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教

        佛說:「惡有惡報,善有善報。」三字經又說:「子不教,父之過。教不嚴,師之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唉,這簡單道理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但是喜歡賭的人太多了,所以故事誰也阻止不了般的發生。好幾個月前,在法院上目睹一件親生子控告母親傷害並求賠賞一千萬元,悲痛不由從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李陳愛玉,你兒子的傷,是不是你刺傷的?」法官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法官先生,我這不孝子,整日遊手好閒,吃喝嫖賭樣樣來,一天到晚伸手要錢,不給錢就開口大罵,他爸爸氣得腦中風,現在人臥病在床上。那天,我一時實在氣不過,隨手抓起旁邊的一把剪刀,本想嚇嚇他,那裡知道他自己卻衝上來,我想躲也來不及了。」李太太約五十來歲,打扮很豔麗,但此刻看起來卻顯得蒼老,再厚的粉脂也無法遮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李偉囻,你父母養你、生你,很不容易你長大成人,應該孝順父母才對,怎可頂撞父母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法官先生,你不知道我是多麼的遵守他們的教導。今日的我都是他們從小到大教我的呀。」李偉囻很似委屈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李偉囻,天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好,你今天的所作所為,我想不會是你父母教你的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法官先生,我沒有騙你, 真的沒有騙你。這些都是他們教我的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這孩子亂說話,為了養你長大,唸好學校,不知花了我們多少錢,冤枉呀,我們什麼時候教你這些。」李陳愛玉拿出小手帕,哭哭啼啼的邊說邊擦拭眼淚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誰說不是,小時候妳要我怎麼對待阿公阿媽,妳忘了嗎?妳對我說想辦法跟阿公阿媽要錢,如果他們不給我,就用哭的。有陣子,爸爸沒有工作,你們就向阿公要錢,每次阿公都給你們,你們從來沒有說謝謝,有好幾次,阿公給少了點,妳不高興,阿爸當面跟阿公吵架,妳背後一天到晚詛咒著阿公早死,好將所有遺產留給你們。」李偉囻一口氣的把舊事說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‧‧‧」李陳愛玉手指著他,嘴裡說不出話來,剎那間,眼淚和哭聲凍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媽,妳該不會忘了我唸初二時發生的一件事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真的忘了嗎?妳不應該忘掉他才對。你要我說出來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說,你說,我又到底做了什麼壞事教你。」李陳愛玉為了面子有點騎虎難下,不讓他說又不行,硬著頭皮大聲叫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初二下學期,有一天為了作業沒做,沒法交出去,我跟老師頂嘴,結果老師很生氣罰我站到教室後面直到下課,我不肯,兩人推拉中,老師不小心將我推倒,其實我也沒怎麼樣,只是臉上有點淤血,腫腫的。回到家,妳高興的說機會到了,要我去弄點小傷在臉上,然後到醫院去拿受傷證明控告老師,要求二百萬元。十五年前的二百萬不是小數字,妳和爸爸又利用關係,結果法官判老師要罰款,最後以一百萬了事。妳曾想過我內心的感受,這是一個可怕的污點讓我好抬不起頭來,這錢拿了好髒。我覺得我的一生全被毁了。聽說那老師家有太太和兩個小孩,他們為了還債,生活過得很貧困。妳知道嗎?他是一位好老師。妳們有了那筆意外之財,後來阿公去世,房價上漲,你們成了億萬富翁,我跟妳們要那麼一點點錢用,你們就不斷嘮嘮叨叨。現在被你捅了一刀,要求一千萬實在一點也不過份,我還在想是不是太少了呢。」李偉囻的淚珠子在眼眶裡不停打轉,話越說到後面,如咬牙切齒般從嘴裡一句一句吐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呀,我想起來了,那時我是書記,審案時我也在場。」吳法官突然說。

         這時只聽到一聲「咚」,李陳愛玉臉色很蒼白的當場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場有些人的臉色也跟著發白發青,身子輕微地發抖,有人忍不住嘆氣,也有的人紅著眼眶,眼淚隨著李偉囻的淚珠子在打轉。

        數周後,李家二老天數已近,都往生了。此案就此不了自結。聽說李偉囻將所有繼承的財產,大部份捐獻給慈善機構和孤兒院,自己到很遠的外縣市做苦工,晚上唸夜校,開始創造他個人的新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聽到這好消息,醉草很欣慰,高興得從睡夢中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寫於20051107



-----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652
發表評論
暱 稱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驗證碼: 驗證碼圖片 選 項:
頭 像:
內 容:
  • 粗體
  • 斜體
  • 底線
  • 插入圖片
  • 超連結
  • 電子郵件
  • 插入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