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與我 (2-2)

另外要感謝他的是教我下棋,這使我和父親間的距離更拉近了。為了找人跟我下棋,有一天我問父親他會下棋嗎?父親聽了只說一句話:「妳會輸。」我說:「沒關係。」。

父親的棋藝段數很高,我需要絞盡心思用好久時間去下一粒棋,他卻能笑嘻嘻的在一秒鐘之內放下他的棋,然後跟我說:「將軍」。有時他會事先警告我要將軍囉。在父親仙逝前這近12年間,父親每次下棋都讓我好幾粒,剛開始的前幾年,有好多次誇張到讓我半盤棋,我還是一次也未贏過他。

在父親回來這十三年間,也許俗事太繁雜,加上經濟景氣的萎縮,他便從商場退隱山林,在南部買了一座山,獨自開墾經營。在山的旁邊有一座水庫,環境很不錯。父親利用自己種出來的竹筍做筍醬,我最愛吃了。現在外面賣的都沒有他做的好吃,我也很久沒吃了。也因為這片山林的關係,使我對大自然有份難割難捨的熱愛。

父親60歲那年,媽媽、姊姊和姊夫們,到山上去給父親做60大壽。同時秋天,一個今生今世永遠也忘不了的日子,發生了一件事。

那天一大早7點半,我如往常般騎著腳踏車去上班,到了公司之後,突然覺得很悶,心中很煩,呼吸很不舒服,一直想回家。整個上午腦海裡只有兩個字 “回家”。吃完中午帶去的便當,心中似乎有什麼事在呼喚著我“回家”,我毫無知覺性的收拾桌面所有東西,並且將所有現金放入保險櫃,這種整理好像我要下班了,可是我一點都不理解自己的舉動,然後騎腳踏車就回家了。

到了家,母親和嬸嬸坐在餐廳,看到我突然回家,母親說:「妳知道妳父親去世了?」

我記得當我聽了這句話,我內心一冷,臉上卻是不悅的回她話:「喔!不知道。」我哭不出來,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哭不出來,我也沒想要哭。

母親又說:「沒有人打電話給妳嗎?」

「沒有。」我說。

「我正在和妳嬸嬸商量,你爸爸在南部山上,妳叔叔、姑姑、姊姊、姊夫們大部份的親戚都在中北部,南部天氣熱,我們必須趕快去。不知該怎麼辦才好。」母親愁眉不展不知所措。

「我們可以租一輛大型遊覽車,今晚讓所有親戚都到我們家集合,車子可以直接開上山。」我想也沒想,立刻說出來。

「誰打電話?」

「我可以打電話給我們經理,向他請假,順便請他向我們公司的關係企業遊覽部門調一輛車,絕對沒問題。」說完,我也沒等她回話,直接電話給公司經理,他馬上就說車子沒問題,請假到辦好喪事,多少天都沒問題。

當我們一群人抵達山上小屋,看到父親靜躺在一張簡單的木板床上,我忍不住叫他:「爸爸。」只見他老人家的鼻孔慢慢地流出紅黑的血液。當時我想父親一定很高興看到我們都來了。可是我的眼淚流不出來,卻往肚子裡吞。

一通電話就解決了母親的憂慮。當父親屍骨經火葬後,想移回台中做告別式並安置寶覺寺時,又發生車子的問題,請多人幫忙租輛遊覽車,因臨時要車,回話都說租不到車子。看到母親又在煩惱,平常不愛說話的我,要了一家遊覽公司的電話號碼,拿起電話就撥。也許上班的公司在台灣的名氣不小,全省各大城市都有分公司,所以我只簡單報了我是某某公司台中分公司的某小姐,我明天需要一輛遊覽車回台中,請幫我調配一輛。就這麼幾句話,那家公司經理立刻說:「沒問題。」

整個喪禮進行得相當順利,父親安息了。

事後每想起父親,想起此事,內心好捨不得他離我而去,我的眼淚往往因思念情深,無法制止的流出來。這些眼淚都是當年父親過逝時,我只感到有事情等著我去做,沒有流出來的水珠。沒有人知道我多麼想念我敬愛的父親。

P.S. 以此文紀念父親仙逝二十六周年。



-----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604
發表評論
暱 稱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驗證碼: 驗證碼圖片 選 項:
頭 像:
內 容:
  • 粗體
  • 斜體
  • 底線
  • 插入圖片
  • 超連結
  • 電子郵件
  • 插入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