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夢裡的故事 2 - 1 (上)

        看了新聞『有影嘸?邱毅爆料:沒工作的陳致中,美國存款逾5億台幣?』醉草的古腦袋又開始發昏,忍不住給自己找個藉口,倒了杯陳年白蘭地享受一番酒純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 酒香在鼻邊徘徊不去,白蘭地的特殊辛辣味在嘴裡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品嚐漸漸化去,耳邊傳來蔡琴優美的歌聲:「偶而飄來一陣雨……」突然老姑姑在眼前出現,她瞇著眼睛,永遠微笑的慈愛臉孔,正對身旁的小孩說著什麼。醉草忍不住的上前傾聽,小心翼翼地靠近,唯恐吵到老姑姑,更擔心她會突然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古早古早以前,那是在一個皇帝時代,有一個傳說…」醉草正好趕上老姑姑開始她的故事:「說元寶會飛,誰要能看到元寶在飛是一件很幸運的事,它會帶給你好運。如果那元寶該是你的,它會飛到你的手裡。因為它飛得很快,所以沒有人能拿到它,聽說唯一的辦法是用掃帚去打它,它才會掉下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姑姑喘了一口氣,繼續說:「有一天,有一個窮人看到了元寶從他的眼前飛過,他立刻拿掃帚把元寶打下來。頃刻間,他變成一個很有錢的人,他十分洋洋得意,到處宣傳他的好運。隔天,他病倒了,請大夫來看,開了藥單,結果沒有效。又請另一位大夫,還是沒有效。大夫一個換一個,病情一天天的嚴重,這個人好心急,眼見就要病入膏肓,所有的錢也快發光了,等到最後的一分錢付給大夫後,他回到以前的窮困,他躺在病床上嘆氣,等著死神的到來。隔天早上,他睜開眼睛一看,奇蹟出現,他沒有死,他的病也完全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姑姑,他是不是吃了大夫的藥才好的?」小孩子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傻孩子。」老姑姑聽了更是笑逐顏開,臉上所有的智慧皺紋全靠攏在一起,像毛線球的表面,比那還要漂亮,如陽光般散發出一股濃密的溫和感,說:「因為這元寶不屬於他的,他不應該使壞用掃帚打元寶,強硬拿下它,所以才會生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誰使他生病的?」小孩子好奇的又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神,也許也是上帝給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為什麼神要他生病?」小孩子打破沙鍋問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因為神要我們知道,不該屬於自己的就不能拿,更不能做壞事。否則會得到報應,懂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就會生病,對不對?」小孩子天真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姑姑還是瞇著眼,微笑著,嘴裡似乎哼著歌。

        醉草聽到老姑姑的「不該屬於自己的就不能拿,更不能做壞事。」心頭很高興,忍不住點點頭贊同。就在這時,聽到背後有人在嘆息,轉頭一看,一位白髮老翁,坐在搖椅上搖擺著,滿臉愁容,鬱鬱不樂,正奇怪這人從那裡來,回頭想問老姑姑,老姑姑和小孩已不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醉草看他如此孤單憂愁,同情心立刻在心海裡燃燒,正要走上前慰問時,突然有人在背後拍著醉草的肩膀,轉身一看,是一位年青人,長著十分清秀,全身散發出微薄的亮光,不刺眼,心頭一驚,此人可是神仙嗎?看到醉草張大嘴巴,傻呆的站著,他開口說:「你想知道他怎麼了,是不是?」聲音好悅耳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醉草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想知道,我就告訴你他的故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要不要到外邊去說?」醉草怕那人聽到了會更傷心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關係,他聽不到我們的談話。」這年青人很和善的笑。他的微笑和老姑姑不一樣,但給人愛的感覺卻是完全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就請你說給醉草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三十年前,這個人在官場上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,他利用職權貪了無數的錢,為了怕被發現,他將錢存到國外,以一位最親信的朋友開戶。我們稱這位朋友,甲君吧,甲君父母均亡也沒有結婚,單身一人,沒親沒戚,他想,這種人最保險了,於是他和甲君談好,以利息作為付給甲君的一個代價。當時存了五百萬美金,所生利息輕易幫助了甲君買房有車,生活過得十分舒適暇逸。有一天,甲君開車出外去參加一個派對,喝了酒,回家途中,發生了車禍,當場死亡。甲君死後,銀行發出公告要甲君的親人出面領取,他不敢出面去領取,以免東窗事發。後來他的事情還是被爆發了,難逃法律的制裁和懲罰,最後是空留一人,什麼也沒有。」


-----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695
發表評論
暱 稱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驗證碼: 驗證碼圖片 選 項:
頭 像:
內 容:
  • 粗體
  • 斜體
  • 底線
  • 插入圖片
  • 超連結
  • 電子郵件
  • 插入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