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九章--19-2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沒回答,接著說:「所以,當爺爺邀我和小瑩一同回西雅圖時,我立刻答應了。不過,我也是差不多在那時候,才知道小瑩的工作。結婚時,小瑩希望你們全部都能參加,但餐廳事情多,況且我們還是要回倫敦一趟宴請朋友,所以安迪和彼得必須留在倫敦幫我準備這些事,艾美、麗娜和小孩,我會幫妳們安排好機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大哥,你放心好了,我和安迪隨時都會支持你。」彼得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的,大哥。事實上,我和彼得早已知道你的安排。」安迪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們早已知道?」唐銘騣很驚訝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的。在你走後第二天,星期日中午,大偉突然大老遠的跑到我餐廳來吃飯,我很驚訝,他是特地來找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大偉去找你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的。大偉說大哥是這世上最幸運的男人,小瑩對你,是非君不嫁;如小瑩肯答應大哥的求婚,大哥會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。因為小瑩是一位難得一見的特殊好女孩。如果大哥此行能成功的傳出喜訊,大偉要我有心裡準備,他說你會放下這裡的餐廳事業,他希望我們能支持你,你這一生只愛她,你也四十二歲了,他說你的未來會在西雅圖,同時也說了類似剛才你說的,小瑩不屬於倫敦,西雅圖有她的世界,她的世外桃園。當時,我很想進一步了解小瑩的事,大偉說他有對小瑩承諾過,不對外談她的私事,如要進一步知道,只能等大哥回來。大偉走之後。我有和彼得談到這事。」安迪說出這件事。彼得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們都知道,為什麼沒有告訴我?」艾美不高興的叫到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妳呀!已是兩個小孩的媽媽了,遇到事情只會雞飛狗跳,從不冷靜想想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亂講,人家才不會這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本來就是。算妳命好,嫁給彼得,彼得只會愛妳、寵妳;有時,我都覺得妳被寵過頭了。這是真話。」安迪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人家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人家了。自己要懂得如何珍惜,應該好好照顧彼得,不要讓彼得為了妳的一些芝麻小事搞得團團轉。」安迪抓住這個機會,很關心的對艾美說。

        艾美聽了,頭低下來。
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九章--19-1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回到倫敦已是黃昏,他直接到餐廳,員工 和一些老顧客們聽到他的喜訊,都感到驚喜萬分,最驚訝的是十五年的等待,他真的等到他的夢中情人。唐銘騣立刻打電話給安迪和彼得,約他們下班後到家裡。

        約凌晨十二點半,大家都到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嘿,大哥,你氣色真好,人也長胖了。」安迪一進門,笑著對銘騣說。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聽了,笑一笑,然後簡單的略說,將他的未來計劃,希望安迪和彼得能幫他好好經營餐廳,對自己將在西雅圖買農場,從事農業…

        唐銘騣尚未說完,艾美很激動的說:「大哥,你怎麼 了?你真的被她、被愛迷住了,見到她不到幾天,就跟她回美國;又過了沒幾天,你打電話回來說要訂婚,現在,你回來了,卻要放下父母親留下來的餐廳事業,說 要跟她留在美國發展農業,要拿出你畢生積蓄買農場給她,你又不是學農的,對農業是一竅也不通;她長得很漂亮,是無法否認,但她只不過是一家公司的小職員, 你有需要犧牲這麼大嗎?你愛她,要娶她,我們不反對,她可以不工作,你是足以養活一家人…」艾美一口氣說出心裡的話,當她聽到唐銘騣結婚之後,就要離開倫 敦,心裡很難過、很捨不得哥哥,從小到大,唐銘騣一直很寵愛她,呵護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誰告訴妳,小瑩只是一家公司的小職員?」唐銘騣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問咪咪和大偉,他們說她在西雅圖一家飛機製造廠上班,難道不是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說得好,他們真不愧是她的好朋友。」唐銘騣笑著又 說。「現在小瑩是你們的大嫂,是一家人,你們應該知道她是誰?」說完,唐銘騣從抽屜裡拿出一份整理相當好的剪貼簿,直接拿給艾美:「拿去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後,艾美叫到:「大哥,她?」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記不記得妳自己也說過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女孩?」銘騣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大哥,真的是她?」艾美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確實是在一家飛機製造廠上班,只不過她不是一 般小職員。她的工作是很特別,來倫敦之前,她是代表美國到法國參加七國航太發展研討會。一方面小瑩不能曝露自己身份,另一方面她本身也不喜歡曝露。日後, 如有人問起,你們就說是公司的一名職員,了解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大哥,她一定賺很多錢。」艾美直腸子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艾美,我曾這麼想,如我能娶她,結婚之後,我不要 她工作,所以我都沒問她的工作,就向她求婚,差點,小瑩就像十五年前般走了。若不是咪咪和大偉的幫忙,哥哥真不知還要再等多少年?小瑩從不說她的事,咪咪 和偉明對她承諾過,絕不對外說她的事,但他們都向我暗示,小瑩不屬於倫敦,西雅圖有她的世界和世外桃園,她是絕對離開不了那裡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世外桃園?」艾美不懂的問。


-----

Life Time Guarantee

        「老爸,老爸…。」老媽突然喊老爸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什麼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我跟你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事?」老爸還是那一句問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我在跟你說話,你有沒有在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不是已回妳的話,問妳什麼事?」老爸忍不住搖頭嘆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妳說吧,什麼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我跟你說,我剛在網路上看到一句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這次老爸沒吭聲,靜等著老媽的下文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說啊……」老媽停了一下,看看老爸的反應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說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看老爸有在回應,老媽繼續說了:「說啊,這結婚像批發商,細姨是零售商,還有路邊的野草也是零售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那古代的皇帝有三千佳麗怎麼說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三千佳麗是零售的。只有皇帝和皇后是批發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還有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例如妓女啊、牛什麼的、什麼犬的都算是零售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後面這幾句是誰說的?」老爸知道這老媽很會連想加幻想,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說的。嘻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多解釋解釋,不很懂。」老爸故意裝作不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於是,老媽濤濤不絕地說:「這就是說,結婚是一男一女的事,是一件獨一無二的獨門生意,超出這個範圍,其餘皆算是零售商。所以你們男人啊,小心點,不要捨棄獨門生意,專找零售,自貶身價,很划不來的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我想這結婚對我來說是……」說到這裡,老爸故意停了下來,刺激老媽好奇的味口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什麼?」老媽果然上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結婚是life time 的guarantee,其他的皆是stand-by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你的意思是說結婚是長期飯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不對,是長期的保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是不是像有些商品般,壞了可以換新的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笑著說:「不對,是保證永遠不變、不壞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stand-by你又怎麼解釋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還用解釋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老媽:「嘿嘿,老爸還是你厲害,這個說法比批發零售的要高級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:「那是當然的,另外呢,也是最重要的 - 永保如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哈哈……」老媽這下樂得小嘴合不了口了。




-----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八章

         星期四下午,銘騣要回倫敦,史林送他到機場時,思瑩已在門口等他了。思瑩陪他辦好登機手續,坐在椅子上,倆人依依不捨的摟在一起。思瑩從手提袋裡拿出一個表給銘騣,銘騣很驚奇地問:「這是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個表和爺爺手上那個一樣,和我電腦連接,中午,我才裝配、設定好。當我打電話給你時,你按右邊上面這個鈕,中間是你打給我。下面這個鈕是緊急用,除非很重要,發生危險時,你才用它。左邊和平常手表使用一樣。洗澡要拿下來,小心,不要弄丟了。」思瑩解釋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每天都會打電話給妳」銘騣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想我打給你比較好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時候?」銘騣問,心想可能思瑩工作怕被干擾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和從前一樣,星期五和星期六晚上,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每天晚上打給我。」唐銘騣知道自己會很想她,如一天聽不到她的聲音會很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這裡的晚上還是倫敦的晚上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倫敦的晚上。還記得以前我們是幾點碰面?」思瑩微笑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當然記得,凌晨一點,對不對?」銘騣在她臉頰上親一下,說:「我怎麼會忘記呢?我真不想走,我真不願離開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到了必須登機時,兩人緊緊擁抱著,小瑩說:「回去之後,不要太勞累,好好注意身體,保重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會的,妳也要好好保重自己。我會盡快回來。」銘騣說完,才依依不捨的登上機門。



-----

巧克力節 (下)

         自古道:『民以食為天』,一點也不假。誘人的巧克力能讓人吃到飽,怎不令人振奮呢?

         路的兩旁,幾乎不是巧克力店就是咖啡館,約有二十幾家吧。店前的草地上,也都擺放著一些桌椅和大太陽傘,已有不少人坐在那兒享受,是巧克力香?還是咖啡呢?也許都有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人看人,不知是誰看誰來著,反正走路的人不自主的會看一下坐的人,坐的人也看著來往行走的遊客。大夥兒左瞧右晃,所有的心思全在找那要付六元的會場。

         朋友的老公眼尖,首先發現一個大帳篷裡已大排長龍,柱子上掛了一張大海報,寫著6元,他立刻排隊,等我們走到了,他已買好了入場卷,其實是一個帶子,掛在每個人的手脕上像個手鐲般,一但掛上了,想拿下也難,除非是剪斷帶子,可是斷了就不能進場了,小孩則全部免費。

         出了這個大帳篷,又是一個大帳篷,裡面擺放一些桌椅,其中有兩張桌子上各放了一塊大木頭,呵呵,是巧克力啦,一個是牛奶巧克力,一個黑巧克力,這兩塊巧克力硬如鋼石,旁邊放了一個鐵鎚和錐子,任由遊客敲下巧克力食用。第一次看到這個事,更是興致盎然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總算敲下了一小塊,自己敲下來的巧克力,吃起來好像特別香、好吃,真奇妙。

         又玩又吃,還是敵不過會場內尚未知的吸引力,每個人都敲了一小塊嚐嚐之後,一點留戀的心情也沒有,急於一賭會場內的千秋。

         到了會場的門前,已可聞到一股巧克力香和咖啡香,輕飄入鼻,口水都快流出來了。進入會場之後,三戶人家立刻四散成五、六路人馬,偶而不是碰到朋友的太太就是朋友的先生,連老爸也個自為正,不見蹤影,不知跑到那兒去享口福了。每個攤位賣的都是不同口味和造型的巧克力,在每種口味前擺放著試吃品,任君享用。朋友的太太說她吃到最後都不知道那一種巧克力好吃。老媽早已心知肚明,這東西不能每樣全下肚,又一向喜愛淺嚐,小小塊巧克力剛好可入口,對於大塊的巧克力,都咬一口,小口品嚐,然後放入口袋預備的餐巾紙裡。沒想到回到家之後,倒出來,還真不少,約有20來粒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兒子說:『媽,這巧克力怎麼都缺一角呢?』。

         『是我試吃的,要不然我會被巧克力脹死喔。』老媽笑呵呵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 唉,可惜照相技術真的太差了,一堆很漂亮精緻的巧克力,沒有相片可為憑證,筆墨禿拙,乏善可陳了,懶得細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正逢中午,場內準備了一塊好大的巧克力蛋糕,約4尺X 5尺,上面擺放了一些十分漂亮的新鮮水果,增加了蛋糕不少的色彩。約八位年輕人穿著大師傅的白衣服,開始切蛋糕供大家品嚐。這蛋糕還不錯,難得受老媽喜歡,吃了一大塊外加半個奇果,吃完了,老爸正好出現,手裡拿一塊蛋糕說是要給老媽的,真體貼,於是老媽破例吃了兩塊蛋糕,真不比尋常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照了三張,幸好有一張還稍微可以亮相,瞧,蛋糕是不是很漂亮誘人入口呢?

         品嚐不少巧克力和吃完蛋糕之後,大家開始討論那家巧克力好吃,結論是吃太多,吃到不知那家好。最後,老爸報告他個人驚人發現,說:『我發現有一家的巧克力專賣比利時、瑞士和法國巧克力,而且價格很合宜,是裡面最便宜的一家,絕對貨超所值。』

         說完,三戶人家的老婆大人再度進場,老爺子們則留在草地上負責照顧小孩。剎那間,那老闆為了突然而來的生意笑口大開,樂歪了。我們也買得不亦樂乎,雖然口袋漸空也不悔。買了一大堆各種不同口味的巧克力,算算我們一下子消費了5、6百元,折合台幣至少一萬五以上,只買巧克力,真不可思議的購物狂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程中,Nan因吃了太多甜巧克力,車行沒多久,居然出現嚴重暈車現象,想不到胃的消化、傳達和大腦反應的速度可真快。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過了一個快樂的巧克力節。
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七章--17-4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和平常一樣,小瑩和銘騣陪爺爺下幾盤棋,才回房休息。自從昨日訂婚之夜,思瑩開口給他最珍貴的愛,這層更親密的愛將兩人的關係,實實在在的昇華。銘騣緊摟著小瑩,小瑩充滿愛與滿足,溫柔的躺在他的懷裡。銘騣親吻著她的額頭,片刻之後,輕聲叫著:「小瑩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。」小瑩半睡著地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今天,爺爺跟我談到澳洲媽媽的事…」銘騣話還沒說完,感覺到小瑩全身在發抖,手腳剎那冰冷起來。銘騣心疼痛起來,將她抱得更緊,不斷地親吻她的額頭、臉頰,企圖緩和她的情緒,他知道他必須跟她說這件事,這事越早說,小瑩才能越早脫離這陰影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,當我聽到了,我內心叫著為什麼不讓我來承擔?真希望我能替妳分擔這件事。我的小瑩,我要妳永遠快樂。」銘騣看著思瑩淚流滿面,真不忍心說下去,但還是要說:「這些年來,他們都已很懊悔自己的行為;這些年來,爺爺看妳不快樂,爺爺的內心也一直很難過,悲傷著。答應爺爺讓他們回來參加我們的婚禮,好嗎?小瑩,原諒他們,好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幾句,深深進入思瑩的心裡,思瑩聽出銘騣哽咽的聲音,抬起頭來看他,銘騣為她在流淚,多少年的忍痛,忍不住「哇!」大聲哭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 爺爺睡夢中,突然聽到小瑩哭聲,從床上跳下來,急得想也沒想,就衝進小瑩房間,看到兩人都淚流滿面,銘騣緊摟抱著小瑩,銘騣看到爺爺進來,立刻說「爺爺,小瑩已答應要讓她澳洲媽媽和爸爸回來參加婚禮。」親一下思瑩,說:「爺爺來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爺爺快步走到床邊,思瑩坐起來,抱著爺爺,叫到:「爺爺,對不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小瑩,妳沒有錯,是我們不好。」爺爺眼淚也流下來。「是我們對不起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爺爺,對不起…」思瑩緊抱著爺爺哭著不停的說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一段時間…

        「爺爺希望妳永遠快樂,知道嗎?乖,不要哭,沒事了,早點休息,明天還要上班;來,把眼淚擦乾。小瑩最乖了!」爺爺看著小瑩,哄著小瑩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爺爺,晚安。」小瑩聽話的躺回銘騣的身邊,銘騣立刻緊摟抱著她,也說:「爺爺,晚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銘騣,小瑩,晚安。」爺爺邊說邊走出房間,把門關上後,內心感到一陣安慰,放心回房間。

巧克力節 (上)

        五月是一個多采多姿的月份,第二星期日是母親節,第三個週末呢?在加拿大是一個三天的長週末(Long weekend),是從星期六開始到星期一,這個星期一有一個重要的意義,法定名稱為維多利亞節(Victoria Day),是國定假日,其真正的用意是告訴大家,從這一天開始可以種東種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週五晚上九點左右,朋友打電話來說在南岸 – St-Bromon,車程約一個小時又十分,周六開始連續四天有一個巧克力節(Chocolates Festival),問兩老明日可想一同去走走。老媽一聽,心動了,十分很想去開開眼界,老爸只好捨無聊陪老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大早九點半,朋友夫婦和他們可愛的小女孩準時來接老爸和老媽。不到半途,朋友開車轉到另一位朋友家會合,這位朋友也有一位小女孩,於是三戶人家,大小八人,兩輛車,準時十點出發。

        車子從市中心的邊緣繞過,經過香濱橋,再出了布洛沙市之後,就是一片空曠無比的鄉野,呈現於兩岸,不外乎翠綠的大草原、爭相開花和長出嫩芽嫩葉的大樹小樹,有紅有綠,車子在時速一一0的快速下奔馳,使得坐在裡面的人看不出那是花還是嫩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到達目的地之前,帶路的出了一點小差錯,開過頭了,風景也多看了好幾處。小女孩乖乖地做了一個多小時的車,這時已忍不住的開始吵著:「我要吃巧克力。」出門最大的麻煩是人生地不熟,然後迷路了,幸虧我們都懂得路在嘴裡的道理,總算解決了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停好車之後,看了展覽地圖,第一站最靠近停車處的是巧克力博物館。玻璃櫃子擺放著許多有趣的大小東西,最吸引老媽的注意力是那些黑黑的雕刻品。Nan問這是什麼?老媽一想,好像是古老的木頭雕刻吧。Nan說:「喔,很漂亮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些雕刻品大部份都是人頭像的雕刻,由於刀法很特殊,看了很著迷,拍了好多張相片,可惜技術很糟糕,每拍一張,相機就出現「拍攝模糊是否儲存?」的詢問語,很氣人。回家立刻輸入電腦,一一查看,勉強可以的沒幾張,很遺憾。

        觀賞到最後,另一位朋友走過來,對著Nan和老媽說:「這些雕刻都是巧克力作的。」什麼?巧克力雕像,一語如雷貫耳,好臉紅喔,(嘻嘻),誰叫這巧克力和老木頭的顏色太接近。
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巧克力博物館,Nan的先生已買了一包巧克力請大家先一嚐為快。老媽選了一個很有藝術的巧克力,雖然是模具做出來的,吃得心裡直喊「可惜,這麼漂亮的巧克力」。不過,確實也很好吃,微甜但巧克力味很濃,比一般店裡買的還要香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巧克力,Nan說:「不是說入門票一人六元,可是看這博物館好像是免費,沒人在收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老爸說:「好戲在後頭,等下會讓大家吃巧克力吃到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聽老爸這句話,大人小孩的精神一振,個個迫不及待的想找到大目標,吃個過癮。

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相逢於相思之後 第十七章--17-3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我知道不是只有我愛上她,小瑩也愛上我,但她似乎有不得以的苦衷,她說她必須用功讀書、學一些重要事,她要去完全她的人生目標。我感覺到自己對她有一種無法解釋的愛,每一想到她,我內心就起了很大的波動,是一種使我很想去追求她的感覺,我很想和她在一起的感覺。對其他的女孩,我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感覺;我怎能去娶一位我不愛的女人,然後過一輩子。我決定要等,我相信我會等到她,我們會相逢。現在,我們真的相逢了。爺爺,我太愛她了,愛得我都忘了自己是一個四十二歲的大男人。」唐銘騣緩緩地說出來,看爺爺一下,有點激動的說:「我控制不住自己對她的愛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後來,你有沒有再跟小瑩聯繫?」爺爺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有,我傳好幾次email給她,她都沒回。」銘騣停一下,又說:「我還是決定要等她,我一直有一種感覺,我們會再相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些事,我一點都不知道,小瑩也都不提,我問過小琳和小強,他們也都不知道,我也一直以為小瑩功課忙,才沒跟你玩。我記得,小琳說她曾試著上網路找你,很多次都找不到你。這為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沒有了小瑩,對橋牌開始感到一點興趣也沒有。我也上網路過很多次,看不到她,我就走了。」銘騣嘆了一口氣說。「沒有她,許多事都變得一點意思也沒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對不起小瑩,我唯一的遺憾是我無法給她真正的快樂。」爺爺憂傷的說,看著銘騣,叫一聲:「銘騣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爺爺,你放心,我一定會給她快樂。她的快樂也是我的快樂。」銘騣安慰爺爺,很真心的向爺爺說出承諾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謝謝你,銘騣…」爺爺含著淚說。



-----