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與我 (2-1)

在我童年時期,父親對我而言只是一個名詞,一點定義也沒有,在祖父去世之前,這11年間,我僅見過他一次,前後不到30秒的一面。祖父去世之後,每逢週末他就會從南部回來看我們。至於他為何離家那麼多年,我從很小就絕口不談他的事,這些已是過去式的事,也沒有必要再去想了,他曾後悔也很無奈這造成的事實。

父親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,卻給人有種嚴肅感,似乎他很凶的感覺,所以每次他回來之後,家裡除了母親偶而與他談話時,才聽到他的聲音,姊姊、姊夫們沒有人敢主動和他說話,是否是他的嚴肅感造成的還是有其他因素的關聯,我不知道。我似乎沒有受到這絲嚴肅感的感染。

雖然父親回來時,他總是一個人在家裡這兒走走那兒坐坐,有而會騎摩托車帶我出去逛逛,還是不怎麼說話;斷斷續續地他會帶幾樣樂器回來,我才發覺父親是一位多才多藝的才子,他能敲了一手很棒的揚琴、拉出浪漫的手風琴、吹出醉人的短笛、還有那略帶傷感的洞簫,於是我有點害羞卻主動跟他說我想學揚琴。。

父親聽了,很高興的答應我,對我說:「想學就要多練習。」我好意外的看到他笑了,也發覺到他的笑容是多麼慈祥,多麼溫暖,那一次,當他要離開時,他沒把那台揚琴帶走,他一句也沒說,將揚琴靜靜的擺在書房裡,在也沒拿走。這事發生在他開始回家1年半之後,那時我剛開始上國中了。

有一天,父親騎摩托車載我出去,他說他要去找一個人,結果我們在那裡繞了好幾圈,還是沒找到似的。我說:「爸爸,找不到怎麼辦?」

「沒關係,路在嘴上。」父親笑著說。

「爸爸 ,我聽不懂。」

「如果我們找不到,我們可以問附近的人,就知道了。這就是 “路在嘴上”。」父親很高興為我解釋。

結果天色也晚了,爸爸說不找了,該回家吃飯,免得母親等太久。

隨著年齡增長,這句話成了我求學過程中最貼身的座右銘。路不只是在嘴上,求知求學也在我們的嘴上,當我不懂時我就問,我想就是這道理吧。


-----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618
發表評論
暱 稱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驗證碼: 驗證碼圖片 選 項:
頭 像:
內 容:
  • 粗體
  • 斜體
  • 底線
  • 插入圖片
  • 超連結
  • 電子郵件
  • 插入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