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心臟密碼 (完結)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阿鳳,妳想到那裡去了,光燒根香也沒有什麼用,最重要的是要誠心誠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莫名其妙地激動的站了起來,強而有力的接口說道:「對,這就是說無誠不靈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聽了,臉上充滿祥和地說:「在皮博士的書裡有提到一件事,就是在他到醫院就醫時的感受,有些護士很善良的照顧患者,有些護士一點兒也沒有愛心和耐心。當患者的心感應到後者這類護士時,患者要盡量避開這些護士,否則病情會很難好轉。同樣道理,如能多接近有愛心的醫護人員,病就能好得很快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傻痴教授,這我想到我們中國有句老話,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,就是描述著人與人之間,心的相互感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阿拉,今天你總算都說了些沒有錢銅味的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傻痴教授,在人與人之間,是不是心地善良、邪惡、好、壞皆可以相互感應到?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我個人的看法是肯定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我想要使我們能長命百歲,先決條件就是要有愛心、心地善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一個人心存愛心,相對地他身體的細胞也會有愛心。如果一個人好鬥喜戰,或者是自私自利,他的細胞或許也會連帶這種惡習,那麼細胞們自然在體內自相殘殺,這些人怎會活得久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所以如果人人都有愛心,大家相互照顧在一起,自然就會有個健康的環境。就像95歲的老公公一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也許這就是所謂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其實都是自己報應自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皮博士在此書裡,針對心臟能源的研究做了個簡單的總結。1.心臟是一個很有威力的器官。2. 心臟直接對周圍環境做出反應。 3. 心臟能傳送身體細胞間的能源。 4.心臟是一個很有活力的系統。5.心臟是人體主要的組織力量。6.心臟與含有資訊的能量產生相互間的共鳴。7.心臟是身體系統的主軸。8.心臟可以說和傳遞信息。9.心臟可以與其他的心臟和大腦交換信息。10.移植的心臟會攜帶著它原有的資訊記憶細胞和能量。 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心臟確實是一個很有威力的器官和充滿活力的系統。心臟一但停止跳動,人就死亡了。所以心臟當然是身體系統的主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心臟直接對周圍環境做出反應,就好像是電磁的能量反應。也就是說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感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這種反應又說明了,心臟可以說話和傳遞信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每個人的心臟也都含有資訊能量,造成彼此間的相互共鳴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除此之外,還可以和大腦交換信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不但如此,心臟的記憶細胞是永遠存在,不會隨著原來主人的去世而消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想要長命百歲,甚至長生不老的話,我想最重要的是心中有愛,愛人如愛己。唉!想發明延年長壽的財,這下可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到阿拉的話,我們都忍不住噗吱的笑,想不笑也難。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還是那付表情,很穩重、輕柔地說:「總歸一句,以誠為出發點,如同愛是需要真實的由內心發出來般,才能實行傳播,人與人之間才能活得踏實、快樂,否則只有空虛、憂鬱與悲傷。」傻痴教授說完,回到他的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,傻痴教授是面惡心善的大好人,其實他也不是真的面惡,只不過很多時候表情嚴肅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當我們深受他一番話而感動時,傻痴教授又說:「今天我們談到心,這樣好了,下次的議題是『細胞與細菌的距離』,請大家好好的準備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什麼?細胞與細菌的距離?我們全都呆若木雞了。


位朋友好奇著什麼是細胞與細菌的距離。

-----

心臟密碼 (6)

「嘿、嘿。」阿拉堆起一臉的傻笑,嘿了兩聲,又朝著傻痴教授看了一眼,說:「傻痴教授,我……」

難得阿拉有號外新聞,莓花破不急待地催促:「什麼我、我的,你快說嘛。」

看傻痴教授沒有反對動作,阿拉才開口:「我記得幾年前我媽到美國去看她的一位好朋友-沈阿姨,回來告訴我們一個很特殊的故事。」

梓兒:「喔?」

阿鳳:「快說,別拖拖拉拉了。」

阿拉:「故事簡單地說,高叔叔就是沈阿姨的先生,是一位孝子,可惜被兄弟姊妹加上妯娌間的挑撥是非,被父母深惡,於是帶著妻子和年幼的女兒,賣掉所有的家 產移民美國,十年後,他父母了解了所有的事,為了子女彼此陷害,和對高叔叔的愧疚,先後不到三年,兩人因憂鬱相繼去世,世逝後,子女沒有人願意祭拜神位, 總有說不完的理由,遠在天邊的高叔叔和沈阿姨自行設置神主牌,天天燒香祭拜,沒想到不到三年,高叔叔和沈阿姨的努力得到很大的收穫,如今光是不動產就超過 美金一千萬,事業日益增大呢。沈阿姨說她每天燒香拜祖先時,心情總是覺得很舒坦愉快,感覺清香的煙霧在傳送她的祝福給高叔叔的祖先、公公和婆婆,她個人認 為或許簡樸的幾根香能給他們力量,即使是已轉世再投胎,也會讓他們活得更好。」

梓兒:「咦,我記得你曾說過這位沈阿姨,她不是去年有回台灣嗎?她好像是基督徒,不是嗎?」

莓花:「基督徒不是不燒香拜神祭祖的嗎?」

阿拉:「這我就不清楚了。沈阿姨是基督徒,高叔叔卻不是。」

梓兒:「管他是不是基督徒?沒有祖先會有我們嗎?我不認為祭祖與宗教有任何牽連。」

阿鳳:「沒錯,我贊成要拜祖先,只要是人就不能忘記祖先。」

阿理:「阿拉,你只說到高叔叔沈阿姨賺大錢,他的兄弟姊妹總應該不會得到報應吧。」

阿拉:「怎會沒有報應,他們不但做股票栽了個大跟頭,負債累累,子女個個亂七八糟不成氣,真中了老話一句『吃老看輸贏』。」

阿意:「說真話,這世上不解的事情有太多。愛因思坦曾說過一句話:『這世上只有兩件事是無邊無際,就是宇宙和人類的愚蠢,但對於前者我還是不確定。』。」

阿理:「愛因思坦的這句話說得真妙,想想挺有道理的,現在的社會、人心真的很亂,有的人為了名,有的人為了利,自欺欺人的行為越來越嚴重,弄到最後,我們就好像生活在人人自危的窮樓危宇的胡筒巷裡。」

莓花:「唉呦,不要把事說得這麼可怕好不好,善良有愛心的人還是很多的啦。」

阿意:「我想,心確實是很重要的。」

梓兒:「敬拜祖先好像真的很好呢,經阿拉這麼一說,我也想起我媽說過她一天不拜神和祖先,心情就會難過呢,所有她和我爸出遠門時,一定會打電話回來,第一句就是問有沒有燒香呢。」

阿鳳喃喃自語地說:「會不會燒香時,真的可以和祖先借由一根香相互傳送心的訊息?這是不是一股相互支持的力量。」

(待續)



-----

心臟密碼 (5)

         阿理吭了兩聲,清理一下喉嚨,才說:「事情是這樣子,大約半年前吧,我表哥有一項實驗牽涉到使用電壓,因為是交流電,電流的流通很不穩定,做實驗時,大型測試機器顯示電壓忽高忽低,造成數據結果沒有一個標準,表哥為此傷透腦筋。眼看時實驗的成果難以取得,突然想起心臟密碼這本書,表哥就開始用心與機器說話,很誠心的祈禱請求機器給他需要的電伏,繼續完成分析,結果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 莓花:「結果怎樣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理:「結果,表哥很快就掌握到整個實驗過程,並且得到很精準的數據。加上他指導教授稱讚不已,表哥高興的不得了,立刻打電話給我,就為了說這件事,要我以後做實驗時,可以試試用心與機器溝通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:「哇賽,好像還真若有其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梓兒:「以後做實驗時,我們可以試試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鳳:「不過,如果心能記憶事情,我想有件事可能就不妙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理:「阿鳳,妳是不是想到使用豬心移植換人的心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嘻皮笑臉地說:「對極了,真不愧知我者阿理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莓花:「對喔,如果用豬心,那換心的人會不會變傻瓜、白痴?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意:「不止是傻,也許還會是好吃懶做,等著被宰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愁眉苦臉地說:「完了,完了,我的養豬換心計劃這下泡湯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莓花:「阿拉,拜託,別老是想著賺錢的事,你快變成錢鬼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梓兒突然很興奮地說:「我想起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無精打采地說:「剛才阿鳳壞了我的養豬企業,妳想的事一定也與賺錢無關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鳳:「梓兒,別理他,快說妳想到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 梓兒:「我記得四年前,我參加了一次到加拿大出國遊學,我們住在一所大學的宿舍,學校有一座三層樓的圖書館,有一天下午,安排自由時間,大家都跑到學校附近的河邊戲水,我和我的室友相約去圖書館參觀,沒想到在一個不准外借區的資料室裡,看到兩個好大書櫃排滿了好多的同一類的書刊,我拿下一本來看,居然是研究利用祈禱治病的實驗報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理:「我聽過在美國確實有人專門研究祈禱治病的事,也有人的職業就是幫人祈禱治病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莓花:「我也曾聽說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意:「是有這回事。據說將癌症患者分為兩組,一組除了藥物治療外,還請人祈禱,一組僅靠藥物治療。結果被祈禱的一組,患者的病情有明顯的減輕,另一組一點反應也沒有,甚至還有人病情加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有模有樣地說:「如果祈禱真的能治病,那也是一項可以賺錢的事業。不過,我也想起一件事來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事?」我們驚訝阿拉除了錢外,還會有什麼能裝在他的腦袋裡?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這個錢鬼,叫人頭痛極了,滿腦子除了想賺錢之外,不知有沒有裝著善良的愛心?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
-----

心臟密碼 (4)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好棒。謝謝傻痴教授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一位西班牙人先生因意外車禍而去逝,身前曾留言死後將捐贈器官給需要的人。於是他的心臟捐贈給一位只會說英文的美國年輕人。有一天,西班牙人太太想念先生,想和得到她丈夫心臟的人會面。經過皮爾壽洱博士的安排,雙方約好在醫院見面。當西班牙人太太到了醫院,就對皮爾壽洱博士說她先生人早已到醫院了。可是等啊等,超過約定半個小時,還看不到人來,皮爾壽洱博士想可能對方沒來,可是西班牙人太太不放棄,她說她真的感覺到她先生是在醫院,卻找不到她,請求皮爾壽洱博士再等一下。又等了一會兒,當皮爾壽洱博士想回去時,一位婦女和一位年輕人出現了,西班牙人太太立刻對皮爾壽洱博士他來了,這位年輕人就是換他丈夫心得的人。原來,他們早已到達了醫院,卻找不到會面的地方。婦人是年輕人的媽媽,這位媽媽告訴皮爾壽洱博士,她的兒子換心之後,沒學過西班牙文,現在卻會說西班牙話,還時常說一句 “copacetic”,找遍了西班牙文字典也查不到。西班牙人太太一聽到這句話眼淚直流,說這是她們兩人創出來的字,意思是everything is OK.有時兩人為了一些事情爭論吵架,合解之後,彼此就會相互說copacetic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好美的一個故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真想不到心臟會記憶和傳達訊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這讓我想起一件事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什麼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該不會你也有過這種經驗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不是我,是我表哥。有一次他跟我說,他用心去指揮機器呢,當時,我笑他是實驗做太多做出神經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你表哥是不是,在美國著名長春籐學府之一的麻省理工學院念碩士還是博士的那位?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是啊,現在功讀博士,妳見過他一次,妳忘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頓時滿臉充滿著崇拜英雄的喜悅氣色,說:「他喔,他真的是很厲害的傢伙,懂得好多的事,學識很豐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阿鳳,別談人了,讓阿理說說他表哥的親身經驗。」

        (待續)



-----

心臟密碼 (3)

        「阿理,你還知道什麼呢?」阿拉似乎也很喜歡今天這個論題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不多,我表哥要我自己看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傻痴教授,你說一些書裡的故事給我們聽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?」我們很驚訝的一口同聲叫道。奇了,連傻痴教授一向很少說話的,今天居然一口答應。

        莓花趁機破不及待地催促著:「傻痴教授,快,快說給我們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有一個女孩經過換心之後,總覺得看到一個血腥案件,一個男人殺了一個小女孩的經過。她告訴她的媽媽,可是她的媽媽總是說那是她在作夢。一天,皮爾壽洱博士為了研究心臟密碼的問題,就去拜訪女孩和她的家人,主要想了解換心後有無特別反應。於是家人就將女孩換心後看到的反常影像告訴皮爾壽洱博士。這引起皮爾壽洱博士的注意,他便和女孩做幾次的聊天,每次女孩都說得一模一樣。皮爾壽洱博士便到警察局去查看是否有女孩被害的記錄,結果,確實有這件事,但是兇手尚未找到。皮爾壽洱博士就將女孩所見到的畫面,兇手的模樣,兇器藏在那裡,全部描述給警方,很快地,警察不但找到兇手,兇器藏的地方也都如女孩所說的。這說明了心臟能記憶的事實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不可思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這麼說,我們的心臟能保存記憶,即使換了主人,它還是能記住舊主人的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心臟為什麼會有記憶呢?道理在那裡?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傻痴教授,請你再說一個故事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捉住這個機會撒嬌地說:「傻痴教授,就一個故事,最後一個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撒嬌是女孩子的專利,一點也沒錯。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只是笑一笑,沒有回答。喝了一口茶之後,才說:「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(待續)





-----

心臟密碼 (2)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點點頭以示贊成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理清理一下喉嚨,擺了一個特別姿態,不知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故弄玄虛,然後他才慢慢道出:「皮博士原本是一位癌症末期患者,發現時,所有醫生幾乎都宣告他的日子不多了,可是皮博士卻感覺到他的心臟不斷地告訴他,他可以治好,他的太太和小孩的心臟會傳送能源給他,幫助他治療疾病。長話短說,他真的克服的癌細胞。康復之後,他開始對心臟做研究,他說我們用腦過度,而且只相信自己頭腦所想的,人類變得越來越自私,完全忽視了心,所以我們的免疫系統很脆弱,加上致命性細胞的產生和快速繁殖,心臟變得更加的衰弱。事實上,心臟能想、能感覺,還有精力旺盛的細胞組成記憶體,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心臟有能量?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嗯,心臟有一種能量,好像稱為L – energy 和細胞組成的記憶體,兩者都具有十分敏銳的靈敏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說到這裡,我們個個早已深深的被這個主題吸引住,被刺激的腦袋即刻開始快速運轉,希望能想出許多與它有關的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L – energy。好妙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好像又說,兩個人之間,他們的心臟能相互傳送訊息,就像電波、頻率般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像電波、頻率?這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會不會是……」莓花剛要說明,阿鳳已興奮地忍不住衝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這會不會像平時我們碰見某個人,不論對方是否善意,我們都能感受到。缺乏善意時,雙方話不多即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喔,對。如果對方是誠心誠意的話,我們好像也能感受到,有時我有這種感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可是像那種面帶笑容,背裡藏刀的笑面虎,又要如何解釋?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聽了阿理這一問,立刻自我陷入困境,掙扎地想法解脫,吱吱唔唔地說不出來:「這個嘛,這個嘛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沒想到傻痴教授笑著為阿拉解困,說:「剛剛阿理已在前面說到,現在的人都相信頭腦,頭腦又相信自己的眼睛,當對方用笑臉或者說以假君子的風度,自然而然的會相…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急著說:「會相信眼睛看到的,即使心感此人可能有詐,也不相信自己的心傳出的警告,對不對?傻痴教授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怎麼啦,剛才莓花沒說完,阿鳳就插嘴,這次,傻痴教授尚未說完,梓兒也插話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常傻痴教授最討厭插嘴說話,現在傻痴教授不但點點頭,還表示同意梓兒的解釋。

        (待續)



-----

心臟密碼 (1)

        自從那個颱風天,傻痴教授引導我們了解「逆境是力量的泉源」的道理之後,傻痴教授除了正常上課之外,經常要我們自己找書看,什麼書啊雜誌啊報紙也好,就是不能打電腦和睡覺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也是不例外,上完第一節量子物理之後,傻痴教授說今早大家自由活動,就是不能離開教室。阿拉和阿理在看報,一個是看商業,另一個是政治新聞,莓花不用說一定在看副刊,阿意則聚精會神的看著他的最愛-科學月刊,阿鳳在看他叔叔訂給她的航太週刊,梓兒則在小花園裡為花兒們澆水除小草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莓花喊著:「妳們來看這篇文章,好有意思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立刻放下報紙說:「莓花,妳就直接唸給我們聽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用唸的或用說的都可以。」阿意懶洋洋地不想站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拉喃喃自語地說:「一定不是有關賺錢的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到莓花的呼叫聲,梓兒立刻從花園裡走出來,很快走到莓花的桌邊:「莓花,妳看到什麼好文章要分享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傻痴教授才慢慢地抬起頭來,透過眼鏡和眼孔間的縫細像極了老花眼鏡掉在老阿公的鼻樑上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傻痴教授,我要說了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點點頭,表示贊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莓花開始說這個故事:「有一位老先生今年95歲了,年輕時是個不服輸、不肯吃虧、火氣很大的傢伙,到處與人爭論,動不動就像孫悟空大鬧天庭般,每個人見了都很頭痛。。有一天,一位算命先生對他說,你只能活到47歲。他一聽氣得半死,發誓一定要活過47歲,然後把算命先生的招牌拆掉。由於不服輸不肯認命的個性,他自己便開始學起算命,算自己的命。他是不相信算命的,所以打算每種算法他都學。每學一樣之後,就算自己的命,結果算出來的卻都是一樣,活不過47歲。到了46歲那年,他想,算了罷,我還有一年可活,天天與人爭議,寸金寸土的爭取,到最後還不是死,何不做一些有意義的事,去幫助別人。想開了,他從此變成另一個人,不生氣,不爭吵,整天笑口常開,到處幫助別人。一直到今日,他身體健康,氣色紅潤。這人就是作者本人的阿公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睜大眼睛,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:「真有這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傻痴教授,可能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既然作者說明是她阿公的事,當然是真人真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這像一場人與命運的爭奪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能發現長命百歲的方法,就能賺大錢,這很重要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尚未說完,梓兒立刻送他一對白銀,問:「傻痴教授,能否告訴我們你的看法?」

        經梓兒這一問,傻痴教授抬起頭來,沒聲音的笑咪咪,成了一線天的眼睛瞇著看我們,看得我們都快窒息,等待著他開口,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但我們知道傻痴教授這種表情代表他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    隔了一段時間的沉靜,傻痴教授拿起桌上的一本書,說:「你們看這本書叫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站著的梓兒馬上走過去,從傻痴教授的手中接過書來,嘴裡唸著:「得哈特扣德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咦!什麼是得哈特扣德?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不是啦,是英文,The Heart’s Code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喔,是心臟密碼的意思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作者是誰?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作者是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保羅、皮爾壽洱博士 – Ph. D. Paul Pearsall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一點也沒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阿理,你怎麼知道?你看過這本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有些不好意思說:「沒有啦,我是聽我表哥說過這本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阿理,你表哥有沒有告訴你這本書的內容?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不多,他建議我有空去買來看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不多沒關係,告訴我們你知道的部分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對,贊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快說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是呀,快說給我們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幾乎都是女生的反應聲,女生愛聽故事和好奇的毛病,這時候是最寫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讓我想一下嘛,傻痴教授,我可以說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經阿理一喊,我們才想起來,我們都忘了傻痴教授的存在,真是傷腦筋。

        (待續)



-----

逆境是力量的泉源 (下)

        「還有啊…」莓花看一眼梓兒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還有啊…」梓兒看一眼阿拉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還有啊…」阿拉東看一眼阿鳳,西看一眼阿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還有…」阿鳳想了一下,才說:「就好像爬山,俗話說『上山容易下山難』,陡峭的山路似乎是下山人的陷阱,一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了,還有發明家發明東西,科學家研究新科技,遇到困難問題,就需要尋求解決問題方式,困難好像是逆境,為了尋求解決問題方式就要想辦法,如同一股力量在後面推動般,所以才能發明創造。否則『沒有問題』就好像順水而游,能安即安,遇危只有撞上去了。」阿拉再次發表哲學論,說完他自己先忍不住的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今天你們說了一大堆的例子,可發現到一個共同的基本道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咦…共同的基本道理?」我們不約而同的大叫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對,共同的基本道理。先從電流來說吧,你們都知道電流的單位叫安培 - Amps,它是怎麼計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V=RI,電伏特等於電阻乘以電流,不是嗎?所以電流等於是伏特除以電阻。」阿理說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就是歐姆定律,Ohm’s Law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,但真正的說法是每秒負電子流向正電子的數量。也就是A = C/s,C是負電子流向正電子的數量叫庫倫,Coulomb。」傻痴教授說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這麼說來,沒有負電子流向正電子,就沒有電流的發生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也學阿意說:「這麼說來,沒有魚兒的逆游,就沒有電流的流通。也等於沒有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沒有風,小鳥飛機起飛就有問題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沒有逆風,也沒有辦法放風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我想應該說是逆風更能幫助小鳥和飛機起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對,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時阿理和阿鳳同聲說出:「逆境是力量的泉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到阿理和阿鳳的這一句「逆境是力量的泉源。」傻痴教授眼睛好亮,高興地拍手連叫了好幾聲『好』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這麼說來,如果我們在生活上遇到困難,就是要發揮力量的時候,如同魚兒逆水而游,用力往上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就像水利發電廠的螺旋機,不怕水的衝擊,才能發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風力發電不也是一樣的道理嗎。風吹動螺旋機上的葉片,葉片有個特殊的結構用來擋風,當它擋風時,風強過葉片抵擋的能力範圍,於是葉片一片接一片的迎風,螺旋機開始轉動,然後發電機也發揮發電的功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很小聲地,欲言又止地問:「壞人和小人是逆境嗎?」今天的梓兒似乎變得有點膽小,說話總是吞吞吐吐,可能是停電的關係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問得好,梓兒。對好人來說,壞人和小人就像是逆流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一付女英雌的氣概說:「當有人要害妳或陷害妳時,妳就要拿出勇氣和力量,面對壞人,勇敢地表現自己。這樣壞人不戰也敗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我想起一件事,在教會的時候,曾聽一些人說上帝不好,明明知道有壞人,還要我們生活在壞人的身邊,讓我們生活得很痛苦。這是不是很奇怪?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嗯,我想啊…其實是上帝在告訴我們,壞人在我們的旁邊,是要讓我們了解什麼是壞的什麼是好的,同時要我們發揮人類真正的力量,去突破壞人的陷阱,而不是屈服或去學他們的壞榜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前幾天,我聽到一位朋友說到易經,他說易經上有一個說法,沒有壞人的存在,你就看不到什麼才是好人,分辨不出什麼是好人或壞人。沒有白天就沒有黑夜。嗯,好像是說在一個沒有變化的環境裡,唯有突破才能顯現出另一現象。才能了解到好與壞,對與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了我們這些對話後,傻痴教授才真正開口說話:「其實,你們只要了解到一點,任何的逆風或逆流都是無法永久存在,隨時會出現,隨即又會消失。發電機的螺旋槳總是靜觀其變,強風來時,它發揮它的運轉功能帶動發電,風消失了,它又恢復平靜,等待下一道強風的到來。走在人生的道路上,也是一樣的道理。當我們遇到困境時,我們要發揮天生俱有的力量去克服它。絕不能自我放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梓兒又發出那微弱細小的聲音,卻如蜜蜂的嗡嗡聲,清楚地傳入大家的耳內:「傻痴教授,如果遇到一個壞政府、腐爛政府、貪污政府、白漆政府,我們該怎麼辦?」

        當我們聽到『白漆』兩字,正想掩嘴偷笑時,阿鳳已有點氣憤地說:「就那些傢伙嘛,不務國家政事,爛用亂用權力,公利私用,嘴巴盡說一些空話美言騙人,不顧百姓生活的壓力與困苦,使百姓心理受到重大的傷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沉思一下說:「妳們說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這好像是一個國家面臨逆境般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也是人民百姓處於一個逆境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我們要團結起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發出共同的力量,拯救國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阿鳳脫口而出大喊:「團結就是力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,團結就是力量。」大家立刻很高興的大聲響應呼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妙,大家這麼一叫可真靈,電來了,教室又恢復明亮,小魚池的小噴泉也開始輕唱它那專利的老歌。

        梓兒如蚊蠅般細小的聲音,又好像是魔音傳腦般的再度傳入大家的耳朵:「是不是要把壞人趕走?還是把他們抓起來?」

        聽了梓兒好可愛的語音之後,大家先是一愣,然後,如炮竹般的爆笑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這一課上得真是有意義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