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第二十五章 ---25-6(完結篇)


「當時,我想是她顧慮太多了。我就對她保證你不會。你知道外界怎麼謠傳我們的事嗎?那是一年半前的事,說我老牛吃潤草,一個八十老翁侵佔思 瑩, 思瑩 懷孕,我幫她墮胎,我們是同居在一起等等...,一些很難聽的話;當我知道時,我整個人都變了,情緒很壞,我真希望早點走,離開這個世界,我害了小瑩背黑 鍋,將來她的一生怎麼辦,可是我又放不下小瑩一個人生活,於是我天天喝酒,借酒來麻醉我的痛苦,有一天,小瑩跟我說,我沒想到她也知道,小瑩說:『爺爺, 你不要耽心這些話對我的影響。我不在乎人家怎麼說,事實會勝於雄辯,我只在乎,爺爺和我,我們不能倒在小人的手裡。爺爺,我們尚未完成我們的理想,等我們 的理想實現了,這些謠言自然會不攻而破,對不對?』就她這些話,使我從痛苦中走出來。她是對的,沒多久,那謠言消失了。今天,你已接觸到小瑩的身體,你會 相信這些謠言?」


    銘騣搖頭說:「不會。」


   「今天,你看到保羅摟抱著小瑩,又說他愛小瑩,如果有人跟你說,小瑩和保羅又摟又抱,到賓館開房間,你會相信嗎?」爺爺問。


    銘騣一時說不出來。


    爺爺看銘騣一眼說:「如果,今天這事是發生在結婚之前,你知道會是什麼結果嗎?」


    銘騣搖搖頭。


   「小瑩會將她對你的愛,永遠封鎖在這裡,終身不結婚,你也永遠見不到她。難道你還不了解她嗎?你還不清楚她的個性?還看不出來她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嗎?小 瑩早已把她唯一的一顆心給了你,她這一生只會愛一個男人,就是你。」說到這裡,爺爺眼眶裡已充滿淚水。


   「爺爺,對不起,是我不對,以後再也不會有這種事發生,請你原諒我。」銘騣聽了,心裡很痛苦,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愧。


   「銘騣,愛,就要包容,要絕對信任對方。」爺爺說。


    銘騣點頭說:「爺爺,我知道,我會做到。」腦海裡響起爺爺曾經說過『有愛沒有信任,小瑩寧可不結婚』。

< 未完待續> 

第二十五章 ---25-5(完結篇)

    銘騣輕摟著思瑩下飛機,思瑩感受到銘騣的不愉快的態度。在回家的整個路上,兩人都很沉默,銘騣一直閉著眼睛。回到家裡,思瑩見到爺爺,立刻緊緊抱住爺爺說:「爺爺,我好累,我好想睡。」

   「好,小瑩乖,妳去睡吧!爺爺,等一下來看你。」爺爺心疼地對思瑩說:「爺爺知道了,妳放心好好地睡,乖喔!」

    思瑩整個臉很蒼白,沒看銘騣,就直接上樓。此時,銘騣看了,直覺思瑩不對勁,想跟她上樓,爺爺叫住他:「銘騣,請你等一下,到辦公室來,我有話要和你說。」

   「銘騣告訴我,你和小瑩之間發生了什麼事?」到了辦公室,爺爺一開口就直接問,眼睛一眨也一眨的看著他。

    銘騣心裡很詫異,一路上他都在和自己的心抗戰,沒想到爺爺會知道, 「爺爺,是我的不對,下飛機時,我看到保羅緊抱著小瑩,保羅對小瑩說他愛她,所以我一時無法平衡自己的心裡。」銘騣很愧疚地坦白說出來。

   「唉!」爺爺嘆一口氣說。「你應該知道,小瑩愛你愛得很深,你這樣做,對她的打擊比飛機掉下來還嚴重。」不等銘騣回話,爺爺繼續說:〝在你第一次和小瑩回來的隔天,小瑩打電話給我,對我說她心裡很害怕。我問她怕什麼?」

    思瑩說:「爺爺,我很怕和銘騣結婚。」

   「為什麼怕?難道妳不愛他。」

   「我 們相互之間,愛得太深了。我覺得我很在乎他的喜怒哀樂。爺爺,問題是,愛會使人眼裡容不下一粒細沙。結婚之後,如彼此間沒有很堅軔的信任,會有很多事情發 生,尤其我的工作,我接觸的人幾乎都是男性,老外都很樂情、豪放,大家都是朋友,工作上的夥伴,有時動作上會比較親蜜。今天,我有相當好的成就,難免會也 有些心眼較小的人,故意做出中傷我們的事,就像以前謠言說爺爺和我的事一樣;結婚之後,如果銘騣無法諒解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?我會怕。」思瑩很憂慮的說。

    爺爺說:「銘騣在國外住了二十多年,何況也有很深厚的社會經驗,他應該不會不了解。」

   「爺爺,如果他真的不能諒解,我該怎麼辦?我好怕。」思瑩憂慮的重複好幾遍。

第二十五章 ---25-4(完結篇)


       「你的飛機早以在她的電腦和她的控制之下,實際上是她再開飛機,不信的話,你試試看。」


        亨利動一下控制器上幾個鍵,飛機不接受他的控制,他驚訝地看著思瑩,思瑩微笑的說:「讓我們一起降落,好嗎?」


        亨利點點頭。銘騣更是意外,思瑩會開飛機,同時現在要降落飛機。


        思瑩又和保羅說了一些飛機的事之後,思瑩說:「保羅,你能否幫我找到史林,要他開車到飛機旁邊接我們。」


       「沒問題,史林現在我這裡,我們十五分鐘後見。」保羅知道思瑩不想與記者碰面。


        正駕駛亨利像旅客報告這好消息,同時請旅客繫好安全帶,準備降落。然後,把位子讓給思瑩,坐到副駕駛約瑟夫的位子上。思瑩坐好後,又在電腦上操作一下,回頭對著銘騣點一點頭,然後準備下降。


        飛機在上空盤旋一下,開始預備下降,思瑩在時間與速度上的控制太完美了,使人的感覺不很受到大氣層、空壓的影響。尤其是飛機著落時,輕微地振動,然後,很 成功的平穩著地。亨利不由得對她更加欽佩。


        等飛機停下來了之後,所有旅客大聲歡呼,跑來擁抱思瑩。感謝思瑩。等他們都下了飛機,亨利和約瑟夫也過來擁抱她,謝謝她,此時,保羅也上飛機,一看到思 瑩,立刻緊緊抱住她,高興地大叫:「太棒了,葛麗西絲。」對思瑩,說:「歡迎你們平安歸來,我愛妳。」


        思瑩只是笑笑,輕輕推開保羅,銘騣看到保羅這種舉動,心裡起了不平衡,很冷淡的和保羅招呼一下。思瑩看銘騣一眼,看出銘騣臉色不對,整個心往下沉,很勉強 地對保羅說:「謝謝你,保羅,我想現在回家,詳細情形,明天我會將報告送過去給你。」


       「不急,你好好休息吧!行李明天會送到府上。」保羅還是很欣奮的說。

第四章 迎接 4-5


        下了車,拿出行李,尼可跟著她們走進屋裡。哇!hallway 和客廳的天花板皆吊著一小一大的水晶燈,十分耀眼亮人,屋裡的擺飾,明白的顯示出她們家的不平常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:「尼可,葛莉先帶你到你的房間,放好行李之後,洗把臉,待會兒,來跟爺爺奶奶打個招呼,一起吃午飯,好不好?」


        「好,謝謝。」這個家除了爺爺、奶奶外,我還會看到誰呢?尼可心裡想著。


        葛莉很小聲地說:「請你跟我來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謝謝。」尼可跟著葛莉後頭,一回頭,已不見荷莉了。


        再回頭,葛莉的身影正好在轉角處消失,尼可趕緊跟上去,在這大房子裡有不少的房間和門,尼可沒有時間好好去注意這些,當他到了轉角,葛莉再度在一剎那消 失,尼可闊步趕到時,葛莉已下樓了,原來尼可的房間是在地下室。


        好大地下室和房子一樣,給人的感覺就是寬大,最先入眼的是一個吧檯、室中間一套八人座的大沙發,和三面看似一間間的房間。此時葛莉在一個房門前停下來,看 著尼可帶著詫異的臉孔,然後手指指向房內。等尼可走近了,才開口,簡短地說:「這是你的臥室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朝她露出不好意思的傻笑:「謝謝。」放下行李,突然想上洗手間,「請問盥洗室在那裡?我......」


        「在最裡面。」葛莉手朝轉角的房間一比。


        「謝謝妳。」尼可客氣地言謝,他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。


        等尼可從浴室走出來,洗把臉,精神好多了,至少心裡已做好了準備。看到葛莉站在門口東張西望,本能的熱心腸又發作了,尼可上前親切地問:「葛莉,妳在找什麼?」


        荷莉滿臉問號:「我是荷莉,葛莉呢?」

第四章 迎接 4-4


        走到車子旁,是一輛Volvo S80,葛莉按手上的遙控鑰匙,後車箱嗶一聲,自動彈開。尼可提著背著自己的行旅,對於已打開的後車箱,一點反應也沒有,似乎在想著什麼,一個人呆呆地站 在車後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看尼可一付呆若木雞樣,真不知該如何說,想捉弄他的心,涼了,說:「尼可,等會兒,葛莉開車,你就坐前面的座位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似乎沒聽到,傻傻地問:「什麼?」


        荷莉:「我說葛莉要開車,你就坐在她的旁邊,這樣才方便看外面兩旁的風景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喔,好。行李......」尼可看看手上的大小件行李。


        原來他的魂早已飛走了,沒有看到後車箱自動彈開。


        葛莉笑一笑,很輕鬆地用手掀開後車箱,說:「放這裡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這才看清楚,後車箱早已開了,不好意思地說:「喔,是,是。」


        放好行李,尼可一時忘了剛才荷莉說過的話,很窘地站在車旁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幫他打開前面的車面,說:「你坐前面,我坐後面,這樣比較方便介紹沿途風景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謝謝。」尼可知道自己從發覺她們倆穿一樣的服飾,為了想分辨誰是誰,頭都昏了,失態狀況越來越嚴重,只怪自己一廂情願的跑來,這是報應啊。


        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馳,荷莉在後座滔滔不絕地介紹,這條40號高速公路一條貫穿全國的高速公路,從東到西.........。尼可嗯嗯的回應,所有 的心思全在如何去分辨葛莉和荷莉,她們的不同點在那裡呢?對於荷莉的話,一句話也沒聽進去,反而不時地偷窺專心開車的葛莉,心中不斷地對自己說再找不到破 綻,怎麼去面對未來的十天呢。


        突然,車子出了高速公路,繼續行駛在高速公路旁的service road,過了不久,看到兩家好大公司,公司旁邊和後面,有一片十分廣大的綠地、停車場和運動場,車子轉入公司旁的一條馬路,又過了一個十字路口,進入眼 裡的是一個高級社區,豪華的別墅型房子,一間比一間大,至少都比自己的家還要大兩、三倍。大房子似乎是一劑清醒藥,注入尼可的腦裡,尼可這才從恍惚的情況 醒過 來,發現還有事情比去分辨她們倆重要,也發覺自己是坐在一輛舒服豪華車裡,頓時,想起未來的幾天,自己將如何與她們相處呢。唉!以前怎麼沒有好好的想一 想,就跑來呢,現在想怎麼做都已來不及了。


        車子駛入一棟大別墅的車庫前停下來,荷莉說:「我們到了。」

第二十五章 ---25-3(完結篇)


    此時,客艙裡,有些旅客呈現出不穩情緒,正駕駛和空服人員企圖安撫,效果不大,於是思瑩站起來,走到客艙,自我介紹,有不少旅客看過報紙上的報導,大聲呼 叫:「太棒了,感謝上帝。」思瑩走到一位情緒最不穩的旅客旁邊,蹲下去,伸出手對她說:「來,握住我的手。」


    思瑩微笑的對她說:「覺得怎樣?」


    那女旅客說:「妳的手好柔軟。」


   「還有?」思瑩問。


   「妳的手好溫暖。」


   「對,因為我知道我們會沒事,我們會平安降落。OK?」思瑩安慰她說。


    她點點頭。思瑩站起來,發現銘騣就站在身後,深情地看銘騣一眼,對所有旅客說:「這位是我的先生,查理,我們剛度蜜月回來。」眾旅客聽了,嘩一聲叫出來。思瑩繼續說:「他會留在這裡陪大家。」


   「不,讓他跟妳在一起,我們不會有事。」有幾位旅客立即反應。


   「謝謝你們。」思瑩微笑著,又說:「我需要大家的合作,給我一點時間,好嗎?」


   「沒問題,妳們快到駕駛艙,不要擔心我們,我們會很好,對不對?朋友們。」


    大 家都表現出支持她。銘騣伴著思瑩回到駕駛艙,一路思瑩都沒說話,約六百名的生命在她的手上。銘騣感到思瑩身上的壓力,緊摟著她。一回到駕駛艙,思瑩像又變 成另一個人,輕鬆的和正駕駛,副駕駛說話,緩和他們的情緒,然後,全神投入,雙手忙碌在鍵盤與飛機儀表上操作,沒有人看懂她做什麼。事實上,這架飛機的資 料,自從保羅給她資料之後,思瑩早已研究過很多次,對它很熟稔,她曾暗示保羅,這架飛機的飛行過份依賴飛控電腦電子自動系統,有潛伏性的危機在,最好能略 微修改增加人為的駕駛控制;這次真的出問題了。經過漫長地時刻,約一個小時十五分鐘之後,思瑩才停下來,問:「我們現那裡?」


   「快靠近西雅圖上空。」副駕駛說。


   「很好,幫我接保羅。」


    立即接通,「葛麗西絲進行怎樣?」


   「很好,現在我的電腦控制中心已可掌握它,只是有兩個小毛病,無法現在克服,降落時,需要電腦與人力同時配合,我想是不是我來駕...」思瑩尚未說完。


   「那當然,在好也不過了。我來和亨利談。」保羅知道思瑩不僅只懂研究飛機,平時有空,就在公司練習開那架幾可亂真的模擬飛機,它的操作比一般正式開飛機還 難,思瑩因此,練了一手相當棒的開飛機技術。更何況思瑩和她的電腦幾乎是一體的。現在也只有她能應付任何變化。


    剛開始,亨利有點不相信保羅的命令,要他配合思瑩降落。保羅就直接對亨利:「你以為現在你還在開飛機嗎?」


   「難到不是嗎?」

第四章 迎接 4-3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好了,我們可以走了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:「車子停在大門前面。要不要我幫你拿件行李?」


        「沒關係,不重,我自己拿就可以了。」尼可伸出手臂,做出很強壯的樣子。


        莉仍然用笑來回答。快接近大門時,莉突然轉向右邊,飯店特設置的會客室,走到一張沙發後,在椅背上拍了兩下,另一個莉站起來。


        尼可看到這位站起來的莉,穿著同樣式同色調的衣服,一時之間,傻住了,心中忍不住叫到:『完了,這下叫我如何分得出誰是誰啊?』


        陪著尼可辦手續的莉對著他說:「我是荷莉,這位是葛莉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How are you?葛莉。」


        葛莉嬌羞地,雙眼不敢直視尼可,說:「How are you?」


        看到葛莉害羞狀,就像一朵睡蓮綻放,好美麗,剎那間,尼可不知該如何開口說話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最了解葛莉了,連忙出聲打圓場:「我們快走吧,等會兒,老Doorman先生不幫我們看車子了。」


        「好,好。」尼可再看葛莉一眼。


        荷莉走在前面,尼可跟後,葛莉還是低著頭,不敢看尼可,這和昨天下午的她,完全是不一樣的兩個人。


        到了大門,老Doorman先生笑咪咪地立刻幫他們開門,荷莉甜美地說謝謝,葛莉從錢包裡拿出二十元送給老Doorman先生。老Doorman先生高興 得臉上的歲月痕跡全堆疊在一起,扁平的小嘴,笑合不了口了,不斷地說:「Thank you。」


第四章 迎接 4-2


        差點說溜了嘴,尼可趕緊解釋說:「是她們,因為她和她的家人住在一起。」


    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能住在她們家是比較好,不過會不會打擾到人家?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我想不會啦。」


    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住在人家家裡,不比在家,就要遵守她們家的規矩,可不能隨便,知道嗎?」


        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樣的,關心子女的心,使她們變得囉哩囉嗦,尼可:「我曉得,妳放心好了。媽,葛莉十點要來接我去她家,我需要準備一下行李,有空我會打電 話給你們的,幫我問候爸爸,我要掛電話了。」


        史迺德太太:「好吧,我會告訴你爸爸。Have a nice day!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謝謝,媽,妳們也一樣。Bye-Bye!」


        說完電話,一看手錶,正好九點了,尼可趕緊整理衣物和行李。


        等尼可趕緊整理衣物和行李,一看手錶,九點五十五分,趕忙拿起一大兩小的行李,幾乎是連走帶跑的出房門下樓。


        到了Lobby,Lobby的大鐘正好報出十點的訊息,看到漂亮的莉穿著一件淡黃色的半長袖的洋裝,很時髦的站在櫃台前等他,尼可的心裡突然七上八下的猛 跳,腦海裡跳出幾行字,是葛莉嗎?還是荷莉呢?我該如何叫她?


        「Hi,Good morning。......」尼可停頓了數秒,才說:「莉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聽到尼可叫她莉,知道他在猶豫著自己是否是真正的葛莉,嘴角微翹,似乎想笑又不感笑般,十分迷人:「Good morning,尼可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緊張到已失去心情去注意莉動人的表情:「抱歉讓你等了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:「沒有,我也是剛到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請妳等一下,我立刻辦check-out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微笑著:「慢慢來,還有時間,不急。」


        尼可:「謝謝。」


        莉就站在一旁陪著尼可辦手續,很快,不到十分鐘,名字一簽,就辦好了,錢也付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