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拜年

恭 喜 發 財 紅 包 拿 來 !


來,送妳一個大紅包。
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地是星期六下午兩點,在台灣是除夕夜凌晨三點,這一刻,已是大年初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到中國城去採買年貨回來,準備全家在周末過一下中國人的除夕與新年。趁著尚未動手忙碌之前,先給所有親愛的朋友拜年。


願大家事事吉祥如意!



珍惜就是福


        最後以一到萬的成語祝福大家有一個更美好的新一年:
一帆風順,二龍騰飛,三羊開泰,四季平安,五福臨門,六六大順,七星高照,八方財來,九九同心,十全十美,百事亨通,千事吉祥,萬事如意!!!

        有 位朋友來拜年
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七章 --7-1

        咪咪五點下班,到了家,約五點四十分。一進門,咪咪笑嘻嘻地開口就問:「今天玩得愉快嗎?,你們去那裡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去那裡,只是外面走走而已。」思瑩回答。「這樣已很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晚上想吃什麼?小瑩」咪咪問,「這裡有一家很有名的意大利餐廳,妳一定會喜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雅米格餐廳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怎麼知道?」咪咪驚奇地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下午就是在那兒吃的。」思瑩說,「很晚才吃,我現在不餓,妳想吃什麼,我陪妳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也不知道要吃什麼,妳累不累?我們到外面走走,看有什麼吸引胃口的東西。妳看如何?」咪咪提議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」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兩人邊走邊聊,大部份都是咪咪在說話,介紹這家店的特色,介紹那棟建築物曾有過的故事,又說到她的工作,她的老闆對她有好,在追她…她對他的感覺…思瑩有點奇怪,咪咪以前都沒說過這件事,現在突然說給她聽。

        後來,咪咪買了一大塊匹薩,帶回去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靜靜地坐在餐桌邊,看咪咪吃得津津有味。等咪咪吃完了。隔一會兒,思瑩才說:「對不起,咪咪,明天我要回美國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喔!機位定好了?」咪咪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下午5:45分飛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為什麼要這早走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些事,要回去處理。」思瑩很小聲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哎!」咪咪嘆了一口氣,說:「為何要把到手的幸福輕易放棄?妳以為妳走了,事情就可以解決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妳知道了?」思瑩有點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的,哥哥下午打電話給我,告訴我一切。」咪咪說「我不贊成妳的作法,妳走了,他還是會繼續等,都已經等了十五年,如今看到妳本人了,他更加會等你。查理是一個很有原則的男人,也可說很堅持的一個人。你們的幸福,對我來說,比什麼都要重要。事實上,也只有你們能彼此帶給對方幸福和快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不吭聲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明天,不要走,小瑩。」咪咪一口氣說了一堆,見她不吭聲,半求她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搖搖頭,說:「爺爺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相信查理一定也會要爺爺的,他會照顧爺爺的,他不是那種只顧自己,他不會只娶妳,就不理妳的家人了。」咪咪急著為唐銘騣辯解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咪咪,我好累,我想睡覺,明天我們再談,好嗎?」思瑩說。

        咪咪想起哥哥特別交代,一定要思瑩晚上就答應不走,否則,明天再談已來不及了。為了自己也喜歡的人,給他幸福快樂,她願意這麼做。她一定要這麼做。





-----

2007年02月15日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是情人節,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        說來說去,還是想說天氣,今天雪是停了,太陽高照,但是好冷好冷,目前是攝氏零下18度,但感覺溫度是在零下30度左右,說冷嗎?對我來說,還好啦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的冬天很溫暖,聖誕節不但沒雪還下雨,真反常。一月還好,不很冷,下了幾次雪,地面總算有點留白,到目前為止,二月的冷算是正常的現象。大家見面時,相互寒暄下,不抱怨冷,反而高興地認為這才算是冬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說的是昨天,昨天下了幾乎一整天的雪。一般來說,下雪時是不冷的,意思是說溫度在零度左右,空氣中呈現乾爽,所以一點兒也不冷,穿著薄外套還可到外面逞一下威風呢,可是昨天就不同了,氣象局測量的溫度是至少零下11度,不應該是下雪,卻下起好冷的雪來,媽媽說從她住到這裡以來,今年是最特別的暖冬,昨天是印象中唯一的下雪天是冷天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一天的飄雪,現在屋外的世界市是一片白茫茫。屋前的大馬路不時傳來除雪車的忙碌聲,不少住家車道的兩旁,隨著鏟子的一鏟一除,慢慢地堆積成兩座雪牆,後院的樹枝樹葉上像披著一件白色的風衣,白雪在陽光的照耀下如鑽石般亮晶晶的閃爍著,真是美不勝收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會兒,爸爸清除車道的雪之後,希望他能帶我到後院去玩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想玩雪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乖乖地等了。
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六章 --6-5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情形很不妙。小瑩就像是我的親妹妹,她的幸福,我能束手旁觀嗎?而且也只有你能帶給她幸福與快樂。查理,你們的姻緣,老天早安排好了,十五年的代價,時候到了。你放心好了,晚上,咪咪一定會想辦法留她下來,明天跟你見面好好談,也只有咪咪有辦法。。你等咪咪的電話好了。」曾偉明很有信心地說:「不要讓小瑩等太久,你快去吧。再聯絡。Bye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大偉,謝謝你。Bye。」唐銘騣很感激地再次向曾偉明道謝。聽他這麼一說,唐銘騣的心也比較安定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座位,侍者剛送食物過來,小瑩問:「一切還好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什麼事。」唐銘騣回答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餐廳事情一定很多,爺爺以前曾說經營餐廳很忙也很不容易。」思瑩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爺爺,什麼時候說了?」唐銘騣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很久,很久以前。如你有事,你可以去忙你的,不必擔心我。我可以回咪咪家,有些事還要處理。」思瑩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似乎妳有很多事,是工作上的事嗎?」唐銘騣問。他還不很清楚她的工作。他感覺思瑩不想談她的工作,他也就沒問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點一下頭,說:「來,我們吃吧,肚子在抗議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飯,他們在外邊走,思瑩最不喜歡逛街買東西,他們就這樣沿著街道慢慢地走,在倫敦古街老道悠閒地走,享受典型英倫氣息,思瑩只喜歡這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四點,回到咪咪住處。晚上,餐廳一向很忙,尤其何經理有要事,今晚請假,唐銘騣一定要回餐廳,不能不走。唐銘騣捨不得離開,緊緊摟抱住思瑩,問:「小瑩,什麼時候,我才能夠再見到妳?」

        思瑩沒有回答,僅是緊抱著他,然後,抬起頭來,深深地吻他,倆人再度激烈、熱情的吻,積壓以久的愛再度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瑩,輕輕推開他,說:「該走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深情地看著她,將離別的苦,內心濃郁的愛,他控制不住自己,再度熱吻她,思瑩靜靜地讓他吻,直到他停止。唐銘騣知道她的心意,已到了不得不走時,他說:「小瑩,自己多多保重。」哎!愛是多麼苦澀。

        像以前一樣,思瑩溫柔的對他說:「謝謝…你自己也要多多保重。」思瑩忍著內心的痛苦,一直目送到他走出了樓下的大門,眼淚終於流下來。



-----

心臟密碼 (6)

「嘿、嘿。」阿拉堆起一臉的傻笑,嘿了兩聲,又朝著傻痴教授看了一眼,說:「傻痴教授,我……」

難得阿拉有號外新聞,莓花破不急待地催促:「什麼我、我的,你快說嘛。」

看傻痴教授沒有反對動作,阿拉才開口:「我記得幾年前我媽到美國去看她的一位好朋友-沈阿姨,回來告訴我們一個很特殊的故事。」

梓兒:「喔?」

阿鳳:「快說,別拖拖拉拉了。」

阿拉:「故事簡單地說,高叔叔就是沈阿姨的先生,是一位孝子,可惜被兄弟姊妹加上妯娌間的挑撥是非,被父母深惡,於是帶著妻子和年幼的女兒,賣掉所有的家 產移民美國,十年後,他父母了解了所有的事,為了子女彼此陷害,和對高叔叔的愧疚,先後不到三年,兩人因憂鬱相繼去世,世逝後,子女沒有人願意祭拜神位, 總有說不完的理由,遠在天邊的高叔叔和沈阿姨自行設置神主牌,天天燒香祭拜,沒想到不到三年,高叔叔和沈阿姨的努力得到很大的收穫,如今光是不動產就超過 美金一千萬,事業日益增大呢。沈阿姨說她每天燒香拜祖先時,心情總是覺得很舒坦愉快,感覺清香的煙霧在傳送她的祝福給高叔叔的祖先、公公和婆婆,她個人認 為或許簡樸的幾根香能給他們力量,即使是已轉世再投胎,也會讓他們活得更好。」

梓兒:「咦,我記得你曾說過這位沈阿姨,她不是去年有回台灣嗎?她好像是基督徒,不是嗎?」

莓花:「基督徒不是不燒香拜神祭祖的嗎?」

阿拉:「這我就不清楚了。沈阿姨是基督徒,高叔叔卻不是。」

梓兒:「管他是不是基督徒?沒有祖先會有我們嗎?我不認為祭祖與宗教有任何牽連。」

阿鳳:「沒錯,我贊成要拜祖先,只要是人就不能忘記祖先。」

阿理:「阿拉,你只說到高叔叔沈阿姨賺大錢,他的兄弟姊妹總應該不會得到報應吧。」

阿拉:「怎會沒有報應,他們不但做股票栽了個大跟頭,負債累累,子女個個亂七八糟不成氣,真中了老話一句『吃老看輸贏』。」

阿意:「說真話,這世上不解的事情有太多。愛因思坦曾說過一句話:『這世上只有兩件事是無邊無際,就是宇宙和人類的愚蠢,但對於前者我還是不確定。』。」

阿理:「愛因思坦的這句話說得真妙,想想挺有道理的,現在的社會、人心真的很亂,有的人為了名,有的人為了利,自欺欺人的行為越來越嚴重,弄到最後,我們就好像生活在人人自危的窮樓危宇的胡筒巷裡。」

莓花:「唉呦,不要把事說得這麼可怕好不好,善良有愛心的人還是很多的啦。」

阿意:「我想,心確實是很重要的。」

梓兒:「敬拜祖先好像真的很好呢,經阿拉這麼一說,我也想起我媽說過她一天不拜神和祖先,心情就會難過呢,所有她和我爸出遠門時,一定會打電話回來,第一句就是問有沒有燒香呢。」

阿鳳喃喃自語地說:「會不會燒香時,真的可以和祖先借由一根香相互傳送心的訊息?這是不是一股相互支持的力量。」

(待續)

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六章 --6-4

        「謝謝你,大偉。今天中午,我向她求婚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太好了」沒等唐銘騣說完,曾偉明高興叫起來。「不過,會不會太快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知道,我擋不住自己對她的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答應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她沒答應,反而說明日要回美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行,不能讓她走。」曾偉明立刻說。「她不是星期日才要回去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今早,她趁我睡覺時,改定機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在咪咪那裡睡?」曾偉明好奇地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,小瑩看出我整晚沒睡,一定要我休息,才肯出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查理,一定要把握她,她是天底下再也找不到的好女孩。」曾偉明又說:「小瑩有沒有說出拒絕理由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她要我娶咪咪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行,這不行啦。哎呀!小瑩就是這樣。只有你跟她在一起,你們才能真正幸福快樂,相愛的是你和她兩個人。我很了解小瑩,今天她沒嫁給你,她終身也不會嫁別人,正跟你一樣。」曾偉明一聽,急得叫出來,又想一下,問:「她還有說什麼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她也耽心她爺爺。」唐銘騣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咪咪的事,我來辦,絕對沒問題。至於爺爺的事,你自己要想清楚,和她好好的談。」曾偉明了解到唐銘騣此刻的心情,一口承諾,又語重心長地說:「你要知道,小瑩是一個外柔內剛的女孩,她不屬於倫敦,西雅圖已有她的世界,她的世外桃園,她是絕對離不開那裡的。你現在不懂,有一天你就知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心頭很亂,也沒注意他後面幾句話,說:「謝謝你,大偉。爺爺的事,我會負責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趕快連絡咪咪,今天晚上,一定要小瑩回心轉意,答應明天不走。如等到明天就難辦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,明天不讓我送機,也不願見我,晚上我要她到我那兒吃飯,她也拒絕了。」唐銘騣從未這般手足無措,六神無主地說。





-----

心臟密碼 (5)

         阿理吭了兩聲,清理一下喉嚨,才說:「事情是這樣子,大約半年前吧,我表哥有一項實驗牽涉到使用電壓,因為是交流電,電流的流通很不穩定,做實驗時,大型測試機器顯示電壓忽高忽低,造成數據結果沒有一個標準,表哥為此傷透腦筋。眼看時實驗的成果難以取得,突然想起心臟密碼這本書,表哥就開始用心與機器說話,很誠心的祈禱請求機器給他需要的電伏,繼續完成分析,結果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 莓花:「結果怎樣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理:「結果,表哥很快就掌握到整個實驗過程,並且得到很精準的數據。加上他指導教授稱讚不已,表哥高興的不得了,立刻打電話給我,就為了說這件事,要我以後做實驗時,可以試試用心與機器溝通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:「哇賽,好像還真若有其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梓兒:「以後做實驗時,我們可以試試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鳳:「不過,如果心能記憶事情,我想有件事可能就不妙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理:「阿鳳,妳是不是想到使用豬心移植換人的心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阿鳳嘻皮笑臉地說:「對極了,真不愧知我者阿理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莓花:「對喔,如果用豬心,那換心的人會不會變傻瓜、白痴?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意:「不止是傻,也許還會是好吃懶做,等著被宰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愁眉苦臉地說:「完了,完了,我的養豬換心計劃這下泡湯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莓花:「阿拉,拜託,別老是想著賺錢的事,你快變成錢鬼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梓兒突然很興奮地說:「我想起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無精打采地說:「剛才阿鳳壞了我的養豬企業,妳想的事一定也與賺錢無關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鳳:「梓兒,別理他,快說妳想到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 梓兒:「我記得四年前,我參加了一次到加拿大出國遊學,我們住在一所大學的宿舍,學校有一座三層樓的圖書館,有一天下午,安排自由時間,大家都跑到學校附近的河邊戲水,我和我的室友相約去圖書館參觀,沒想到在一個不准外借區的資料室裡,看到兩個好大書櫃排滿了好多的同一類的書刊,我拿下一本來看,居然是研究利用祈禱治病的實驗報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理:「我聽過在美國確實有人專門研究祈禱治病的事,也有人的職業就是幫人祈禱治病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莓花:「我也曾聽說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意:「是有這回事。據說將癌症患者分為兩組,一組除了藥物治療外,還請人祈禱,一組僅靠藥物治療。結果被祈禱的一組,患者的病情有明顯的減輕,另一組一點反應也沒有,甚至還有人病情加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有模有樣地說:「如果祈禱真的能治病,那也是一項可以賺錢的事業。不過,我也想起一件事來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事?」我們驚訝阿拉除了錢外,還會有什麼能裝在他的腦袋裡?

         阿拉這個錢鬼,叫人頭痛極了,滿腦子除了想賺錢之外,不知有沒有裝著善良的愛心?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六章 --6-3

        「好。」思瑩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撥電話給曾偉明,幸虧他沒出去或開會,很快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是大偉。」曾偉明在電話裡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大偉,是我查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在那裡?小瑩呢?」曾偉明很驚訝唐銘騣的來電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在雅米格意大利餐廳。偉明,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。」唐銘騣想現在唯有請曾偉明幫忙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請說,只要我做得到,赴湯蹈火,在所不惜。」曾偉明得到唐銘騣多年的幫助,從踏入倫敦那日開始,到目前工作,娶老婆都是得到唐銘騣的協助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大偉,她來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誰來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所等待的女孩,現在倫敦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?在那裡?」曾偉明故意驚訝地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她就是小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瞞你說,我早就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知道,為什麼早不跟我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事實上,我也差不多跟你同時知道了。」曾偉明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時候?」唐銘騣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昨天晚上,從那條魚開始。晚上打橋牌時,更加確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昨晚分手時,你為何也不說一聲?」唐銘騣有點責怪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本來,我約你一道走就是要告訴你,沒想到在離開前,小瑩要我不跟你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記得,小瑩叫你,然後對你搖搖頭,對不對?她是怎麼知道你已發覺了?」唐銘騣反而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是一個心思很細的人,雖不很愛說話,但很注意周圍的事務,觀察人與人之間的說話和行為,所以這對她來說很容易察覺出來。」曾偉明停一下,又說:「只有你和咪咪,沒察覺。你以為昨晚的牌局是怎麼來了?」



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