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果汁機

每次用果汁機時,就想起她 – 一位已故的好友。

她先我而結婚,她長得很漂亮,因戀愛而嫁給一位家境很好的俊公子。結婚後的她跟我說:「要抓住丈夫的心,就要先控制好他的胃。」於是她學會了燒一手好菜。

等我要結婚的時候,她跟我說:「廚房有一重要的用品 - 果汁機,很好的幫手,妳不要買,我要送給妳做結婚禮物。」

她的婚姻生活一直不是很愉快,先生與公司小姐關係過份密切,公婆對她一直有點冷漠,她難過自己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。

五年後,我們全家要移居國外了,她來看我,還是一樣不快活。那果汁機沒有被遺忘,也跟著我們全家漂洋過海。

五年後,有一天(大約是三月底),邀請一對大陸留學生夫婦到家裡吃飯,早期大陸留學生經濟上都較緊縮,老爸時時都會請他們到家裡打打牙祭,那太太看我使用果汁機很是喜歡,我當時想這果汁機也用很久了,如她喜愛就送她吧。當下就許諾等我買了一個新的之後,將送給她。

約一個月左右,我都未再使用,而新的尚未買,為了做豆漿,再度想使用時,果汁機不動了。左想右想,實在是不可能的事。仔細檢查也不見得那裡出問題,於是就擱下來,但心裡卻有著一種奇怪的感覺,腦海裡不自覺地記下這段怪事。這果汁機我也沒將它丟棄,足足留了一年多,直到我隔年要回台前,才下重大決心丟棄。

丟棄後不久,我回到台灣,見了一些老朋友,其中一位對我說我那位好朋友去世了。

我問:「什麼時候?」

她說:「去年。」

我很自然的接口說:「是不是約在四月的時候。」

朋友嚇了一跳,很驚訝的問何以知。

我便將果汁機的事說出來。但我沒對她們說另一件事,在果汁機停止使用之後不久,我曾夢到她,她和我們這一群老友去郊遊烤肉,要照相時,她一直叫嚷著:「我也要照,我也要和妳們一起照。」

每看到果汁機,她和往事種種就重現,在腦海不斷顯現、徘徊。

在夢中看到她的舉止,我很詫異,因為她是很淑女的,說話很溫和,夢裡的她卻像要爭取什麼似的叫嚷,好像她要留下與大家一起的紀念。多年來,經常想著這一幕,這是否是因為她猝死於一場意外車禍的關係呢。有時,我很後悔,內咎著,我不該說要將她送的果汁機送人啊。

四月又即將到來,啊,好友,我一直都沒忘記妳哪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微笑

真不懂為什麼我能風度翩翩地站在講台上演講,就像我只站在音樂老師的風琴邊,「ㄚ…」了幾聲,就被選中參加學校合唱團的一員,實在是太不可思議,真搞不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不過那次合唱比賽,我們拿了第一名,學校參加二十年比賽,第一次得獎,也是第一次得了第一名,可想而知,學校單位包括老師們都樂歪了。

唸專一時,班上同學也不怎麼熟,居然被指名參加校內辯論比賽,於是就像隻初生之犢不怕虎般,和其他四位同學上台對抗,指導老師說結論比較困難,也是最重要一環,人家就將這寶座送我坐, 我也傻傻地坐上去。結果我們贏了全校第三名,指導老師高興得很。

唸專二時,莫名其妙地突然接到一封征招令,指定我代表學校參加全省大專杯辯論會,傻子就是這樣,貪圖到處可玩,多見識(有嗎?),又能不上課,何樂不為呢?於是跟著其他一些學兄學姊的後頭熱鬧去了。比賽結果,我們拿下第三名,學校和老師方面,反應如何,更是不用提了。

唸專三時,班上英文老師是新來的,很喜歡班上一位女同學,說真的,我也很欣賞這位女同學,她的風度、舉止、談吐相當成熟有規範,不像我愛蹦愛跳卻不愛講話。有一天,英文老師宣佈校內有一項英文演講比賽,希望同學提名,他推薦了那位女同學,結果全班同學很捧場的把我名字提出,那英文老師狗眼看人低,居然不顧眾人的提名,以多數服從少數決定由那女同學參加。

到底後來怎麼一回事,我也不知道,比賽前一星期,英文老師說了一些啥理由,說英文演講比賽那女同學不能參加,班上必須另選派其他代表,不用說,我的名字再次被提出,更嚴重的居然有人對他說只有我才能贏得比賽。那英文老師狠狠向我瞪了一眼,無法相信同學的眼光。是呀,一個長得不怎麼樣,除了瘦瘦高高還有點看頭,最令他生悶氣的是,我從不和他說句話,課上課外都一樣,每個同學都喜歡巴結老師,只有我靜得讓他說不出話來,誰叫他是男生,是他倒楣。

話扯遠了。就這樣,我又再次代表班上上台,然後捧了一個全校第二名的獎牌回來。那英文老師的感受如何,算了,我懶得去想。當日比賽之後,評審老師立刻宣佈名次,然後主評老師上台說了幾句話,他說:「我們在台上演講,不是光背台辭就好,也要面帶笑容,就像這幾位得名次的同學,站在台上表現輕鬆,臉上的微笑,很吸引大家的注意力,同時眼睛很自然的向在座每個人禮貌詢示,這都是最重要了…」我有這樣嗎?我不知道。

要畢業了,在一個學校的畢業派對上,一位教授突然對我說:「妳笑起來真美。」聽他如此一說,我愣住了。簡單一句話,使我想起來了一件事,小學要畢業時,班導師拿畢業照片給我時,他看我相片,看了好幾眼後說:「妳將來可以參加中國小姐。」就這一句話,我嚇壞了,我開始害怕漂亮,我不要當中國小姐。

那…,那…,以往我上台演講是不是都面帶笑容?所有的勝利是不是都來自漂亮的結晶?那一切都不是傻子的實力。

哇, 我好想哭,人家要微笑,人家不要漂亮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分 手

就那一句話,『我對你已經沒感覺了』。似乎,抹煞了我跟你所有的一切 ……。在電話另一頭的我,不知道應該說什麼,只感覺到,眼淚好像一顆顆的滴下來。

記得,從台灣回來的前一天,你才對我同學說過:『她要回來了,好高興,好想她!』當聽到那句話的我,眼框是紅的,但,事隔不到幾個月,這幾個讓我想也想不到的字,卻是從你的口中說出!

那個晚上,哭紅了眼睛,腦子裡一直迴盪著你的那一句話……隔天,狠下心,把你最愛的那一頭長髮剪了,換上一個全新的髮型,換上一個全新的自我,更在那粉紅色的耳朵上,穿了兩個洞。那似乎意味著,讓所有的往事,都隨著那紅色的血滴流走。

至今分手一個多月了,每當開車經過你家,心中還是會有那麼一點的悸動。希望在路上,可以看到你那瘦瘦高高的身影,穿梭在人群之中。不過,我早已把屬於你的那一顆心埋葬了,埋到我心底的最深處,直到永遠……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記過 (2-2)

中午午休時,趙老師叫人將林志成找來。

趙老師一見到林志成,立刻就說:「林志成,教官已經把公告拿掉了,你去看看。」

「謝謝老師。」林志成很有禮貌的向趙老師敬個禮,然後高興得三步做兩步快速走出辦公室。

看著望著愛徒愉快的離開,趙老師的臉上露出蓋不住的笑容,快樂地向對自己說:「這小子。」

林志成到公布欄一看,果真拿掉了,立刻來到陳小慧的教室找她。陳小慧聽到林志成要找她,心裡又驚又喜,不等她開口,林志成已出聲了,說:「陳小慧,昨天妳說妳看到我被記過,是在那裡看到的?」

「公布欄呀。?

「沒有呀,我沒有看到呀。」

「有啦,我帶你去看。」陳小慧說完,兩人就往公布欄走去。

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

「咦,怎麼沒有呢?」陳小慧瞪大眼睛,從左看到右,又從右看到左,仔細看一個大公布欄兩、三遍,實在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「陳小慧,妳騙我,所以妳才說我不像會被記過的人。這種事是不能胡說的。」

「我沒有,我真的沒有騙你。」陳小慧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為自己辯解,又說:「不信你可以問李文惠,昨天我們兩個人一起看到的,是一個大過和一個小過。」

「可能是記錯罷,學校拿回去改,我想可能是一個大功和兩個小功。」林志成一付正經八百地說。

「你,不可能啦。」陳小慧直率地回應他。

「妳是說我不像會被記功的人?」林志成聲音還是帶著迷人的磁性,但表情有些嚴肅地說。

「是,ㄚ,不是‧‧‧」陳小慧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,嘴巴張得好大, 傻傻地站在那裡像被黏住了般,看著林志成離去。

林志成走了幾步,回過頭柔和地對陳小慧說:「等會兒,妳們家事課要做鳳梨酥,下課時,別忘了多帶一些來給我們吃喔。」

林志成這幾句話總算讓陳小慧回過神來,「好,一定帶去給你吃。」陳小慧說完,像什麼事也沒發生般,好高興地跑回教室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記過 (2-1)

「林志成。」陳小慧一大早到校,看到林志成從遠遠的前面走過來,就大聲的喊他,同時往前跑去。

「早呀,有事嗎?」學校最出名的帥哥林志成,聲音充滿磁性很有禮貌地說。

「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你怎麼被記過。」陳小慧眼睛睜得好大,很好奇地問。

「沒有呀,記什麼過,我怎麼不知道。」林志成有點霧煞煞的問。

「昨天放學時,我們經過公布欄,看到你被記了過,你看起來不像會被記過的人。」

「我看起來不像會被記過的人?那妳怎麼會看到我被記過?」

「我不是說了嗎,在公布欄看到的呀。」陳小慧很肯定老實地說。

「喔。要上課了,妳快遲到了,待會再談。」林志成不等陳小慧回答,轉身就離去。

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

林志成離開了陳小慧,並沒有往教室走去,反而是走到他的導師辦公室。

「趙老師,你早。」

「林志成,你不去上課,跑來這裡做什麼。」趙老師說話口音帶有濃厚的東北腔。

「報告老師,我有事想請老師幫忙。」

「我就知道你找我鐵定是有事情。什麼事?」趙老師相當了解這位學生。

「請趙老師幫忙去跟教官說,過記了就記了,可以不可以將公告貼一天就好了。」林志成一如往常很有禮貌的拜託。

「男子漢大丈夫,被記過還怕被人家知道。」趙老師男子漢的大氣概立刻表現出來。

「不是啦,是為了那些不是男子漢的都說我不像會被記過的人。」

「什麼是那些不是男子漢的人?」趙老師很驚訝地問。

「就那些女生嘛。」

趙老師聽了大笑起來,笑罵說:「你這臭小子,就只有你會說這種話。」趙老師碰到這位寶貝愛徒,就沒折了,又說:「好啦,我去跟教官說說看,你先回教室。」話一說完,趙老師擁著他那肥胖的身子,立刻大步的往訓導處走去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兩 種 可 能

這是一個聽來的故事,覺得很有意思,記下來內容大致如下:

在第二次大戰期間,法國有一青年到了服兵役的年齡,要去抽籤當兵,內心裡非常恐懼不安,如抽中,一入軍隊打仗,便可能凶多吉少,正惶恐時,他的一位正在前線作戰的好朋友知道了,就寫了一封很有意思的信給他,信上是這樣寫的:

『我聽說你在為抽籤當兵的事煩惱,內心十分同情,我此刻正在前線作戰,願把我的想法告訴你,天下事都有兩種可能,所以不必惶恐;就以你抽籤這件事來說,它就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抽不中,一種是抽中;如果抽不中,你不必害怕。

如果抽中,也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分發到前方,另一種是分發到後方,如果分發到後方,你不必害怕;如果分發到前方,它也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派你到安全的地方,一種是派你到危險的地方。

如果是派你到安全的地方,你不必害怕;如果派你到危險的地方,它也有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子彈打中你,另一種是子彈打不中你,如果子彈打不中你,當然你不必害怕,;如果子彈打中你,它也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輕傷,一種是重傷;如果是輕傷,你不必害怕。

如果是重傷,它也有兩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死不了,另一種是活不了;如果死不了,你當然不必害怕;如果你活不了,人都已經死了,你就更當然用不著〝害怕〞了。』

朋友,你覺得如何呢?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筆名

接連將近一星期,天氣陰沉,不是下小雨就是大雨,整天悶在家裡不是吃飯、睡覺就是坐在窗前作白日夢,這天大哥哥充滿關心對我地說:「小不點,不要每天躲在家裡,出去外面走走也好。」。
「才不要,出去就要帶傘或穿雨衣,好麻煩」
「不想出去的話,也不要整天像個傻瓜似的一動也不動,找點事做做。」
「要做什麼呢?」我抬起頭來,呆呆地看著大哥哥。
「現在不是很流行網路創作,叫什麼來的…」大哥哥抓抓頭,就是想不起來。
「部落格。」
「阿!對,對,叫做部格落。」
「不是部格落,是部落格。」聽大哥哥將部落格說成部格落,我聽了好高興,感覺自己的小臉蛋現出光彩,有如冬日陽光,感覺舒服極了。
「阿!對,對,叫做部落格。」大哥哥有點不好意思,又說:「小不點,妳那麼愛作白日夢,有時聽你講你的白日夢,也挺有意思,何不閒著沒事動手將夢攔截下來,開發一個屬於自己的部格落。」大哥哥剛說完就發覺自己又講錯了,立刻糾正:「阿!是部落格。」看到我在偷笑,他也跟著傻笑。

隔了兩個小時之後,我高興地跑進大哥哥的臥室,一口氣衝到他的書桌旁,不管他是否做完限期實驗報告,對他說:「大哥哥,我決定了,從今天起,我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部落格,將來成為一個作家。」
「嗯!好,很好。」大哥哥聽了也跟著高興,說:「那妳要取一個名字,當作筆名,很多人都是這樣的。」
「我已取好了筆名。」
「什麼?」大哥哥睜大眼睛嚇一跳。
「是阿!叫七毛,我喜歡’毛’這個字。」
「不好聽,龜龜毛毛,毛手毛腳,我看叫’七蒜’」大哥哥搖著頭,不同意地說。
「哪個 “ㄙㄨㄢ、”?」
「蒜頭的蒜ㄚ。」
「我才不要,七蒜不小心會成失算。」說完,我臉上露出神秘笑容,説:「我也給你取了一個筆名,叫 “十毛”。」
「什麼“十毛”?那個“十毛”?」大哥哥愣了一下。
「對ㄚ!十毛還是你要 “一元”。」我看到大哥哥一付要笑不笑的嘴臉,更是樂歪了。
此時小姊姊走進來,看到我笑容滿面,插嘴問:「你們在說什麼七毛、十毛的?」
於是我將事情的前前後後說了一遍,然後對小姊姊說:「你要不要加入寫作行列,妳的筆名要五毛、六毛、或八毛都可以。」
話還沒說完,我們三個人已笑成一團。
呵呵!人生如能天天如此快樂真好ㄚ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

兩 道 彩 虹

你可曾看過兩道彩虹嗎?

那一年仲夏,我們全家七人開著旅行車到美國紐澤西去看姑婆;回程時,我和弟妹在後座玩大老二,突然聽到爺爺大叫一聲:〝兩道彩虹!〞我們立刻丟下手上的牌子,衝到爺爺的旁邊,爺爺指著右前方遙遠的天邊說:〝在那裡,看到了嗎?〞真的是兩道彩虹,多麼美麗呀!紅、橙、黃、綠、藍、靛、紫,一點也沒錯,是七個顏色。我們都好興奮地看著彩虹,一直到看不見它,不知是否自動消失呢?還是...只聽到爺爺喃喃自語地說:〝好久沒看到彩虹了。〞

〝為什麼好久沒看到彩虹了?〞弟弟問。

〝因為空氣污染與氣候變化的關係。〞爺爺說。

〝你們有誰知道彩虹是怎麼形成了?〞爸爸問。

你看我,我看你,真不好意思,我們三人沒能答得出來。

爺爺暗示的說:〝與太陽和空氣中的水氣有關;通常彩虹都是在下雨之後,當雨停了,彩虹就出現了。〞

〝我們小的時候,經常可以看到彩虹很美麗的掛在天空。〞爸爸又說:

〝回去之後,妳們可從大英百科全書裡找到詳細答案。〞

回到家之後,我們立刻跑到書房,搬出那十幾本又厚又重的書,當時弟弟識字不很多,我就寫上〝彩虹〞兩字給他看。很快的我們找到了。書本上這樣寫著:

〝彩虹的七種色彩是光線的光譜所形成的。這些光譜是因白色光穿透懸浮在空氣中的水滴,經過折射、反射作用而分光的結果,這種光學效應類似於三稜鏡的作用。由於重力吸引,組成虹的雨滴並不是呈正圓球,而是被拉長像淚滴一般的形狀。彩虹的位置和形狀,完全決定於懸浮在大氣中的水氣折射和反射太陽光的角度。二道彩虹同時出現──主虹和副虹。主虹就是一般人所說的彩虹,顏色比較深。副弘,也就是一般所說的霓,它並不是常常可見的。虹是經由二次折射一次反射所形成;而霓則是經由二次折射二次反射所形成。〞

看到這裡,原來如此。弟弟很高興的說:〝我們太幸運了。〞

隔年的夏天,有一天早上,爺爺要我幫他的菜圃澆水。天氣好晴朗,大太陽熱烘烘的晒著。我拿著水龍頭,往上往下,東噴西灑,突然看到隨著水滴的灑落,有一道彩虹在水幕中;加大水力,改變蓬頭的控制,真漂亮的彩虹出現了。我試著各種角度,水量的大小等等,又叫弟妹出來看我的新發現。

我們好興奮又高興的噴灑、嘻戲著,經過好長一段時間,被爺爺的一聲大吼叫嚇醒了;你們猜猜看,這是怎麼一回事?

原來爺爺的菜圃做水災了。

-----
標籤: 小短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