槍聲喚醒舊惡夢

        陣陣槍聲驚叢林,鳥泣哀號求饒命,自然之子受威脅,來自近鄰大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跟妳說住在國外的社區裡有人不喜歡鳥,甚至還拿獵槍射殺,不知妳相不相信?

        又是剛剛的事,這次是老媽先發現的喔。半個小時前,天色微暗,老媽到樓上浴室正要拿毛巾時,聽到外頭有槍聲,連續三響,類似空氣槍,別問我怎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趕緊衝下樓,大聲地問老爸可知隔壁有槍呢?

        老爸笑嘻嘻地說:「我早就知道了。」忘了老爸是無所不知的老先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隔壁用槍在射鳥,Robin叫的好厲害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…」老爸話沒說完,人已衝到後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頓時外面的勞伯鳥夫婦為了子女安危拼命的嘶喊大叫聲,配合老爸的台語三字經,使整個後院更是熱鬧非凡,老媽忍不住地想起了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話從四年前(2002)的春天說起吧,那時隔壁搬來了一戶新鄰居,一家六口三代同堂的波蘭人。我對波蘭人的印象相當好,在大學裡最受我尊敬的是波蘭教授。在波蘭人搬來之前,隔壁住了一些從未見過面的鄰居,不知是我太忙還是他們忙,只知有大人和小女生,偶而傳來大人打架聲。聽說那家人不是很好,幸好房子賣了也搬了,所以我很高興有這一新鄰居。還有啊,他們一搬進來,沒幾天就買傳統的波蘭甜圈圈一盒送我們,老爸最愛這種甜食了,不愛甜食的老媽也有點喜歡。那個暑假還禮似的送他們不少自產大黃瓜以示歡迎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興也許太早了,兩三個月後,老爸的臉開始變色了,斷斷續續在後院草地上菜圃裡發現大小石頭,有時還發現馬鈴薯,隔年更怪到有棍子、短樹枝,有一次奇蹟到從天降下一位塑膠製的白衣天使,老爸氣得想發飆,頭上冒煙,為了這些來路不明物體大傷腦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兩年前(2004)的夏天,有一天下午,老爸到後院灑水給菜圃裡的蔬菜喝時,從地上撿到兩個一大一小石頭,後來進來喝杯水後再次出去時,發現離隔壁最近的草地上有馬鈴薯,也是一大一小,隔了幾步遠又發現了石頭,草皮有個好處,不容易藏東西,所以這些不明物想躲也躲不起來。這下老爸火了,更確定這一定是從隔壁丟過來的,正好看到隔壁的一家之主 – 波蘭老爹,老爸就走過去跟他說,丟石頭到我們家是很危險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波蘭老爹說:「很抱歉,因為我太太很討厭小鳥叫,所以我兒子就用石頭丟小鳥……」叭啦叭啦的解釋一大堆。最後說保證以後不會發生了。這是我在北美第一次聽到有人不喜歡鳥歌鳥語的。當今農藥的使用,已使鳥類生態受到很大的衝擊,剛搬來時,以勞伯鳥為例,每次繁殖總有3-4隻小鳥baby,現在只剩兩個恰恰好,想多也多不出來了。雖然後院有好多種不同的鳥類,但每一種為數都不多,逐年遞減中,總覺得很可惜,想保護他們都來不及,那來的吵嚷聲?我為了不肯施除草劑除雜草,天氣一好,就蹲在草地上和雜草作戰一番,還不是為了小鳥們能有虫吃,同時盡可能使他們不受化學物污染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王x蛋。每一想起來這事,就直想大罵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隔了兩天,好幾個石頭又出現了,老爸大發雷霆,跑去跟幾個鄰居商量,丟石頭不只是威脅了我們在後院進出的安危,還打小鳥,大家聽了都吃了一斤訝,三姑六婆似的開始審判,有人說那波蘭太太像巫婆,有人說她有神經病,有人說她是怪人,更有人說她像應召娘,不說還好,越說越像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後,老爸的氣還是沒辦法消,最後寫了一封信函給他們,鄭重地請他們不要丟石頭或任何其他東西到我們家,同時也請他們保護鳥兒們。另兩份備份信函給最靠近的老鄰居以作憑證。從此石頭才真正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罵完了,Robin的求救聲也停止了,老爸走進來,對老媽:「還好Robin一家都沒事。」,老媽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實在太沒想到他們居然改用空氣槍槍殺可愛的小鳥,唉,變成了鳥兒們的更可惡敵人。


-----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661
發表評論
暱 稱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驗證碼: 驗證碼圖片 選 項:
頭 像:
內 容:
  • 粗體
  • 斜體
  • 底線
  • 插入圖片
  • 超連結
  • 電子郵件
  • 插入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