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二章 --12-1

        思瑩習慣性的四點起床,就在電腦室工作;五點時,聽到爺爺也起床了,過了一會兒,爺爺進來,看到唐銘騣在她床上睡覺,比一比,要思瑩到樓下見他。在辦公室裡,爺爺一看到思瑩,就問:「銘騣昨晚跟你睡。」思瑩從不對爺爺說謊,說:「嗯,他有先問我,我答應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一趟回來都是這樣嗎?」爺爺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在倫敦已在他家住過一晚。」思瑩老實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們有沒有做進一步的…?」爺爺又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,他說他會等到那一天。」思瑩搖搖頭,不好意思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,這些年來,妳是不是一直很想念他?妳愛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點點頭。卻見爺爺在笑,思瑩很訝異地問:「爺爺,你不生氣?」

        爺爺搖搖頭,說:「爺爺是過來人。當年我和妳奶奶不也是如此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?」思瑩驚奇的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和妳奶奶的認識,也是很特別,這故事妳已知道了;但在結婚前一年,有一次趁著假期,我們結伴環島旅行一週,第一個晚上,妳奶奶很猶豫,我也是跟她這麼說。我們深深相愛著,但我們一直是珍惜和尊重對方。那是一個最美好也永遠也忘不了的旅行。爺爺相信妳們也是如此。」爺爺回憶著說,這些事思瑩從未聽他們說過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爺爺,你還很想念奶奶,你還很愛著奶奶。」思瑩說。

        爺爺點點頭說:「她永遠活在我的心裡,永遠也是一位單純、善良的小女孩,是世界上最好的太太,沒有人能比得上她。這也是爺爺一直未再娶的原因。」停了一下,又說:「小瑩,妳太像妳奶奶了,外柔內剛,說話,一舉一動都和她很相像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爺爺,我不會離開你,我不要離開你。」思瑩不等爺爺說完,向前抱住爺爺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傻孩子,妳長大了,該結婚,有自己的家;爺爺也老了,那一天要走,也不知道,爺爺走了,誰來照顧妳?」爺爺看一下眼睛裡閃著淚光的思瑩,心疼的說:「銘騣已四十二歲,妳也三十二歲了,妳們的事,爺爺會在銘騣走之前,好好跟他談,妳放心好了。告訴爺爺,在這段期間,銘騣有沒有跟你說過一些他的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他的事?」思瑩不很了解爺爺的意思。


-----

千里覓友記 - 第三章 晚宴 (3-2)

        「喜歡吃什麼?」莉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都喜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到蒙特婁就要嚐嚐這裡的法國料理,我帶你去一家法式餐廳,離你住的旅館只有四條街遠,那兒的菜做得很精緻美味,尤其是鵝肝醬和cheese,很好吃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會不會很貴?」尼可目前在研究所念碩士,能力有限,聽到鵝肝醬,那可是很貴的,對自己的盤纏不能不考慮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今晚,是我請客,也是葛莉要請你,你不用擔心你的荷包啦。」莉很開朗大方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約十五鐘,到達了Le Lutetia餐廳。這家餐廳是設在Hotel de la Montagne的二樓,進了門,就看到一座寬大的旋梯,旋梯轉彎處頂上的天花板,吊了一串很大很氣派的水晶燈,亮晶晶的閃爍在燈光照耀下,上了樓之後,在餐廳裡,每張桌子上擺著古色古香的檯燈和鮮花,格調很高雅,氣氛十分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務生帶領他們到一個四人座靠窗的位子,等兩人對坐好之後,同時遞上兩份menu給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這裡的cheese 拼盤很棒,還有這鵝肝醬,你一定要嚐嚐,還有它的糕點,不很甜,做得很細膩,很可口。」翻開menu,莉迫不及待似的親切介紹,看來莉好像是這裡的常客。莉說了一堆,沒聽到尼可的聲音,抬頭一看,尼可很出神地正看著自己,莉覺得有些羞怯,朝他傻笑地問:「不喜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,很喜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只是我的建議而已,看你喜歡什麼,自己盡管點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葛莉之外,尼可從沒看到這樣坦白率真又有點淘氣、談吐幽默、聰明睿智,又令人感覺出她是位文靜端莊的女孩,認識四年以來,葛莉一直讓尼可很動心,難道這些都是中國女孩具有的傳統美德?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聽取妳的意見,妳點什麼我就吃什麼,但是不要太多,會吃不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我知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莉,妳換了衣服嗎?我記得下午妳穿的是粉紫色的襯衫和牛仔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要來這裡吃飯,總要穿正式點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是我還是穿著牛仔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次你沒關係,我嘛……,是小姐,就不能太輕便了。」莉的語氣間總是帶了點隨和又淘氣。

        莉點了每人都有five meals的大餐外,又多加cheese 拼盤、鵝肝醬和一道燒烤cheese布丁,似乎今晚她的味口大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會不會太多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裡的食物都是純手工料理,份量不多的,別擔心,你一定能吃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趁著還未上菜,兩人一邊喝著紅葡萄酒,一邊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莉,我能問妳一個問題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可以,請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是中國人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中國人華裔第二代。」莉很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土生土長的Chinese-Canadian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喔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問題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,沒有。」尼可的嘴裡是說沒有,其實心裡頭正納悶著一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現在我也想問你一個問題,好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妳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尼可,我真的很好奇,你怎麼會事先沒通知葛莉,自己一個人就從德國飛來這裡。」莉像對老朋友說話般,開口直接問。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
-----

千里覓友記 - 第三章 晚宴 (3-1)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博物館真的很值得參觀,裡面有許多古代和近代的生物和有機物,各行各樣的礦石,以及關於人類的文物與資料,很快兩個小時就過去了,尼可還沒看過癮,便急急忙忙地回到Wong Building。到了Cafeteria,只見莉已在那裡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莉,抱歉讓妳等了。葛莉呢?」尼可心想著只有葛莉,一出現就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葛莉她要我問你,你今晚住在那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就在校門口那條大道,離學校不遠的假日酒店。」話是回答了,尼可的心裡卻感到有點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住假日酒店的費用也不便宜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除了機票花我最多錢外,就是旅館的住宿費了。」年輕的尼可很坦白的相告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葛莉說今天你已經check-in了,如果你不介意的話,她想請你明天開始到她家去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真是太好了,不過會不會太打擾她的家人。」尼可很意外也很高興的聽到這個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會啦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了,莉,葛莉她現在在那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喔,她要我向你說聲抱歉,她已先回家去幫你整理客房。晚上,她要我請你吃飯,肚子餓不餓?我們先去餐廳,到時候再聊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啊,不過,真不好意思,麻煩妳很多了。」尼可覺得他和這位莉小姐很談得來,那種感覺就像是和葛莉說話,哎!不想那麼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莉發現尼可停頓的表情,說:「你怎麼啦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,沒有,我是在想應該我請妳才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客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說什麼?」尼可聽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這一句是出自論語,聽過論語這本書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尼可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意思是說朋友從很遠的地方來,是一件很高興的事。」莉繼續說,然後憋著小嘴,又是那嘴角微翹,淡淡一笑的動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次尼可注意到了,莉剛才剎那間微笑的臉龐有點像蒙娜莉莎,多麼的亮麗引人,不知道葛莉長得怎麼樣,有沒有莉的美。他和葛莉是在網路上認識的,那次葛莉為了解決網頁語法問題,在yahoo的交誼廳求助,他好心的幫忙她解決問題,從此成為很談得來的好朋友,他曾寄幾張相片給葛莉,她卻不肯寄相片給他,現在自己留了一把鬍子,外表有些改變,至少是更成熟點,相信葛莉見了也會認不得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一章 --11-3

        飯後,唐銘騣主動堅持他要收拾洗碗筷,思瑩想插手幫忙,他也不肯。等他清潔好廚房的事,到了家庭娛樂室,見電視打開著,思瑩卻和爺爺在下象棋,問他可會下,唐銘騣點頭說:「會一點,但不是很好。」思瑩讓位,坐在他的旁邊,靜靜地看他和爺爺下棋,連下好幾盤,雖到最後都輸給爺爺,可看出唐銘騣的棋藝不錯,只是缺少經驗;快九點,思瑩明早還要到上班,加上平日他們也都習慣早睡,彼此說晚安,個自回房休息,結束這場飯後家庭娛樂;這就是鄉村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躺在溫暖、柔軟的床上,唐銘騣一時無法入眠,心中想的只有思瑩,深深感覺得自己分秒都離開不了她,起來看她房裡還亮著,門微開,他就走進去,思瑩已在床上,正準備睡覺,看他進來,問:「睡不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。」唐銘騣走過去,坐在床邊,對她說:「很想妳,很想抱抱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幾天的相處,兩個心早已結合在一起,也體會出兩人在一起相愛的快樂。思瑩把頭靠在他的肩膀,唐銘騣摟著她,靜靜地感受兩人內心愛的交流。經過好一段時間,唐銘騣溫柔地親吻她,在她的耳邊低聲的問:「小瑩,晚上讓我在這裡和妳睡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想一下,點點頭。有心愛的人在旁邊,再躺下來,唐銘騣摟抱著思瑩,很快就睡著了。


-----

千里覓友記 - 第二章 抵達 (2-3)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叫我嗎?」黑髮小姐立刻停止腳步,轉過頭來,看著尼可問。

「是,是我叫妳,對不起,剛才叫那麼大聲。」尼可有些彆扭,對自己的失態有些尷尬地說。

「沒關係,你有什麼事?」黑髮小姐很客氣,和藹可親的說。

「是這樣,我有一位朋友叫葛莉,在這裡唸材料工程,她是中國人,不知妳認不認識她?」

「葛莉?你是?」黑髮小姐臉色頓然出現一份訝異的表情,瞬間又恢復原來的態度。

尼可沒注意到她的表情,立刻接著說:「我是她的朋友,我專程來找她的。妳認識葛莉嗎?」

「認識,我們是同系同學,她現在正在上課。」

「同班同學?」尼可覺得有些奇怪,葛莉曾說她班上只有兩位女生,她和一位當地法國女孩。

「嗯,嗯。」莉馬虎地應兩聲。

「她什麼時候下課?」

「大概還要兩個小時。」

「喔,兩個小時?妳能不能見到她,向她轉達我的message。」尼可很高興自己真幸運,能遇到一位認識葛莉的人。

「好啊。你要在這兒等她嗎?」

「我想是的。」

「先生,能不能問你是從那裡來的?」

「我是從德國來的。」

「你是不是叫尼可?」

「妳怎麼知道?」尼可很驚訝的問。

「當然是葛莉告訴我的囉。」

「妳是她的好朋友。」

「當然是她的好朋友,所以才知道嘛。」黑髮小姐有些淘氣,笑嘻嘻地說。

「感謝上帝,能遇到她的好朋友。」尼可更是心喜,嘴裡喃喃自語地感謝著上帝恩賜。

「你在說什麼?」

「沒有,沒有。」

「尼可,喔,你介意我直接稱呼你的名字嗎?」

「可以,可以,是我的榮幸呢。」尼可有葛莉的消息,知道即將與她見面,那份興奮早已衝昏了頭了。

「尼可,我能不能給你一個建議?」

「建議?ok,請說。」

「聽葛莉說你專修語文學和人類學。」

「是啊,她還跟妳說我什麼?」尼可有些好奇,想知道葛莉曾對她的好朋友說過什麼關於自己的事。

「不多,也沒說什麼。在你剛剛要走上陡坡前有一座古老建築物,對不對?」

「嗯。」尼可點點頭。

「在那棟老房子的左邊,有一棟歐式的獨立洋樓,很漂亮,十分充滿歷史和西洋文化味道,你注意了嗎?」

「沒有,剛剛我急著到這裡,沒注意那麼多。」尼可有點不好意思,急著解釋。

「那棟房子是一個博物館,叫做Redpath Museum,葛莉很喜歡那裡,常常去參觀。如果你沒什麼事的話,不妨利用等她的時間,到那裡去看看。」

「太棒了,很好的一個建議,謝謝妳。」

「不客氣。」

「那就麻煩妳轉告葛莉一聲,我…」尼可看一下手錶,說:「我五點準時在這裡等她。」

「好,我一定轉達你的訊息。」黑髮小姐甩了一下她那烏黑的長髮,正要離去。

「請等一下。」尼可想到什麼,著急地叫到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還有什麼事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能否知道妳的名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黑髮小姐嘴角淺淺的一笑,遲疑一秒鐘,說:「我叫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很榮幸能遇見妳,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也很榮幸能遇見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麻煩妳了,莉,謝謝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再見,祝你有個愉快的下午。」莉說完,喝一口咖啡,然後,婀娜多姿輕飄飄般的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追求公平的新邏輯

        老張跟小李這兩位好朋友一起逛夜市,看到有人賣西瓜,由於整顆買比較便宜,小李就說:「那我們合買一個吧!」於是各自掏了一半的錢付給老闆。

        宏觀的角度,常會有不同的邏輯

        逛街後,兩人先回到老張家泡茶聊天,眼看時候不早了,小李就準備回去,老張切了西瓜拿了一半給小李,「你是老花嗎?怎麼切給我的,比較大塊?」小李消遣說。老張說:「因為我知道你家人口比我多,而我家才兩個人。」但小李說:「哪有這樣的,不是說好一人買一半嗎?你這樣不公平啦!」老張說:「最需要的人,讓給他就是公平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朋友聽到這個故事,就問老張:「公平均分不是很好嗎?你為何不追求公平原則?」老張笑著說:「我覺得很公平啊!」這話讓朋友聽的一頭霧水。老張接著說:「到目前為止,我的經濟情況比小李好,我覺得老天對我不錯,我把我多餘的分一些給更需要的人,這很公平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吃虧的認知,可以不是吃虧

        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把西瓜切的很平均,這也是正常的人性;能夠像老張這樣想的畢竟不多,可是這世界上就是存在著各種思維的人,所以我們生活在這世界上,要懂得去注意到別人對「公平的定義」是不同的,自然就可以去理解別人的行為邏輯,進而包容跟自己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是認為「老天對我不公平」的人,就容易不滿、怨恨,也很想要去佔別人便宜;因為不這麼「積極的搶」,就可能吃虧。對於週遭這種朋友,如果他很窮,你讓他搶,你是積功德;如果他比你有錢,他還要搶你的錢,你也讓他搶,上帝自會去安排他那吞不下、多餘的錢,這你就不用管了。說句俏皮話:「有錢可以讓別人搶,也比沒錢去搶人家來的幸福」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就是活在「得與失」之間的遊戲中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有多久了,我突然發現自己每天不斷的生活在「得」與「失」之間;因為這種感受,也讓自己領悟到「不要患得患失」這句話的真諦。

        例如說,車子被撞凹修了幾千元,以前我會說「真衰」;現在我會笑一笑,對自己說「今天會得到什麼呢?」接著我會想到「下次怎麼樣改進,會避免更大的損失」;這種思考模式大概可以解釋這就是「得」吧?

        只要還活著,你每天就會「失」去某些東西,例如時間,但是你一定要把握「得」的機會,這是老天跟每一個人在對玩的人生遊戲;你也可以不失去,只要小心一些,聰明一些,平時多進修一些知識及新資訊,當你有機會「得」的時候,就看你可抓住多少?留下多少?這是操之在你,你自己的能耐!

        老天是公平的,因為每一件事,都不會是「一定公平」的,這就印證了一句名言「公道自在人心」; 面對生命中的每一次「得」與「失」,若用宏觀的思維來看,自然就會有更豁然、更清新脫俗的生活態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故事來源:(網路流傳)轉貼


-----

淘氣數字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已知道這數字會變魔術,有時情緒不穩,陰陽不定,時多時少,變來變去,這一切與應該出現的正確指數無關,而是與每個拜訪者的電腦有關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不死心,趁著老爸在看MLB,再度掌握到一人二機的美好時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試試看同一頁放入兩個不同人氣數字。先試 『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一章 --11-2』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預備,開始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事發生了,剛開始的數字是一樣,突然,第一輸給第二一個數字,也就是說,出現(5或是6)的現象。到老爸的電腦去看,同時開起兩個不同的網頁瀏覽器,哇,怎麼兩個都是2,在explorer按下重整,出現了同一現象 – (5或是6),在mozilla按下重整,出現了同一現象 – (9或是10)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自己的電腦,同一網頁出現 (13或是 12),第一贏了第二一個數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還不死心,打開『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章 --10-3』,自己的電腦數字是31,回到老爸的電腦,一個14,另一個15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回到『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一章 --11-2』,啊,什麼? (39 或是40),第一又輸給第二一個數字。再到老爸的電腦,顯現出來的數字是(26或是27)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死心,繼續研究到底,在老爸的電腦打開『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五章 –5-3』,好傷心,是好小好小的一個2。

        嗚呼哀哉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怎麼會有這種失誤。

        朋友,如果妳/你看到數字很小,少少的,拜託不要對故事感到失望,認為沒人看,這是魔術數字在玩魔術啦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很喜歡魔術數字的奇特變化,可是它太淘氣了,看來還是豎白旗算了,少碰為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淘氣數字,不得不跟你說 - 莎悠娜娜。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一章 --11-2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大宅,思瑩指著右邊一棟房子,屋前有兩個可愛黑人小孩在嬉戲,那是史林的小孩,告訴唐銘騣那是客房,樓上有六個臥房,樓下是給史林夫婦一家五口住。走到屋後,這時,有四隻大狼犬跑出來,看到唐銘騣叫了一聲,唐銘騣嚇一跳,心裡頭有點怕怕,從小到大,雖然喜歡狗,基於環境因素,未曾養過寵物。看四隻大狗,溫馴的圍著思瑩,思瑩拍拍他們的頭,叫牠們坐下,指示唐銘騣過來拍撫牠們,思瑩對四隻狼狗介紹說:「這是銘騣,他是我最要好、最要好的朋友,以後你們也要聽他的話,乖乖。」那些狗似乎聽得懂,都抬起一隻腳來,思瑩告訴唐銘騣牠們要和他握手。唐銘騣很驚訝的伸出手和每隻狗握手。然後,告訴唐銘騣每一隻狗的名字,唐銘騣笑著說:「牠們看起來都一樣,很難辨別誰是誰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很快你就會分辨出來。」思瑩也笑了,跟著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又介紹她的幾隻大白鵝,告訴他,白鵝會認主人,參觀她的小型動物園,鸚鵡看到思瑩,開口就說:「妳好,小瑩。」有雉雞,鴨子和好幾種漂亮的鳥等。唐銘騣看傻了,心裡卻想著,這不也是自己一直編織的夢?

        看完動物,到了一座盆栽園,裡面有大有小幾百盆的盆栽,思瑩說那是爺爺的盆栽。過了盆栽園,有一個網球兼籃球場。旁邊還有一個游泳池。思瑩問:「會打網球,籃球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唸書的時候,偶而玩玩,也有二十年沒打了。」唐銘騣有點感慨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 看看時間差不多,思瑩指著盆栽園,說盆栽園後面,還有一些東西,等明天再帶他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 此時,唐銘騣的心裡相當的複雜,混亂。想起偉明、咪咪暗示性的強調思瑩的世界,她的世外桃園,四十二歲才來的愛情,除了深愛她之外,自己從未仔細想過她的生活,她的一切。思瑩看出他內心的感受,含情地看著他,微笑的問:「喜歡這裡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很喜歡。」唐銘騣看她眼裡充滿著愛,看著自己,忍不住擁抱著她,低聲的叫她:「小瑩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屋裡,聞到一陣飯菜香,思瑩說:「你的行李,史林已幫你拿到你的房間,我帶你去,你先洗個澡,爺爺差不多快要煮好晚飯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爺爺煮飯?」唐銘騣吃驚地問,立刻又說:「我去幫忙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去了,爺爺會緊張,手忙腳亂。」思瑩笑著拉住他的手,說:「爺爺煮飯、炒菜很棒。跟你一樣棒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房間在樓上,也有八間臥室,其中兩間是連在一起,是思瑩的電腦室和臥室,是為了方便思瑩早起工作的習慣。思瑩告訴唐銘騣這間是爺爺的房間,那一間是小琳,那一間是小強…。到了最後一間臥室,思瑩微笑的介紹,這一間是銘騣的房間。唐銘騣聽了,心裡頭暖暖的,知道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晚餐是四菜一湯,雖然是簡單道地的台式料理,對唐銘騣來說是新口味,很意外,沒想到爺爺的手藝這麼好,完全不輸他的餐廳料理;邊吃邊聊,似乎快樂帶給每一個人好胃口,爺爺不停地一直夾菜給他,要他少吃點飯,思瑩不停微笑鼓勵他繼續,很久未享有這般愉快的家庭溫暖,剎那間,唐銘騣感覺自己像是這家庭的一份子,有著慈祥的爺爺,溫柔的妻子,真希望這一切是事實。

或是 ------ 比賽那個人氣指數旺?看看那個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