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台灣 – 何處將是您的歸屬?

不知為何,從過去的一年到新的一年,數月以來,看著國事世事的變動,此岸彼岸的發展,夢裡夢外,亦醉亦醒,還是除不去內心裡經常浮出的一個大問號?

一個很令人心碎的問題。

台灣 – 何處將會是您的家?

中國大陸?美國?

還是………?



-----

2007年03月01日

        時間過得真快,一眨眼,新的一年已過去了兩過月,也就是一年的六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從二月中旬開始過著真正寒冷刺骨的冬天,也可算是沒有白過一個名符其實的冬天,對天氣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星期,到今天為止,天天豔陽高照,白雪從一開始的堅持,慢慢地不再抗拒太陽,純潔文靜地享受陽光無私的愛,漸漸地感動得流下淚來,看著她分秒間漸縮小的身影,心中百感交集,她的淚將流入大地裡,花草萬物得以滋潤逢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說趁著天氣這麼晴朗,他要去幫汽車洗個春澡,這是爸爸最喜歡做的一件事,給他的寶貝車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下,媽媽可樂了呢,她可以同時使用兩台電腦,一台辦正事,一台看寬頻電視,應該大部份的時候是聽吧,反正,媽媽最喜歡一心兩用,哥哥經常為此產生懷疑態度,問媽媽到底她是在看還是在聽?媽媽總是說都有,我看是只有一半是對的,因為媽媽經常都要回頭倒帶,又重播一次某片段,這也是媽媽喜歡寬頻電視的原因之一,另外就是沒有廣告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好幾個小時,爸爸總算洗完的汽車寶貝,走進屋裡。喝了一大杯熱茶,媽媽似乎不知道爸爸進來了,屁股仍然還粘在椅子上電腦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媽媽突然站起來上樓梯,好奇怪喔,爸爸一聽到媽媽的腳步聲,立刻從餐廳,像小貓般,無聲地走出客廳。

        媽媽上樓後,好像在找人般,廚房沒人,繼續走到餐廳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立刻從客廳閃入進門旋關處,身體緊貼著衣櫃的玻離門,好像是怕媽媽看到,我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媽媽看餐廳、客廳都沒人,我的意思是除了我之外,沒有其他的人,就回走到廚房,傻乎乎的我,跟在媽媽的身邊,忽前忽後,亦步亦趨,我很好奇,這兩個老人在搞什麼鬼。

        「Kulo,爸爸呢?你有沒有看到爸爸進來?」突然,媽媽開口問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時之間,我弄不清狀況,只有愣頭愣腦地看著媽媽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去,Kulo,去爸爸那兒。」媽媽又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句話我最清楚了,每次我不乖不聽話的時候,媽媽就叫我去找爸爸報到,也只有這樣我才能安靜下來,乖寶寶似的到爸爸身邊罰坐,因為我很怕爸爸生我的氣,可是我不懂,這次為什麼媽媽要我去爸爸那裡,我又沒有做錯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還是如往常般,聽話地搖著尾巴,朝著旋關處走去,這時,爸爸從旋關處走出來,開口似笑似罵地說:「傻Kulo。」看來,爸爸沒有在生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乎我的意料外,媽媽哈哈大笑地說:「老爸,看你要如何躲?我只要說『Kulo,去爸爸那兒。』聰明的Kulo就會將你找到。這一次你失算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什麼什麼的?一個說我傻,一個說我聰明,他們到底在做什麼,我怎麼看不懂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媽媽還是笑個不停,又說:「想跟我玩捉迷藏,沒那麼容易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喔,原來這叫做『捉迷藏』。


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八章 --8-2

        「這不是電腦遊戲,但也可解釋為電腦遊戲。」思瑩解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,可以告訴我,妳的工作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飛機。」思瑩簡單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?飛機?」唐銘騣感到充滿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等下在告訴你,好嗎?你看要怎樣給咪咪留話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告訴她妳會在餐廳,有什麼事,請她打電話到餐廳,還有,晚上到餐廳吃飯。如有事,妳會隨時跟她聯絡。」唐銘騣想一下,又說:「我想這樣就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寫好字條,想一下,在後面備註,「電腦我帶去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看到,問:「這電腦很重要?妳要帶電腦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下午,想給爺爺打電話,要用它。」思瑩點點頭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那兒有電話呀。」唐銘騣不解地問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微笑著說:「到時候,你就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在餐廳裡,唐銘騣帶她先參觀整個餐廳,每一個角落,到了最後一個房間,唐銘騣打開門,說:「這是我的辦公室兼房間,有時候,太累了,不想回去,我就睡在這裡。」在辦公桌後,又有一小房間,裡面放了一張單人床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這裡離你家多遠?」思瑩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約五十分鐘,一個小時的車程。」唐銘騣說,然後,問她想吃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麻煩,我們可到外面吃早點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到外面去,讓我親手煮幾樣菜,讓妳嚐嚐,好嗎?」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看著他滿臉的誠意,想一下,點頭說:「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想吃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回答:「想吃白稀飯加兩樣青菜。不要煮太多。」不想讓他太勞累,昨晚又一夜沒睡,又說:「你洗菜,我炒菜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會炒菜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怎麼好,但還可以。嚐試看看。」思瑩笑著,看著他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我們炒芥藍肉絲,豆芽菜,蔥爆牛肉和一盤三色芙蓉,還想吃什麼?」唐銘騣很愉快的答應她,他也想嚐嚐台菜。

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八章 --8-1

        思瑩醒來,看看手錶,剛好清晨四點。想想今天是星期三了。爬起來,披上外套,拿出她的小型筆記電腦,放在餐桌上,坐下來,就剛始打電腦。打沒多久,只覺心裡頭有著奇怪的感覺,無法專心,站起來走動一下,拉開客廳窗簾,霍然看到對面街燈下站著一個人直往這邊看。仔細地看,是唐銘騣。思瑩想也沒想就趕緊下樓,出了門,唐銘騣已走過來。唐銘騣看到思瑩出來,趕緊用跑過去,見到她,一把抱住她。倆人相擁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心裡又高興,又感到一陣陣的心疼,說:「為什麼要這麼早站在這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好想妳,好想早點看到妳。我睡不著。」唐銘騣癡情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來多久了?」思瑩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多久。差不多跟妳打開電燈同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到裡面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,妳早上一定還沒吃,昨晚也沒吃,到我餐廳去,我炒幾樣小菜給妳吃,我們兩個一起吃,好不好?」唐銘騣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咪咪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留字條給她,我想她會了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。」思瑩點點頭,說:「外面有點冷,你還是先到裡面坐一下,我換衣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換好衣服出來,看到唐銘騣坐在電腦前,很專心地在看。思瑩走到他旁邊,似乎他都沒發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喜歡電腦?」思瑩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喔,妳換好了。這是妳的電腦嗎?小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喜歡玩電腦?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笑笑,反問他:「你喜歡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喜歡,不過年紀大了,加上工作忙,對電腦所知不多,幾乎跟不上時代。」唐銘騣說,又好奇地問:「小瑩,這是那一種飛機電腦遊戲?這飛機造型很特別,很漂亮。」

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七章 --7-4

        「你都沒問過她?」咪咪有點驚訝,說:「查理,你應該親自問她;對不起,我和哥哥,有言在先,答應不對外說她的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我懂。咪咪,我很感謝妳和大偉。明天一早我就過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查理,不要帶早點過來,你要多休息,多保重自己,那才是為思瑩好。」咪咪很關懷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咪咪,謝謝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對了,查理,請你幫小瑩更改機位,好嗎?」咪咪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問題。給我航空公司和機票上的英文名字,那天走?她是直接回西雅圖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當然是星期日,請你等一等,我看機票。查理,是頭等艙的機票,星期日先到加拿大蒙特婁,星期二才回西雅圖。」咪咪照原行程報給唐明騣。又強調一次,「查理,是頭等艙,不要訂到經濟艙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知道。」唐銘騣回答。心裡有點訝異她是坐頭等艙,因為票價十分高,不是一般旅客容易或願意付出來的,感覺她的身份可能特殊。

        咪咪接著報出小瑩機票上的名字,然後說:「麻煩你,查理。我要掛電話了,哥哥也在等我消息。再見,查理。」咪咪說完,掛上電話。咪咪心裡一陣心酸,但想到一個是自己的好友,一個是自己喜愛的人,她心甘情願這麼做。


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七章 --7-3

        「為了妳的幸福,為了妳們的幸福。」咪咪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眼淚流出來,「喔!咪咪…」思瑩抱住咪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怎樣?答應我。」咪咪也抱住她,不放鬆地追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機位都定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放心好了,查理有一位朋友是開旅行社,我會告訴查理幫妳更改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想一下,思瑩點點頭,說:「好,我答應妳,咪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咪咪高興得推開她,「現在,妳可以去睡了,我親愛的小瑩。我要趕快打電話給查理和哥哥,報告他們好消息。對了,先把妳的機票拿給我」咪咪特別強調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看到咪咪為自己的付出,心裡很感激;心想我殷思瑩,今生多麼幸運能有這麼好的朋友。思瑩將機票交給咪咪,說:「這是頭等艙機票,任何航空公司,只要有機位都可以坐。」說完就回到房間,她覺得好累,只想躺下來好好睡一覺,說完,進入臥房,拿了衣服,洗個澡,倒頭就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咪咪等思瑩睡著了,立刻先打電話給唐銘騣,電話一響,唐銘騣立刻拿起電話,「這是查理。」一聽是咪咪,很著急問:「咪咪,小瑩答應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查理,小瑩答應不走了,以後就看你自己了。」咪咪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現在就過去看她。」唐銘騣很興奮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,查理,她很累,剛睡著。明早你再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咪咪,謝謝妳。」唐銘騣很真誠的對咪咪說:「晚上,小瑩有吃飯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,小瑩沒吃。查理,這是我該做的。你們的幸福比什麼都重要。查理,我要你答應我,這一生要好好愛小瑩,照顧她。你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精神支柱。沒有你,她會永遠將自己關在她的世界裡。」咪咪一口氣說,停了一下,又說:「不過,有一件事,我想必須跟你說,思瑩不屬倫敦,西雅圖已有她自己建立的世界,她的世外桃園,她是絕對離開不了那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想起下午曾偉明曾說過這一句話,為什麼咪咪也這麼說?發現自己除了對她有著那股濃郁的愛外,其它事情都不清楚,覺得有些問題想問:「咪咪,妳能告訴我多一點思瑩的事,她的工作?」



-----

心臟密碼 (完結)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阿鳳,妳想到那裡去了,光燒根香也沒有什麼用,最重要的是要誠心誠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莫名其妙地激動的站了起來,強而有力的接口說道:「對,這就是說無誠不靈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聽了,臉上充滿祥和地說:「在皮博士的書裡有提到一件事,就是在他到醫院就醫時的感受,有些護士很善良的照顧患者,有些護士一點兒也沒有愛心和耐心。當患者的心感應到後者這類護士時,患者要盡量避開這些護士,否則病情會很難好轉。同樣道理,如能多接近有愛心的醫護人員,病就能好得很快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傻痴教授,這我想到我們中國有句老話,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,就是描述著人與人之間,心的相互感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阿拉,今天你總算都說了些沒有錢銅味的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傻痴教授,在人與人之間,是不是心地善良、邪惡、好、壞皆可以相互感應到?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我個人的看法是肯定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我想要使我們能長命百歲,先決條件就是要有愛心、心地善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一個人心存愛心,相對地他身體的細胞也會有愛心。如果一個人好鬥喜戰,或者是自私自利,他的細胞或許也會連帶這種惡習,那麼細胞們自然在體內自相殘殺,這些人怎會活得久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所以如果人人都有愛心,大家相互照顧在一起,自然就會有個健康的環境。就像95歲的老公公一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也許這就是所謂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其實都是自己報應自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:「皮博士在此書裡,針對心臟能源的研究做了個簡單的總結。1.心臟是一個很有威力的器官。2. 心臟直接對周圍環境做出反應。 3. 心臟能傳送身體細胞間的能源。 4.心臟是一個很有活力的系統。5.心臟是人體主要的組織力量。6.心臟與含有資訊的能量產生相互間的共鳴。7.心臟是身體系統的主軸。8.心臟可以說和傳遞信息。9.心臟可以與其他的心臟和大腦交換信息。10.移植的心臟會攜帶著它原有的資訊記憶細胞和能量。 」

        莓花:「心臟確實是一個很有威力的器官和充滿活力的系統。心臟一但停止跳動,人就死亡了。所以心臟當然是身體系統的主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心臟直接對周圍環境做出反應,就好像是電磁的能量反應。也就是說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感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梓兒:「這種反應又說明了,心臟可以說話和傳遞信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:「每個人的心臟也都含有資訊能量,造成彼此間的相互共鳴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理:「除此之外,還可以和大腦交換信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意:「不但如此,心臟的記憶細胞是永遠存在,不會隨著原來主人的去世而消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拉:「想要長命百歲,甚至長生不老的話,我想最重要的是心中有愛,愛人如愛己。唉!想發明延年長壽的財,這下可難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到阿拉的話,我們都忍不住噗吱的笑,想不笑也難。

        傻痴教授還是那付表情,很穩重、輕柔地說:「總歸一句,以誠為出發點,如同愛是需要真實的由內心發出來般,才能實行傳播,人與人之間才能活得踏實、快樂,否則只有空虛、憂鬱與悲傷。」傻痴教授說完,回到他的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,傻痴教授是面惡心善的大好人,其實他也不是真的面惡,只不過很多時候表情嚴肅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當我們深受他一番話而感動時,傻痴教授又說:「今天我們談到心,這樣好了,下次的議題是『細胞與細菌的距離』,請大家好好的準備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什麼?細胞與細菌的距離?我們全都呆若木雞了。


位朋友好奇著什麼是細胞與細菌的距離。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七章 --7-2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行,妳不答應我,我不讓妳睡。」咪咪開始用無賴方式,逼她答應。

        見思瑩沒回答,咪咪說:「我一直在想,嫁給一個愛自己的人,比嫁給一個不愛自己的人,應該是會更幸福的。」停一下,繼續說:「喬治﹝咪咪老闆﹞一直在暗示我,有時表明很清楚,他愛我,他要等我。也快兩年了,我曾對自己說,接受他是我的幸福。有時,我也覺得,對查理的感覺,他像我哥哥一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咪咪走到思瑩旁邊,抱著她說:「你們的心裡,一直只有對方,十幾年來,看不見的愛,在你們心裡很結實的紮根,這是上蒼的安排,明天不要走,和他好好談,把握自己的幸福,時光一去不復回;妳願意看他再等你另一個十五年。妳不能永遠躲在妳的世外桃園,也不能讓他把一生留在餐廳事業裡。給他一個家,給他幸福和快樂,是妳給他最好的禮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靜靜地聽,是的,唐銘騣曾暗示說過,餐廳不是他的理想,似乎是不得不的工作,當時,她也沒追問為什麼。咪咪見她不說話,知道她的心意尚未改變,也知道要她改變已決定的事,不是那麼容易。為了查理,無論如何,這次一定要做到。咪咪要求:「小瑩,答應我,不要走,拜託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咪咪,謝謝你,真的,我有事必須回美國。」思瑩說:「我答應妳,我會再來看妳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,下次是下次的事。」突然,咪咪站起來,很堅決的說:「如果,妳不答應我,明天不走,如果,妳不答應我,明天見查理,跟他好好談,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喬治,告訴他,我要嫁他,明天就結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很訝異,又感激,看咪咪一臉當真的表情是那麼堅持,問:「為什麼要這樣做?」







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