男:「我不打妳,打誰?妳這個偷客兄的三八渣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女:「我不認識你,我不是你的老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還敢頂嘴,欠揍。跟我回去。」男的還是強拉著那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,不要,我不認識你,我不跟你走,救命啊,大家救我。」女的拼命抗拒,不肯跟那男的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看那女的小姐長得還算漂亮,年紀輕輕,約才20出頭吧,從衣著上看,家境應該不錯,身材也不像是個生過小孩的女人。在看看那男的,全身流裡流氣,充滿邪氣,服兵役時當班長的周三,隊上的流氓太保,幾乎都送來給他管訓,什麼樣的角色他沒見過,周三的經驗加直覺這個人一定是專門抓女人去賣的,聽過不少這種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這個念頭,周三三兩步的衝到那男的面前,比那男的還要兇猛的罵道:「你在幹什麼?放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男的被周三的一喝,先愣了一下,看到眼前穿著西裝的年輕人,雖然衣冠楚楚,有點瘦弱不禁風,當下不退縮,也兇起來,說:「她是我老婆,少年人,不用你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女的見有人出面,很快回應:「我不是他老婆,我不認識他,先生救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:「放開她的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男的:「你走開,這是我們的家務事,你管什麼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見那男的不放手,更是生氣,伸手一拳就往那男的臉上打去,嘴裡大罵:「XXX,你還說,你知道我是誰?」

        那男的被周三突然而來狠狠揍了一拳,痛得不得不放開拉女人的手,不認輸的說:「你是誰?」

        女的一看手被放鬆,趕緊跑到周三的背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三嘴裡一連串吐出來的是罵人的三字經,一拳又打過去:「XXX,你還敢問我是誰?」

        男的趕緊閃過那一拳,說:「你想對我老婆怎麼樣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三又是一拳很準的打過去,罵道:「你這王八蛋,她是我妹妹,我是她的哥哥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那男的一聽,嚇到了,原來是兄妹,周三是多麼的兇猛強壯,衡量自己一定打不過他,不等周三再揮拳過來,轉身立刻拔腿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:「好棒喔,周三真聰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爺爺,那男的跑了以後,周三和那小姐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笑呵呵地瞇著小眼,說:「周三就送她到公車站去坐車子,公車站有不少人在等車,周三就對那小姐說,我送妳到這裡,現在安全了,以後出門要小心點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:「爺爺,那小姐沒有問周三姓名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:「有,那小姐十分感謝周三的見義勇為,周三說:『這只是小事,小姐不用掛記在心裡。』說完,周三就走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子聽完了故事,很崇拜周三的說:「我長大了,也要像周三那樣勇敢救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孫女不甘示弱地說:「我也要,我也要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爺爺更是高興地說:「好,好。我們都要幫助別人。」

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